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印度Kerala好好玩!

因爲拍了八百多張相片,因爲懶惰,因爲網路很慢,因爲。。。。。。

不知道會不會像Bali、澳門、杭州、蘇州、上海、上海、曼谷那樣,就讓相片在硬碟中變樣。

不能對自己做任何承諾。

我唯一先要說的是Kerala超級的美超級的好玩。

去了一趟Kerala才知道我們這些sakai才是井底之蛙,所見的一切都讓我們大開眼界。

是的,因爲沒有那麽商業化,她們的湖真的比西湖還美。

因爲還未受到國外旅遊業的“入侵”(她們只做國内遊客生意就夠了),所以人民(還是只是我們那麽幸運所遇到的都是好人?)都很友善。

他們政府都嚴格禁止在外吸煙,我還沒看到半個在公共場所吸煙的印度人。只有一抵達吉隆坡才嗅到臭不可忍的煙味。

只有別人所預告的一樣會拉吐的確是真的發生了,不過是在喝了礦泉水過後。吃冰淇淋喝滾開水都還好。

真的想念那些這輩子不會再遇到的那些友善的印度過客。

如果不是要轉機,要坐那麽久的飛機,真的可以重游。

Friday, December 24, 2010

男女理髮師的分別

幫我弄頭髮的理髮師不知道是沒做了還是今天沒做工。老闆娘說她沒做了,可是我卻在稍后看到她進來幫手。

換了個男生幫我弄直頭髮。

雖然不是很習慣男生動我的頭髮,可是以經驗來説,男女生弄頭髮真的有差別。

發現男生手都會比較輕柔不敢快快大大力,換成女生的話就老實不客氣的手腳快快弄,有時洗髮、拉直或吹乾時會被弄痛。

男生拉直頭髮時,畢竟他們力氣比較大,不必像女生那樣出力就可以輕輕鬆鬆的把頭髮拉好。

當然也有例外的。

今天這個有刺青的男生看來雖然很酷,動髮時手很輕很柔(也花多了一個半小時);後來另外一個看起來很清秀的男生來幫忙他吹髮時就粗手粗腳有點魯莽。

還真慶幸不是後者弄我的頭髮。

人,真的不能看外表。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他們說

他們說,去印度?

搞什麽?????

要帶礦泉水,要帶杯面。

要打疫苗。

通街是大小便。

吃了當地食物會瀉肚子。

天啊,如果當真,我們豈不是要帶幾十箱的水?

神經病。

看過一位旅遊作家說去了落後國家(不是印度)就要喝當地的水好讓身體適應,否則就會不適。

誰對誰錯?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健康

比我年輕五歲的同事過重,高血壓。

比我年長八歲的高膽固醇,高血糖,心臟不好。

只有那位廿幾歲的年輕人除了胃病,看來比較正常一些。

雖然隨著年輕增長我們身體健康會有所下降,可是,觸目都是這些富貴病的同事,看到我也害怕有天會成爲會員。

可是,還好,我們飲食習慣都很不同。

說不吃午餐,可是她們會不分時刻吃很油很甜的炸糕點,這樣一來攝取的油脂、膽固醇不是更多嗎?

還有,她們會一天喝幾杯茶和咖啡。

有時我會很可惡的想,蛇美人不吃午餐是不是要省錢,在午餐時喝完我們大家被逼共同出錢買的飲料。

我還是慶幸有飯可以當午餐。

九月吃了一個月的麵包,到現在我依然沒有要碰麵包的念頭,也不許任何人提到麵包兩個字,可想而知我沒有嫁鬼佬的命。。。。

那天聽到隔壁桌的女士說不要那麽多飯,我幾乎要說可以給我嗎,因爲我的飯還只夠八分飽。

所以不要讓我聽到飯只要一半的話了,對我來説是諷刺。

言歸正狀,因爲看到身邊都是慢性病的人,所以更加加速了我要趁機會爬樓梯運動的決心。

我會老會病,可是我要比同齡的人年輕健康。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記錄

從上個星期四:十一月十八號開始,我午餐時間都不搭電梯了。

唯一害怕的是別人會以爲我瘋了。

可是,現在有很好的理由,報紙也一直登:汶萊壯年上班族患心臟病的越來越多;公務人員六十巴仙率有高血壓bla bla bla......

找了很久找到個有跑道的運動場,可是居然六點就關門,跑十五分鐘來幹嗎?熱身都不夠。算了。

如果天天去瑜伽,荷包很出血,不如自己在家扭,算了。

所以,最簡單的就是爬樓梯,可以運動,又可以避開搭電梯的人龍。

下樓梯時還不覺得怎樣,只要五分鐘而已就到底樓了。

上樓梯上到一半時,不禁慶幸我不需要爬到最高一樓,否則真是要我的氣。總共花了十分鐘才爬進辦公室。

第一次,爬了四層就覺得很吃力;今天,爬到六樓才覺得喘。

希望多幾天可以健步如飛跑著上,然後可以讓我燃燒多餘的脂肪,流幾滴汗。

唯一不希望的是會被比人注意到。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殺狗

看到那些狗狗在那幾家玩閙睡覺時,我還想還是有對狗善良的人。

那幾條狗不像流浪狗,因爲都很壯樣子很開心,可是天亮時都看他們在那幾所房子,所以我也不能確定牠們是不是有家。

今早看到白色的躺在山旁,看起來睡得很死。可是,不可能睡在水上面,祈禱牠千萬不是冬瓜豆腐了,近看,口吐白沫。

還盼望牠是壽終正寢。

繼續跑時,看到牠的另外兩隻玩伴一樣一動不動躺在路邊。

好好大大隻的三條狗就這樣被毒死了。

我一早的好心情變得有點沉重。

現在應該不會再有人吹毒針,所以最有可能是毒死的。

我只能說,敢這樣毒狗的人可能連人也敢毒死。

心狠手辣。

希望這些命運悲慘的狗狗們都往生淨土。

Thursday, November 11, 2010

不加班

我現在的人生哲學是不加班。

工作時間内沒有偷懶,如果沒有特地原因,還要員工天天加班,這樣的公司,就算給的薪水再高也不是人待的。

如果真的需要天天加班,就應該多請幾個人,而不是把現有的員工給累死。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因爲工作上壓力,曾經造成我經期嚴重失調、皮膚敏感。吃了好多葯,花了好多錢吃了好多營養品才把經期調回來;皮膚敏感可能要跟隨我一輩子了。

有位很賣命工作的朋友也因爲工作而把自己健康搞垮。

沒有辦法承受壓力後離職在家休養,會不會恢復還是個問號。

我常說,工作要賣力不賣命。

操勞死的話,好的公司最多五百塊白金送過去,還有什麽?工作到滿身病時,你以爲公司還不叫天天請病假的你滾蛋嗎?

