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6, 2010

好吃的價值

想訂好吃的蛋糕,不知道那裏才能夠買到好吃的。

有人推薦說超級貴的Coffee Bean蛋糕好吃。

貴,不代表真的好吃吧?

在蛋糕店看到一大堆巧克力的,聼店員建議買了一片咬下去帶脆的試吃。

出來時,突然想到BND4.20一片的蛋糕比我BND3.oo的午餐還貴。真害怕會跑到一半打雷。

與其請吃生日蛋糕,是不是請一人一盒雞飯還好?

它沒有它的價錢那麽好吃,真好賺。

如果是芝士蛋糕,還是美里2020某間忘了名的蛋糕店的好吃,大概是RM26一小粒。

帶苦的巧克力蛋糕,現在還是覺得美里舒戈邦的好吃,大概也是RM4一片。

又在另外一家蛋糕店看到BND1.50的小Cup Cake。

我跟魚媽差點暈倒,如果買兩個就要BND3.00了,真的有人願意不吃飯而吃兩粒不夠塞牙縫的Cup Cake嗎?

有啦應該有,經濟很安全的人和超級喜歡它們的人。

Friday, October 22, 2010

後生可畏

兩個小女生。

一個應該是剛出來工作的英國留學生。

一個是家境很好的英國留學生。

“我喜歡妳的包包。九百塊吧?”

我偷偷望過去,黃褐色的四方Prada,美?小女生眼光那麽老水?

另外一個女生臉帶欣喜的回答“是的。謝謝。”

第一個女生轉過頭來看我的背包(未免太明顯了點吧?),沒說什麽。

不知道女生會不會對我的包失望?

我心想,我的好歹也是溫馨名牌包-----朋友從納閔花了RM60買來送我的禮物,被我粗魯用了兩年年還是很耐用,又大又瀟灑。

現在的小女孩啊!

九百塊我可以在百盛買最少18個在路邊攤買最多90個包了,不怕刮花不平髒。

不知道是她們好命還是我苦命,只能說是人各有志。

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蛇蠍人

難怪一開始
別人都說難爲了

枉費
妳長得那麽白皙
那麽美麗
卻不盡責
愛背後搞事
找別人麻煩

不懂


自己看

箭頭一轉
反被責怪
不愛發問
自以爲是
錯了誰負責

井底之蠍
天空很大
我不屑爭辯

反正
在別人眼中丟臉的不是我

只是無法明白
一個人怎沒信心成這樣?

長得再美
也只是埋在牛糞内的一朵花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願望

明年,我們去蒙古騎騎馬牧牧羊吃吃風沙把臉都曬紅,如何?

http://www.smh.com.au/news/mongolia/hunting-and-gathering/2007/08/23/1187462426137.html

Tuesday, October 19, 2010

買到法國寳

隨意在帝宮Speedy逛。

居然讓我用RM19.90買到原價RM50三片裝的法文經典情歌CD。

雖然是在中國發行了好幾年時間,可是效果還是很好。

一直尋找法文歌,卻很難找到全法文歌的專輯,這次居然無心插柳柳成蔭,在我等朋友時買到寳。

可惜的是無法全部明白其中歌詞的意思。

廢話,如果可以全明白,我法文就是一級棒了。

法文歌味道和中文歌截然不同,聼起來優優雅雅,溫溫柔柔的。

記得法文老師說法國人有些像中國人,滿注重家。吃飯一定等全部人一起吃,然後一頓飯可以分前中後吃上好幾個小時。父母親都會慢慢培養小孩品酒的能力。

無法完全明瞭的語言是一種美麗的謎。

Monday, October 11, 2010

原諒我

佩服回教徒一天唸五次經。

自己一天一次都無法做到。

每每說清晨要早廿分鐘起來誦經或靜坐,但往往惰性太重賴床賴到最後一分鐘,不了了之。只有偶爾太陽會從西邊出來一次。

說好晚上要做晚課,也是往往挂在電腦或錄像機面前。做到的次數不知道能不能跟月圓次數比。

或許該被好好的鞭打一次才會克服心中的魔鬼。

或許生活條件比遠方如西藏或不丹或蒙古的生活好,讓我繼續安逸於種種美其名為享受的活動中。

不過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很勤勞的做功課,我有信心。

Sunday, October 10, 2010

偶像

朋友笑我的偶像過了那麽久依然是金城武,落伍了。

我說我專一。

她說偶像不是要對一輩子,應該換成吳尊之類的。笑死我,怎能喜歡一個比女生還美麗的偶像?

