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9, 2010

紅榴槤


第一次買到那麼大粒的紅榴槤,遠看就像巨大的紅毛丹.

只是這種野榴槤不是普通人可以用手開的,因為它們硬到用刀都撬不開.

可能別人都是用電鋸把它鋸開的.

果肉?開到手都要斷了那有力拍?

味道很嗆.果肉嚐起來很像帶有酒味,獨特.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Sexy Tail

這是我們的新朋友,Ku Ku.沒有高雅的名字,只有讓人聽到會發笑的狗名.

不信?

有圖為證.狗仁兄自己聽到自己名字就會笑成這個樣子.


很幸運的,牠有點像已經成仙的金可魯先生.

被人家養到蠻大時不要才轉到我們家.

起初我們懷疑牠不是傻的就是有毛病,否則這麼美麗的狗為何有人不要?

現在只知道牠除了不吃麵包和不像金可魯先生那樣會唱歌外,沒有甚麼不對勁.

牠的別名叫Sexy Tail,因為牠有條天生的短尾巴.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過年


受了以前的教訓現在我們家自個兒買自己愛吃的.

過年前買年貨的時候說可以趁過年三天假期時慢慢吃,可是一坐在那看著這些零食時卻頭暈目眩就一個亂字了得.

這些東西如果全餵到胃裡,不知道要走多少個十千步才可以燃燒.

雖然沒成仙,看來還是年花最好吃.

Tuesday, February 16, 2010

春花

黃色的水仙花

可是味道沒有白色的清香.

也讓我想到水仙花裝蒜這句諺語.


粉紅色的紫羅蘭

看到人家種在辦公室時就很羨慕,沒想到居然讓我以十三元馬幣買到.這個攤販居然還有賣很多不同顏色的雏菊Daisy.如果不是之前買過鮮花知道它很容易軟掉可能也會被我抬回來.

紫色蘭花

我猜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蝴蝶蘭.

以前從來不覺得蘭花好看,許是人老了,看花的角度也變了,開始喜歡她的開花持久度.


紫色的菊花

雖然很普通,可是很奇怪的是在買時菊花味道很香,不知為何到了家就似乎沒有味道了.難道他們有噴菊花香水?


桃紅色風信子

味道好香,比百水仙濃郁,可是花長不久就會枯掉.

紫色風信子


不可吃番茄

不知道叫甚麼名字,只知道不知第幾代的小老闆很嚴肅的在我提問時說絕對不能吃.

不同地方買的不同花,結帳是馬幣198.

不知道有沒有嚇死人?

Monday, February 15, 2010

握手

經常要在過年時避開不見不握手的人居然給我在Supa Save買一堆蛋糕時在收款櫃檯碰到.

如果我先去買百合花就不會撞到;如果我再逛多一秒就不會碰到;如果我不去一號櫃檯可能就不用握手;如果….甩甩頭把所有的如果都甩掉.

這人竟然在不是下班的時間出現在這種地方的機率低到實在是讓我搖頭.

我懷疑這人是不是過年期間都逢人握手,何況才大年夜.

面對他的大手,心跳已經不會加速,有的只是好遠久的熟悉感,畢竟,我們的少年時期差不多是一起成長.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富有乞丐

去提款機取錢時,有點傻的阿娥居然坐在裡頭的雨傘架跟人討錢.

一開門,就看到貌似菲律賓人的男人給了她一塊.

我在取錢時,一直聽到她說"Sir can you give me one cola please?"

納悶原來她那麼愛喝可樂嗎?可是提款機提取的可不是飲料呀!

轉頭,看到她走去拍我隔壁帶著一個女兒的印度人的手臂.

對方掏出一塊給她.

我這才恍然大悟她說的是"Sir can you give me one dollar please?"

沒想到她居然聰明到在錢最多的ATM跟人討錢.五分鐘不到她已經兩塊進袋了,如果是一天收入豈不比好多人高?

不知道傻的人是誰.

我離開時,她也向我討一塊.

知道她其實並不窮,我只給了她一個笑容.

煙火











有時覺得很好笑,馬來西亞不能放鞭炮時,我們可以.

如果馬來西亞可以放鞭炮後,我們可能又不可以了.

以前不可以時,愛放的人就從馬來西亞買進來;現在可能是他們帶出去了.

無可否認有鞭炮和煙花是熱鬧些,可是有些恐怖到可以把睡夢中的人嚇跳起來,讓我想到戰爭無情的炮火.

再說,煙花雖然璀璨,可是只有一瞬間.

燒錢.

凌晨無法拍到美麗的煙火,還好傻瓜相機有拍煙火的設定,不過看來是用非常慢的慢門,不是我輕易可以懂的.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逛年市



在過年前一個星期美里市才會有這種市集.

為了過虎年,我買了蠻多以前都不捨得買的年花.考慮了一年才買,不過份吧?何況價錢比汶萊便宜多了.雖然要支持本地經濟,可是沒有人喜歡當冤大頭吧?

過了一條河,過年的氣氛就孑然不同,所以我們年年過年前都愛下了班去美里大街年市湊熱鬧.

不明白為何有人說受不了它的熱擠.這種熱鬧就有國外夜市的味道,可是每年辦得越來越好了.如果沒去過出名的士林夜市或茨廠街,就可以來這兒小小感覺一下.

第一次,大年夜清早六點就和母親去詩里亞的Tamu看看,可惜沒拍到照片.以為會是人擠人大塞車,沒想到卻可能是太早了,只有小貓兩三隻,直向母親唸無法跟美里菜巴剎比.連要買一隻鴨都買不到.

所以,明白了我每次說這兒很多時候,就算有錢夜買不到東西的無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