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3

暗夜中不再有狗

因爲汽車電池出問題而要為它充電而把車駕囘以前老家的路。

抵達那條橋外面時,恍惚中,覺得黑白雙煞一高一矮會在路邊興奮的搖尾巴。

一清醒,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心中卻小小的盼望希望或許真會看到牠們。

沒有。

人狗真的不再同一個空間了。

喉嚨一陣酸。

那些把狗丟在莫名其妙猶如叫牠們自殺的地方的傢伙是無法明白這種心情的。

老家已經被填沙撫平了。

剩下的那些鄰居們,稀疏的用發電機亮燈。有的就跟後期的我們一樣用蠟燭。

沒住過這地方的人們是無法想象這種黑暗的生活。
跟政府學校燈亮如白晝真的是好大的對比。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The Hobbit - The Desolation of Smaug

趁著去辦事後的剩餘時間,又恰巧在Citi Square有泊車位,看了三點場的Hobbit 2。

之前買了一整套的Lord of The Ring,看了幾次。

後來獨自去Qlap戲院看Hobbit - An Unexpected Journey。看到最後,嚇人的恐龍睜開了眼就劇終了,有點不知所謂。

當時買了票就看,沒想到原來它是前傳的第一部,而且演了三個鐘頭,出來都七點多了。

可能是音響比家中十幾寸電腦或電視好很多,覺得它比後傳還好看,也比較溫馨一些,裏頭有首歌還讓我覺得很感動。

看完這部戲後我就一直期待第二部。

我想我是很奇怪。

居然想在這種題材的電影尋找溫馨和感動,而不是在其它催淚電影。

可是,今天看第二部時,可能期待過高,有點失望。

因爲整部戲都是黑暗的。

看戲名以爲恐龍最後會被宰掉,沒想到居然飛掉了。

恐龍再度出現時,我還覺得牠“因禍得福”,變成了金色,帥極了。

沒想到居然脫色了,實在是遜斃。

還好花了六塊錢看了三個鐘頭,還是值得的。

Friday, December 13, 2013

我很奇怪嗎?我想是的。

説是第一次公司有這樣的年宴。

提議說應該買獎品抽獎,人人有份,這樣才不會有人空手而歸。同事聽到也說好。

可是,如果人人有獎,還叫抽獎嗎?

可是沒錯吧,就看抽到大還是小而已。

如果幾十個人抽幾份獎品,那應該叫賭博

就說我粗俗,或許正確一點來説是現實吧。知道只有五份獎品後,我就覺得沒意思了;反正我不愛夜晚出來,也不愛應酬(這些無謂的節目對我來説也算是),不如在家自在。

就這樣告訴老闆。

我說,我喜歡六點半吃晚餐,七點太遲了。

他說,就一天遲吃可以吧?

我說,太遠了。

他說,可以安排的士。

説到那麽可憐的樣子,覺得我好像很狠,幾乎快說“好”。

他有點不明白,說這是屬於所有員工的宴會。

再無法敷衍下去,我說我坦白的講主要是因爲沒獎品,我不去。

老闆說,可是有得吃有得喝。

我說,我家也有得吃有得喝。

他無可奈何,只能接受我的道歉。

我想他是覺得我很怪異。

可是對於我來説,如果公司要回饋員工,給多多加薪或花紅比較實在吧?

花在這些地方,實在是讓人心痛。

就說我anti-social吧,我接受。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3

駕車,爲何能吸煙?

前天夜晚,加班加到滿肚火。

回家路上,前面那輛車突的把剩餘的香煙丟出窗外。

因爲近七點的天已近很黑,可以清楚的看到煙頭在觸碰到馬路時火花四射。

立刻閃了汽車的大燈。

對方名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不知道,當時因爲火很大,也覺得這樣丟香煙讓後頭的車------我-----很危險。

如果是平常,這些傢伙(別以爲只有男的,馬來女生也經常這樣吸煙,還是在齋戒月中)最多只被我詛咒(我知道這樣不好,以後改成亮燈可以嗎?),可是這些人昨天沒被我拖下車毒打一陣就該慶幸了。

他們該感謝我不是男的,因爲我常囘過神來就覺得我應該打不過人才作罷。

如果我是國會議員,我一定向蘇丹陛下建議立刻立法禁止在車上吸煙。

如果駕車玩電話危險,吸煙、丟煙頭難道很安全嗎?

Tuesday, December 10, 2013

白髮

去拉直頭髮時,那個年輕小姐說我有白頭髮。

我說不理它們,有白頭髮比沒頭髮好。

她說那倒也是。

我也不拔,因爲會弄壞周圍髮囊。

又不是別人丟在你頭上的白髮,是你自己“種”的,幹嗎要拔?

起初覺得白髮很新鮮時,我倒是會拿剪刀把白髮給剪下來細細的看看和研究爲何有那麽神奇的東西,居然可以讓黑髮變白。

之前有因爲朋友抱怨我的白髮,自己玩過幾次顔色,可是對懶惰又怕死的我來説,覺得很麻煩,又把頭發給弄壞,覺得還是算了。

我頭髮還是很厚就值得感恩了。

那些白髮,代表的是我經歷過的歲月,反正不是荒唐而是努力生活到今天的證據,爲何要唾棄它們呢?

