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凡學過必有用處

曾經聼過這樣的話,學過就算沒用的知識總會有排上用途的一天。

或許是真的。

我曾經只是爲了想進先修班而苦讀馬來文。後來進不到後有的後悔怎能這樣而沒把英文考好?

可是,我的馬來文書寫能力比很多馬來人好。家中所有政府信函都是出自我。可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馬來人,可是也比一般馬來人的程度好。如果沒有苦讀馬來文,很多事可能就做不到了。

我曾學了幾年法語,雖然也拿到好多文憑,可是,沒有練習,老師離開後,除了Bonjour其它的都可能跟他囘澳洲了。這種程度,不知道可以做什麽。如果有法文故事書看,可能程度會好些,現在,唉。

除了覺得她很美,也是唯一可以標準念出我中文名字拼音的外國語言。以前我如果想要知道和我通電話的人會不會說華語,只要用中文念我名字就知道了。

我曾浪費時間金錢學笛子。現在還無法看到有什麽好處,因爲太爛了。如果很不幸又很幸運的還有下輩子,可能我學笛子的起跑點會比別人快一點。

Monday, June 27, 2011

夢中的蒙古

我想,我以前應該曾經是蒙古人。

或者是類似草原那一帶的國土。

曾經有一次我腦中冒過一個念頭。如果那天去蒙古旅行一定要去騎馬飛馳。

念頭一過,我吃了一驚,蒙古有馬騎嗎?仔細一想,戯中成吉思汗他們不都是騎馬作戰的嗎?

所以,說去蒙古騎馬不是一項奇怪的事。

還有,我幾乎可以記得以前的媽媽愁苦的面容。我那時還小,媽媽年紀應該不是很大,可是臉上因爲風霜的刻印非常的蒼老。日子過得非常的貧乏,非常苦。單單看到那畫面就會讓我流淚。

就這樣而已。

可能因爲這樣,雖然說助人應該不分國界,我比較偏愛贊助蒙古的小孩。知道世界展望會每年都有安排行程去蒙古後,我一直告訴自己,有一天一定要回去看看

或許怕極了這種苦日子,所以現在我活在當今不愁吃穿和平安寧的國家。

就當我在說夢話吧。

不過也有肯能。你曾不曾在見到某人時,覺得很熟悉,可是卻非常確定雙方沒見過也不認識?

Sunday, June 26, 2011

狼又來了嗎?

上過一次DST的當,現在不管他們有什麽促銷我都不信了。

一家那麽大的公司搞促銷搞到全民在報紙上投訴(就在我寫了那篇文後),誠信都被他們自己砸破了。

就算有什麽好料的促銷,肯定大家都會去尋找他們促銷背後的“但”字。

可能我不是生意人,覺得對顧客的誠信是最重要的。

我願意付多一點的錢去我信得過的地方消費,也不願意進去我認爲是騙子的店浪費時間,就算是免費也免談。

天下沒有免費這囘事,連空氣都要錢來淨化才能是乾淨的。

Saturday, June 25, 2011

大便紙

朋友說面試時被嫌有經驗沒文憑。

這句話,我最熟悉了。

還沒考到大便紙時,會被付不起我的薪資卻愛面子的面試者說我還沒考到,我要求太高了。

有大便紙後,這類沒水準的人嘴巴真的會被堵住,可是他們依然付不起市場價格。

最討厭的是假惺惺的吝嗇鬼,明明捨不得出那種價錢,卻表明要聘請有經驗有文憑職員。然後就故意雞蛋挑骨頭嫌這嫌那,嫌沒大便紙啦,嫌貴啦。

又不是買洋蔥,請人才有減價的嗎?雖然不懂爲何聰明的猴子會變成貶詞,卻一直記得朋友說Pay peanut get monkey這句話。

我遇到最乾脆的面試者,一看在職薪水就立刻說他們付不起我的薪資,乾淨利落,面試變成聊天,非常愉快,我還一直介紹人去他們公司詢問。

Friday, June 24, 2011

答小方

其實我們土地還很多,我想人民不會在乎遠一點,何苦把人往沒泥土的公寓推?住在那麽幾窄的地方,心胸真的也會變小。

我在首都住的地方,前面是屋子,後面是屋頂,左邊是鄰居窗口,右邊是牢墻,下面是洋灰,真是鬱悶呀!開個收音機都要試聼會不會吵到鄰居,笛子也不敢亂吹,連隔壁開個引擎的臭柴油味道也要被逼吸毒。

還有,平地那麽多,不明白爲何大家都把愛把房子建/買在高低不平的山坡上。(或許是把山剷平非常昂貴)

最新看到的私人建築發展,竟然看一次讓我想一次雙溪嶺的華人山墳,因爲一層一層的,太像了。希望房子建好後不是這種格局。

朋友在西馬的雙層排屋差不多也是這樣,要見天都難,連種棵不知道會越來越高的植物也被鄰居向市政局告,什麽自由都沒。

雖然老家破破爛爛,可是,前面是鄰居椰子樹在搖曳,左邊是藍天白雲,右邊是想象中的森林(其實是草芭啦),後面是在唱歌的鳥或在笑的犀鳥任意在樹上跳躍。。。。拿著一本好書半躺在沙發,把二郎腿翹在椅子上時,我都幻想是在某個著名海灘上悠悠自在。

Monday, June 20, 2011

居者無其屋

去看了BEDB國家房屋計劃下馬來奕2000間房屋的其中幾間展示屋。(可以參考這網址

只有雙層半獨立和排屋。還好不是像牢房的公寓單位。

不再像以前那樣一人一間範圍大大的獨立高角屋

對於有大屋子的人來説是非常小,因爲放了基本的床,櫃子和書桌後就沒有足夠的地方讓你在房間做瑜珈。如果太胖轉身也會比較辛苦。

可是這些都可以用比較小型的傢俱來克服。

像我們這些如果沒有政府幫忙就幾乎一輩子無法在適合的地區買到自己房子的人來説,是“恨也恨不到”(廣東話),只能看來過乾癮。對建築一竅不通,但看得出房子手工很粗,以後很多要修,可是以這種價錢和地點來説(少過十萬)就很不錯。

跟我們一起看的年輕人都說如果可以買到不知道多好,只是沒有我們的份而已。

聽説這次會分配到這些國家發展計劃下房子的人是1993年批,也就是說他們等了快廿年才等到。

以前很多人不管職位高低薪水多寡,很多都耍爛說是政府給予房子爲何要還錢(其實免費的只是是土地)而讓政府吃下許多呆賬。

後來,得到房屋者就必須付一大筆(其實比市價低很多很多很多)頭期款項,和找到在政府部門或油田公司工作的人做擔保才能夠拿房子。

很多富人家族有地有房子也一樣申請這些房子來租人,讓真正有需要的人加長了等待的時間。

如果不是本地居民,就無法用自己名字買房子,加上貸款很難付(每月付款都至少千多元),所以很多人都只有一輩子租房。

很多太太是大馬人的本地無國籍永久居民,只好把家人搬到美里,每天或每星期放工才囘“家”,因爲那兒貸款只要付大概汶幣三百元就能夠買到單層排屋了。

這次展示會我看會讓很多看的人惆悵。

Wednesday, June 08, 2011

達願

今天是個感恩的好日子。

我人生的大目標之一因爲上天的眷顧,實現了。

號碼,居然和我的電話相同,也在拿到它後時遇到一架這個號碼的車。

說是巧合也好,說迷信也好,我只能說四月開始多誦的百字明太強了。

希望一年後的今天不再有漏水的屋頂。

(得到這種好消息,爲何我變態的依然可以這樣冷靜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