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1

動物園


以前,家中水果蔬菜常常被老鼠們挑著來咬。

母親常捉了去放在巴刹草叢處。

後來,連不知哪來的飛鼠也成爲家中刺客。長得跟老鼠一樣可愛,烏溜溜的聰明大眼睛,只是多了“一叢”的尾巴。

這松鼠比老鼠可厲害多了,因爲能夠站立,牠們會開蓋菜的蓋子。有時我都懷疑到底來偷東西的是松鼠還是人類。

在印度Thekkedy時,如果森林導遊看到松鼠時就會興奮的停車,指給我們看。我和弟弟偷笑,不敢告訴他我們家多的是這偷吃的傢伙。爲了不傷這位愛森林動物的爬山車司機的心,我們還必須裝作很興奮的樣子順著他手指地方高興喊叫。可惜沒有和這話不多的專業導遊拍到照片。

現在,更加恐怖的刺客出現了。

如果食物一端上菜桌,密密麻麻的螞蟻們一點也不給我們面子,立刻沖了上來。如果一個不注意,一口咬進的食物就加上螞蟻做佐料。

現在,我們依然不知道該如何,難道要祈禱森林中的穿山甲也出現我們家好以毒攻毒嗎?

Thursday, August 25, 2011

滿滿的抱歉啊,大樹!

每次車子經過高速大道,看到那不再長樹木的土地時,我就為我們人類的貪婪覺得難過,一直無聲的向它們說抱歉,畢竟我也是人類啊。

恕我無知,大大支的管中抽出來的沙是環保做法嗎我不知道,只覺得這樣一來,大道旁裏面的樹木不都被殺死了嗎?

爲了建造人民的住宅,把動物們的家,地球的保護者這樣毀了,公平嗎?

聽説在上空鳥瞰下來,一大片的森林都禿了。

建房子不是不應該,只是,很多人因爲貪,明明有地方住卻還要再買來投資,地球因爲這樣而過分的被開伐,付出代價的又是誰?

聽到有人要把剛拿到的“Panaga兩千間房”租出去時,我有點氣。

明明還那麽多人在等房子,卻還是有人佔政府便宜害了其他真正有需要的人(因爲這種政府有津貼的房子已説明只能自住)。

Panaga那兒的土地在Google Map還是青青的一片,現在早沒了。

環保不是星期六和星期天不用塑膠袋就可以了。

算了,這種事不是我能算的。

我真的抱歉。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醫者父母心?

母親去照大腸鏡,雖然下了麻藥,還是痛得半死。

《惡作劇之吻》不是有演到護士們都必須練很久插針管嗎?難道是騙人的?護士要找母親手腕的血脈時,就插了她最少三次,才順利把針管插進去,有夠差勁!還好他們態度都還不錯,一直向母親道歉。(可不可以我也這樣插他們,然後讓他們打一巴掌?)

母親腸子沒事。接下來他們又要她去做CT Scan。做了這個,我們必須說別再捉她來做白老鼠了。

朋友的高齡母親在首都照大腸鏡竟被醫生傷到腸流血。

或許也有其他人照得很順利,可是身邊就這兩樁就嚇死人了。

上臺灣的網站查到,雖然他們也有人遇到粗魯的醫生,可是他們也有些擁有高技術和仁心的醫生不會讓他們感到痛。我們何時才有這種本地醫生?

朋友說她付了七百馬幣在古晉的照大腸鏡都不會痛只是有點不舒服而已。

難怪只要能負擔,本地人都飛去新加坡或馬來西亞、泰國看醫生。

是積德還是在造業,就看他們自己行爲了。

還未決定,不過我想,如果真的下輩子如果還是投胎為人,雖然覺得醫生很骯髒,有點希望我不再是會計師,而是有本事去念醫科的好醫生。只是,對西醫的理念有時我不是很苟同,我希望自己是個中西醫精通的中醫。雖然一個醫生可能只能在他有生之年服務那二三十年,可是,好好救到一個病人是一個。