最怕的是那些因爲張白髮而把頭發染得烏黑或大便黃的人,一個太假、一個與年齡不符,超恐怖的。

帶點白髮的男人看起來倒是很有魅力和自信。

女人嘛,雖然看到的不多,可覺得她們很自然和有勇氣,因爲不畏懼別人拼命推在門外歲月。我也希望我能慢慢的加入她們的行列。

我現在研究的是,有些人的白髮是長在左邊,有的在右邊,有的是左右兩邊,爲何我額頭上面的頭髮白得最厲害?

Monday, December 09, 2013

火很大

現在最好別惹我。

對別人我都是抱著盡量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德觀念。

不過這幾天,連續被總公司那種大便已經拉在褲子才問廁所在那兒的工作態度逼到我要遲遲囘家,然後精神超累,心情爛到粗口已經開了。

不是自己無法早做,可是沒有別個國家的資料,屁字都不知道怎寫。

管制多多,這世上倒閉最多大公司的國家,還不是他們?

越多條規就越多灰色地帶。

沒有多多規矩才有更多的限制,這他們是永遠無法懂的。

我可沒打算把好心情和健康這樣給賣掉,所以等著瞧。

別以爲老鼠好惹,難道非要發生一場鼠疫才知道該如何對待人嗎?

Sunday, December 08, 2013

祝福你也祝福我

張震結婚了。

有點像他的你,也結婚了。

還好,Out of sight, out of mind這句話是真的。

知道你定下來之後,我在心中祝福你,希望你過得比以前幸福快樂。


再看到你的相片,感謝我不是那個人,因爲你似乎沒我以前想象的那麽好。因爲我現在能明白爲何我的理智當初告訴我,對我來説你是很悶很無聊的人。

真的不是酸葡萄的心理,而是覺得並且有點慶幸,因爲我們真的不是適合對方的人。

也會想,我以前到底是喜歡你什麽?

總之,希望你們兩人互相體諒的牽手一輩子,也希望你父母能為你感到幸福。

Saturday, December 07, 2013

叫我作詞家

汶廣電臺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幾乎一個月無法在收音機收聽到。

通往首都的路上,我都開著Kfm。

都是每個周六都會聽到的輕快印尼流行歌曲。

聼到Jerudong時,發現我應該也可以為印尼歌寫詞了。反正他們歌詞都很簡單,出色的都是旋律。

留心聼下,注意到連續聼的三首歌都有這幾個字。

Sayang(三首歌都有)
Cinta(三首歌都有)
Rindu(兩首歌都有)
Sini Sana(兩首歌都有)

之前聽到的應該都是這樣,否則不會聽到最後才有這樣的發現。

或許印尼地方大,所以他們流行情歌都這樣。

所以,就用這五個字,我也寫一首簡單的歌。

Di Sini
Ku Rindu Sayangku
Di Sana
Sayang Ku Rinduku
Demi Cinta
:-)

不錯吧?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3

No Mood

問了明年的工作表。

三、六、九月中,八月到十一月都不能拿長假。

那,就剩下一、二、四、五、十二月。

去馬來西亞還好,否則這些都不是好季節,加上十二月是學校假期機票特貴,我還能出遠門吃風嗎?

本來還想說,挨過了忙碌的八、九月,雖然公司沒什麽福利,每年忍那兩個月,我就這樣定下來算了。

可是,如果不是早早預定廉價機票,出遠門對我們來説可是一種奢望。

無法這樣去旅行的話,人生還剩下什麽?

我決定又要在五月之前開始找另到外一份比較自由的工作或創業了,因爲我已經買好了機票,寧願不工作也不丟掉我的票。

這是我工作了廿多年的最低尊嚴。

祝福我自己。

Tuesday, December 03, 2013

別怪我

收到這樣的Forward郵件幾次了。

認識的人利用上班時間用公司電郵轉傳這些訊息我就不干涉。

問題是我覺得我不需要這些訊息。我也覺得我的隱私權被侵犯了。

如果在國外沒有經過同意就寄這些郵件來別人的電郵戶口,可是會吃官司的。

寫了一封很直接的電郵告訴對方將我的郵址從這些訊息電郵中移掉。

對方反而安慰我說不必擔心別人會看到我的郵址,因爲他用BCC。

差點暈掉。

或許是我的錯,因爲我沒寫上“我不需要垃圾郵件!我還得花時間和金錢來丟垃圾!

忍無可忍,我把對方列入我的SPAM MAIL,以後別怪我我沒收到電郵。

Thursday, November 28, 2013

請問。。。

有人要跟我去這兒嗎?
尼泊爾 (http://travel.sina.com.cn/niboer-lvyou/)

還是有人要跟我結伴去這兒?

