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11

身體舊了

依然受右手臂之苦。

連續兩夜醒來時發現它整只麻痹掉。

感覺我的右手快要廢了。

雖然吃飯不成問題,可是少了右手人生又在父親離開後破了另外一洞。

朋友提醒之下才記得首都有位薛醫師。

發現也有可能是一線牽全身,從坐姿不對開始拉動到右手。

用了幾十年的身體我都沒有為它做過什麽服務,實在是内疚。

嘴巴内似乎整個星期都覺得怪怪的,好像是熱氣,可是我很少吃煎炸的食物,以前並沒有連續一個星期都覺得口腔内粗粗的,吃辣喝燒牙齦都感覺的很刺辣。

上網查口腔癌。

看了之後又想,如果是癌症我該如何度過剩下的日子?該如何走,多數人都是已經注定了的,可是那種心態是該如何調適?

我們把日子過得好像我們從來都不會離開人世似的。

Anyhow, 讓我想想該去哪兒看醫生,因爲我不想看醫死。

Saturday, April 23, 2011

小學同學

在一次晚會中見到原來和自己同是專業會計的小學同學。

自1984年小學畢業後就沒再碰過他。

除了幾年前在報上看到他的結婚啓事。

他應該沒認出我。

我只是覺得這人很面善,然後一查少有的姓氏,的確是他。

第二次碰面是在座談會中。

我依然保持我一貫非我類者不打招呼的習慣。可是我知道他好像有發現他的小學同學了。只是不敢靠近。

他是我小學三年級開始玩在一起的死黨。六年級時他好像因爲另外一位六年級才同班的漂亮長髮女生而漸漸疏離了我。後來在他誣賴我說我的圖畫是抄來的而把我惹瘋了。我記得當時,我粗口連篇的把他大罵一頓,從此絕交。

(爲何好事不記得,壞事就記得?)

別人怎說我都可以不理,小時玩伴這樣說就太傷人了。難怪人家說越是親近的人說的一句惡言比外人更傷人。

雖然同住在一個小鎮,幸運的是,六年級畢業,他轉校後我就沒碰過他了。至到這兩年又這樣碰面了。

不曉得他還記得我跟他絕交時候的樣子嗎?

說我是個差勁的人吧,反正我依然不想和他和好,畢竟一個不重情義的朋友是我所不屑交往的。

Friday, April 22, 2011

三十九嵗之前和之後

忘了在那看到,日子過得好不好,39嵗之前我們的好運靠的是前輩子或前幾輩子的果,39嵗後我們的好運靠的是這輩子修來的福報(或相反)。

不禁呆了。

前輩子,我或許是個惡人;但是這輩子,我有沒有做到足夠的好事好讓自己下半生好過?

不是說施恩莫望報嗎?

還是我真的沒做過什麽大好事?

想了好久都沒想到幾件。

看來下半生依然要勞勞碌碌了。

上厠所時突然想到有人向老么說我很好,因爲同房時她怕冷,我就把冷氣闗小。我怎都不記得有這種事?如果有,她或許不知道我因爲鼻子敏感所以也很怕冷。

隔幾天,母親投票後,問我還記得好久以前,我牽著一個要去投票的老伯伯過馬路的事嗎?

腦中一片空白,好像有又好像沒有,怎我不記得了?

下半生,我的好事似乎做得不夠,否則除了很不盡責的付錢贊助小孩,怎想不起一些偉大的付出?

Thursday, April 21, 2011

老闆

到現在我還想不懂這其中的道理。

或許要到有天自己成爲老闆後才明白。

除了自己,也看到很多朋友或外人的實例。

爲何在一位員工賣力工作時,大多數(90%?)老闆都會認爲是應該的而不會珍惜?
(所以可以隨便辱駡或諷刺?)

爲何會在他們要離開後才說想要挽留他們或想要用提高薪資來打動他們?
(如果開心滿足,他們不會隨便想離開,錢買不到自尊)(變態的草裙舞者不在我說的範圍内)

爲何在他們離開後,老闆會捨得付比舊人多很多的高薪給新人?
(讓舊員工悻悻然認爲被虧待)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投票隨想

媽媽遇到選舉,只要時間許可,她一定會囘家鄉投票。

以前覺得很好玩。

現在覺得很佩服母親,因爲她雖然只會看中文,卻知道這是她身為馬來西亞國民的義務。

在我們小時候她甚至是一手牽三個,趕巴士趕船的帶我們一起去美里投票。花費不說,就那種麻煩所以很多人都不回去投票。

選到的人有沒有好好做工我們不知道,只知道母親盡了她身為公民的義務(雖然不是責任)。

這次,大家依然張貼布條寫標語。大家都在空談環保,因爲我看到許多布條被浪費,拿來寫些有的沒的。我居然看到“陰毛”兩個字出現親善小販中心門口外面的布條上,實在是夠沒格的。

要投你的人不必你挂布條就會投你,不投的就算送寫真書他們也不會投你,所以何必多次一舉呢?

