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6, 2010

難過。

看了小方網站連接的CAS狗狗被不是人以不人道方法對待的種種報導時,眼淚差點掉出來。

想想牠們過得比我還慘,雖然沒自己的地方,我可是有得吃用。偶爾受點小氣,跟那些苦命的狗狗們比起來,簡直是大巫見小巫。

不要笑我以人命比狗命,畢竟我們都是有生命的動物。

我還聼過狗比我更好命的case呢:

早上九點天開始熱時就會在牠的私人房間開冷氣給牠吹。有自己的私家車定時出去游車河。一個月花費千多元汶幣保養看醫生。。。。。這種種的種種,真的是過得比我奢華。

不過各人自修福,我除了目瞪口呆也不會羡慕這些福報大的狗,因爲人身難得。只是,這些狗痴的愛,可不可以平均一點分散在每個人的身上,好讓那些苦命的狗不再痛苦加深?

我都不敢跟小方說我舊同事說她叫菲佣把家裏一大堆不同母狗生的小狗一股腦丟到河裏去。我也不敢問是不是銜接Kiulap和市中心的那條河。我也不能跟她解釋她也有小孩,怎能把別人的小孩就這樣謀殺了呢?叫她給資料和要捉小狗時她又諸多藉口。

有種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罪惡感。

雖然幫狗結扎也是很不人道和罪惡的事情,可是爲了錢,否則她們應該在沒有辦法中這樣做。

因爲換了環境,愛上不同的電玩,所以我都沒用十指打字了。所以,如果有任何想上來看我去外太空回來了沒的朋友們今天看到我的眼淚,就謝謝那些狗狗和並且一起祈禱以後大家都到沒有痛苦的地方吧!

突然很想念家中臭臭的Kuku和Cola。

(相片改天上傳,因爲爲了這篇字,過了我要睡覺好明天捉蟲的時間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