蒙古 (http://lib.ustsd.edu.cn/Photo/ShowPhoto.asp?PhotoID=79#Title)

還是這個?
西藏曲水县的油菜花
西藏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44833470)

這些地方,再不去,不止他們越來越商業化,我怕我會沒耐心坐那麽久的飛機、沒氣力走那麽遠的路。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願,真能成真

盼了六個月,居然真的有人來把門前的那棵有點傾斜的大樹給鋸了。

一直有在想要不要去提出要求,因爲它的分支把我們家大門給擋住了。

可是這樹在這也很陰涼。當樹上開滿的黃花隨風入雨飄落時,那才叫浪漫。

如果其他住戶不喜歡它被砍掉或修掉,我豈不成了罪人? 所以只有想的份。

星期天,居然在睡夢中被吵醒。以爲是鄰居鋸果樹,沒想到大黃花樹就這樣倒在路中央。

母親說這樹的樹脂剛流出來時是血紅色的,很嚇人。

再見了,對不起,老黃樹。

**********************************************

拉了一個星期後,復感冒發高燒了四天,整整快兩個星期。

我只能說,我再也不怪我那圓滾滾的肚子了。

吃得下、吃得香畢竟也是福。

我常會三不五時肚子餓,這兩個星期來,如同吃了仙丹一樣,幾乎都可以不吃人間煙火了。

如果不是怕人間病----胃痛,我才不會逼自己吃。

我想,腰圍現在應該也有瘦一些了吧?

我,也決定改變我的飲食習慣,減少分量,少吃多餐。

肚腩嘛,想想以前我們家的狗吃到飽飽肚子脹脹時還覺得可愛,只要不危害到健康就算了吧,畢竟我沒打算競選美姐。

**********************************************

Make a wish make a wish,一定能成真,就看等多久罷了。

Friday, November 22, 2013

母老虎,賭錯邊了吧?!

聽到消息後我是爽的。

又一個她的親信離職了(雖然我覺得她絲毫沒真正的對任何人好過)。

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人眼睛都是明亮的。

所有人覺得她毫無理由的偏心她們倆。  

遲上班、準時放工,她絲毫不敢出一粒聲,還四處報告她們工作很有效率。年終報告都是一級棒。

Okay,人夾人緣,上司喜歡誰我們管不了,可是她用她們來打壓其他人的行爲可惹人憎、惹人咬牙切齒。

我們早上班、準時放工,工作沒怠慢卻會被說成沒責任感。年終報告就加些“欲加之罪”把我們可以評估到很好的quantified報告寫到我們垃圾還不如。

總公司也是盲的,每個月報告準時上交,靠的難道是她們那幾只貓而已,可能嗎?哪,其他人評估成績爲何差那麽遠,不會覺得奇怪嗎?

不管任何種族的同事都說她如她們老母一樣。

我和同事私底下卻知道她只是表面功夫,因爲她常在背地裏跟我們說對她們的不滿。所以我們知道,所有員工對她來説都是一無是處的,除了她自己。

如果我會吃驚,現在她肯定還在吃定心丸,當寶貝一樣握在手掌上的老大原來也會去外面找工。

今年離開她哪的員工可真是破了紀錄。

老員工們都希望總公司會派人來調查,可是我覺得她還是可以一手遮天。

總之,我等著看好戲。

内心深處,我,還是很壞的,我想踩她一腳、吐一口痰。

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Grand Hyatt

 
屬於汶萊,位于吉隆坡的Grand Hyatt是一家不錯的酒店。

不錯不是因爲不好,而是因爲它太豪華、太商業、太高調。

雖然會想應該和家人來住一次這種檔級的酒店,可是想到它的電梯對老人家(包括我在内)不那麽方便,還是算了。

要進出酒店必須坐電梯去39層招待櫃檯所在樓,然後換另外一部出去外部。如果不識字,還是坐在地上等服務生來方便多。


房内好玩的是它的沖涼房。一看還慶幸朋友沒跟來,不然透明的玻璃我們如何沖涼? 後來才發現有個可讓玻璃蒙起來的開關,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不過,就算是這樣,蒙了沖涼房玻璃再拉開一板木門蓋起來後(墻上有鏡子那一邊),還是可以從大縫裏頭看到沖涼房裏面。


我這次窗外的景色就比較差了,沒有雙峰塔,也沒有Maxis時鐘。有的只是讓人透不過氣的高樓大廈。

這裡38樓的晚餐、早餐、底樓的午餐、晚餐都非常好吃-----哦不,應該說非常香,因爲我拉肚子都沒能吃什麽,水果都非常甜,果汁也是純天然沒加糖,胡蘿蔔汁都甘苦到不行。

什麽都好,就是沒家的味道。

Wednesday, November 20, 2013

再見了,黑白雙煞!


Putih是一隻長得很美卻命不太好的短腿叔叔。

老覺得如此特別、卻沒大洋房住或好料吃的狗來到我們家實在是委屈牠了。

不知道牠的前主人爲何會將壯年的牠送人,到我家時已經是第三手了。


還好牠性格不錯,沒被這樣搞出憂鬱症。

起初因爲牠短腿,所以覺得牠是小狗,看久了就知道牠已經是成年狗。

畢竟不是從小養大的狗,初期要跟牠沖涼時牠就會反抗得很厲害。


對吠陌生人這種責任來説,牠可比Kola盡責多了。

只是後來牠愛做Kola的跟屁蟲常不在家,回家都只是爲了吃飯而已。

常看著短腿的牠追在Kola後的畫面就好笑。

搬家後,或許牠倆常不在家也好,傷感沒那麽大,因爲知道牠們有可以去流浪的地方。
在老家正式喂牠們最後一餐時,感覺到Putih的悶悶不樂,粗綫條的Kola倒是看起來可能爲了不讓我們擔心沒什麽反應。