她說,金城武已經老了。

我說,我也老了。

她說,現在已經沒人(?)認識金城武了。

我說,那最好,省得多人爭。

好想取笑她,老公已經老了,是不是也該換了,可是就是説不出口。

如果她知道過了那麽多年我依然覺得陳昇,黃品元,張宇很有魅力,可能會把她的下巴給笑脫。這三個人竟然會在一起唱歌,可惜我少看電視,沒眼福。

我想,如果這三人在這兒開演唱會,我可能會打翻自己的原則去看他們同台演出。

當年,這三人的唱片都花了我不少的零用錢。

Wednesday, October 06, 2010

猶豫

依然猶豫在該不該去進修法律或CFA.

CFA對工作有幫助。如果真的考到,于我應該會有如虎添翼的效果。到時,工作或許會更上一層樓,因爲壓力,生命離盡頭可能會更加靠近一點。

只是,老實說,除了加減,其它經濟學家搞出來的預算和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方程式有時似乎沒有什麽道理。如果是,世界那麽多次的經濟泡沫或衰退時期就可以預防了。

對於法律,是不愛出聲,可是一出聲就嚇到人的我從小的願望。

當然,因爲沒有富爸爸,所以到了今天還是夢想。

知道這也是一個不討好又有點危險的工作。職責所在,就算客戶有錯,必須為自己的客戶盡力脫罪。被詛咒是常事。

可是,如果學法律,就至少懂得我們自己權利範圍在那,不會被強勢者所欺壓,還可以幫到其他無助的人。

遲遲不敢動,除了因爲開始要好幾千,必須在時間内修完課程才是頭痛的地方。那時,可能我會立刻滿頭白髮,不知道我愛去舒解壓力的美里是什麽了,因爲它的課程比ACCA還緊湊。

So, how leh?

還是繼續享受現在放慢腳步的苦與樂?

Tuesday, October 05, 2010

我要的不多

我,現在有個別人看來應該是很怪的願望。

朝七晚五為別人打拚,賺來的錢似乎無法補償身心的勞累。

如果,有片小小的地,有個小小的家,自己種菜種水果自給自足,耡累了就去睡,睡飽了就去澆水,日子因該很快活吧?

跟朋友聊起,他說這其實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至少他老家起了自己的房子,退休後,離他的夢想應該不遠了。

我?

想到的是可以讓喜歡種東西的媽媽來為我“效勞”,然後我天天在樹下睡覺就行了。

本末倒置,我們都把簡單的生活複雜化了。

不奇怪的是,近來除了“奶油蝦”,一篇關於“工作恐懼症”的文章竟然是被別人搜尋的最多的,可知有多少人多不喜歡工作了。

或許,我是該去申請深山裏頭的農業地來預備提早退休了。

Friday, October 01, 2010

貪婪

因爲想把我喜歡吃的奶油蝦拿去薈供,特地去了已經三個月沒去過的老餐館定購廿元的分。

喜歡他們的蝦夠多也合我口味,六塊錢一碟加飯至少會有十一到十三只中蝦。

不會像其它地方好像是吃黃金一樣十個手指數得盡,通常只有五只到六只而已。

(的確對,聼過人說最怕賺會計師和律師的錢,因爲一個會計較,一個會秋後算賬)

到了時間要去拿,幾個女侍者唧唧啄啄的用菲語慌亂的交談。

我大概抓到是說我的奶油蝦被別人拿走了。

果不其然,被鎮上那家還沒賺過我一分的大麵包店員工多拿了。

我心中疙瘩著,如果他們打開了沒吃,不知道會不會把我的供品弄骯髒了。

五分鐘後,女侍者回來時說他們已經在吃了,好像他們只付了她十元。

不禁跟她們搖頭大笑,沒付錢的食物他們也敢吃?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訂了什麽食物嗎?

他們更加加深了我對那家麵包店的負面印象。

沒見過那麽死吃的人。就算不願拿回來,至少可以打電話叫這些給錯食物的女招待走五分鐘過去拿吧?

再煮過我也不願等了。

為那家餐館的老闆嘆息,可能他是永遠不知道他的餐館少賺了。如果在國外的大餐館,這種錯誤可能會讓他們大地震。

在供桌上,我的奶油蝦變成了烤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