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1, 2011

母親因爲肝臟哪兒不舒服被醫生叫去照超音波。被看到下腹有一粒大瘤。

結果下個月又要去照大腸鏡。

我看我比母親還要害怕。

如果不是在大腸,芒果那麽大粒的東西,到底是什麽?

除了祈禱,我幾乎無法做什麽,只能盡量想,如果我是她,我會怎做。現階段她不原意去尋求私人醫院的第二意見。只能在她照完大腸鏡再做打算。

看到很多網友說瀉藥很咸很難喝,如果要加飲料只能加沙士或運動飲料。

照的過程,在大腸轉彎處可能會不舒服。有人說無痛好,也有人說無痛怕大腸受傷也不知道。

我真的只能求藥師琉璃佛讓她遇到良醫。

現在幾乎人人都有瘤。

同窗兩姐妹都驗到子宮生瘤

我和朋友則是靠古晉浮羅岸正企中醫的中藥來洗。

這兩個月我怕我的細胞會死很多,頭髮白得很快。

工作上,人人只要功勞不要負責,大小事都要把我拖下水,每個人都像瞎子白痴一樣,也跟她們學到什麽都說不知道。自己給自己一個忍受的底綫後,心中就比較無所懼了。否則個個都想不得罪,結果個個都爬到頭上來。

我還是適合做強硬的惡人,不適合做善良的人。

Monday, July 18, 2011

白痴

竟然有首都人問我要去哪裏取空盒子。

腦海一閃,百貨公司就在他們後面,超級市場在他們右邊,前面也一堆店。

怎故意問我?

難到想我去拿給他們用嗎?

“你們後面的百貨公司”這種白痴答案我答不出。

我說,“詩里亞美麗華有。”

這些人難道他們沖涼要不要脫底褲也要問嗎?

難道來月經也要我幫忙包棉條嗎?

對付白痴,只有讓我變得比他們更白痴才行,否則我會變瘋子。

以我觀察試驗,對人太隨和會被人欺,因爲人類都是忘恩負義的東西,appreciation是最該從字典裏丟到的一個字。

所以,我會開始以我以前強硬作風開始辦事,至少我高興。

Sunday, July 17, 2011

運氣好

蘇丹與民同慶。

雖然很擠很熱,竟然讓我們全家都和蘇丹陛下和他兩位胞弟、四位王子都握到手。

他們都非常親切,握手很有力。

看到有兩人交信給蘇丹陛下,只是都沒有生日卡。

望眼過去大家都靜靜的等待,只有對面的一群菲律賓女人七嘴八舌,大大聲説話,大大聲笑的非常吵雜,真讓人受不了。

以前鄰居似乎都沒握到手。

本來想叫她們過來我們比較有把握的這一邊,因爲不太熟,怕她們如果握不到會怪我們而作罷。

生日快樂,萬壽無疆,敬愛的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