後期,母親囘去老地方喂好牠們飯後要離開時,牠經常飯也不吃了,就這樣坐在母親腳車旁,讓人看了於心不忍。

許是知道狗瘟的危險,無聲的祈求母親帶牠回家吧。 我甚至考慮偷偷把牠養在房間裏頭,可是每個人外出,這又成了囚禁。

奈何啊,顧得了人顧不到家犬。

[後頭是牠們的狗祖母朋友]
我們人人狗狗都在等新家的初期添沙批准下來,怎知一切突然被刹車,要等另外一個部門的調查。

黑白雙煞已經不在,留下的除了相片就是惆悵。

Sorry we can't keep our promise.

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心想又事成?

許是神仙看到我的問題

(這什麽神仙?讓我稀里嘩啦的拉到今天第四天了?!)

臨上飛機前一天,吃了早餐後,肚子“悶悶不樂”,我就只好這樣呆在沙發上半天。

之後就開始吐、開始瀉。

想想是不是該取消我的行程呢?

萬一瀉到失控不是很慘?

後來還是決定一搏,因爲似乎可以控制。

第一天,沒控制食物,只是少吃40%,油膩也盡量不碰。

結果,晚餐後每個小時就瀉到比小便還快。

就這樣,搞到淩晨三點多才正式能睡。

第二天,喝了鹽水,少吃80%,晚上狀況就好些了,只瀉了兩次,不過“成品”依然不成形,所以不能說好了。

第三天,早餐就是我無法放棄的蝦餃、乳酪和一杯蜜糖;午餐就是飛機上的兩粒小麵包一小杯可樂。連水果也不敢再碰了。

抵家後,還是去挂門診安全,雖然這樣下去一定瘦,不過只能看、只能嗅不能吃未免太淒涼了吧?

還好,沒被醫生在屁股打一針、也沒被抓去吊鹽水。

就當這幾天在排毒瘦身好了。

Saturday, November 16, 2013

後悔的事


在泰國某間大連鎖書店,沒把一本超大本的精裝版唐卡請回的事至今仍讓我耿耿於懷。

當時,拿起又放下,猶豫了很久。

書並不貴,好像是一百汶幣。

只是,因爲是大概A3尺寸一本,厚厚的,書非常重。

書店離旅店很遠,身上又有很多袋東西,覺得自己應該無法把這麽大本的書擡回旅店而放棄。

回家後,去他們網站卻尋不到這本書。

如果當時把它給請回來,現在如果要做觀想應該容易多了。

因爲我還記得裏頭藍色的藥師佛、綠度母等唐卡圖像都印得非常清晰。

我很少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這一樁,卻讓我過了好多年依然惋惜不已。

不知道我還有機會遇到它嗎?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體檢

真的奇怪,駕兩輛豪華汽車的人說去JMPC做檢查很貴。

這個駕至少十三年老車的傢伙,心中低估,如果檢查和檢驗專業準確那一兩千並不貴。

我說都不敢說,如果能,去新加坡或古晉更好。

否則,運氣不好遇到外地來的庸醫,只顧賺錢,本地人性格又多數純良,往往都不會去投訴,吃虧的只有倒楣的人。

貴不貴,每個人的價值觀還真不同。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不插蠟燭的生日

生日時自己買蛋糕回家吃是件很奇怪的事嗎?

問題是,我這樣做已經好幾年了。

等別人買,萬一不喜歡還要假裝很高興的吃,這樣的生日有點勉強吧?

我還是喜歡買自己當時喜歡的口味。

不插蠟燭,因爲蛋糕不夠大。

禮物,也會自己準備給自己,數目價錢不拘,全看當時的口袋和心情。

是是是,我很挑。

只要自己付得起,不必巴望別人,有何不可?

也不必渴望別人手中的,只要有機會自己總有一天可以擁有自己的。

對於這輩子無法負擔的,也不再做夢--比如一輛超炫的跑車(理由?~~~~公路不能飛車、人越老越怕不能壽終正寢、車油保費貴)。

生日,自己高興就好。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求瘦秘訣

Baju Fashion的裙子居然被我穿到“暴胎”。

不能怪裙子做到太窄,只能怪我人老新呈代謝慢下來後,體重就一直節節上升。
 
奇怪的是,比我更老的人卻每個聽到我要減肥就呱呱叫,說如果瘦下去就會飛了。

我都不敢提磅數,因爲應該是接近或已過BMI超標指數了。

我承認,老人是要胖胖才看起來和藹可親和可愛,可是,繼續這樣下去,我櫥裏能穿的褲子就越來越少了,因爲很多已經絕望的送人了。

曾經試過晚餐只吃蘋果或番茄,瘦的只有錢包。

如果天天玩一小時的Xbox運動遊戲,會不會瘦?