要員工天天加班的老闆不會是好老闆。如果以工作威脅員工加班的公司更不能久留。

用健康換取金錢,你要嗎?

我們應該向現在的年輕日本人看齊。

Monday, November 08, 2010

笑一個!


看到到天空的閃電“喀嚓”一亮時,快點笑一笑,因爲老天正在為我們照相。

這幾天一直在下雨,知道怎麽做了吧?



[美國阿肯色州出現閃電與彩虹共舞奇觀 (美聯社圖 圖片來自:中國新聞網)]

Friday, November 05, 2010

色盲司機

常聼人說美里人駕車很魯莽,對不起,依我有時一個月下最多五次美里的觀察,我真的很幸運,還沒見過他們闖紅燈,除了他們愛慢車跑快道。

在汶萊首都,幾乎在每個紅綠燈都見到那些色盲的司機在紅燈時加速飛馳。

如果自己自傷還無話可説,撞到無辜者就非常冤枉了。

警察如果像商界一樣要拼業績的話,只要等在紅綠燈哪就肯定發票開到手軟。

那些色盲看到警察他們就眼力正常了?

這也很好,皆大歡喜,只是委屈了警察要兼職做眼科專醫。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10

想念孟庭葦歌聲

現在超級喜歡聼的Red FM竟然全播亞亞的歌,讓我聼得不亦樂乎。

超級想念亞亞柔柔悲悲的歌聲,也讓我想起1994年她當紅的“冬季到臺北來看雨”,有亮,有貴。這首歌非常悲傷。

聯想到周華健的“雨人”,雖然旋律很輕快,又傷悲卻故作輕鬆的的味道。這首歌紅的時候我孤單的在茨場街進進出出,往往似乎在細雨中聽到這首歌。還有寵物店那頭大沙皮狗不知道過得幸福嗎?

現在非常不喜歡聼星期天的汶萊廣播。畢竟我們是汶萊人,不要求她的華語講得像臺灣華語,可是我無法忍受她依依啊啊哦哦來説話的方式,又不是主持兒童節目。幾十年前黃秀琴阿姨的兒童園地也沒這樣。

在首都最福利的就是古晉Red FM和西馬I FM可以聼得非常清楚。看到Red FM越來越進步時,不禁為我們電臺程度擔憂。自己人不支持自己人?這就跟汶萊人應該在汶萊消費一樣的觀點。如果東西貴一倍,中下層的人民要支持汶萊生意人的錢包還是自己的米桶呢?

可能是待遇依然像多年前那麽低所以才無法找到好的人才吧?那時抱著一股熱忱的我被薪水付了房租就沒錢吃飯了的現實澆熄了。除非是做兼職,否則根本無法生存。

不要說我離題,這不是作文考試。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好吃的價值

想訂好吃的蛋糕,不知道那裏才能夠買到好吃的。

有人推薦說超級貴的Coffee Bean蛋糕好吃。

貴,不代表真的好吃吧?

在蛋糕店看到一大堆巧克力的,聼店員建議買了一片咬下去帶脆的試吃。

出來時,突然想到BND4.20一片的蛋糕比我BND3.oo的午餐還貴。真害怕會跑到一半打雷。

與其請吃生日蛋糕,是不是請一人一盒雞飯還好?

它沒有它的價錢那麽好吃,真好賺。

如果是芝士蛋糕,還是美里2020某間忘了名的蛋糕店的好吃,大概是RM26一小粒。

帶苦的巧克力蛋糕,現在還是覺得美里舒戈邦的好吃,大概也是RM4一片。

又在另外一家蛋糕店看到BND1.50的小Cup Cake。

我跟魚媽差點暈倒,如果買兩個就要BND3.00了,真的有人願意不吃飯而吃兩粒不夠塞牙縫的Cup Cake嗎?

有啦應該有,經濟很安全的人和超級喜歡它們的人。

Friday, October 22, 2010

後生可畏

兩個小女生。

一個應該是剛出來工作的英國留學生。

一個是家境很好的英國留學生。

“我喜歡妳的包包。九百塊吧?”

我偷偷望過去,黃褐色的四方Prada,美?小女生眼光那麽老水?

另外一個女生臉帶欣喜的回答“是的。謝謝。”

第一個女生轉過頭來看我的背包(未免太明顯了點吧?),沒說什麽。

不知道女生會不會對我的包失望?

我心想,我的好歹也是溫馨名牌包-----朋友從納閔花了RM60買來送我的禮物,被我粗魯用了兩年年還是很耐用,又大又瀟灑。

現在的小女孩啊!

九百塊我可以在百盛買最少18個在路邊攤買最多90個包了,不怕刮花不平髒。

不知道是她們好命還是我苦命,只能說是人各有志。

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蛇蠍人

難怪一開始
別人都說難爲了

枉費
妳長得那麽白皙
那麽美麗
卻不盡責
愛背後搞事
找別人麻煩

不懂


自己看

箭頭一轉
反被責怪
不愛發問
自以爲是
錯了誰負責

井底之蠍
天空很大
我不屑爭辯

反正
在別人眼中丟臉的不是我

只是無法明白
一個人怎沒信心成這樣?

