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比倔強

讓椅子依然維持在她昨夜推倒的原來地方。

第二天,寧願站著化妝﹑卸妝,也不要把椅子拉上來。

昨夜她無故耍脾氣推椅子,拒絕把它拿起來。

我也氣。

小孩怎能這樣撒野?我怎能讓步?當場,我也不再出聲了。

晚上,她進來,看到昨天的椅子,甜甜的說:

“姑姑,我幫妳把椅子放好啊~”

我不提醒她椅子爲何會這樣,只說了一句:

“乖!”

想想,自己也夠硬,跟一個小不點鬥。

我只想告訴她,自己撒的野,自己收尾把。

父母親以前不知道被小時候我氣成什麽樣子。(現在依然會和母親互氣)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工作

我依然在尋找問題的答案。

現在,工作的快樂予我在於:

~放工時。

~星期五的到來。

~囘家時。

~領薪水時。

我只求做好工就好了,或許以後不會鞠躬盡瘁多賣命了。

以前沒有過這些感覺。

衝勁呢?

憧憬呢?

相對的,現在想到星期天的到來,就有點難過,因爲要離開家人了。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夢見•想念

有一種思念,無止無盡。

夢中的您那麽真確,夢境雖有點恐怖卻溫馨。遇到惡魔,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共同克服抵抗。

這種思念,十六年了,依然那麽深刻。

十六年了,偶爾依然有您放工要回家了的感覺。

然後又悲傷的醒覺,這一世,我們是真的失去了您;這一世,您是不會再回來了。

時間不能把所有感覺都抹去。

否則,想到您真的不會再囘來了時,心,不會那麽痛,淚,不會依然無法控制的流下。

遇到挫折時,想到您不在身邊,我會更無法無法控制的痛哭。您的這個女兒,是堅強的,也是懦弱的。夢境是要叫我別害怕,努力到底吧?

今世,惟有在夢中碰面,呼喊您“爸”。

希望在彼岸,我們會見面。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孩子

實在是害怕愛大聲叫閙哭喊的小孩。

以前我說過如果是我的孩子這樣閙脾氣,我一定找個最大的垃圾桶把他塞進去,等他哭到飽,看他敢不敢再這樣耍性子。

被母親笑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捨不得。

現在依然會有這樣的念頭,所以不知道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會不會不一樣。相信一樣。

雖然父母以前都沒時間管我們,弟弟們以前從來都不會這樣潑辣發脾氣。

現在父母把孩子當寳,結果孩子卻變成好像沒人管教的蠻人。

還是現在奶粉加了不當成分,結果十個八個都這樣?

我偏愛靜靜乖巧不多話的孩子。

只是,這樣的孩子在別人眼中應該是孤僻的吧?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地區分別-食價

出外工作三個月,終於想念以前在常吃的午餐了。

不再有地點方便又便宜的馬來菜。

同樣老闆開的店,laksa,炸魷魚芋頭食物味道如卻差那麽遠。同事說雞飯好吃,我看是輸過我在馬來奕常去吃的那兩家。

試了兩家,BND4.50的溼炒粿條來時那麽小一碟,差點沒讓我眼珠掉出來。那麽便宜的粿條,爲何就不能像我以前吃的那麽大碟呢?或許是報應我們以前常被嚇到爲何叫一碟卻是兩人量吧?

還好有找到一家好吃又合理的素食店,雖然量少了點。

我要吃三元的雞飯,兩塊半濃濃辣辣的laksa。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中秋

中秋節,沒吃圓圓的月餅,反倒在不得已下吃了很多圓圓的藥丸。

不過,看了看,想了想,抗生素我還是把它們放起來,因爲並沒有嚴重到要殺死自己體内好和不好的菌吧?

感冒的,喉嚨發炎的就將就吃了,畢竟花了我不少的錢啊。

如果不是爲了那張紙,睡睡覺就好了,何必花我超過一個星期的午餐費呢?

因爲很少吃西藥,吞了兩粒下去,整個人像昏了過去的死睡。藥力真強,副作用更大吧?

還好半夜被月亮照醒,沒戴眼鏡情況下依然迷迷朦朦的看到她很圓很亮。

真欣慰,月亮沒忘了病中的我。

買來的紙燈籠?囘家再玩吧。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報告

哦,對了,快三個月了。

如果你好奇我現在過得怎樣,應該是得比失多吧!

工作量很正常,不是以前那種不可負擔之多加指責。

同事跟以前那班一樣好。

我天天面帶笑容。

老師還取笑我是不是去整容了。

找到地方運動了。

有固定的午餐地點。

經期也正常。

車子在曬了近十年太陽後,終於不必風吹雨淋了。

不習慣的是:

- 太多耗時間的紅綠燈和闖紅燈的烏龜。

- 沒有免費晚餐。

- 因爲地方不集中,很難和朋友共食午餐。

- 少說華語。

大致上來說是很好。

感恩一切並希望大家都一樣。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10

戲院

人們對這兩家不同的戲院經常有相反的説法。同一間戲院有人說很好,有人卻説很差,不知道該信誰。不如自己去經歷比較真實。

戲院分別之我見:

Mall

- 比較小間
- 椅子較靠近
- 車位難尋(試過找了一個小時才等到底樓停車場的位子)
- 戯的選擇較新較多

Q-Lap

- 比較大間
- 人潮比較少,感覺比較偏僻
- 椅子比較舒服
- 爆米花比較好吃
- 因爲人少,車位比較多

So, my choice would be Cinema in the Mall.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地區分別-夜

晚上九點半運動完,繞去看百貨超市有沒有關門。

天啊,汽車人潮滿滿。

馬來同胞們都穿得美美,香水噴得香香的開始進去購物。

如果是在馬來奕、詩里亞、都東,除非是佳節趕買年貨,晚上七點人們都預備回家休息了,街上冷清清了。

就算是出去購物,差不多都是穿睡衣或休閒服加拖鞋出門,誰還穿得那麽隆重那麽美哦?

