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9, 2014

響雷

好一陣子身心極累,不愛説話打字。

只用電玩和連續劇麻木自己。

沒想到一下子就過了兩個月。

還好,我還以爲過了半年。

我認清了一件事,我脾氣大到居然可以用“霸氣”來形容。

皮膚嚴重敏感了一星期後變得更好,我也決定復活了。

以後,決定聼身體的話,不“忍辱偷生”、要做有屁就放的那種惡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