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6, 2010

喵喵,安息吧!

走過垃圾桶時照舊跟黑色老虎貓"miao miao"打招呼.

可是牠卻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哪.

同事說是死貓.

有點震驚.

又後退去看.

牠鼻孔冒血反著躺.

和牠長得一模一樣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小老虎貓不在牠身邊.

天!牠肚子還有第三代老虎貓啊!

我也不知道牠們有沒有人養,有時很想把我看到流口水的小貓捉回家,卻怕牠是有主人的,又怕母貓傷心.

所以,要做甚麼就去做,沒有人知道我們何時會像母貓那樣隨時離開.

不是我的貓都會讓我有點難過,何況是自己養的?

所以,我現在都不太敢跟家中那隻儍"骨骨"太friend.

唉...希望母貓能安息.

Monday, March 15, 2010

三千絲

做了一年一次的離子燙後,那小姐說我的頭髮很乾,如果可以就用這套洗髮水來護髮.


以前在別的地方買過不同的一套,雖然比外頭買的貴上幾倍,可是真的很好用.

先問她要多少錢,不然說得再好我口袋不夠錢也沒用.

哇!價錢幾乎跟我弄頭髮一樣貴.

可是想想自己一年才弄一次頭髮,也沒有甚麼時間下去做頭髮護理(而且做一次頭髮護理也不會便宜),長久來說,對自己好一點,還是值得的.

用了之後,的確像她說的一般,頭髮很柔順.如果用完了,我想我還會再買的.

離子燙了兩個月後,因為一直想得太多,也可能老了,頭頂一直冒出白髮.

用了Cosway的染髮劑,只消五分鐘就把頭髮染黑了,而且也不會乾,滿方便的.

只是,看到自己自然帶黃的頭髮全變黑時,有點後悔了----全天下只有我有的髮色不見了.

現在,只希望顏色快點不見,好恢復我本來顏色.

Friday, March 12, 2010

何苦老先生

雖然不認識他,可是常在報章看到他們一家人的文章.

雖然覺得他不會很老,可是為了尊重,我還是加了老先生三個字,希望他不會怪罪.

他的文章寫到現在這個階段,就像落幕的人生一樣,他離開人間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非常欽佩他在那麼痛苦的日子,還能咬緊牙根,繼續用還有點力的手寫字,再由他的太太難過的幫他輸入電腦.難為了和他同甘共苦的太太了.

因為經歷過幾個月父親痛苦到需要打麻啡的日子,所以知道如果不是他骨子裡不服輸的強勁,他不可能以常人的意志力來做這事.

他比喻在這個受癌症侵襲的身體好像變成靈魂的墳墓尤為貼切.

現在他連想看家中所種的植物都已經因為雙腳癱了而成為奢侈的夢想.

而多少人,卻為了不知足,往往沒有看到何苦老先生現在掛念的一花一草而抱怨別人日子過得比自己好?

希望何苦老先生以後可以詳和、有尊嚴、不受痛苦的離開世間.

Thursday, March 11, 2010

又是曼谷

別問我為何二月又是在曼谷,我有我的苦衷,你也可以罵我不知好歹

抵達時,遇到大塞車.

也是第一次坐上兩層的豪華巴士,所以看景物都是高人一等.


曼谷是個奇怪的城市.一邊是老舊到不行的房屋,隔壁就是高樓大廈.

很特別的是在很多地方他們都會在外頭如屋頂或籬笆高掛國王和皇后的相片.


第一天就被對面四面佛外面賣花的Auntie騙.因為同事要上香,所以跟著去看,結果也被小販叫買花和香.400Baht.另外一個同事也不早說其實只要賣20Baht,而且裡頭也有賣.

算了,有條件被人騙總好過窮到要去騙人.

然後,離開大隊,自己一個人在前年七月去過的Boots和Watson破產.

晚上七點,肚子餓極.問了Watson櫃檯小姐那裡有賣好吃的Pathai.上次離開時才在機場吃到有點像粿條的好吃Pathai,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吃到.

那位小姐好像也不知道,出去問女保安.女保安好像在牽犯人一樣好心的帶我去隔壁,說那兒二樓有家餐廳有賣.大廈內店都關門了,心中嘀咕這保安會不會把我帶去荷蘭.

