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8, 2012

感觸

自閉症的孩子,是不是對大人們的齷齪世界覺得不屑,才不願意開口講話?

是不是就像我,有時覺得別人的問話很白痴,而不屑一答一樣呢?

那可愛白皙的小男孩,連應該是最心疼他的母親也沒了。

雖然他看起來很開心,遠遠看著他和他公公的我,卻覺得大家的歡笑都是假的,我們只是來做秀,沒能真正幫到他們什麽。

Sunday, April 29, 2012

新玩意兒

想了快一年,因爲我的Sony Ericsson Xperia無法輸入和閲讀中文,終於在Xperia Arc S和Samsung Galaxy SII做出了選擇。

如果所有的客戶都像我這種A型人一樣,不景氣的市場可能早就崩潰了。

考慮Arcs S是因爲它外型很美。上網看了一大堆報告,大都說它比SII貴,功能卻比SII稍微差了點。會考慮SII也是被韓劇洗腦的關係。

接下來,雖然美里手機的價錢比汶萊便宜五十到一百之間,卻沒有我要的粉紅色。 如果不是看到《絕不認輸》裏頭幾乎每位女演員都是用粉紅色手機,也不會讓我覺得粉紅色超帥(我承認有點難挂鈎)。

查了整個汶萊終於在Shopping.com.bn找到最便宜的粉紅SII。

本想繼續等到SIII上市SII價錢下調時才買,又怕本來難找的Pink Panther就只有黑白好選了。

雖然手機暫時只有簡體中文,不過我相信跟著“狗狗”的文章就可以知道如何下載繁體中文輸入法。不像Xperia只看到人求救卻沒有半篇又有的資料。

只要手機系統不換,我希望這部機可以給我用上十年。

不信?看看我換手機的歷史吧。

M System - NEC(換系統)
GSM - Nokia 5130(換系統)
2G - Sony Ericsson P900(換系統,3G可以連接手提電腦上網)
3G - Sony Ericsson Xperia (手機沒中文)
換Samsung Galaxy SII(現在連接手提電腦上網超快)
4G????

報告完畢。

Saturday, April 07, 2012

強力班-告別

原來強力班的宋一國就是朱蒙。

戲是不錯,不過裏頭那首很悲傷的歌倒是很觸動我的心弦。

我當時凴歌曲猜是表達戯中樸世赫對失去女兒的痛心。越聼越悲傷,忍不住就把這首>Insooni的歌給下載。也讓我有要找這位女歌手的CD的衝動。

Goodbye
마지막을 함께 할수 없어서
시린 달빛 비춰 적네요
작은 종이에 이내 맘을 적기엔
참 많은 추억이 생각나요

다시 볼 수 없는 걸 잘알기에
가슴이 또 저며오네요
잘 지내세요 나는 걱정말아줘요
그리고 또 한마디

나보다 더 사랑했던 그대
나보다 더욱 행복해줘요
좋은 사람만나 날 다 잊어도
고마웠다는 그 말 하나는 알아줘요

인연은 여기까진걸 알기에
눈물조차 삼켜내네요
가지말아요 나를 다시 생각해요
그 말은 접어두고

repeat #

누구보다 아름다운 그대
누구보다 더 사랑했어요
짧은 추억마저 다 지워내도
좋았었다는 마음 하나는 받아줘요

真的沒想到還真的有國迷把這首歌翻譯成中文。

可是,除了第一段,其他的似乎是在唱他和前妻的心聲。

無論如何,Insooni的歌非常好聽,值得一買,失戀的人聼她的歌肯定會痛哭。

戲也很好看,裏頭有可愛的宋智孝,也有很魅的宋一國。最好笑的是演池英浩這個殺人犯的金英勳竟長得很像玄彬,同樣擁有一邊的酒窩。

告別
不能和你一起渡过最后的时光
冰凉的月光洒下来
在小小的纸上倾诉我的心语
却想起了很多回忆

很清楚我们不能再相见
心又一次痛如刀割
请好好地生活 不要担心我
还有一句话

比我爱的更多的你
请一定要比我幸福
就算遇到好人 忘了我
也一定要记住谢谢你的这句话

很清楚我们的姻缘只能到此
连泪水也要强忍下来
不要走 再次想想我
那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repeat #

比任何人都美丽的你
比任何人都爱你
就算短暂的回忆都被抹去
请接受我曾经喜欢你的心意

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是偏見嗎?