Tuesday, August 23, 2011

剝雞蛋

爲了用蛋自己推胸部,這幾天煮了好多蛋。

兩粒晚上推身體,兩粒當成我午餐(可憐啊,有時忍不住餓就變成十一點的“茶點”),一粒給家人吃。

每剝一次雞蛋,就想到魚媽每次看我剝蛋就每次說我連蛋也不會剝的不屑面孔。

兩天來煮了十粒的蛋,發現要剝蛋真的不容易,幾乎沒有一粒是快速、乾淨的脫殼,不是蛋白跟著蛋殼一起脫,就是蛋白會裂開。

總不能這樣一輩子被笑不會開雞蛋。

狗狗(Google)了一下,哈哈,這原來不是簡單的問題,網上一堆的建議。連蛋太新鮮也是一種罪。

也有可能是因爲雞蛋太冷了。

我覺得唯一可行的就是把煮熟的蛋稍微敲碎再浸泡在冷水中才剝雞蛋。

明天就試試看吧!

這個月的午餐通常都是八到十片的蘇打餅浸巧克力,現在外加兩粒蛋,感覺比吃麵包好多了。

Monday, August 22, 2011

聽到醫生說我是胃潰瘍後的幾天,一直覺得很冤。

雖然胃潰瘍有可能是一種細菌造成,可是一個只吃早午晚餐、盡量不餓到自己的人竟然會胃出毛病,不冤是什麽?

不過,也唯有希望他能真的對症下藥,畢竟拖了一個月,怕小病變大病。

朋友一直幫忙詢問有胃潰瘍的同事,那些症狀我真的都沒有。

朋友說我吃沒多久就“覺得”餓(我認爲食物還在我的胃,可是一兩個小時後就感覺餓了)這毛病打從她認識我開始這十多年都這樣,也不是現在才有。

想想,還是找中醫再看好了。

說是風寒弄到肺,不關胃潰瘍,因爲胃潰瘍發作時非常痛,我的右肋骨痛可不會發作,因爲它一直在。不過胃可能因爲我愛大辣、酸酸的百香果和橙,的確不太好。

推了一次,第二天早上要試咳竟然不會咳。還是中醫行。

肯定不宜久留的辦公室空氣很不好,因爲只有在那才開始有痰。

有點心痛,我愛喝的Capparoma苦咖啡都送了出去。因爲有時會斷貨,我通常都在最便宜的都東SKH一次買上最少二至四包。不過這樣也好,就趁這機會戒掉含咖啡因的咖啡也不錯。

可樂?或許以後會喝一些,或許也會戒掉。

現在,要開始學習喝不含咖啡因的花茶或水果茶,可是好喝的也真難找。


Saturday, August 20, 2011

心電感應?

昨天下午睡夢中,似乎覺得朋友要來電,就立刻被她的電話來電鈴聲吵醒。

除了聼電話,不敢說什麽。

剛才才想要不要發簡訊給弟弟,拿起手機什麽都還沒按,他的電話來了。

哇!

經常會這樣,真的有點嚇到我。

有時,才想著朋友不知道好不好,她們就撥電來了。

最近的一樁更離譜。

我不是過了好多年第一次因爲咳嗽咳太久去看私人醫生嗎?

一進去,在那兒工作的高中同學就說我有封信郵局錯送到他們那裏。如果我永不進去這家人私人診所,我不是永遠都收不到我在蒙古小孩的信件了嗎(因爲我跟這位舊同學沒聯絡)?而且,這錯也太離譜了點,郵局居然把送件人的信箱看成受件人信箱。

玄不玄呢?

你有這樣的經驗嗎?應該也有吧?

Mr Bean變Jane Eyre

跑想找Mr Bean另外一部Johnny English II沒找到,卻讓我看到一個大大的JANE EYRE。

知道片子會清楚後,趕緊買了下來。

簡愛。

爲何戲院什麽新戯都上映,就是沒看到《簡愛》?

因爲汶萊人沒人知道這部文學巨著?還是這一帶沒人會看這種戯?

買戲原來也要看緣份。

女主角是愛麗絲夢游記的女主角。不美,氣質不夠,還好眼睛很透徹。男主角就有書中的感覺。

戲是簡單短了些,可能沒有足夠的編排,男女雙方在戯中似乎相互傾心得太快了。

總的來說,還可以啦。

看完戲,讓我有想重看小説的念頭。

以後,會有《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嗎?還是不要好了,雖然男主角是我喜歡的性格,可是女主角太動搖,故事太黑暗了。

Friday, August 19, 2011

Automan

爲什麽會這樣?

