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健康

比我年輕五歲的同事過重,高血壓。

比我年長八歲的高膽固醇,高血糖,心臟不好。

只有那位廿幾歲的年輕人除了胃病,看來比較正常一些。

雖然隨著年輕增長我們身體健康會有所下降,可是,觸目都是這些富貴病的同事,看到我也害怕有天會成爲會員。

可是,還好,我們飲食習慣都很不同。

說不吃午餐,可是她們會不分時刻吃很油很甜的炸糕點,這樣一來攝取的油脂、膽固醇不是更多嗎?

還有,她們會一天喝幾杯茶和咖啡。

有時我會很可惡的想,蛇美人不吃午餐是不是要省錢,在午餐時喝完我們大家被逼共同出錢買的飲料。

我還是慶幸有飯可以當午餐。

九月吃了一個月的麵包,到現在我依然沒有要碰麵包的念頭,也不許任何人提到麵包兩個字,可想而知我沒有嫁鬼佬的命。。。。

那天聽到隔壁桌的女士說不要那麽多飯,我幾乎要說可以給我嗎,因爲我的飯還只夠八分飽。

所以不要讓我聽到飯只要一半的話了,對我來説是諷刺。

言歸正狀,因爲看到身邊都是慢性病的人,所以更加加速了我要趁機會爬樓梯運動的決心。

我會老會病,可是我要比同齡的人年輕健康。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記錄

從上個星期四:十一月十八號開始,我午餐時間都不搭電梯了。

唯一害怕的是別人會以爲我瘋了。

可是,現在有很好的理由,報紙也一直登:汶萊壯年上班族患心臟病的越來越多;公務人員六十巴仙率有高血壓bla bla bla......

找了很久找到個有跑道的運動場,可是居然六點就關門,跑十五分鐘來幹嗎?熱身都不夠。算了。

如果天天去瑜伽,荷包很出血,不如自己在家扭,算了。

所以,最簡單的就是爬樓梯,可以運動,又可以避開搭電梯的人龍。

下樓梯時還不覺得怎樣,只要五分鐘而已就到底樓了。

上樓梯上到一半時,不禁慶幸我不需要爬到最高一樓,否則真是要我的氣。總共花了十分鐘才爬進辦公室。

第一次,爬了四層就覺得很吃力;今天,爬到六樓才覺得喘。

希望多幾天可以健步如飛跑著上,然後可以讓我燃燒多餘的脂肪,流幾滴汗。

唯一不希望的是會被比人注意到。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殺狗

看到那些狗狗在那幾家玩閙睡覺時,我還想還是有對狗善良的人。

那幾條狗不像流浪狗,因爲都很壯樣子很開心,可是天亮時都看他們在那幾所房子,所以我也不能確定牠們是不是有家。

今早看到白色的躺在山旁,看起來睡得很死。可是,不可能睡在水上面,祈禱牠千萬不是冬瓜豆腐了,近看,口吐白沫。

還盼望牠是壽終正寢。

繼續跑時,看到牠的另外兩隻玩伴一樣一動不動躺在路邊。

好好大大隻的三條狗就這樣被毒死了。

我一早的好心情變得有點沉重。

現在應該不會再有人吹毒針,所以最有可能是毒死的。

我只能說,敢這樣毒狗的人可能連人也敢毒死。

心狠手辣。

希望這些命運悲慘的狗狗們都往生淨土。

Thursday, November 11, 2010

不加班

我現在的人生哲學是不加班。

工作時間内沒有偷懶,如果沒有特地原因,還要員工天天加班,這樣的公司,就算給的薪水再高也不是人待的。

如果真的需要天天加班,就應該多請幾個人,而不是把現有的員工給累死。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因爲工作上壓力,曾經造成我經期嚴重失調、皮膚敏感。吃了好多葯,花了好多錢吃了好多營養品才把經期調回來;皮膚敏感可能要跟隨我一輩子了。

有位很賣命工作的朋友也因爲工作而把自己健康搞垮。

沒有辦法承受壓力後離職在家休養,會不會恢復還是個問號。

我常說,工作要賣力不賣命。

操勞死的話,好的公司最多五百塊白金送過去,還有什麽?工作到滿身病時,你以爲公司還不叫天天請病假的你滾蛋嗎?

要員工天天加班的老闆不會是好老闆。如果以工作威脅員工加班的公司更不能久留。

用健康換取金錢,你要嗎?

我們應該向現在的年輕日本人看齊。

Monday, November 08, 2010

笑一個!


看到到天空的閃電“喀嚓”一亮時,快點笑一笑,因爲老天正在為我們照相。

這幾天一直在下雨,知道怎麽做了吧?



[美國阿肯色州出現閃電與彩虹共舞奇觀 (美聯社圖 圖片來自:中國新聞網)]

Friday, November 05, 2010

色盲司機

常聼人說美里人駕車很魯莽,對不起,依我有時一個月下最多五次美里的觀察,我真的很幸運,還沒見過他們闖紅燈,除了他們愛慢車跑快道。

在汶萊首都,幾乎在每個紅綠燈都見到那些色盲的司機在紅燈時加速飛馳。

如果自己自傷還無話可説,撞到無辜者就非常冤枉了。

警察如果像商界一樣要拼業績的話,只要等在紅綠燈哪就肯定發票開到手軟。

那些色盲看到警察他們就眼力正常了?

這也很好,皆大歡喜,只是委屈了警察要兼職做眼科專醫。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10

想念孟庭葦歌聲

現在超級喜歡聼的Red FM竟然全播亞亞的歌,讓我聼得不亦樂乎。

超級想念亞亞柔柔悲悲的歌聲,也讓我想起1994年她當紅的“冬季到臺北來看雨”,有亮,有貴。這首歌非常悲傷。

聯想到周華健的“雨人”,雖然旋律很輕快,又傷悲卻故作輕鬆的的味道。這首歌紅的時候我孤單的在茨場街進進出出,往往似乎在細雨中聽到這首歌。還有寵物店那頭大沙皮狗不知道過得幸福嗎?

現在非常不喜歡聼星期天的汶萊廣播。畢竟我們是汶萊人,不要求她的華語講得像臺灣華語,可是我無法忍受她依依啊啊哦哦來説話的方式,又不是主持兒童節目。幾十年前黃秀琴阿姨的兒童園地也沒這樣。

在首都最福利的就是古晉Red FM和西馬I FM可以聼得非常清楚。看到Red FM越來越進步時,不禁為我們電臺程度擔憂。自己人不支持自己人?這就跟汶萊人應該在汶萊消費一樣的觀點。如果東西貴一倍,中下層的人民要支持汶萊生意人的錢包還是自己的米桶呢?

可能是待遇依然像多年前那麽低所以才無法找到好的人才吧?那時抱著一股熱忱的我被薪水付了房租就沒錢吃飯了的現實澆熄了。除非是做兼職,否則根本無法生存。

不要說我離題,這不是作文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