我們大多數本地人甚至是東馬人覺得西馬的城市人非常奸詐。

當然,如果要比較其他比較遠的亞細安成員國在本國工作的外國人,他們是屁股眼也比不上,對付單純或呆呆的本地人就綽綽有餘了。

我可以了解,這是他們的生存之道,可是,我們就是無法忍受這些見高拜見低踩的人。

那麽有種,在自己國家撒野罷。

還好可以肯定的是,還是有很多例外的外國人跟我們一樣呆,認爲人生在世,最重要活得像人。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保險

社會新聞報導,這位先生因爲交通意外失去左腳,應該是持青色身份證,所以必須支付一筆數目高昂的醫藥費。

好好的人,受這種打擊已經是非常痛苦了,何況一家五口都靠他養。

雖然以前我見過一位不要臉的騙子就利用自身有病討錢,卻沒去動手術而大肆瘋狂旅遊購物,我想沒有多少人會爲了錢這樣出賣尊嚴讓人一直在報上放自己的斷腳相片祈求社會人士的捐助。自己都不想看到這樣的腳了,何況是久不久那截肢的腳相片就被刊登出來。

我們立刻想到的是如果錯不在他,雖然意外的另外一方,聽説當場死亡,爲何對方的汽車保險沒有對他們做出賠償。車子不是最少要買Third Party Insurance嗎?這不是爲了保障公衆嗎?

或許是我多疑,或許這些他們都在處理著。

我只希望保險業者秉著良心,千萬不能有機會脫身就盡量脫身,這個時候他們最需要的就是金錢上的幫助了。

我也見過這種無良的保險業代理員。

叫你買保單時,什麽都可以。

客戶真的出事動手術後,打電話問保險代理員動手術可以理賠嗎?

別説探望,這位代理員連繼續問顧客是不是生病動手術了的關心一句也沒,好像怕那病會傳染似的立刻挂了電話,。

雖然對於普通保險我稍微懂些,對人壽保險不太懂;可是,我們從朋友們的遭遇知道了原來如果客戶要索償,他們的保險佣金應該是會被扣除,否則對方怎會那麽現實,明明有保的結果一分都沒拿到。

就是看在老朋友(我呸!)份上,朋友們才沒閙到他們公司去,從此就不再續保單了。

就是這種時候,我多希望自己對消費者該有的權益和權利在哪,否則普通或貧窮市民就只有被吃的份兒。

法律,我確定有機會我一定會去進修的。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在汶萊還沒禁止售賣酒的那個時期,我只會喝Shandy這些飲料。

後來禁賣酒後,就少喝了。

記憶中,用啤酒配花生,也是非常的“美味”。

去旅行時,如果喉嚨或頭疼,啤酒一下去,比可樂還有效。

有次喝了同事用啤酒配什麽七喜還是一百號什麽的,身體長了很嚴重的酒膜,後來我就不碰亂摻的酒了。是純的我才敢喝,也沒事。

那年,五度的冬天晚上,跟同事去北京做傻子(以前寫過那段心酸的故事)時,在路邊搭營帳的小攤子喝燒酒時,僵硬的身體立刻暖和起來,我才明白韓國戯裏頭爲何韓國那麽愛在路邊喝燒酒了。那感覺真的是一級享受。

真後悔去韓國旅行時沒跟朋友偷偷去她垂涎的路邊帳篷裏頭喝瓶燒酒。別誤會,雖然她會喝酒,她卻不是垂涎酒,只是想當一次韓劇的主角而已。因爲那時我無法明白有多享受,人生地不熟雞跟鴨講,不敢陪她去冒險。

後來,我自己覺得佛教徒就應該少碰酒,除非有必要(比如冬天真的需要靠他們來熱身或者是甘露),就沒再喝那些了。

只喝過啤酒的我就告訴自己我戒酒了。

後來,報導一直說,一天一杯紅酒,可以降低未來患心臟病的幾率,我覺得應該無妨,就在美里買供品時,順便給自己買了瓶紅酒。

怎知,當時咳到我半條命使,喝了一點點,咳得更厲害,之後我連碰都不敢再碰。

現在好不容易不再咳了,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再試。

只是,所謂的藝人出事後,我想我以後再不敢在外面碰酒。

免得像魚媽在我小時(那時汶萊還可以賣酒)常在附近的伊班人喝醉後大吵大鬧時碎碎念的:

“那些人醉了酒打人殺人,爲何不會自己在路中間脫褲子大便之後再抓一把來吃?”