我知道跑步是很難瘦的,因爲我有段時期幾乎天天跑上一個小時,除了覺得自己很健康外,磅數不會跌沒打緊,肚腩可依舊如影隨“身”。

有沒有不吃葯,不動刀,不花錢就能讓老人瘦下來的秘方?

Tuesday, November 12, 2013

Anduki椰林湖

是年度太久遠了嗎?

雖然依然碧湖連天,Anduki Park右邊跑道搖搖慾墜,左邊大橋變獨木橋。
這裡有許多許多的傳説。

有人說很“髒”,因爲日戰時附近一帶亂葬了很多人。

也有人說有很多鱷魚。

我只記得,好多年前這兒的遊樂場有我們和父親在這兒玩樂的記憶。

現在,數目最多的應該是無處可去的齊天大聖族群。

仔細回頭看看,這個有湖泊的公園景色很美,爲何就不能發展成小西湖呢?

至少我們的湖水很清澈,道路的松樹很“冬季”(多年前不是很流行那種《冬季戀歌》style的相片嗎?)。

我最愛的一張很有本地味道的椰林湖相片
P/S:忘了說,這地方是在危險的馬路轉角處,也可能是“骯髒”,經常有死亡車禍發生。最近一起就在十一月十二號發生,据我所知是這三個月内第二起死亡車禍(沒涉及死亡的多不勝擧)。

Monday, November 11, 2013

記得


“妳認識老師多久了?”

“很久很久。”

老師問了我一句我在心中很想問他的話,我就自然而然的回答。

我想問的是:

“老師,我以前是認識您的嗎?”

惰性重的我,能在這輩子認識老師,就是我最大的福報。

我只希望以後能一直記得老師,而老師也不能放棄我,直到。。。。。。

Sunday, November 10, 2013

性感的耳朵

因爲有胡杏兒和袁詠儀的老公,看了《衝上雲霄2》。

吳鎮宇不愧是吳鎮宇。

雖然外表不再年輕,可是只要他一出場,就那麽自然又可怕的讓人覺得吳鎮宇不存在,而是另外一個活生生的劇中人,輕輕鬆鬆的讓人忽略掉其他角色。他也不再有演技而是平淡的融入了角色。

第一次看到吳卓羲是這個樣子。

雖然角色有點婆媽拖拉,他卻讓我知道,原來有人的耳朵是可以用“美”來形容。

必須承認,他的耳垂很“性感”。


Saturday, November 09, 2013

夠了嗎?

是我懶。

雖然愛錢,卻無法飢渴的賺。

有兼職,一半是公司合約限制、一半自己也覺得沒那個時間收來做。

有慈善,老覺得需要利用假日,很辛苦。

我的假日,最愛癱在家,吃喝玩看。

有需要就去逛逛街、出出門、跑跑山。

如果知道自己這輩子要用的錢有多少,那該多好。

夠了,就停手,不必盲目的早出晚歸。

有想過自己出來做,可是沒有規律的時間表會不會讓自己更懶?

過慣了不安定和必須自力更生的日子,老覺得找不到我要的安全感,隨時都在準備應付危機的狀況。

所以,只要可以,我就愛讓自己放空。

我愛錢,我卻不想擁有所有的錢 ,只要夠吃夠用就好。

Wednesday, November 06, 2013

好人的定義?

她們說他人很好、很大方。

因爲他升級後經常請客。

凡出門,他必每人一樣不便宜的伴手禮。

因爲覺得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有點懷疑不正常的是不是我自己。

我第一個想法是,他沒家人嗎?對外人大方,爲何不把錢花在家人身上?

對外人大方的人不代表他對家人大方,有些人只是要面子而已。

還有,每次收,或許我們收入不比他差,不覺得愧疚嗎?

原來要做好人還蠻簡單的。

Monday, October 28, 2013

尋飯中

再不正視,Nasi Lemak椰漿飯真的會在汶萊失傳了。

最近,一直想吃至少可以吃的椰漿飯。

茶車賣的太甜了,三塊錢也有點貴。

(其實很多地方的本地飲食都變得甜得膩死人,難怪汶萊的糖尿病情況非常嚴重。)

Ayamku的口味普通,近四塊的價錢不合理。

DKM的雖然普普通通,不過原來他們也不再賣椰漿飯了。

馬來奕河邊的馬來檔子都只賣Nasi Katok不賣椰漿飯。

那好,Google應該什麽都有吧?

錯了,找不到馬來奕縣那裏有好吃的椰漿飯。

現在,唯一覺得好吃的就是以前在首都街上單位樓下,現在搬去Subuk的塊二錢椰漿飯了。

只是,不覺得奇怪嗎?

道地的馬來椰漿飯,我只剩一個地方好買,而且還是華人賣的。

Sunday, October 27, 2013

Kola,一路好走。

抱歉, Kola。

還無法兌現對你說過的讓你以後住新家的諾言,你就走了。

雖然你是隻奇怪、愛半夜恐怖的長鳴又不愛呆在家的狗,你仍然是一隻很乖的好狗狗。

如今,塵歸塵,土歸土,希望你別再這娑婆六道輪迴了。

祝福你。

Saturday, October 26, 2013

逃劇

雖然知道《蘭陵王》下場不好,沖著林依晨和陳曉東,我開始看了。

看沒多久,搜了網上的各路評語。

雖然有人喜歡馮紹峰的角色,可是幾乎好多人都喜歡阿怪或小馬兒。

起初無法明白爲何那麽多人對男主角有這樣翻轉的喜好。

後來才明白,看似專一的四爺爲了國事可以對妻子很無情;后宮有三千佳麗的宇文邕卻可以為所愛的人放手。

妻子爲了他家鄉也沒了,卻可以輕易的被狐狸精所騙。宇文邕身為一國之君卻可以屢次冒險救她于危難之中。

到底哪一個比較有情?