十三、四嵗看“Automan”時迷得要死的金髮藍眼Chuck Wagner現在看起來不過如此?

想繼續挖那時代很喜歡看的"The Bold & Beautiful"和"L A Law"來對對下。

那時還有一部驚聳連續劇“V”,個個美女可是個個是妖怪。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恭喜

劉若英結婚了。

對方看起來不錯,很穩。

為她高興,希望他們可以攜手共同面對未來。

收音機湊巧播放著我喜歡的陳昇的《恨情歌》。聼了那麽些年,越聼越好聽。

怎兩人原來曾經有過辛酸的曖昧

翻翻陳昇的資料,原來他也是天蠍座,同樣討厭等待。

其實陳昇、黃品源和張宇這三人都是我愛的,曾經買了一大堆他們的唱片。只是我都沒有看過他們三人的演出播出。

說遠了,都是吃了藥的問題。

聰明和愚蠢之間

我有時受不了愚蠢的人。

但,我更加無法忍受,不懂卻假裝懂來訓人的混蛋。

有沒有料,懂不懂,一開口就被看穿。

擺明資質不好說不懂的人,我可以很有耐心的教。

不懂卻裝懂的人,讓我心中大笑,嘴角偷偷上揚,因爲如果笑出聲,混蛋會以爲我是白癡。

笑死我了。

Saturday, August 06, 2011

十二指腸胃潰瘍

幾度考慮又退縮,最後還是決定寫下名字,花了五十五塊,醫生只花了幾分鐘就說讓我咳了一個月的病因是Duodenal Ulcer。

咖啡和可樂都永遠不能喝,我的人生都變黑白色了。

因爲效率差太多,現在才知道爲何那麽多人情願去看私人醫生而不看免費的政府醫生了。

雖然上網看資料症狀都不像,我想我也只能信醫生了。

就看七天過後病愈沒。

Thursday, August 04, 2011

平常心

祝福我明天偷溜出去考試成功。

溜出去成功還是考試成功?

兩樣都要。

否則就下一個機會吧。

Wednesday, August 03, 2011

月病

怪事年年有,咳了整整一個月。

有時滿是痰在喉嚨的聲音,有時就像是鐡的聲音。

就這樣無端端,沒有傷風,沒有喉嚨痛的咳了一個月。

痰也怪,都是白色的泡泡痰,吐也吐不出,往往要咳到嘔吐才會出。

如果肚子沒有食物時就乾吐空氣;不幸運的話,幾塊錢的午餐就這樣奉獻給了馬桶;幸運的話就吐白泡痰。

最初嘔吐時非常尷尬,因爲別人可能會以爲我懷了金城武的孩子。

後來咳嗽嘔吐到似乎像肺癆。

七月廿二號按右邊下肋骨竟然會痛。走路痛,睡覺翻身也痛,總之就像人家動了手術一樣,動就痛。

吃中藥沒效。

吃冰糖蒸梨(其實只有一次而已)也沒效。

心中知道不是因爲喉嚨發炎才咳嗽的,因爲我的喉嚨絲毫不通,除非動聲就會刺激到它開始咳。

西醫說咳那麽久,如果不是有哮喘就是有胃酸逆流症。吃了葯一星期後如果沒改善就要給我照X-光。她懷疑我肺癆,因爲她一直問我半夜會否冒汗。還好都不會。

醫生爲了保險還是給了我一堆治哮喘、胃痛的藥和止痛劑。因爲我很少吃西藥,除了同事推薦的SCMC,其它的我都不敢動,只有下回去醫院時還給藥劑部。

SCMC喝了近半瓶多咳嗽也似乎不見效。白白和了一肚子的藥水。

因爲父親肝硬化至死,我幾乎也被嚇暈,因爲肋骨也有可能就是肝的地方。又懷疑是肺炎,慢性支氣管炎,肺膜炎等等等。上網查了很多資料症狀都不同。

更怪的是,我只要一進辦公大樓或冷氣開得大的地方就會開始咳,在外頭就好多了。只有懷疑一是壓力,二是不能呆在冷氣樓裏。

還好現在右肋骨沒再疼了,只剩下聼來很多可是就是咳不出的痰。

或許明天我會去看私人醫生,抱歉了我的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