長得再美
也只是埋在牛糞内的一朵花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願望

明年,我們去蒙古騎騎馬牧牧羊吃吃風沙把臉都曬紅,如何?

http://www.smh.com.au/news/mongolia/hunting-and-gathering/2007/08/23/1187462426137.html

Tuesday, October 19, 2010

買到法國寳

隨意在帝宮Speedy逛。

居然讓我用RM19.90買到原價RM50三片裝的法文經典情歌CD。

雖然是在中國發行了好幾年時間,可是效果還是很好。

一直尋找法文歌,卻很難找到全法文歌的專輯,這次居然無心插柳柳成蔭,在我等朋友時買到寳。

可惜的是無法全部明白其中歌詞的意思。

廢話,如果可以全明白,我法文就是一級棒了。

法文歌味道和中文歌截然不同,聼起來優優雅雅,溫溫柔柔的。

記得法文老師說法國人有些像中國人,滿注重家。吃飯一定等全部人一起吃,然後一頓飯可以分前中後吃上好幾個小時。父母親都會慢慢培養小孩品酒的能力。

無法完全明瞭的語言是一種美麗的謎。

Monday, October 11, 2010

原諒我

佩服回教徒一天唸五次經。

自己一天一次都無法做到。

每每說清晨要早廿分鐘起來誦經或靜坐,但往往惰性太重賴床賴到最後一分鐘,不了了之。只有偶爾太陽會從西邊出來一次。

說好晚上要做晚課,也是往往挂在電腦或錄像機面前。做到的次數不知道能不能跟月圓次數比。

或許該被好好的鞭打一次才會克服心中的魔鬼。

或許生活條件比遠方如西藏或不丹或蒙古的生活好,讓我繼續安逸於種種美其名為享受的活動中。

不過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很勤勞的做功課,我有信心。

Sunday, October 10, 2010

偶像

朋友笑我的偶像過了那麽久依然是金城武,落伍了。

我說我專一。

她說偶像不是要對一輩子,應該換成吳尊之類的。笑死我,怎能喜歡一個比女生還美麗的偶像?

她說,金城武已經老了。

我說,我也老了。

她說,現在已經沒人(?)認識金城武了。

我說,那最好,省得多人爭。

好想取笑她,老公已經老了,是不是也該換了,可是就是説不出口。

如果她知道過了那麽多年我依然覺得陳昇,黃品元,張宇很有魅力,可能會把她的下巴給笑脫。這三個人竟然會在一起唱歌,可惜我少看電視,沒眼福。

我想,如果這三人在這兒開演唱會,我可能會打翻自己的原則去看他們同台演出。

當年,這三人的唱片都花了我不少的零用錢。

Wednesday, October 06, 2010

猶豫

依然猶豫在該不該去進修法律或CFA.

CFA對工作有幫助。如果真的考到,于我應該會有如虎添翼的效果。到時,工作或許會更上一層樓,因爲壓力,生命離盡頭可能會更加靠近一點。

只是,老實說,除了加減,其它經濟學家搞出來的預算和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方程式有時似乎沒有什麽道理。如果是,世界那麽多次的經濟泡沫或衰退時期就可以預防了。

對於法律,是不愛出聲,可是一出聲就嚇到人的我從小的願望。

當然,因爲沒有富爸爸,所以到了今天還是夢想。

知道這也是一個不討好又有點危險的工作。職責所在,就算客戶有錯,必須為自己的客戶盡力脫罪。被詛咒是常事。

可是,如果學法律,就至少懂得我們自己權利範圍在那,不會被強勢者所欺壓,還可以幫到其他無助的人。

遲遲不敢動,除了因爲開始要好幾千,必須在時間内修完課程才是頭痛的地方。那時,可能我會立刻滿頭白髮,不知道我愛去舒解壓力的美里是什麽了,因爲它的課程比ACCA還緊湊。

So, how leh?

還是繼續享受現在放慢腳步的苦與樂?

Tuesday, October 05, 2010

我要的不多

我,現在有個別人看來應該是很怪的願望。

朝七晚五為別人打拚,賺來的錢似乎無法補償身心的勞累。

如果,有片小小的地,有個小小的家,自己種菜種水果自給自足,耡累了就去睡,睡飽了就去澆水,日子因該很快活吧?

跟朋友聊起,他說這其實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至少他老家起了自己的房子,退休後,離他的夢想應該不遠了。

我?

想到的是可以讓喜歡種東西的媽媽來為我“效勞”,然後我天天在樹下睡覺就行了。

本末倒置,我們都把簡單的生活複雜化了。

不奇怪的是,近來除了“奶油蝦”,一篇關於“工作恐懼症”的文章竟然是被別人搜尋的最多的,可知有多少人多不喜歡工作了。

或許,我是該去申請深山裏頭的農業地來預備提早退休了。

Friday, October 01, 2010

貪婪

因爲想把我喜歡吃的奶油蝦拿去薈供,特地去了已經三個月沒去過的老餐館定購廿元的分。

喜歡他們的蝦夠多也合我口味,六塊錢一碟加飯至少會有十一到十三只中蝦。

不會像其它地方好像是吃黃金一樣十個手指數得盡,通常只有五只到六只而已。

(的確對,聼過人說最怕賺會計師和律師的錢,因爲一個會計較,一個會秋後算賬)

到了時間要去拿,幾個女侍者唧唧啄啄的用菲語慌亂的交談。

我大概抓到是說我的奶油蝦被別人拿走了。

果不其然,被鎮上那家還沒賺過我一分的大麵包店員工多拿了。

我心中疙瘩著,如果他們打開了沒吃,不知道會不會把我的供品弄骯髒了。

五分鐘後,女侍者回來時說他們已經在吃了,好像他們只付了她十元。

不禁跟她們搖頭大笑,沒付錢的食物他們也敢吃?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訂了什麽食物嗎?

他們更加加深了我對那家麵包店的負面印象。

沒見過那麽死吃的人。就算不願拿回來,至少可以打電話叫這些給錯食物的女招待走五分鐘過去拿吧?

