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11

時光倒流之旅


街頭上滿滿的大車小車,交通指揮靠的卻是保險要買很大的警察。

看到都讓我們捏一把冷汗。


看到這種三十年前才有的大巴士時,我們都興奮的大叫起來,時光很像在印度倒流了。

車子似乎只要你敢,駕左邊或右邊就隨你;你要一條馬路上駕上三輛車或擠上四輛車都行。就看你怕不怕,敢不敢而已。朋友說,印度人的生命很廉價。

我們司機有次朝警車響笛和閃大燈然後超車後,把我們嚇個半死。因爲如果在家鄉做出這樣的舉動,可能要被帶進警局了。他說除了PM的車外,不管誰的車都能割。

後來只要他一超警車,我們都很興奮的歡呼。他肯定偷笑我們這群傻瓜。

在印度閃大燈是警告別的車主我要超車或不讓路,和我們這兒亮大燈可是告訴對方我們讓路給對方的意思,實在是差太多了。

因爲車多路遠,所以他們駕車都是這樣的。難怪很多紫色巴士車司機駕車都很魯莽,很多印度司機駕車都很狠。去了一趟印度,才知道他們是如何訓練出來的。

因爲地方大,我們都必須坐車,所以很多相片都是在車上拍的。

一路上,是的,街道景色都是這樣的。


感覺上我們這兒路旁都長滿了綠色的草,在印度卻全是黃色的沙。

第一次逼不得已進雜貨店買東西時,還以爲那些佈滿灰塵的餅乾快要過期了,沒想到卻是離出厰的日期沒多久,新鮮的很。在汶萊可少看到那麽新鮮的貨品。

原來,他們塵土多,馬路一直改,雜貨店又沒鎖門,所以所有物品都是看來髒髒的。

在Trivandrum這地方,千萬不要預期可以看到很大的冷氣購物中心。

Wednesday, March 30, 2011

以前是大概一年傷風一次。

換了在大樓裏頭上班後,就幾乎是三個月病一次。

是大樓症候群嗎?

還是老一年免疫系統就差那麽多了?

以前就算很病都會去上班處理一些不需要那麽用腦的工作。

現在不會再這樣了。

因爲上頭很愛算,所以我們何苦那麽搏命呢?

病得無法去拿第二天的病假單,工錢照扣;別人是公司付費去拿課程,如果要,我們卻要自己付費自己拿假期去上同樣的課程。

當然,這工也有它的好處,至少讓我有無聊的時間修養喘氣。

Monday, March 14, 2011

某辦公樓超級多長得比明星還帥氣的男生。

而且,進得了那地方工作的都是學歷很好的人才。

突然了解爲何人家會說美女養眼。

好看的男生就像一幅美麗的風景油畫,看了很舒服。

好看的女生應該就像是一幅美麗的花卉水彩畫,看了讓人驚艷。

自己應該只是一幅國畫,只有黑與白那樣簡單也難懂。

Sunday, March 13, 2011

你生日,快樂嗎?

有人要過生日了。

卡片,依然缺席。

不會再有了。

簡訊也沒必要,免得變成對方的負擔。

雖然他曾說過這些年來只有我還記得這個日子。

我不記得了。

我就這樣把聯絡的綫拉斷了。

新的地方新的號碼。

忘了誰生日了。

Thursday, March 10, 2011

剪髮

我把留了幾年幾乎及腰的長髮剪了。

不是受到打擊也不是失戀。

只是因爲看到《女王不下班》李康宜飾演的短髮章若天非常漂亮,讓我在想了一個月後,把近兩尺的長髮剪到及肩。

Of course我不是李康宜,就算剪一模一樣的髮型肯定沒她那麽漂亮,可是,就是有這種念頭。

之前看到楊謹華在《拜犬女王》的短髮就覺得很適合她,可還沒有這種衝動。

有好些朋友老投訴我頭髮太長,把我拉得更矮。

留長髮只是因爲我懶惰,可以一年只剪一次頭髮,不必每兩個月就要修。我也很享受自己洗頭髮。

去剪時,理髮師還再三確定才敢下手。安慰她我頭髮長得很快,一個月會長1cm,沒什麽大不了。

告訴理髮師我不敢一次過剪到她們倆那種“長”度,要慢慢適應,免得嚇到別人。後來還真的有人看到我頭髮變短後比我還激動。

上網找了她們兩的相片,嚇了我一跳,原來她們長頭髮時沒短髮嬌俏,差太遠了。

不知道我會不會也一樣?不過不試試看怎知道?

更加讓我有了先剪楊謹華後剪李康宜髮型的決定。

李康宜長變短:


楊謹華長變短:

Wednesday, March 09, 2011

審美觀

看我喜歡的楊謹華拍的《鍾無艷》,讓我想到:

如果我們都活在看不見的世界,我們的審美觀是否還一樣?

我們會以什麽鑑定“美麗英俊”標準?

聲音?

皮膚?

味道?

看那麽man的明道演一個愛撒嬌的天真大男孩實在是讓我看不慣,難道沒有更適合這個角色的男演員了嗎?

吳慷仁演的天才瞎子倒是很討喜。

沒看過他演戲,只是我發現我欣賞冷酷聰明專一説話一針見血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