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民都魯國際風箏節

九月廿四星期,六點開始下了美里。吃了叉燒汁乾撈麵後又繼續趕路到民都魯。

可惜彎彎曲曲的新路都是大羅里,兩個小時的車坐得有點提心吊膽。

本想說要認路以後可以帶母親去哪兒找她朋友,不過這樣子的路還是算了。

本想把相片都貼上來,可是那種讓人高血壓的昂貴慢網路,盡力吧。

隔了十多年再訪民都魯,除了父親不在之外,她似乎都沒什麽變。

土著依然很多。朋友說這兒的土著比較兇,常有兇殺案。回來第二天大清早果然聽到新聞報告又有人被殺死。

Anyhow,說囘我們的目的,看風箏。

爲什麽所看到的風箏變成氣球了?傳統的風箏都沒看到。如果有吉蘭丹的大Wau就更美。

我在馬六甲買的RM10中國帽子,這裡也有賣。知道是中國製造的是因爲我在印度也看到相同的貨品。我起初還以爲是Made in Malacca。這種帽子,戴了很淑女,可是在汶萊,除非是旅客,不是很流行,所以不能常戴。

想拍的是布,這位美女突然殺進正中間。

不知道是什麽羽毛,竟然一支RM25。說是Burung Bruai or Prai,不知是不是朋友說的山雞,土著拿來插在他們的傳統帽子。我還以爲這麽貴,或許像孔雀羽毛可以拿來辟邪。可是孔雀羽毛只賣RM1。

看到讓人振奮的風箏了嗎?想起很久沒玩的華樂,我的入門曲,《風箏》。







簡陋的遊樂場,小孩依然玩得不亦樂乎。我幸好在廿三嵗時在八仙樂園第一次坐過。

這個我好像很小時媽媽跟我一起坐過。現在可能老了,我看我不敢了。

這四人很有默契,玩的是一群飛翔的燕子,可惜燕子風箏太小了,拍不清楚。

累了就隨地坐。(不覺得髒嗎?)(抱歉,我似乎有點潔癖症。)

哈,我的國家汶萊也有代表來參加,可惜不知道是那一台風箏。

大熊貓太胖了,飛不起來,只有小熊貓飃呀飃。

全是Love的那把雨傘在那裏可以買到?

想起小男孩隨著豌豆籐爬上天空的故事。如果繼續上,是不是可以到天庭看看?


以前從不覺得胡姬花美。近年來卻改變了,覺得她很耐,這也是老了的象徵嗎?



看到Barney時,笑死我們了。





現在看來,我最愛這條魚,就像在天空游來游去的魚。

報道完畢。

謝謝朋友找我做這趟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