所以,不論男人女人,結了婚還是要有自己家人做後臺好,如果沒有,吵起架來 可容易被欺負了。

勉強看到廿集,之後都是快轉敷衍,三十集後就放棄,直接轉看大結局。

最後的結論是,如果男主角無法像《錢的化身》姜至煥那麽天才那麽聰明,至少別那麽愚忠。

我只喜歡聰明的男人。

希望他們別把《大漠謠》也拍成這種爛劇。

Friday, August 23, 2013

錢難賺

我還是在想,把幾乎一天十四個小時(包括起床準備、車途、午餐時間)賣給公司,然後回來就是吃、洗衣、沖涼、看一下連續劇、上一下網就睡覺,之後又重復的生活值得嗎?

這還不只,還有可能休假時間需要工作,沒補假。。。。。。。

可是如果真的現在退休了,我會習慣不再有收入的日子嗎?等退休金還有好長的一段時間。

這樣拼搏,值得嗎?

如果可以找到幾份兼差,夠吃夠用,不用被一家公司綁死,那生活就自由多了。

朝這個目標祈禱。

(如果可以找到兩份兼差,那我就可以開始過我的SOHO日子了。)

Monday, August 19, 2013

許願

人是要許願的。

因爲我屢試不爽,只要許的願不是太離譜那種,都會成真。

看過《向宇宙下訂單》這本書嗎?

至少,我昨天許的願望中,第二條實現了。

搞不好,第一和第三條也會成真。

Sunday, August 18, 2013

緊張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工作沒多久,就聽説必須出國做報告。

對於求好的我來説,的確是壓力。

第一、對公司背景沒能完全掌握。如果跟著數據念,如果大頭突然發問,我就只好問天了。

第二、跟著不同膚色陌生的上司出門,有些什麽禁忌了?畢竟不同文化的人習慣都不一樣。如果我獨自出門可能還自在一點。

第三、 好久沒站起來發言了,要在那麽多國家的人面前做報告,我是緊張的。

所以,我真心希望這一次是我的老闆做報告;不然,就是大家都在打瞌睡不要問多多。

我要快點習慣這份工的性質才能不變應萬變。

祝福我,給我多一點的勇氣。

Friday, August 16, 2013

賀年

馬來人大年初三八月十一日星期天,進皇宮去拜年。

很多人對宮中賀年的印象仍停留在擁擠、熱烘烘的年代。

其實,已經好多年了,有巴士載你直上直下,每個地方有冷氣,有餐點享受,只要忍受一下擁擠的排隊民衆,就可以高高興興的握到手。

世界上有幾個國王可以讓你這樣?

外國旅客都專門選開齋節時來旅行,趁機可以申請團體優先進宮賀年。他們都穿得非常隆重--西裝禮服;反觀很多不知是哪裏的人,穿件T-shirt或開高叉的裙子就想闖進去。不讓這些人握手是應該的。今年如果男士穿上傳統的馬來服裝卻沒帶宋谷帽的話也被請出握手的行列。

本地人很多都不曾進去拜年。其實一生人最少也要去一次吧?

今年也很幸運的,看到一秒鐘的老媽和我在跟蘇丹后握手的RTB1新聞。

Thursday, August 15, 2013

我真的想退休

五月時告訴一位長輩我其實很想退休。

被他說了一頓。

年輕人說退休不好,退休的意思就是歸西。

想想也對。

可是,我依然久不久有想退休的念頭。

不工作,天天在家打電動、看電視、看書、大掃、運動。。。。。。

或許是過了拼搏的年紀,星期一到五,天天早出晚歸動大腦,剩下給自己的只有四個小時,我不知道這樣的意義是什麽?也不知道可不可以這樣忍受幾年?

如果連假日也要這樣,可能我會反抗。

還是老爸厲害,以前比我更早出門,領的薪水不到我的百分之二十,卻從未聼過他抱怨。或許是說了我們也不懂,他是我們的天,哪能輕易倒?

我是不是很懶惰?

