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15

放過自己

<燦爛的遺產〉里頭老奶奶說:
“該走的人終究會走,
該来來的人肯定會来,
該見的人時機一到也會相見。”

躺着的我馬上坐起来。

是的,該是時候放手了。

Monday, April 13, 2015

無題

两個月過去了
我以為我漸漸淡忘了
幾乎廿四小時窩在一起的回憶
没想到
回憶它
原來攥入骨子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