再煮過我也不願等了。

為那家餐館的老闆嘆息,可能他是永遠不知道他的餐館少賺了。如果在國外的大餐館,這種錯誤可能會讓他們大地震。

在供桌上,我的奶油蝦變成了烤雞。

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比倔強

讓椅子依然維持在她昨夜推倒的原來地方。

第二天,寧願站著化妝﹑卸妝,也不要把椅子拉上來。

昨夜她無故耍脾氣推椅子,拒絕把它拿起來。

我也氣。

小孩怎能這樣撒野?我怎能讓步?當場,我也不再出聲了。

晚上,她進來,看到昨天的椅子,甜甜的說:

“姑姑,我幫妳把椅子放好啊~”

我不提醒她椅子爲何會這樣,只說了一句:

“乖!”

想想,自己也夠硬,跟一個小不點鬥。

我只想告訴她,自己撒的野,自己收尾把。

父母親以前不知道被小時候我氣成什麽樣子。(現在依然會和母親互氣)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工作

我依然在尋找問題的答案。

現在,工作的快樂予我在於:

~放工時。

~星期五的到來。

~囘家時。

~領薪水時。

我只求做好工就好了,或許以後不會鞠躬盡瘁多賣命了。

以前沒有過這些感覺。

衝勁呢?

憧憬呢?

相對的,現在想到星期天的到來,就有點難過,因爲要離開家人了。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夢見•想念

有一種思念,無止無盡。

夢中的您那麽真確,夢境雖有點恐怖卻溫馨。遇到惡魔,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共同克服抵抗。

這種思念,十六年了,依然那麽深刻。

十六年了,偶爾依然有您放工要回家了的感覺。

然後又悲傷的醒覺,這一世,我們是真的失去了您;這一世,您是不會再回來了。

時間不能把所有感覺都抹去。

否則,想到您真的不會再囘來了時,心,不會那麽痛,淚,不會依然無法控制的流下。

遇到挫折時,想到您不在身邊,我會更無法無法控制的痛哭。您的這個女兒,是堅強的,也是懦弱的。夢境是要叫我別害怕,努力到底吧?

今世,惟有在夢中碰面,呼喊您“爸”。

希望在彼岸,我們會見面。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孩子

實在是害怕愛大聲叫閙哭喊的小孩。

以前我說過如果是我的孩子這樣閙脾氣,我一定找個最大的垃圾桶把他塞進去,等他哭到飽,看他敢不敢再這樣耍性子。

被母親笑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捨不得。

現在依然會有這樣的念頭,所以不知道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會不會不一樣。相信一樣。

雖然父母以前都沒時間管我們,弟弟們以前從來都不會這樣潑辣發脾氣。

現在父母把孩子當寳,結果孩子卻變成好像沒人管教的蠻人。

還是現在奶粉加了不當成分,結果十個八個都這樣?

我偏愛靜靜乖巧不多話的孩子。

只是,這樣的孩子在別人眼中應該是孤僻的吧?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地區分別-食價

出外工作三個月,終於想念以前在常吃的午餐了。

不再有地點方便又便宜的馬來菜。

同樣老闆開的店,laksa,炸魷魚芋頭食物味道如卻差那麽遠。同事說雞飯好吃,我看是輸過我在馬來奕常去吃的那兩家。

試了兩家,BND4.50的溼炒粿條來時那麽小一碟,差點沒讓我眼珠掉出來。那麽便宜的粿條,爲何就不能像我以前吃的那麽大碟呢?或許是報應我們以前常被嚇到爲何叫一碟卻是兩人量吧?

還好有找到一家好吃又合理的素食店,雖然量少了點。

我要吃三元的雞飯,兩塊半濃濃辣辣的laksa。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中秋

中秋節,沒吃圓圓的月餅,反倒在不得已下吃了很多圓圓的藥丸。

不過,看了看,想了想,抗生素我還是把它們放起來,因爲並沒有嚴重到要殺死自己體内好和不好的菌吧?

感冒的,喉嚨發炎的就將就吃了,畢竟花了我不少的錢啊。

如果不是爲了那張紙,睡睡覺就好了,何必花我超過一個星期的午餐費呢?

因爲很少吃西藥,吞了兩粒下去,整個人像昏了過去的死睡。藥力真強,副作用更大吧?

還好半夜被月亮照醒,沒戴眼鏡情況下依然迷迷朦朦的看到她很圓很亮。

真欣慰,月亮沒忘了病中的我。

買來的紙燈籠?囘家再玩吧。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報告

哦,對了,快三個月了。

如果你好奇我現在過得怎樣,應該是得比失多吧!

工作量很正常,不是以前那種不可負擔之多加指責。

同事跟以前那班一樣好。

我天天面帶笑容。

老師還取笑我是不是去整容了。

找到地方運動了。

有固定的午餐地點。

經期也正常。

車子在曬了近十年太陽後,終於不必風吹雨淋了。

不習慣的是:

- 太多耗時間的紅綠燈和闖紅燈的烏龜。

- 沒有免費晚餐。

- 因爲地方不集中,很難和朋友共食午餐。

- 少說華語。

大致上來說是很好。

感恩一切並希望大家都一樣。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10

戲院

人們對這兩家不同的戲院經常有相反的説法。同一間戲院有人說很好,有人卻説很差,不知道該信誰。不如自己去經歷比較真實。

戲院分別之我見:

Mall

- 比較小間
- 椅子較靠近
- 車位難尋(試過找了一個小時才等到底樓停車場的位子)
- 戯的選擇較新較多

Q-Lap

- 比較大間
- 人潮比較少,感覺比較偏僻
- 椅子比較舒服
- 爆米花比較好吃
- 因爲人少,車位比較多

So, my choice would be Cinema in the Mall.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地區分別-夜

晚上九點半運動完,繞去看百貨超市有沒有關門。

天啊,汽車人潮滿滿。

馬來同胞們都穿得美美,香水噴得香香的開始進去購物。

如果是在馬來奕、詩里亞、都東,除非是佳節趕買年貨,晚上七點人們都預備回家休息了,街上冷清清了。

就算是出去購物,差不多都是穿睡衣或休閒服加拖鞋出門,誰還穿得那麽隆重那麽美哦?