一上去,的確有家看起來是華人經營的餐廳,景色也好,裡頭已有不少客人.也預備了餐價會很貴,可是可能會泰國人來講很貴,對我來說真的還好.

傳說中的Pathai.可是這個是細麵條,不是粗的.他們烹調時用了不用錢的糖,所以吃起來感覺有點噁心.青蔥和炸過的豆腐都還回給他們.蝦倒是滿脆口的.加上一杯果汁,結帳時付了130Baht大約汶幣不到六元.


窗口外就是通往捷運的跑道,人來人往的.原來這家餐廳就是前年和家人來曼谷時有人在附近派傳單的餐廳.早知道就該帶他們來享受一番.


感恩的吃完這餐,對面不遠處就是我們下榻的地方.不過這種地方應該不時我們自己付費時會來的地方,太貴了.


讓好多女人為之瘋狂的牌子就這樣在路邊炫燿.除非想要心跳加速玩猜價錢的遊戲,否則這可不是我需要去浪費時間的地方.


來來往往的車那麼多,是回家還是出門呢?


過了大馬路,就是感覺有點像新加坡烏節路的不知道甚麼路.除了定價了的書本,裡頭東西都貴得離譜.我也在裡頭用大概汶幣45元買了件打五折的紫色襯衫.之後買的衣服都只要汶幣五到十塊.


星期天,問好了旅店工作者,就一個人戴上馬六甲買來的漂亮帽子,搭捷運去最後的一個站.

我要去九點開市的Chatuchak週末市場.

問我怕嗎?有一點,不過身上帶著電話,以前也去過,所以還好.

不是很喜歡跟一群人走,然後浪費時間等甲買東西、等乙買東西,自己要買時別人一直催,我還是偏好自己走.喜歡就停下來喝喝椰子水,吃吃泰國燒買,自由自在.不是嗎?

第二天,看到有比較地到的foodcourt想試試他們廉宜的套餐,因為同事說不會吃,結果我必須花雙倍價錢去吃KFC...讓我後悔極了讓同事跟(還是我跟同事我也忘了).

要拍Chatuchak市場時,因為太早了還沒有很多人所以沒拍.等到人多時,又逛到沒有時間拍.

結果,一個人的Chatuchak shopping我買了包包,上衣,百合花、水仙花等等的種子,戒指和一大堆只要10Baht一對的水晶耳環和項鍊.

如果不是要趕時間回去,我可能會逛到六點收市.

三點趕忙搭捷運回去.這是才是Chatuchak熱鬧的時候.這也是前年我們抵達的時間.


泰國,就是這樣.

問我還會不會再去?不會,因為語言不通,不是所有人會英語,溝通很麻煩.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我要去印度(2)

某位朋友為了某種原因沒有打算和我們一起去印度.

可是,她的反應讓我很不快.也讓我想起上回旅行的灰色記憶.

她說:- 我們要去的地方沒有比她同事住的地方美……不好玩……只是一個城市……去住我朋友的家不舒服……下次才找她朋友安排……下次才去佛教聖地……

為何在我聽來有忌妒的感覺? 就不能隨喜嗎?

這位朋友不吃辣,如果她也一起去可難為她找食物了. 畢竟,我們現在這三人都吃辣.

去過中國,我認為我該去一趟印度看看.

朋友說新居完成邀請我們一起去度假,機會難逢,為何不? 否則我想我可不敢這樣去.

沒有打算去她的首都.咯拉拉處於比較尾巴,只是朋友說因為太多西方旅客把那兒‘污染’得很厲害.

沒有打算佔認識了十多年的前同事便宜,也不會認為印度會比中國或者汶萊美,我只是打算看看世界人口第二大的國家發展有沒有離中國很遠.

印度朋友說千萬不要以美麗的照片來期待會看到的咯拉拉.

明白.

西湖被拍得有夠美了,可是真看到時也不過如此罷了,我早上在高速公路看到的路旁景色也不會輸.

所以,我會穿上最陳舊的長袖衣服(因為沒有破衣)迎接满街灰塵,乞丐,毒品,妓女,牛糞,拉肚子.

不過,相信朋友會儘量讓我們有段美麗的旅遊回憶.

可能回來之後,我會想通很多事情.