所以她的道理是,發酒瘋都是藉口

因爲咳嗽而把黑巧克力也戒掉的我,害怕我如果真的在外頭喝醉了,就會如小時候那樣把大便往自己嘴裏塞,那就真的失儀態了。

(是的,我承認,我小時跟孵雞蛋的愛迪生一樣笨,可能以爲自己的大便就是黑巧克力,長大了卻沒發明過什麽。)

我們國家禁止售賣酒還真是對了。因爲酒後鬧事的新聞從來沒在本地報章出現。反倒是小小的民都魯經常在半夜的酒廊發生命案。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另類愛的宣言

再給你二選一,你會選哪個?

(一)工錢多多,只周日休假,年假少。

(二)工錢少廿、卅巴仙率,可是周六、日休假,年假“正常”最少十四天。

現在的我,雖然還是很仰慕銀子,卻傾向第二。

當然,如果錢多多,工少少,假期多多那更好,什麽選擇也不必了。

如果要鑽牛角,朋友學歷比我低,薪資卻比我高;可是,我賺到的是自由(希望我至少可以一個星期可以有幾天可以去跑步一小時)。許多大生意人連書都沒讀多少,要不要跟他們比?

再説,一個人可以賺多少,用多少,應該也是天注定,夠吃夠用夠旅行夠幫別人就行了。

覺得自己真有點棒,那麽的愛錢,居然可以看得蠻開的,證明我對銀子的愛是真心的。

Monday, February 13, 2012

炙手可熱

上個星期趕了一場兩小時的。

明天又要上下午各趕一場。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很laku(說自己暢銷好像不對,應該是說行情好像還不錯)。

有時候,會覺得爲了錢,不要那麽挑好了,至少做他幾個月的工就夠我買一輛車。

另外一個自己又說,又不是沒有打算才辭職的,就這樣不看自己内心喜歡不喜歡,爲了錢冒然跳下火炕,到了我這把年紀,有必要這樣嗎?

為工作包山包海、卑微了那麽多年,以後還要這樣過嗎?所以我有我底綫。

以前,那些沒class的面試者常說我沒大便紙要求太多。(是他們自己比小公司還沒水準,付不起)

現在,很多對我抱歉說我over-qualified。

雖然這樣,聽到也很爽。

爽歸爽,後來覺得繼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因爲雖然我沒啥野心要高職,很多正常的上司(非老闆)肯定不喜歡下屬學歷經驗比自己好,免得受威脅,這樣一來我機會不是少了嗎?

以前看過一篇文章,那位博士生面試好多次都被高學歷拖累,雖然沒什麽要求,卻沒人敢請他工作。最後,逼不得已他只拿出學士文憑去應徵才拿到工作。工作了一段時間,他才慢慢的拿出了他的碩士和博士文憑,順利的升職了。

所以,對不起,詢問了我一位擔任高職的朋友意見後,我也改掉履歷表裏頭以前擔任的職位,還好在汶萊對會計行業沒那麽尊重,我不必改學歷。

看到我們的月刊鼓勵我們去念MBA什麽的,我忍不住笑了。

現在已經是over-qualified了,再來張工商碩士文憑不是更over嗎?

Thursday, February 09, 2012

三顧茅廬

星期二下午,陪魚媽去做定期膽固醇檢驗。

我知道,牙醫不會在第一次見面就幫你洗牙或補牙,所以必須先讓他看看後,才在約定一個月後開始“約會”。想了好久,我就趁這機會定下心去約時間檢查牙齒。

結果,櫃檯說下午無法見牙醫,必須是早上。

第二天早上,好好睡的下雨天,想了好久好久,心中一直拔河要不要去看牙醫。

看?

我可以歷歷在目的回想到以前補牙時那機器可怕的旋轉聲,軟弱牙齒被洗時我靈魂幾乎飄到天花板的可怕記憶,拔牙時打針的痛楚。

不看吧?

可是近來總覺得牙齒有點敏感,牙齦也不那麽漂亮。

距離我上一次洗牙已經是好久以前的念書時期吧?