第二天,跟同事確定了這是“正常”的,首都人們並不是因爲逢開齋佳節大家都出來湊熱鬧。

一個半小時距離的國家,竟然有差別那麽大的生活習慣,真有趣。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10

有午飯吃了!

等到脖子都長了,星期二終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去吃午餐了。

平常我吃飯都是慢慢來,細細品嘗。

這天,飯嚼在口中特別的香。

我,的確是無可葯救的飯桶。

現在,不要跟我提麵包和鮪魚,雖然它們幫了我近一個月。

新發現:

中午有吃飯跟沒吃飯,飽足感的分別很大。

就算是用麵包把肚子塞得飽飽的,四點就會手腳發抖,還不如一小碗的飯菜。

我是無法在沒飯的地方生活的。

Thursday, September 09, 2010

地區分別-食

首都的人們都跟大都會的人們一樣愛晚上外食。初次在西馬看到人們晚上十點還全家出去吃飯實在是讓我吃驚他們要如何在睡前消化?

馬詩地區的人們如果可以不是沒有選擇中、晚餐都情願回家吃飯。

這個齋戒月,很多sungkai buffet,幾乎家家餐廳都爆滿。不止回教徒,連非回教徒都愛一起湊佳節熱鬧。

這種情形馬詩區的商家肯定是羡慕極了。

首都飲食消費也比較貴。一個不小心,最少要五元至十元。

所以他們都說在馬詩可以省很多錢。

這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馬詩富人愛駕Lexus,辦公大樓停車場卻滿是馬賽地。

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10

獵物

前一天,他說後悔太快給她交往的承諾,因爲見面了發現她裏外都和網路不一樣,對她沒感覺。

隔一天,他面帶欣喜的說他打敗了很多情敵,因爲他們向他嗆聲他凴什麽比他們先贏得她的心。

是獵人本色吧?

因爲有人爭,所以會為獵到本來不喜歡的獵物覺得驕傲?

然後呢?

把獵物屍體挂在墻上做標本?

Monday, September 06, 2010

悶劇

藍正龍的“偷心大聖PS男”看得我好悶。

通常會因爲劇情太精彩而趕劇,現在卻是因爲要快點讓它ending而趕戯。

邊看邊納悶。

說是窮得吃了三年豆芽飯的女主角卻用Apple iphone手機和Apple筆電。難道是省吃省用買的?

比以前張娜拉的“開朗少女成功記”--說是窮家女卻有錢染髮--還不合邏輯。

是廣告贊助商也未免太hard sell了,幾乎是每個角色都是人手一台iphone。

還好有劉若英超好聽的“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她淡淡很自然的歌聲配上讓人聼來很遺憾的歌詞很能感動人心。

也還好還有越來越有魅力的溫升豪。劇中角色似乎是為他量身訂做,很適合他。比他在“敗犬女王”的角色討好多了。

藍正龍除了小酒窩依然可愛,其它都沒什麽進步。隋棠木木的,白韻惠是很美。。。。。。就這樣而已。

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想念肉

第一天,星期五,早上七點吃了早餐之後我就沒有喝水和吃東西。

撐到十二點放工,嘴唇都乾裂了。抵家吃飯時已是大概兩點了。

感想是:好像是做了幾天飛機的感覺在旋轉。

第二次,偶爾喝點水,中午沒有吃午餐,只是喝了一包即沖麥片。

四點到家時,手腳快像水母一樣了,見到食物就往嘴巴塞。這樣下來不增磅才怪。

第三次,偶爾喝點水,中午的即沖麥片加成兩包,比較有飽足感。可是,到家時一樣快餓死了。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我餓聰明了,天天自備Tuna麵包,至少比兩包即沖麥片飽。偶爾就鮪魚麵包加上一包或兩包的即沖麥片。

老三問我天天一樣的鮪魚麵包吃不膩嗎?(算算吃了三個禮拜吧。)

縂比餓肚子好吧?而且我的鮪魚都是不同口味的—橄欖油,太陽花油,水的,辣的,碎狀的,塊狀的。。。。。。那會膩?(努力說服自己當中。。。。)

今天,帶了炒飯加兩片馬鈴薯,是這個月吃得最滿足的午餐。

三十多年來,第一次那麽盼望開齋節快點到來。

因爲跟隨回教徒員工提早放工,我們午餐都沒出去吃,只是用十分鈡以上述方法解決。

因爲回家時已非常餓了,所以都是隨便解決,我好久沒吃肉了。

往好處想,這個月的午餐費省很多。

Thursday, September 02, 2010

指甲油

銀行櫃檯小姐暗紅色的指甲油非常漂亮。

她說是在樓上弄的,八塊錢。

一聼,好像蠻便宜的。

再想想,八塊錢可以買八瓶便宜的指甲油,用上五年,因爲時間久了會硬化。

如果買貴一點的大概可以賣兩瓶吧。

有時會想,命中是不是注定一輩子會花多少錢﹑存多少錢?

是不是少花就可以存到更多的錢?

我的人生會計簿子中,如果沒有偶爾揮霍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和犒賞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把它們都存下來呢?

不,我還是相信命中注定,否則就不會有破財之說了。

Monday, August 16, 2010

難過。

看了小方網站連接的CAS狗狗被不是人以不人道方法對待的種種報導時,眼淚差點掉出來。

想想牠們過得比我還慘,雖然沒自己的地方,我可是有得吃用。偶爾受點小氣,跟那些苦命的狗狗們比起來,簡直是大巫見小巫。

不要笑我以人命比狗命,畢竟我們都是有生命的動物。

我還聼過狗比我更好命的case呢:

早上九點天開始熱時就會在牠的私人房間開冷氣給牠吹。有自己的私家車定時出去游車河。一個月花費千多元汶幣保養看醫生。。。。。這種種的種種,真的是過得比我奢華。

不過各人自修福,我除了目瞪口呆也不會羡慕這些福報大的狗,因爲人身難得。只是,這些狗痴的愛,可不可以平均一點分散在每個人的身上,好讓那些苦命的狗不再痛苦加深?

