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1

長期計劃

我想我可以代表A型人--做事要長遠規劃的極端人物。

從一年前就規劃要離職,計劃夠久吧?

把辭職信印出來後,心中感覺好多了。

其實,2010年9月就覺得這份工不是我喜歡和讓我有滿足感的。

不明白去問,文件囘給我叫我自己看;不問了,又說我自以爲是不問。左右爲難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因爲需要給的辭職通知很久,所以擔心新工找上我時我得陪償工資,所以就每個月底開始存錢預備陪償所需的金額。

存了三個月後,終于存夠了,也開始尋找工作。

可能我上輩子曾經對不起他們必須忍受一些無理的責備,直到一年後的現在仍無法找到合適的。這間中,常常發生黑狗偷吃白狗當災、天出太陽或下雨都是我的錯的事情加強了我的去意。

拿起月曆開始計算該幾號丟信才不會虧(因爲我見識了她們一分一毫有算多沒給多的態度)。

第一個計劃是九月一號丟信。因爲有面試,無法確定如果成功對方要我多快上班,所以按兵不動,等等看。結果,沒成,所以我浪費了一個月(還是賺多一個月薪水?)

告訴魚媽,因爲實在是忍無可忍,要九月中丟信還是十月一號呢?她說要好算就一號比較好。

後來因爲又投了幾家公司,又是相同的顧慮,又“按信不發”。

現在,雖然還是無法確定成不成,我想我不要再等了,因爲我已經等了兩個月。

之前因爲覺得要忍,工作得很辛苦;後來做了決定後,就換了個態度,要刁難就刁難吧,反正他們時間無多了。

不明白的人或許會認爲薪水可惜。可是活到我這把年紀,錢不是全部,也好在沒有房貸車貸,所以可以過得很輕鬆。

不能和她們一樣---和同事說下話、看下辦公室的報紙就被叫,那能拿書出來讀?每天不是開始等一分一秒慢慢滴,就是預備又有哪一隻黑狗要讓我被潑水,時間實在是很難過。

有禮物,就只有親信派有分,我們這些被孤立的反而要別人問有沒有拿到時才知道原來有這樣一回事。只有他們做得出這種事。

看到我去意已決,同事嚇得也要趕緊找工要趕快離開,以爲擔心下一個標靶變成她。

對老大有些歉意,因爲她雖然出名的難相處卻不失直接的人。如果不是老二那麽笑裏藏刀,這工其實可以適合很多人慢慢做到退休;不過不是我。

以前就工作忙到要憋尿,現在又閑到想去洗廁所;下一份工可不可以正常些?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成敗未知

還是能許則許吧,不強求。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Friday, October 21, 2011

Sigh

時間難熬......
..............
...........
.......
...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動物生色書》

在13號跟小方碰面時提到這本杜白獸醫寫的書後,在周末又把它拿來看一遍。

當時是在中廣聽到這本書的介紹後,就立刻在博客網把它買下來。

我發現我那神速閲讀、過目就忘的本事越來越厲害。

因爲我如同第一次看這本書一樣讀到津津有味,完全沒有以前讀過的印象。實在是恐怖。

我還有讀完了喜歡的書後,又再去買相同的書回來,讓後覺得内容似曾相識,拿出來對一對書名和章頁,買到雙胞胎了。

花了一個下午重看這本書,發現原來杜白醫生強調的活下來跟我的擡頭字句有點像,因爲我當時不知道爲何會這樣寫,只知道不管生活如何糟,只有堅強的活下去才是強者。

這本書是以淺顯的佛理帶入動物同伴的死亡,不過不局限于佛教。只要是愛動物者我想都看得懂。

不過以前讀時對佛理沒懂得那麽深入,所以感受不一樣。(不是要炫耀什麽,因爲知得多,知障礙也多,更會覺得自己離好人有多遠。)

我相信以後再看,又有不同的感想。

下星期我希望會記得帶下來給妳看。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帶眼識人

難怪過了那麽多年,依然那麽多網友還是說《愛上女主播》是部好片。

(我還是最挺《情定大飯店》啦。)