還好,母親也從沒收過流言中的錢而動了貪的念頭。

政治是複雜的,所以屈原碰不得。

陳康南醫生這次會落馬大跌我們的眼鏡。

我想應該是很多他的支持者都以爲反正他贏定了,少一票不算少,就這樣大意失荆州被一位廿八嵗的小伙子射下馬。

讓我聯想到一句所有人都應該遵隨的話:“莫因善小而不為,莫因惡小而為之”。

Tuesday, April 19, 2011

Ferrero Rocher大頭逝世

(相片摘自http://uk.news.yahoo.com/18/20110418/twl-italian-chocolate-boss-pietro-ferrer-4bdc673.html)

相信大家都有在雅虎看到一個有點震撼的消息,出名的Nutella,Kinder,Tic-Tac和Ferrero Rocher巧克力的47嵗意大利老闆Pietro Ferrero或許是因爲身體不適意外跌落單車死亡。

奢華的Ferrero Rocher。
原來他用了豆(應該是Hazel nut)來省掉比較貴的可可做Nutella。

聰明。

只有47嵗而已。

啊,老天又一次告訴我們有錢又如何,祂向你招手時,你就得乖乖跟著去,不管身上有沒有穿衣服。

以後,我好久沒碰的errero Rocher以後味道還會不會一樣?看來這兩天要去奢侈一下回味未變前的幸福味道。

大我近五十嵗的表姐夫前幾天在新家廁所跌倒後就不醒人事離開了。還好過年時有去跟他拜年,否則就會覺得很遺憾。

本來好好的人也就這樣走了。雖然不是真正的壽終正寢,也算是走得乾脆。

人是矛盾的,沒錢就擔憂及時才有足夠的錢。。。。是的,說我自己。

有錢了,又隨時走了。

所以要未雨綢繆還是要及時行樂呢?

Monday, April 18, 2011

應酬飯

在這種“節目”,爲了不會冷場,大家都顧著“演講”,沒有多少人是可以真正看一下自己吞下去的是什麽食物。

如果“主人”很會講,很會問,更慘。

一頓飯下來,我只看到對方的飯結了冰,沒吃到幾口。

爲何這些無聊的人就要用餐點來“賄賂”,噢不,來聯絡“感情”呢?

談些空洞的話題,有的沒的,浪費時間。

難怪商業餐有時還會差過路邊攤的便宜小吃,因爲大家爲了面子只看價錢,只看對方的臉,沒人看好不好吃。

我?

有時神游太空,有時拉拉臉皮看可以把嘴巴咧到多大,有時做應聲蟲,有時說廢話,有時觀察衆生百態(包挂我)。

我祈願我以後永遠不必浪費時間在這上面。

Saturday, April 09, 2011

吹吹

看到我在摸左手臂天生的一粒“破洞”了的硬豆時,小冬瓜雞婆的用五音不全的發音說:“看看”。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她立刻瞪大眼睛對我的手臂吹了口好大的氣,左摸右摸。

不禁好笑。

她以爲我痛。

平常跌倒時準是爸媽為她吹跌痛的地方,所以她才有樣學樣來這套。

看不出來不到兩嵗,她心腸滿好的。

因爲這麽小,所以看到她模仿大人時都覺得她很可愛。

連她走路像企鵝都覺得她可愛得不得了。

爲何同樣的動作如果是老大人做就覺得很奇怪很噁心?

Friday, April 08, 2011

空爽

可能一直留意多多累積獎金有四千萬RM45,000,000。

夢到我和同事中不知道什麽博彩。

九十千扣稅後,兩個人分別得到八十千。

夢中鬆一口氣,因爲八十千可以做我此生想要做的兩件事之一了。

醒來無限惆悵。

想錢生錢想到過渡了。

第二,如果中博彩,獎金是不必抽稅的。

應該買同事的車號碼嗎?

還是應該跟同事拿真字?

不過,星期六應該可以再RM2.20買兩天白日夢吧?