我都不敢跟小方說我舊同事說她叫菲佣把家裏一大堆不同母狗生的小狗一股腦丟到河裏去。我也不敢問是不是銜接Kiulap和市中心的那條河。我也不能跟她解釋她也有小孩,怎能把別人的小孩就這樣謀殺了呢?叫她給資料和要捉小狗時她又諸多藉口。

有種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罪惡感。

雖然幫狗結扎也是很不人道和罪惡的事情,可是爲了錢,否則她們應該在沒有辦法中這樣做。

因爲換了環境,愛上不同的電玩,所以我都沒用十指打字了。所以,如果有任何想上來看我去外太空回來了沒的朋友們今天看到我的眼淚,就謝謝那些狗狗和並且一起祈禱以後大家都到沒有痛苦的地方吧!

突然很想念家中臭臭的Kuku和Cola。

(相片改天上傳,因爲爲了這篇字,過了我要睡覺好明天捉蟲的時間了。)

晚安!

Thursday, July 01, 2010

第一天上班。

同事都很友善。

我悶得抽痙,有種要退休的感覺。

希望這只是蜜月過渡期。

我有了把要馬來語學講到頂呱呱,不看人不知道是從我嘴巴說的小小目標。

加油!

朴龍河


朴龍河,你這個笨蛋,幹嗎跑去自殺呢?

可惜啊可惜。

還像重看你和我最愛的宋允兒演的On Air回味,跟《閣樓貓咪》一樣,現在我也不想看了。

自殺之風在韓國還真是強得邪門。

不要再有下一位了,拜托。

Tuesday, June 29, 2010

臭味相投的朋友

妳常大笑,心中卻滿是悲苦。

我不愛笑,心中卻常是怡悅的。

如果我們可以中和一下,那該多好,至少就不會表裏不搭了。

套句妳媽媽說的,我們脾氣一樣臭,妳才會從我素不認識同學姐姐身份變成知己。

不過,在我看到自己有好的轉變後,見到妳越來越痛苦,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拉妳一把。

我要說的是,如果真的那麽不滿,就做決定,不要怨天尤人怪他們加予妳痛苦,畢竟妳已經離未成年太遠了。

說我不了解?

我還記得有次爲了男生的事情安慰妳時,竟被妳說我從沒愛過,所以不了解。

看妳哭得痛苦,我當時雖然很受傷,卻不語。

在我痛苦的1996,妳知道我做什麽嗎?

我本想去海邊大喊,卻看到沙灘上滿滿是人,沒聲音了。好笑吧?

現在看回頭,覺得自己有點笨。

2009年,我用了好多好多文字抒發我的失落。

現在想來,沒有選擇我,絕對是對方的損失,因爲我值得更好的。

所以,不要說我不懂。

我最後要說的是,要比別人更加的愛妳自己,因爲只有自己才能最愛自己。

我不在時,如果遇到任何傷心事,隨時打電話給我,人身難得,千萬不要做傻事,知道嗎?

Monday, June 28, 2010

另類頽廢

過了一段把手表脫下不看鐘,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日子。

出國時,不須要趕最後期限,不需要想公司有沒有什麽難題要解決。

在家時,睡到自然醒,餓了就吃,吃飽了唸經,躺累了種菜,有電時追韓劇,天黑時玩Gameboy,有力時收拾房間,勤奮時看Financial Independence the Smart Way和Investment in Silver and Gold,要喊時就叫Kuku, Cola和Sarsi出來,朋友生病時可以開三十分鐘車去陪她聊天打氣......

就是不需要工作。

怎會無聊?

如果中多多,日子就可以天天這樣過。

這個月來,是我過去那麽六個月來過得最開心和懶惰的。

羡慕我吧?

不過,爲了食人間煙火,我又要開始和時間賽跑了。

也該感恩。

人生啊。

韓劇花樣男子

怕自己追片的壞習慣,在義烏買的韓劇擱置到最近才看。

故事還可以,男主角都很帥,他們的服裝也都很美。

可是,從第一集開始看到最後一集,越來越覺得男主角像《閣樓貓咪》的金來元。深深的雙眼皮像,壞笑起來時像,長長的腿也像。不信,對比一下吧。

李民浩
金來元
呵呵,是的,我喜歡來元,長得陽光,名字又招財。

女主角具惠善也是一直看一直覺得像某人。終于在最後一集想到我很喜歡的梁佩玲(後改梁藝齡)。

可是,那麽複雜的多角戀,還有惹自己無法愛上的人傷心這一條看了很難過。

從來都不喜歡看到三角戀的戯,最好是簡單的一對一。情願被人傷也不願傷悼人。

劇中我覺得最帥的是有點鳳眼的蘇易正,我喜歡智厚的性格,我覺得具俊表curly curly的頭髮很好笑,另外一個宇彬就看來太憂鬱了。

讓我浪費了幾天時間追的戯就這樣完了。

Thursday, June 03, 2010

低血壓

連續兩次中醫都說我70/110低血壓。

懷疑是不是正確。

好多年以前我血壓可正常。

難道工作壓力會讓我除了經期不調外,還氣到低血壓?

還好我不會頭暈。可是有時眼睛會疼或許是徵兆之一。

未老先衰。

我一定要在這段休息期間把身體弄好。

Wednesday, June 02, 2010

同事在放工要離開前時眼中泛淚擁抱我時,嚇了我一跳。

或許我們生長在比較拘謹的環境,所以有些不習慣。是她太感性還是我太理性?