第二天,跟同事確定了這是“正常”的,首都人們並不是因爲逢開齋佳節大家都出來湊熱鬧。

一個半小時距離的國家,竟然有差別那麽大的生活習慣,真有趣。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10

有午飯吃了!

等到脖子都長了,星期二終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去吃午餐了。

平常我吃飯都是慢慢來,細細品嘗。

這天,飯嚼在口中特別的香。

我,的確是無可葯救的飯桶。

現在,不要跟我提麵包和鮪魚,雖然它們幫了我近一個月。

新發現:

中午有吃飯跟沒吃飯,飽足感的分別很大。

就算是用麵包把肚子塞得飽飽的,四點就會手腳發抖,還不如一小碗的飯菜。

我是無法在沒飯的地方生活的。

Thursday, September 09, 2010

地區分別-食

首都的人們都跟大都會的人們一樣愛晚上外食。初次在西馬看到人們晚上十點還全家出去吃飯實在是讓我吃驚他們要如何在睡前消化?

馬詩地區的人們如果可以不是沒有選擇中、晚餐都情願回家吃飯。

這個齋戒月,很多sungkai buffet,幾乎家家餐廳都爆滿。不止回教徒,連非回教徒都愛一起湊佳節熱鬧。

這種情形馬詩區的商家肯定是羡慕極了。

首都飲食消費也比較貴。一個不小心,最少要五元至十元。

所以他們都說在馬詩可以省很多錢。

這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馬詩富人愛駕Lexus,辦公大樓停車場卻滿是馬賽地。

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10

獵物

前一天,他說後悔太快給她交往的承諾,因爲見面了發現她裏外都和網路不一樣,對她沒感覺。

隔一天,他面帶欣喜的說他打敗了很多情敵,因爲他們向他嗆聲他凴什麽比他們先贏得她的心。

是獵人本色吧?

因爲有人爭,所以會為獵到本來不喜歡的獵物覺得驕傲?

然後呢?

把獵物屍體挂在墻上做標本?

Monday, September 06, 2010

悶劇

藍正龍的“偷心大聖PS男”看得我好悶。

通常會因爲劇情太精彩而趕劇,現在卻是因爲要快點讓它ending而趕戯。

邊看邊納悶。

說是窮得吃了三年豆芽飯的女主角卻用Apple iphone手機和Apple筆電。難道是省吃省用買的?

比以前張娜拉的“開朗少女成功記”--說是窮家女卻有錢染髮--還不合邏輯。

是廣告贊助商也未免太hard sell了,幾乎是每個角色都是人手一台iphone。

還好有劉若英超好聽的“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她淡淡很自然的歌聲配上讓人聼來很遺憾的歌詞很能感動人心。

也還好還有越來越有魅力的溫升豪。劇中角色似乎是為他量身訂做,很適合他。比他在“敗犬女王”的角色討好多了。

藍正龍除了小酒窩依然可愛,其它都沒什麽進步。隋棠木木的,白韻惠是很美。。。。。。就這樣而已。

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想念肉

第一天,星期五,早上七點吃了早餐之後我就沒有喝水和吃東西。

撐到十二點放工,嘴唇都乾裂了。抵家吃飯時已是大概兩點了。

感想是:好像是做了幾天飛機的感覺在旋轉。

第二次,偶爾喝點水,中午沒有吃午餐,只是喝了一包即沖麥片。

四點到家時,手腳快像水母一樣了,見到食物就往嘴巴塞。這樣下來不增磅才怪。

第三次,偶爾喝點水,中午的即沖麥片加成兩包,比較有飽足感。可是,到家時一樣快餓死了。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我餓聰明了,天天自備Tuna麵包,至少比兩包即沖麥片飽。偶爾就鮪魚麵包加上一包或兩包的即沖麥片。

老三問我天天一樣的鮪魚麵包吃不膩嗎?(算算吃了三個禮拜吧。)

縂比餓肚子好吧?而且我的鮪魚都是不同口味的—橄欖油,太陽花油,水的,辣的,碎狀的,塊狀的。。。。。。那會膩?(努力說服自己當中。。。。)

今天,帶了炒飯加兩片馬鈴薯,是這個月吃得最滿足的午餐。

三十多年來,第一次那麽盼望開齋節快點到來。

因爲跟隨回教徒員工提早放工,我們午餐都沒出去吃,只是用十分鈡以上述方法解決。

因爲回家時已非常餓了,所以都是隨便解決,我好久沒吃肉了。

往好處想,這個月的午餐費省很多。

Thursday, September 02, 2010

指甲油

銀行櫃檯小姐暗紅色的指甲油非常漂亮。

她說是在樓上弄的,八塊錢。

一聼,好像蠻便宜的。

再想想,八塊錢可以買八瓶便宜的指甲油,用上五年,因爲時間久了會硬化。

如果買貴一點的大概可以賣兩瓶吧。

有時會想,命中是不是注定一輩子會花多少錢﹑存多少錢?

是不是少花就可以存到更多的錢?

我的人生會計簿子中,如果沒有偶爾揮霍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和犒賞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把它們都存下來呢?

不,我還是相信命中注定,否則就不會有破財之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