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3, 2015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自從公司停工後,我除了自己去有生以來最遠的地方快樂的背包旅行外,對找工就變得有點挑剔。

我個人現階段是希望找閒小公司或做兼職。

看到有國際公司有合適的職位,可想到之前某閒相同的國籍公司的工作環境,還是心驚膽跳,會心跳加速,猶豫不決該不該申請。

以前幾乎天天都有臨時報告要做,問題是沒有完整的電腦系統,半人工(熟悉的人應該知道semi manual比fully manual跟多工)。每次拿假期還要被那個在新加坡公司的馬來西亞女人碎碎念,好像公司沒了我會倒那樣,讓人非常不爽。我走了一年半,也沒見公司倒啦!

打電話去美國時,他們準時放工,我們卻得沒天沒夜的做。說好的人權呢?

就像在拼一幅我們不知道是什麽圖案的大拼圖。其他國家都知道是什麽圖案,有足夠的人手一起拼,我們卻只能一人扶著拼板,一人慢慢一片一片的試。慢一點還要被喊叫。

現在有點後悔不管有沒有用,當時應該去人事部投訴,讓對方知道我們不是軟柿子。

一切非常不公平。

拼命了一年,說了又說,抗議了又抗議我們不能這樣繼續下去,卻沒人要聼。

半年内,兩個老闆離開不久, 我就離開了。別人可能以爲我們在造反,可我們並沒說好這些,只是我知道老闆一直在盤算離開的時機。我們離開的原因都是因爲新加坡和總公司絲毫不理我們這兒的死活。

此處不合適,自有合適處。



過後,新加坡老闆才來這兒遊説又遊説。雖然感激,可我都被騙一年了,哪敢再相信他們的承諾?也幸好沒信。

所以,我該不該在類似的國際公司工作了?

朋友說如果國外有工作沒那麽壓力,可能會拉我過去。有好有壞。

新開始,新圈子,也是新挑戰。

蜘蛛還說如果我去國外,她便找不到我。

這點我倒沒想到。

一切,順其自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