告訴另一位依然留在辦公室加班的同事時,輪到我嚇她一跳。結果她要離開前又來哽咽的握緊我雙手說捨不得。

我強笑的安慰她搞什麽,我們以後不是同事卻是朋友啦。

説來有點好玩,我只告訴了兩個不同部門的同事。還好就這兩人,不然,要應付這樣的場面我可辛苦了。或許也會有人會買鞭炮慶祝。。。。

就算是極度重視隱私的我把秘密保護到極度隱秘吧。

在離開前,把辦公室掃了一遍,讓它不再帶有我的沙子和影子。

去年剛搬的辦公室似乎不是很吉利。坐進去後我的部屬就走了幾個,然後就坐鎮的我也被弄到也不想呆了。

鎖上門之前,回頭一看,突然,有點懂得同事說的捨不得是什麽意思了。


人生不就生離死別而已嗎?

就這樣,我把十四年的記憶給鎖在鐡門裏頭。

以後這裡頭發生的一切大小事都與我無關了。


打開門,感激這裡對我的栽培和磨練,我要勇敢的去面對我的新人生了。

Sunday, May 30, 2010

祝考試順利

如六月,是ACCA考試季節。

六月十三號也是汶萊公民考試的日子。

希望所有為考試做了準備的朋友們都能順利及格。

“機會是為有準備的人而準備的”這句話不是騙人的。

以前爲了進Maktab Duli Sixth Form而日夜溫習和看很多課外的馬來書藉。

後來雖然拿到三分Credit,卻或許是因爲僧多粥少加上青登記身份而不獲錄取。

後來,有點後悔因爲專攻馬來文而讓我在中學時期沒有把英文一科考好。

在最後一分鐘接到考公民權的通知時,盡量用短期記憶來背資料。由於寫作對我來説易如反掌,所以就不需要像別人一樣背作文。

現在回想,如果不是中學時把馬來文底子打得穩,情況可能就更加緊張了。

所以,只要有努力去學習某些專長或知識,總有派上用場的一天而不會浪費掉的。

所以,希望你們都能全力以赴,別讓機會溜走,讓我們六個月後聽到大家的好消息!

我們都是勝利者

其實這則故事我看過了。

可是,在去年從古晉囘美里時遇到一個健談到會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有目的的陌生uncle口中聽到時,印象更加深刻了。

聊呀聊,不,應該是我只有洗耳恭聽和回答問題的份,我讚他口才很好。

他說其實以前他因爲自卑,人很内向得不健談。後來可能是宗教的影響力,他慢慢變得比較正面思考和有信心。還說了我看過的這則文章。

我們在未成形時,其實需要跟其他的精子奮鬥逆流而上達到子宮輸卵管,最後在子宮内膜着床。這其中必須通過重重的關卡,過程並不簡單。

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上,成爲今天的我們就是一種勝利。

所以,你,我,他,都是勝利者.

的確是有道理.

所以,跟你分享,不要認爲自己很差,很糟糕,沒有用;如果沒用,又何來今天的我們呢?

有道理.

Friday, May 28, 2010

感觸

現在是五味參雜。

第一期覺得委屈。盡心盡力工作落到被數落拿薪水沒表現的地步。如果要學別人搖腳上面子書玩遊戲才叫工作,那我做不來。

第二期覺得氣憤。既然認爲沒盡責工作,那不工作就了得,何必受這種莫須有的氣?

第三期,因爲恰好找到工,覺得開心,畢竟天無絕人之處,公司省了我的錢,我也可以另外學東西。

第四期,有點替公司惋惜如果不是短視,公司不會流失一個它培養許久的人才,我也不會馬死落地行(廣東話)。可能會跑到腳脫皮,也可能給我跑出另外一條更寬闊的大道。

第五期,替公司覺得擔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偷偷笑,因爲居然找不到可以全面頂替的人。到了這階段我居然需要加班。之後還要無薪回來繼續交待工作。

第六期,覺得有點不捨得,有點愧疚。可是想到那些狠話和這些不需要的多餘壓力對我健康和精神上造成的傷害,就算給我多多錢我也不敢做了。

我想,上述感覺是正常的吧?

我畢竟不需要別人鞭策就會自動自發做分外的工,因爲可以免費學習。

可是如果認爲那些傷人自尊的話可以鞭策我更加勤奮那就是做了十幾年工還沒了解到我的性格,否則我不會到了今天是一個人做五人工的廉價勞工了。

也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精力去面對轉新工作的壓力。

所以,我期望我依然可以有蟑螂的精神(打不死)在新工作上加油!(是的,備受言語的打擊過後,我很需要.)

Thursday, May 27, 2010

發霉

還好還記得密碼,所以不是很嚴重。

前面幾個月,過得不是很好,很不爽。

不說不順因爲人生十之八九都是不如意。

天天利用種菜,賺錢的網上遊戲來麻木有工作恐懼感的自己。

後來,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我自由了,呼吸也順暢了。

也慶幸在憂鬱症變嚴重之前,我找回了我的自信。

說憂鬱症是因爲我已經開始有一些它的徵兆,比如失去信心,憤怒,對工作感覺無助。

朋友知道我沒找到工就辭職歸故里有點驚訝。後來聽到我的理由後都說休息一陣好了。

告訴媽媽我要靠她的養老金過活了。她也很配合的說行。這就是家人。

我是個自尊很強的人,說我什麽都好,就是不能侮辱我ˉˉ認爲我領薪水沒工作而不想面對我們工作負擔超過好幾倍的現實。

以前寧願放棄更高薪福利更好的工作改變主意留下來,是認爲公司有人情味。現在我只看到“慾加之罪何患無辭”,不如求去罷了。

也算是幸運的了,居然那麽順利在辭職不到三星期得到一份以前很嚮往的專業工作。如果職責掌握得好,未來前途也會一片光明。

現在也不知道老闆會不會後悔和認清他所謂的沒做工是什麽意思。雖然偶爾覺得滿同情他們的,可是我想到那一年來加註我身上莫須有罪名我就會很可惡的暗說"活該!"