Tuesday, August 13, 2013

事情是這麽奇怪。

當你到了我這種年紀,可能也會只要工作不繁重,可以讓你准時回家,薪水雖然比外面少很多也不會想計較。

可是,口中聲聲說享受工作滿足感其實被錢迷惑的上司就會以爲你外頭找不到更高薪的工作只好在那兒呆到退休。

然後,就會在想找人出氣時盯上你,對你極度不客氣。

因爲對方認爲你會一樣爲了錢忍氣吞聲。

卻沒想到,我們是賺夠了錢,有多最好,沒多就當零錢。只要省省用,到了六十歲每個月又有老人錢好用。

反正再有錢的人還不是跟我們一樣只能吃到飽,而不能多買一個胃。

吃多少用多少都是注定的。人死後還不是連自己的骨頭都帶不走。

我們現在貪圖的是休閒和自由。

說我沒上進心也好,到了我這年紀,何必爲了那份薪水而死忍?大不了先走為妙。

(其實年輕時的我也沒肯這樣,最忍得的一次是天天劃日記,忍到出花紅的那天就立刻丟信。)

所以,如果有能力,偶爾擺架子和學跳草裙舞讓出資方覺得無法掌控你是必須的。(如果沒能力就別玩這招,免得被趁機幹掉。)

我就見過一位工作廿年,卻每次閙彆扭時說要回家不幹的女人依然在那公司企立不倒。老闆表面哄她,心中很討厭她這一套卻拿她沒辦法。

不知道我失馬是幸還是不幸, 因爲被欺壓而進到一間朋友說是我所有工作中最有水準的公司,待遇也很好。唯一不好的是在開始時很多工作都必須花很長時間自己摸索,畢竟人性是自私的,別期待別人會全套教你。沒有人會像我這樣寫一本十八頁的交待。

到了我這年紀還要拚搏,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唯有盡量做好我該做的功課。

Sunday, August 04, 2013

賀年片

Hari Raya Greeting Card也算是回教徒的賀年片吧?

走了詩里亞和馬來奕兩間書店。

繞了一圈都沒看到開齋節賀卡的卡架。

問了問,他們說沒賣賀卡,只有賣青封包。

愣住了。

如果過多幾年再來問同樣的東西,他們會不會不知道這是什麽?

雖然現在幾乎所有人都通過手機來傳祝福,可是不覺得會太過不正式了嗎?

還是只有我們國家那麽難買到賀卡了呢?

如果你手中有賀年卡、聖誕卡和生日卡,請把它們收藏好好,因爲這些卡片快“絕種”了,以後可能可以賣個好價錢或做傳家之寳。

Saturday, August 03, 2013

別侮辱錢

我愛錢,可是對錢我也可以看得很開。

沒聼過一句話説,因爲愛,可以給你很多自由嗎?

你懂我是怎樣的人嗎?

甭想用我親愛的錢來壓我。

你說你不在乎錢,你說你只在乎工作上的滿足感,卻怎想到用錢來壓我?

你真的是不懂得看人。

Friday, August 02, 2013

甜言蜜語

她說:“我長大後要做工賺多多錢。。。。。。給爸爸用。。。。。給姑姑用。。。。。”

在她三歲時去首都工作跟過他們住過一年半的意義就在這裡,感情是要培養的。

雖然知道是童言童語,可是還是讓我很窩心。

小孩說的話都是真的,至少那一刻,她是說真的。

乖小孩,我們改天再去看戲!

Wednesday, June 05, 2013

怠倦

這是一種病嗎?

但凡第二天要上班,雖然倦得要命,躺上床卻精神得可以眼睛睜大大幾個小時。

如果第二天不必工作,七早八早就想睡覺,也可以很快入眠。

救命啊!

Saturday, May 04, 2013

疑惑

第二年如此了。

今天是五月四日,爲了更新路稅而必須被批准的汽車檢查順利完成。

不知不覺,我的白馬已經有十四嵗了。

自己一手駕的車是比二手的強多了,因爲有保養,感覺它依然很好。

今年新的五月路稅証還沒到,所以我必須去多一趟。

意思是說我太早來了。

踏出門口,果然每架車都是四月過期的,有一輛還是三月。

 是我太早還是他們太遲?

Saturday, April 27, 2013

全副武裝

跑道上,出現了一位穿吊帶運動裝、慢跑速度很快的美女。

那一身,應該不便宜。

滿懷期待,遇上好跑之人,應該可以激勵一下懶惰的我,好讓我能慢跑久一些。

美女跑了兩圈,突然不見了人影。

我還是滿腦子“??????”

拜托,如果只是跑兩圈,需要穿到像運動選手那樣嗎?

爲了炫耀那套合身的運動服,就兩圈會夠嗎?

看來,那些穿家裏舊衣服的老伯伯們慢跑還比年輕美女持久。

還是,人家是衝短途的專家,是我沒長眼睛?

Friday, April 26, 2013

殺手

對不起。我殺了好幾棵漂亮的大樹。

最少四棵吧。

不知道他們長了好幾百年。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抱歉兩個字都不知道重復了幾次。

我只能答應我盡量做個好地球人。

Saturday, April 20, 2013

我是誰?

父親,成了我的祖先的一員。

我,又是誰的祖先?

Friday, April 19, 2013

框不盡的愛

在清理從舊家取下來的相框。

這三個相框都是當年父親特地去相舘買的。

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閃過腦海。

這些相框肯定比現在我們在廉價商品店看到的中國制又精美的相架來得貴。

當時父親收入那麽微薄,爲何他竟捨得去花這些錢?