Thursday, April 07, 2011

右手作廢?

去年七月在沖涼房外面滑了一跤慶幸沒有傷到脊椎骨而是傷到右手。

雖然去推拿過後好了,之後只要用力度不小心,這“片”右掌就很容易扭到。

前後我看我共推了三次。

後天又要去第四次。。

因爲星期天想要為輪胎進風時,上一個王八蛋把氣壓控制鈕鎖到非常緊,用右手轉左不是,轉右也不是,一時用力過度,車輪胎沒有進到風,手倒是又扭到了。

唉,現在幾乎就像廢手一樣,無法用右手轉蓋子。

爲何當天不立刻去推?

因爲沒有留意事情那麽大條,連開蓋子都難。

也真難爲情,因爲上兩個星期,我爲了背部因爲工作坐姿不對經常疼痛連續右手臂一直隱隱作痛了一個月才去推來。

結果可嚴重了,滿是瘀血,痛了三天,自己看了都以爲我被人打傷。

結果不到一個月我又要報到了?

我已經練會用左右手捉老鼠和打計算機。

反正我吃飯是左手,所以還好。

看來我以後真的要少用右手了。考慮要學習用左手寫字。

Wednesday, April 06, 2011

Wish List-相機

朋友帶了一副大型相機跟我去印度。

應該就是所謂DLSR還是DSLR類的相機。

拍出來的相片的確差跟我的小型相機真的有差,美多了。

比較之下,我的Olympus拍出來的相片會比較黃。

心癢癢是不是應該存錢買Nikon的這類相機。

讓我一天存一元慢慢考慮吧。

Tuesday, April 05, 2011

因一分失三千分

把用了不到三個月的Bmobile寬頻上網後付服務割掉。

第一個月莫名的在BND30費用加上一分錢的額外費用,說我用了他們的Widget Warehouse.

先不說上網應該就免費,哪有進去這個網址就要另外付費的道理?就算用也不可能用一分錢吧?

以爲這是錯誤,我,算,了。

第二個月,又被加多一分。這次是萬分確定沒有人進去這個鬼網址。

投訴KB。

說帶電話卡他們才能弄。又不是做大生意,有誰會把modem帶在身上?既然能弄,我去首都弄好了。

投訴BSB。

說沒辦法。叫我上網去取消Widget Warehouse服務。看來看去,我都沒訂配套,取消個屁。(還有可能讓我進去這個鬼網址花了七分大錢。)

再去KB。

這次那個男生說我既然沒有用BND1.99的配套,就無法做任何事情。

問幾時用,何處用?

什麽都不知道。

想想還真是不安全。一個月多付一分,可能下個月就要我多付一千。反正他們只要一句電腦沒說什麽不知道就行了。

難道又要我寫信去投訴嗎?

所以,在中斷服務表格中,我自己在簽名時,在櫃檯小姐只敢寫No longer needed停止服務原因旁邊另外寫了Slow Connection & Unindentified Charges。

一個投訴無門的公司,服務還能被信任嗎?

他們因爲一分錢失去一個月三十元的生意,很值得。

雖然DST 服務也半斤八兩,至少速度比較快。貴多五塊錢,算了。

我考慮。

Friday, April 01, 2011

第一次午餐


初到印度什麽都感覺新鮮。路上不再是穿Tshirt牛仔褲的女生而是穿Saree的女士。馬路也沒綫,車主就照他們心中的路跑。

看到爸爸年輕時駕的老爺車時興奮起來。被朋友笑。他說這可是新車,不是舊車。因爲便宜所以才多人駕。更便宜的Tata Nano反而少人用。在印度我想賣得最好的外國車應該是在印度有設厰的Suzuki。


很想買來試小販卻無法清楚說出如何吃法的Gooseberry(後來問朋友)。


第一天吃午餐就閙了笑話。原來他們午餐是在下午兩點才開始,我麽十一點半去只有早餐可以吃。

印度司機帶我們去了一家招牌寫著上海餐的餐廳。餓得半死的我還想可能有小籠包吃。一進門沒有半個穿旗袍的中國女招待卻全是清一色的印度人。還以爲就算不是華人,敢寫上海餐他們至少會說華語吧?他們只會跟我搖頭點頭,搖到我們都暈了。

第一天,富有冒險精神,亂亂吃,反正我是吃自助餐。可是吃來吃去總是怪怪的。都是米做成的食物,名字都忘了抄在哪。




還是老么的三文治比較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