Tuesday, March 09, 2010

我要去印度


昨天在Mall的書店找不到任何有關印度的旅遊書籍,今天早上十點很稀有的最後一分鐘才決定要去美里大眾書局.

英文版的,居然一本都沒有.

心冷了一下.

是不是沒有人會去印度,特別是咯拉拉(Kerala)旅行?

中文部還好雖然沒有全印度的旅遊書,至少有不少本自助旅遊的游記.

因為它賣到過份貴,所以在那兒用兩個小時看完其中一本日本人對印度的介紹書.

還是不喜歡上網找這些資料,因為太費眼力時間又費紙張.

還是很失望.

如果在其他國家肯定可以找到更多相關書本.

最後,花了RM115.20買了這三本.

如果能找到在十二月去相同地方旅行的其他有趣旅伴就好了.

Sunday, March 07, 2010

Tahan

之前一直想要不要每個月花八十塊付停車費,以省走1300步十三分鐘來上班.

後來,想想一年就要花九百六十大元,太貴了,捨不得.

我連Acer八百元十一寸紅色筆電,都一直以手上這台用了七年的Acer還可以跑為藉口,捨不得買,何必浪費呢?

現在真有換掉它的念頭.

Saturday, March 06, 2010

感謝!

前面兩篇字都是在BMobile一直中斷的狀況下打的.

第一篇在中斷過後publised時全變空白.

完全沒有存檔到.

那時還很好EQ說重打的肯定更好.

第二篇一樣情況,還雪上加霜連電腦也不會動了.

心中不禁詛咒起來,好辛苦才抄了一段好文章出來,難道又是一片空白?以後可要在Words存檔後才po出來.

還好,重新開機後文章居然奇蹟的99%有存檔.

《窮得只剩下錢》--王陽明

熟悉我的人一定奇怪不是教徒的我為何會花馬幣三十一塊半買這本我看不懂的書.

要怪就怪它那窮得很奢侈的書名和把書包起來的大眾書局.

可能因為沒有接觸過這類書,除了裡頭的小故事外,很多用詞都不是我看得懂得名詞.

倒是里邊181頁生涯規劃的小故事有點刺激到我.

據說有位記者夢見至上神.由於專業的敏銳性,馬上抓住機會請求神讓他採訪一下,神特准了.記者趕快腦筋急轉彎,想出一個有特色的問題.

「神啊,祢看人類在人生的道路上,有沒有甚麼矛盾可笑的現象?」

神不假思索地回答說:「有,有三項!」

「哪三項呢?......」記者迫不及待,扥托眼鏡,緊握著筆桿要好好紀錄下來.

「第一,人在小的時候常常盼望自己趕快長大,但等到長大之後,卻希望返老還童!」

「第二,人在年輕的時候常常像拼命三郎,用健康去換取金錢,等到年紀大了,卻要用金錢來換取健康!」說著,神停頓了一下.......

「第三項呢?」記者趕緊追問下去.

「第三,人活著的時候,活得好想不會死,但死的時候,卻死得好想沒有活過!」

神的回答讓記者感到非常意外!甚麼是活得好想不會死?甚麼是死得好像沒有活過?要怎樣活才算是真正的活過?!

是不是好像97%的人都是這樣生活的呢?

Friday, March 05, 2010

夢想


這幾天一直聽到中廣一支說老先生小時後有個彈鋼琴的夢想.

不過直到他老了依然沒有碰過鋼琴的鍵.

每次都沒注意到這到底是賣甚麼的廣告,因為每聽一次,我就陷入沉思一回.

我年少的夢想是甚麼?

吹得一口好笛子.

最近常想,如果我有幾億元(多多夢),我會做甚麼?

其中之一就是去中國學他一年半載的笛子.

自從蘇老師回新加坡後,我的笛子都全成了避邪寶笛.只有在心情超爛時給我拿出來吹灰塵--不成調.

雖然學過基本的,可是都不是很正式,如果重新學習反而會帶給我困難,因為錯誤的習慣很難更改.

比起很多不再有夢想的成年人,至少,我還有個卑微的夢.

還好.

Thursday, March 04, 2010

邱澤

看著《福氣又安康》.

雖然依然覺得陳喬恩有點怪怪的,故事還可以,長眼睛的籃正龍很酷,有小酒窩的修杰楷很陽光.

只是,邱澤怎能長得那樣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