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3

暗夜中不再有狗

因爲汽車電池出問題而要為它充電而把車駕囘以前老家的路。

抵達那條橋外面時,恍惚中,覺得黑白雙煞一高一矮會在路邊興奮的搖尾巴。

一清醒,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心中卻小小的盼望希望或許真會看到牠們。

沒有。

人狗真的不再同一個空間了。

喉嚨一陣酸。

那些把狗丟在莫名其妙猶如叫牠們自殺的地方的傢伙是無法明白這種心情的。

老家已經被填沙撫平了。

剩下的那些鄰居們,稀疏的用發電機亮燈。有的就跟後期的我們一樣用蠟燭。

沒住過這地方的人們是無法想象這種黑暗的生活。
跟政府學校燈亮如白晝真的是好大的對比。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The Hobbit - The Desolation of Smaug

趁著去辦事後的剩餘時間,又恰巧在Citi Square有泊車位,看了三點場的Hobbit 2。

之前買了一整套的Lord of The Ring,看了幾次。

後來獨自去Qlap戲院看Hobbit - An Unexpected Journey。看到最後,嚇人的恐龍睜開了眼就劇終了,有點不知所謂。

當時買了票就看,沒想到原來它是前傳的第一部,而且演了三個鐘頭,出來都七點多了。

可能是音響比家中十幾寸電腦或電視好很多,覺得它比後傳還好看,也比較溫馨一些,裏頭有首歌還讓我覺得很感動。

看完這部戲後我就一直期待第二部。

我想我是很奇怪。

居然想在這種題材的電影尋找溫馨和感動,而不是在其它催淚電影。

可是,今天看第二部時,可能期待過高,有點失望。

因爲整部戲都是黑暗的。

看戲名以爲恐龍最後會被宰掉,沒想到居然飛掉了。

恐龍再度出現時,我還覺得牠“因禍得福”,變成了金色,帥極了。

沒想到居然脫色了,實在是遜斃。

還好花了六塊錢看了三個鐘頭,還是值得的。

Friday, December 13, 2013

我很奇怪嗎?我想是的。

説是第一次公司有這樣的年宴。

提議說應該買獎品抽獎,人人有份,這樣才不會有人空手而歸。同事聽到也說好。

可是,如果人人有獎,還叫抽獎嗎?

可是沒錯吧,就看抽到大還是小而已。

如果幾十個人抽幾份獎品,那應該叫賭博

就說我粗俗,或許正確一點來説是現實吧。知道只有五份獎品後,我就覺得沒意思了;反正我不愛夜晚出來,也不愛應酬(這些無謂的節目對我來説也算是),不如在家自在。

就這樣告訴老闆。

我說,我喜歡六點半吃晚餐,七點太遲了。

他說,就一天遲吃可以吧?

我說,太遠了。

他說,可以安排的士。

説到那麽可憐的樣子,覺得我好像很狠,幾乎快說“好”。

他有點不明白,說這是屬於所有員工的宴會。

再無法敷衍下去,我說我坦白的講主要是因爲沒獎品,我不去。

老闆說,可是有得吃有得喝。

我說,我家也有得吃有得喝。

他無可奈何,只能接受我的道歉。

我想他是覺得我很怪異。

可是對於我來説,如果公司要回饋員工,給多多加薪或花紅比較實在吧?

花在這些地方,實在是讓人心痛。

就說我anti-social吧,我接受。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3

駕車,爲何能吸煙?

前天夜晚,加班加到滿肚火。

回家路上,前面那輛車突的把剩餘的香煙丟出窗外。

因爲近七點的天已近很黑,可以清楚的看到煙頭在觸碰到馬路時火花四射。

立刻閃了汽車的大燈。

對方名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不知道,當時因爲火很大,也覺得這樣丟香煙讓後頭的車------我-----很危險。

如果是平常,這些傢伙(別以爲只有男的,馬來女生也經常這樣吸煙,還是在齋戒月中)最多只被我詛咒(我知道這樣不好,以後改成亮燈可以嗎?),可是這些人昨天沒被我拖下車毒打一陣就該慶幸了。

他們該感謝我不是男的,因爲我常囘過神來就覺得我應該打不過人才作罷。

如果我是國會議員,我一定向蘇丹陛下建議立刻立法禁止在車上吸煙。

如果駕車玩電話危險,吸煙、丟煙頭難道很安全嗎?

Tuesday, December 10, 2013

白髮

去拉直頭髮時,那個年輕小姐說我有白頭髮。

我說不理它們,有白頭髮比沒頭髮好。

她說那倒也是。

我也不拔,因爲會弄壞周圍髮囊。

又不是別人丟在你頭上的白髮,是你自己“種”的,幹嗎要拔?

