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8, 2015

哭着做夢

是因爲哭着睡嗎?

夢到因爲一個我不讓上車的家伙拿刀子割我的車門時,我傷心的哽咽到無法說任何話。

可能被割的不是車子,而是我自己。

至少我勇敢了一次,快點好起来!

Tuesday, February 17, 2015

這様也好,一了百了,不必牵强挂肚。

喝過孟婆湯,我們是两個海洋的魚兒。

我認得你,奈何空間已不同。

Sunday, February 15, 2015

两個時鐘

早安。

我的時鐘都隨你所在地而調。

我的温度計也隨你所國而加。

我想我被你的瘋病傳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