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1, 2011

冷眼

我確定,我是個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

相同的,如果你跟我算一分,我就跟你計一毫的人。

如果我裝傻,我只是想看你們值得多少錢的賤價。

想跟我算,我不覺得你會算得過一位最差的會計師。

今天,你們才見識了我的壞性子吧。我相信我的臉有一霎那很沉很黑,因爲我有要立刻翻臉的衝動。

我必須承認,我受不起考驗,我必須因爲你們而懺悔。

只是,是不尊重我母親的你們的舉動,讓我瞧不起你們。

所以,別以爲我們是軟柿子。

Sorry。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偏心

告訴母親,對於兩個侄女我會偏心小妞。

她雖然看來呆呆可愛可愛的,其實性格有點強。

有時因爲不願妥協而會說自己是個不乖的孩子。第一次聽到才兩嵗的她這樣回答時,我差點暈倒。只能投降說好,壞孩子可以不聽話,繼續使壞吧,我不阻止了。

她雖然脾氣不好,會以小欺大把林寶貝弄哭,卻很愛乾淨,會把玩具收回去。

所以,我的結論是,做父母的應該也是會偏心,特別疼愛或特別討厭某個孩子。

母親靜了一下說,是。(終於承認了噢!)

她說,對於父親比較疼的我和老三挨打最多,對於比較白的老二和老么則比較少打。

我小時有時會因爲這樣,懷疑我是不是她親生的。有次求她買一件我很喜歡的紅白條紋的T-Shirt,求了好久都不肯買給我,讓我非常討厭她。

雖然小時懼怕父親,可是現在知道他把我疼上天,要什麽都盡量找錢買什麽給我。我依然記得我看上而帶他去買的那些裙子衣服的款式。

如果要秤,我也是比較愛父親的。

所以,不要說沒有偏心的父母。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富家子

看到報章,才知道小學六年級同班過一年的同學現在是個投資得當,成了一位富有的教授。

看到他成爲教授的報導時有點被嚇到。

因爲他家蠻有錢,他大可隨便拿張大學文憑回來輕輕鬆鬆繼承家業就行。

或許起初在國外和朋友的合股投資是有靠家裏的錢,可是現在可以成爲新加坡上市公司的老闆和可以在多家國際公司擔任高職可就不簡單了。

不過,他當年成績就很好,所以可以在哈佛念工商管理碩士不出奇。

只是,是不是在新加坡呆太久了,所以講出口的不是美式英語而是奇怪的新加坡式?

對他的確有點佩服。

有錢人因爲家裏可以負擔,就應該像他那樣念多多書,否則多浪費。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火坑

不知道是誰會跳進我將要逃離的火坑?

保重。

我就冷眼看,暗自蔑笑。

可這廿二天真的過得好慢,好難過哦!

誰可以幫我時間快轉?

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Pasta★迷人的李善均


看著車勝元和孔孝珍的《最佳愛情》。沒想到長腿車大人也可以這樣脫綫的演出。

雖然孔孝珍不是美女,可是卻可能因爲她很普通,所以覺得很有親切感。

網友說孔孝珍的《Pasta》也很好看。碰巧買到。

看封面男女主角都不是特帥特美,心中還納悶這樣老土的戯會好看嗎?

沒想到,《咖啡王子一號店》的悶二男李善均可以顛覆掉之前的角色,在《Pasta》演個火爆的大廚。

好在不是看了這部才看《咖啡王子一號店》,否則會失望死。

劇中他是個信心滿滿的大廚,口硬心軟,有話直説直問得人,雖然不帥,卻跟車勝元一樣有他自己的魅力。還有還有,某個角度看他很像秦漢!

好像有點變態,雖然他聲音也很性感,我卻一直覺得他在劇中走路的樣子更“性感”。換成別人學他西施效顰可能會讓我覺得作嘔。

雖然故事很老梗,卻讓我追到早上五點、三點。

這部戯,我只有兩個字做感想:很sweet。


編劇是寫李成宰主演《大韓民囯律師》徐淑香。她編寫的這兩部劇很棒。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放心


魚媽說,我們家的黑白雙煞------黑色的Cola和白色的矮腳狗Putih離家出走三天後,回家了。

綁了牠們過意不去。

沒綁牠們,又變成我們成天害怕牠們踏出家門就被毒殺死。

牠們失蹤這段期間,老么說有夜聽到白白的叫聲。後來,聽到鄰居說村子裏面,有位吃狗的土族,更讓我們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預備再捉多兩只狗來養。

還好,牠們平安回來了。

或許以後我們是應該養母狗而不是愛出門的公狗。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11

安息吧,大表姐。

表姐就這樣睡在沙發上走了。

覺得有點錯愕,畢竟她還年輕。可是也覺得,她居然可以這樣無病無痛不必死在醫院很了不起。

傷心嗎?

老實說只有一點點而已。

因爲一直記某個我們要在美里過的夜,她掃父親和我們出她家門口的一幕。

後來我們工作後,只要下美里,就看在以前姨姨對我們的好,帶她出去走。

這半年來,因爲她走路飃呀飃的很慢,也沒買任何東西,我下美里時就沒載過她出來跑街了。

可能會有點過意不去怎沒在她離開前帶她吃一頓好的。畢竟她是母親的兒時玩伴,命運也坎坷,沒任何大享受。她的提早離開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捨不得吃、常吃白粥,營養不良導致。

我們都不知道身邊的人或自己幾時會離開,“要以過最後一天的態度來過日子”的説法,知易行難。

Tuesday, November 01, 2011

張大春

那天無意中看到方念華訪問張大春的電視節目,碰到金賢重的訪問時我都無法一直看完,不知道爲何就被這次專訪黏著了。

或許我内心當中依然是喜歡中華文化的。

恕我無知,因爲我以爲他父親是張大千。

他寫的書法,讓我忍不住說出口“好字!”。

關於中華文化這些,我想因爲環境因素,我這輩子所能知道的就這麽多了,否則我也希望出口就是詩,而不是中英巫混雜的rojak。(現在突然很想吃)

所以,看到這年代外籍人都去學中文,而那些沒被父母送去受中文教育的孩子我都覺得很惋惜。

如果自己母語都不會寫,不會說(更糟糕),文化淵源絲毫不知,我們還有根嗎?

馬來奕縣華校學費還好,身為華校中最富有的汶中,學費可不可以不要那麽貴?因爲這也是很多人不把孩子送去受華文教育的原因(或藉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