Wednesday, May 11, 2016

放手

由於中心外面石棉(asbestos)屋頂塌了,怕死的我給了我自己一個下午的假,離開去尋找最靠近的大眾書局。

沿著手機導航走廿分鐘的路程對我來說是小兒科(居然還有人笑我可能會半途倒下或建議我坐德士。她們還不知道我去年有清晨六點走到晚上的輝煌記錄)。

沒看到想找的曼達拉畫冊,倒是買了兩盒顏色筆。

前天在新加坡機場看不到半本的畫冊,是他們沒這種閒情還是他們沒有壓力?還好回程時在KLIA2 MPH有買到兩本,而且都打折非常值得。

不過還是有些失望,因為上一次我在同樣地方看到有最少五本我喜歡的,只是嫌重想等回以後汶萊再買,卻一本也沒剩。原來,time and books wait for nobody。

回來途中,覺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也是上天很好的安排。

因為來回五十分鐘,加上閒逛的四小時,讓我累得忘了之前決定不要、不要與某人今天在這兒的機場幾乎同樣時間碰面的惘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