起初覺得白髮很新鮮時,我倒是會拿剪刀把白髮給剪下來細細的看看和研究爲何有那麽神奇的東西,居然可以讓黑髮變白。

之前有因爲朋友抱怨我的白髮,自己玩過幾次顔色,可是對懶惰又怕死的我來説,覺得很麻煩,又把頭發給弄壞,覺得還是算了。

我頭髮還是很厚就值得感恩了。

那些白髮,代表的是我經歷過的歲月,反正不是荒唐而是努力生活到今天的證據,爲何要唾棄它們呢?

最怕的是那些因爲張白髮而把頭發染得烏黑或大便黃的人,一個太假、一個與年齡不符,超恐怖的。

帶點白髮的男人看起來倒是很有魅力和自信。

女人嘛,雖然看到的不多,可覺得她們很自然和有勇氣,因爲不畏懼別人拼命推在門外歲月。我也希望我能慢慢的加入她們的行列。

我現在研究的是,有些人的白髮是長在左邊,有的在右邊,有的是左右兩邊,爲何我額頭上面的頭髮白得最厲害?

Monday, December 09, 2013

火很大

現在最好別惹我。

對別人我都是抱著盡量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德觀念。

不過這幾天,連續被總公司那種大便已經拉在褲子才問廁所在那兒的工作態度逼到我要遲遲囘家,然後精神超累,心情爛到粗口已經開了。

不是自己無法早做,可是沒有別個國家的資料,屁字都不知道怎寫。

管制多多,這世上倒閉最多大公司的國家,還不是他們?

越多條規就越多灰色地帶。

沒有多多規矩才有更多的限制,這他們是永遠無法懂的。

我可沒打算把好心情和健康這樣給賣掉,所以等著瞧。

別以爲老鼠好惹,難道非要發生一場鼠疫才知道該如何對待人嗎?

Sunday, December 08, 2013

祝福你也祝福我

張震結婚了。

有點像他的你,也結婚了。

還好,Out of sight, out of mind這句話是真的。

知道你定下來之後,我在心中祝福你,希望你過得比以前幸福快樂。


再看到你的相片,感謝我不是那個人,因爲你似乎沒我以前想象的那麽好。因爲我現在能明白爲何我的理智當初告訴我,對我來説你是很悶很無聊的人。

真的不是酸葡萄的心理,而是覺得並且有點慶幸,因爲我們真的不是適合對方的人。

也會想,我以前到底是喜歡你什麽?

總之,希望你們兩人互相體諒的牽手一輩子,也希望你父母能為你感到幸福。

Saturday, December 07, 2013

叫我作詞家

汶廣電臺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幾乎一個月無法在收音機收聽到。

通往首都的路上,我都開著Kfm。

都是每個周六都會聽到的輕快印尼流行歌曲。

聼到Jerudong時,發現我應該也可以為印尼歌寫詞了。反正他們歌詞都很簡單,出色的都是旋律。

留心聼下,注意到連續聼的三首歌都有這幾個字。

Sayang(三首歌都有)
Cinta(三首歌都有)
Rindu(兩首歌都有)
Sini Sana(兩首歌都有)

之前聽到的應該都是這樣,否則不會聽到最後才有這樣的發現。

或許印尼地方大,所以他們流行情歌都這樣。

所以,就用這五個字,我也寫一首簡單的歌。

Di Sini
Ku Rindu Sayangku
Di Sana
Sayang Ku Rinduku
Demi Cinta
:-)

不錯吧?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3

No Mood

問了明年的工作表。

三、六、九月中,八月到十一月都不能拿長假。

那,就剩下一、二、四、五、十二月。

去馬來西亞還好,否則這些都不是好季節,加上十二月是學校假期機票特貴,我還能出遠門吃風嗎?

本來還想說,挨過了忙碌的八、九月,雖然公司沒什麽福利,每年忍那兩個月,我就這樣定下來算了。

可是,如果不是早早預定廉價機票,出遠門對我們來説可是一種奢望。

無法這樣去旅行的話,人生還剩下什麽?

我決定又要在五月之前開始找另到外一份比較自由的工作或創業了,因爲我已經買好了機票,寧願不工作也不丟掉我的票。

這是我工作了廿多年的最低尊嚴。

祝福我自己。

Tuesday, December 03, 2013

別怪我

收到這樣的Forward郵件幾次了。

認識的人利用上班時間用公司電郵轉傳這些訊息我就不干涉。

問題是我覺得我不需要這些訊息。我也覺得我的隱私權被侵犯了。

如果在國外沒有經過同意就寄這些郵件來別人的電郵戶口,可是會吃官司的。

寫了一封很直接的電郵告訴對方將我的郵址從這些訊息電郵中移掉。

對方反而安慰我說不必擔心別人會看到我的郵址,因爲他用BCC。

差點暈掉。

或許是我的錯,因爲我沒寫上“我不需要垃圾郵件!我還得花時間和金錢來丟垃圾!

忍無可忍,我把對方列入我的SPAM MAIL,以後別怪我我沒收到電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