去私人牙科會不會比較舒服呢?可是聼朋友說,在私人牙科補牙什麽的,可是以一顆牙齒幾十塊來算錢(做醫生真的很不錯)。

跟政府醫院的一塊錢註冊費比,真的差很多。何況,政府醫院病人多,應該經驗也比較好。

考慮東考慮西到十點多,最後覺得下雨天醫院應該沒多少人,還是硬著頭皮出發了。

這次,真氣到我,因爲註冊處又跟我說必須在十點以前才能做牙科預約。昨天下午他們爲何不說呢?害我幾乎天天跑診所。

今天,八點出發。終于被我付了一塊,見到牙醫了。可是牙醫說要洗牙還是要下個月。我已有心理準備會這樣,也不能做什麽。只能繼續怕多一個月。

也不能怪他們。看報導,汶萊的醫生服務人民的比率是在是太少了。

如果你能,去學醫,當個好醫生吧。

Monday, February 06, 2012

我能夠笑嗎?

兩歲的小妞擺好姿勢要拍照時,突然冒出一句:

“媽,我可以笑嗎?”

我們一聼,覺得好笑。

原來是她每次要拍照時,他們都笑她笑得不好看,所以才會在她幼小的心靈上造成了小小的創傷。

難怪個多月沒見,她現在笑時都會立刻用手蓋著嘴巴。

雖然看起來和可愛,很有古代小姐feel,可是她只是爲了大人們說她笑得不自然才有這種動作。

明白了箇中原因後,我突然很同情我偏愛的小妞。

Wednesday, January 25, 2012

一個人的長相真的很奇怪。

有些人讓普儸大衆一見就喜歡,有的則人見人討厭。

更多的人是普普通通,覺得OK人摸人樣。

我相信相是前世因帶來。因爲有好樣,不應該說是有端莊的樣貌的人會比較有人緣,辦起事來會比較順利。

因爲喜歡胡杏兒,在《烈火雄心》和《怒火街頭》看到讓我驚讚的鄭嘉穎。看不到他的演技,因爲角色好像就是他自己。

看了鄭嘉穎,第一次讓我有這樣的感觸。看他滿臉的正氣,五官幾乎無可挑剔。在《怒火街頭》他絲毫不掩蓋他的魚尾紋和擡頭紋還是讓人覺得他很可愛。

如果你說他整過容,那我無話可説。

Tuesday, January 24, 2012

鼻塞

年初二,實在是忍受不了很多時候都塞著的鼻子,下午去附近的診所看醫生。(爲什麽不説是給醫生看?)

那神醫遠遠的拿手電筒照我喉嚨,聼背部,就開了Rotifar Loratadine給我。

拿回家看,原來上次我咳嗽時首都醫生也有給我這葯。只是那時她除了咳嗽葯和這葯,還給我胃葯、止痛葯總共有四種那麽多,嚇到我一種也不敢吃,怕吃壞肝。

雖然我很排斥吃西藥,這次看來不試吃不行了。

之前都是晚上才鼻塞到我很難入睡,現在連大白天都這樣。嚴重時連兩邊鼻孔都無法呼吸,幾乎快窒息。

聼中醫的,我不能吃辣、雞、海鮮。。。。。

之前已經戒了咖啡、綠茶、巧克力,99%少喝可樂,如果真的要戒掉雞,海鮮(最重要的是蝦),因爲我少吃豬肉,看來或許以後慢慢的我離素食很近了。

年初二看醫生,我今年運程有多好,知道了吧?

我只能希望否極泰來啦。

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大廟小廟

如果讓你選,你願意做大廟裏的小和尚還是小廟裏的大和尚?

我只知道我情願在一人之下而不是多人之下,因爲如果幾個上頭意見不合給的命令都互相矛盾時,你都不知道到底要聼誰的。

一位可以是天高地遠老大,一位是可以天天故意爲難你的老二。

不管聼誰的,都是慘。

我的選擇,應該很明顯。

Tuesday, January 17, 2012

最好的

我想通了。

最好的我未必等得到。

在最需要的時機遇到的,對我來説就是最合適的。

有些人成績表現差透,卻很幸運的進到外人看來很好的公司。而一些非常努力的人卻擠破了頭卻連那門檻也無法擠進去。

我想,真的是因爲因果業力關係吧。

因爲網路太慢的關係,我想,近期我都會惜言如金。

Monday, January 16, 2012

惡狗和瘋狗

惡狗和瘋狗,那種可怕?

我想是瘋狗。

惡狗擺明了牠要咬人就要人,你自己要靠近是你自己的事。

瘋狗呢,看來友善,卻可能在你在牠搖尾擺首時摸牠頭時突然大咬你一快肉下來,全凴牠高興。

嘿嘿,這是我上一份工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