張東健演的角色跟《情定》的申東賢一樣是個聰明果斷的一號角色。

劇情非常不錯。

看韓介石最後依然放不下金素妍演的惡毒迎美而為她送命、看辛辛苦苦獨自養大他的老母哭斷腸,我除了為他感嘆還是感嘆。

教訓:

別以爲你那麽偉大,能夠改變一個人或感動一個惡人向善。

因爲最後的代價可能是一輩子不幸或賠上性命。

除非他自己改變,否則別妄想當某個人的救世主。

不愛自己,不能愛別人。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幸福鴨飯

餐廳廚師做菜用不用心我想可以吃得出。

熟我的人都知道我愛吃鴨。

吃遍全世界(是有點誇張),香港“庸記”的燒鵝雖然好吃,太貴太遠了,半只鴨的價錢我可以在美里吃上大概四、五只鴨。

古晉“鴨王”的燒鴨也很好,入口即化,不會煮到老老的。可是也太遠了。

我吃過的美里的燒、滷鴨,比較重口味,水準不平均。

汶萊的鴨飯就很貴,最少要四、五塊一碟。很多人喜歡去Halal的那家,我以前也常去,可是越吃越多骨頭越少肉,就不再去了。

後來尋尋覓覓了好久,我現在心頭愛是好彩大酒樓的燒鴨。配上酸梅醬和超級辣的小辣椒,常讓我吃到很感動。

連不愛吃鴨飯的弟弟也愛極了他們的鴨飯。

最誇張的是,我每次喝他們隨鴨飯送上的湯時,都覺得超級幸福的。

喝湯喝出幸福的味道,有夠厲害吧?

我還說,如果有人願意天天這樣為我煮這樣美味的湯,又長得帥,我真的願意為了這湯嫁給他。

弟弟說,是味精多所以味道好吧?

或許有,可是不多,至少喝了之後不會覺得口渴。如果味精湯喝了之後立刻會覺得甜得很假,不久就覺得口渴,不是嗎?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一個人的午餐

問了很多看來很健談、外向的人,不管男女,原來他們情願打包,都不敢一個人去餐廳或飯店吃飯。

反倒是一些比較内向的人覺得沒什麽大不了。

我是被以前午休時間跟同事不太像而練成這身功夫。不想遲吃也不願別人等我,所以就這樣出發了。除非飯店很滿,否則我情願吃飽後有人幫我洗碗,有時還有免費湯喝。

那些年我吃飯的飯友就是更早前認識的舊同事。如果哪天她開會或我遲出沒有一起吃飯,就會被多事者問是不是吵架了。

因爲吃飯時都是朋友娛樂我(她太健談了),所以我可以安心的吃我的飯。有時心情不好,看她說得開心,我的鬱悶也慢慢的消失,反正沒什麽大不了。

(唉,這是《愛上女主播》裏頭那個可憐的悲劇傻子韓介石在被甩後一直說的。)

偶爾,自己一個人時,我就有自己選飯店的自由,不必相互遷就。就算心情壞,也不必強顏歡笑。

在馬來奕和首都吃飯不同的地方是,馬來奕通常都有空位子好坐,首都則有時會遇到座滿而必須像在國外一樣去搭台。有時一大桌人坐在一起吃飯卻每個不認識,各吃各的。

我還曾遇到離譜的馬來人,多話到收銀員以爲我跟他是老朋友要一起付費。嚇到我以爲我遇到騙吃的,好在開單的小姐說這兩個是分開算賬的獨立個體。

所以,我以爲首都的人很習慣獨自吃飯。

一問跑銷售的同事,她連連搖頭說她不敢也沒試過。(不過我好像問錯人了,因爲她是從馬來奕“移民”過來的。)

連留過學的人也不是每個人敢獨自吃飯。(那,在國外如何吃飯?也是打包?)