別人可能是大學文憑才鑲在相架裏頭,我的六年級畢業文憑、中二考第三名的證書居然也很“光榮”的高挂老家的牆壁多年。

以前知道父親常會去工廠向同事炫耀我很會讀書,卻不知道他是那麽的為我感到驕傲,捨得花這些不必要的錢。

還好這相框除了有些脫色整體來説還是好的。

我想,我是不會再換框了,因爲它是我的傳家之寳之一。

********************************************

這一張,我隱約還記得那天高高興興乘坐在父親駕駛的巴士出去取框的雀躍心情。

那時應該是念中二,十四歲。

非常喜歡在戲院隔壁的公園拍的這張相片,所以磨了父親給我買個框。相框到手時,覺得它“豪華”得不得了。

這麽多年了,戲院變成餐廳,公園還在。

愛著女兒的父親,卻離開了近十九年。

一切仿佛昨日。

當年很萌的我

Tuesday, April 16, 2013

馬後砲的傢伙們

拿到單位後,我的朋友不管什麽膚色和種族,個個都說勝過以前住的非法木屋。

雖然地方會雜了些,至少有水有電。

母親的三姑六婆朋友,倒是個個說爲何不選更好一點的單位、爲何是這棟不是那棟、爲何不跟她們說因爲她們認識裏面的人。。。。。。

本來要在兩個星期的期限内搬家已經很煩了,再聽到這些碎碎念,火都大

叫母親去問她朋友,她所謂的那些朋友,爲何她們自己搬到這些單位時靜悄悄不敢出聲?

如果她們那麽熱心,爲何當初不告訴我們如何申請這些單位?

母親聼完後說:“是哦,她們搬家都怕我們知道。”之後就沒再跟我抱怨了。

我朋友還說,居然她們那麽有影響力,叫她們帶還住在非法木屋的其他相熟者去申請相同的單位好了。

每個月只要付象比我車油錢還少的相徵式租費,不必擔心政府隨時會下通知叫搬遷,這麽棒的地方,還不是每個人有,還嫌什麽?

我還真是走狗屎運。

去年十二月,走投無路,投了自己又寫又拍照的信去幾個相關政府部門尋求幫忙。

幾乎快要放棄而開始探聽郊外有沒有比較便宜的房子好租,只問了一個人,就在一個星期後臨時被通知和其他幾戶伊班和馬來人一起從親切的縣長手上領到鑰匙。

當天還因爲是唯一的華人而被村長取笑我是馬來人還是依班人(雖然我穿馬來裝,可我是華人名呀!)。

不遠處的一個鄰居羡慕得半死,偷偷問朋友我是不是裏面有認識的人,不然怎三個月而已就給我租到單位。她先生還要分析給他太太聼說因爲我是公民而且沒有打算常住,所以比較快。

真好笑,有認識的人的話,還需要被人家諷刺說我們爲何不叫她介紹她認識的人嗎?

總之,我是感恩的,也希望其它舊鄰居可以早日順利搬出來。

馬後砲者,把嘴閉上,shut up!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鴕鳥

申請買建好的房子未必自己喜歡。比如可能不能做籬笆沒有自己的獨立範圍,最多是半獨立。

建自己的房子又有很多好煩。

從挖泥巴開始到鎖頭的選擇都會讓頭髮白透。

畢竟,富人可能有幾十棟房子給他拿經驗。普通人如我們者,這一種建屋經驗可能是一生中唯一一次。

做能做的,其他就看別人良心,因爲到終,真正吃虧的不是被騙的人。

不信的人會不信, 只有明白的人才懂。

我是這麽安慰自己的。

Sunday, April 07, 2013

祝君早安

三月廿五日

久違了的雞啼聲。

亮了電子手錶的燈,清晨四點半。

以前不陌生的大自然鬧鐘,原來許久不曾聽見了。

霸王村的伊班住戶很多搬囘美里後,這些公雞(還是鬥雞?)也沒看過了。

搬來這兒的第一個早晨就被牠們東一啼西一啼給吵醒。

心中嘀咕,如果天天這樣還了得,又繼續合上眼睛。

(後註:之後產生了免疫力,要被叫醒也難。)

Monday, April 01, 2013

求解

斗  秤  不  公  平

到  底  報  後  人

眼  前  富  與  貴

榮  華  夢  裏  尋


如果只看上面,對答“可以不可以”,您的看法是什麽?

我常說某人不公平到沒有遮掩。結果這三字出現在第一句。

第三和第四句倒把我搞糊塗,因爲我還沒有富與貴,只有知和足,難道是對方?這又和我的可以或不可以有何關聯。

求中文很好或很會聯想故事的人看法。

竊賊

終于又有電有網路了。

不知不覺,發電機好好壞壞,導致我沒心情寫些自己不知道會寫什麽的日子,算來有半年了。

時間就這樣被人偷了。

去年過得很好,因爲還活著。

今年,會過得更好。因爲大多數運程解説都是這麽寫的^_-

話是不錯。

我運氣倒是很好,居然有得住政府屋。

除了幼年時期,現在“輕老年”時期,總算可以不必過半原始人、沒電沒水的生活了

其他的,我繼續努力的祈禱。

祂對我幾乎有求必應,我相信我剩下的三個願望,金剛薩埵都會幫我一把。

(對不起,至少先學會凡是先向您禱告祈求,未來才會有危機時會自動想到您,好過只認識您卻沒和您深交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