Sunday, October 09, 2011

羡嫉

聽到朋友說她上班才一個月就被派去新加坡上課讓我難過許久。

我工作了近廿年,公司從未讓我出過國去上任何課程。

我這份工,拿個課程自己付錢不打緊,討自己的假期去上課也沒關係,最讓我氣憤的是她們似乎沒了我公司會倒似的,曾經不讓我去已經付費的課程。我也是在她們口頭說可以才去付錢,怎知一轉眼就反悔。

上一份工,有出過一次,不過表面是去演講,暗地裏是被老闆當貨件快遞員,在冷冷的冬天連吃頓好的時間也沒有,還要追飛機。

朋友上一份工,在她離職前還讓她去了澳洲。再怎爛的公司,肯付費讓員工去學學東西都是不錯的。

一邊想一邊覺得自己懷。

我是為朋友高興她等了那麽久終于等到一份看起來不錯的工;可是内心深處還是有拿她來做比較的想法。

或許人生是公平的?

她雖然學歷比我低,工作、收入、居家環境、經濟都比我好。我覺得我贏過她的地方在於我比她樂觀很多(我已經是在悲觀邊沿上的樂觀者),有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自由,不必那麽大了還哭訴被別人掌控自己的生活。

不知道這叫不叫我的贏面?

不過,我還是邊跑步邊嘆息,我上輩子一定沒她做那麽多好事,何時我也能有遇到好工的日子?

Friday, October 07, 2011

我咳嗽終於好了

記得開始咳嗽時是大概七月四日。

直到昨天依然不知道是鼻腔還是喉嚨那裏還是會毫無緣故生痰。嚴重起來時會突然喉嚨“發毛”咳不停,想作嘔。

今天下午覺得好極了。

如果算起來還不到一百天。可是好像在四日前就開始喉嚨不舒服,這樣算,可能也有一百天了。

會不會就是人家說的百日咳?

還是因爲這個星期我連續每個早上喝苦茶油的效果?

真是邪門。

這段日子,雖然還是吃了咖哩,可我真的以巧克力、美綠或花草茶代替而戒了咖啡、可樂。

偶爾還想,這樣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活到一百二十嵗?

我想我還是會小量喝可樂,因爲我真的忍很久了。

原鄉小舘的奶油蝦,我也很想你們。

Thursday, October 06, 2011

《愛上女主播》

第一次看這部非常著名的舊韓劇。

網路上評語都是讚好。

因爲沒那麽喜歡蔡琳,所以久久沒動。看過她的好幾部片,覺得她越來越僵硬,不是演技僵硬,而是臉部僵硬。非常可惜,動刀了嗎?動成這樣?

如果長得非常難看,動得美些,自己有自信些,無可厚非。如《神的測驗》看到就覺得他很可愛、溫馨(我知道這個形容詞有點怪)的柳德焕,對比他以前的小眼相片,變大後的眼睛確很美。

說囘戲,真沒看過這麽陰毒變態的女生,
金素妍飾演的迎美,蔡琳爸爸幫助過後居然變態的嫉妒蔡琳。所有她的一切她都要搶,處處陷害她。才看了四集就害到半死,不知後面十多集會怎樣惡毒法。

邊看邊覺得,人不是個可以信任的動物。如果我信任你,都是該站在我能夠被背叛多少的底綫上。或許我前輩子曾被狠狠的背叛過,我潛意識的確是不太信任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最讓我差點高血壓的是那個笨蛋韓介石居然那麽好騙,居然被“誘奸”了。劇中幾乎是男的都被迎美用楚楚可憐所矇騙。(編劇是女士嗎?)

(看到這幕時,讓我想起金來沅也有部被女二角強奸後哭泣的奇怪連續劇。真是破壞了他的形象。)

現在還不知道張東健在迎美勾引下,是笨蛋還是聰明的惡魔,因爲他們還未碰面。

我很少看這種勾心鬥角的戯,因爲都是在看live的。所以,必須在心臟安好、思緒正面的時候才能繼續看下去,否則我不知道會不會氣到関機。

還是Zookeeper、Johnny English - Reborn不必思考的這種戯適合我這種人,只要負責傻笑就行了。

後記:網絡上有篇對這部戯註解非常好的帖子可以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