Saturday, April 24, 2010

看戯

幾十年沒進過戲院的我上個月和小朋友去Mall看了Alice In Wonderland.

六塊,滿貴的。

以前這種位置只要五毛錢,三塊就可以坐好位子了。

因爲花了30分鐘找車位,遲了十分中鐘才進場。

戯非常好看,沒有悶場,也沒有色情鏡頭,顔色很漂亮,白皇后也很美麗。

只是,看到最後,因爲分離,在我眼中它似乎是悲劇。

***********

看戯看上癮,又和朋友去看了報章說有多好笑就多好笑的Date Night。

因爲是星期天,所以又加多一塊?

真的好在這次沒有跟小朋友來,裏頭有太多多餘的粗口了。

別誤會,對中文或方言粗口了如指掌的我不是假清高,只是感覺他們有點脫褲放屁的感覺。

開始時我真的想在又暗又涼的戲院睡覺,到了後面才有幾個暴笑點。

比較起來,比前面那部悲劇難看多了。

***********

以前小時候看戯以爲戯中一切都是真的。

很奇怪他們是如何跟著那些明星錄影的;是不是廿四小時?那豈不是會拍到上厠所大小便的鏡頭?

好在我看秦漢林青霞秦祥林的那個年代,最最最over的就是吾看你的眼,吾看你的眉那種鏡頭,並沒有出現在廁所如厠的鏡頭,因爲很多事情都是understood。

真的不明白,又不是三級片,爲何現在很多戲劇都愛加一些情色鏡頭讓它變成限制級或無聊極。

不一定舌吻脫衣上床我們才知道男女主角相愛。

Friday, April 23, 2010

排天倒海的恐懼

收到一些老同學、老朋友、老部落格kaki的面子书通知时,還在考虑是不是该用面子书。

可是,接二连三收到認識卻不熟悉的人的邀请时,真的是让我害怕极了。

想想----想见的﹑不想見的,全都看到你-----單是想就讓我頭皮發毛。

雖然説是可以設定,可是在沒有隱私的網路中,有誰敢擔保不會讓不想見到的人見到自己的資料嗎?我打賭很多被我看到相片的人肯定不知道因爲通過某些人而讓自己在我面前曝光。

不知道這種感覺的人一定認爲我太誇張了,不過我相信還是有人會懂的。

所以,暫時要跟朋友們說聲抱歉,還怕陌生人類的我暫時無法過到自己這一関。

不過,天知道,可能有天我想通了,還放上泳裝照呢?

Saturday, April 17, 2010

憤難平

睡不下.

我就像死不瞑目的屍體一樣眼睛睜得大大的躺了好久.

因為我太氣憤了.

我知道生氣對自己不好.

我會很努力的排解.

Tuesday, March 16, 2010

喵喵,安息吧!

走過垃圾桶時照舊跟黑色老虎貓"miao miao"打招呼.

可是牠卻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哪.

同事說是死貓.

有點震驚.

又後退去看.

牠鼻孔冒血反著躺.

和牠長得一模一樣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小老虎貓不在牠身邊.

天!牠肚子還有第三代老虎貓啊!

我也不知道牠們有沒有人養,有時很想把我看到流口水的小貓捉回家,卻怕牠是有主人的,又怕母貓傷心.

所以,要做甚麼就去做,沒有人知道我們何時會像母貓那樣隨時離開.

不是我的貓都會讓我有點難過,何況是自己養的?

所以,我現在都不太敢跟家中那隻儍"骨骨"太friend.

唉...希望母貓能安息.

Monday, March 15, 2010

三千絲

做了一年一次的離子燙後,那小姐說我的頭髮很乾,如果可以就用這套洗髮水來護髮.


以前在別的地方買過不同的一套,雖然比外頭買的貴上幾倍,可是真的很好用.

先問她要多少錢,不然說得再好我口袋不夠錢也沒用.

哇!價錢幾乎跟我弄頭髮一樣貴.

可是想想自己一年才弄一次頭髮,也沒有甚麼時間下去做頭髮護理(而且做一次頭髮護理也不會便宜),長久來說,對自己好一點,還是值得的.

用了之後,的確像她說的一般,頭髮很柔順.如果用完了,我想我還會再買的.

離子燙了兩個月後,因為一直想得太多,也可能老了,頭頂一直冒出白髮.

用了Cosway的染髮劑,只消五分鐘就把頭髮染黑了,而且也不會乾,滿方便的.

只是,看到自己自然帶黃的頭髮全變黑時,有點後悔了----全天下只有我有的髮色不見了.

現在,只希望顏色快點不見,好恢復我本來顏色.

Friday, March 12, 2010

何苦老先生

雖然不認識他,可是常在報章看到他們一家人的文章.

雖然覺得他不會很老,可是為了尊重,我還是加了老先生三個字,希望他不會怪罪.

他的文章寫到現在這個階段,就像落幕的人生一樣,他離開人間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非常欽佩他在那麼痛苦的日子,還能咬緊牙根,繼續用還有點力的手寫字,再由他的太太難過的幫他輸入電腦.難為了和他同甘共苦的太太了.

因為經歷過幾個月父親痛苦到需要打麻啡的日子,所以知道如果不是他骨子裡不服輸的強勁,他不可能以常人的意志力來做這事.

他比喻在這個受癌症侵襲的身體好像變成靈魂的墳墓尤為貼切.

現在他連想看家中所種的植物都已經因為雙腳癱了而成為奢侈的夢想.

而多少人,卻為了不知足,往往沒有看到何苦老先生現在掛念的一花一草而抱怨別人日子過得比自己好?

希望何苦老先生以後可以詳和、有尊嚴、不受痛苦的離開世間.

Thursday, March 11, 2010

又是曼谷

別問我為何二月又是在曼谷,我有我的苦衷,你也可以罵我不知好歹

抵達時,遇到大塞車.

也是第一次坐上兩層的豪華巴士,所以看景物都是高人一等.


曼谷是個奇怪的城市.一邊是老舊到不行的房屋,隔壁就是高樓大廈.

很特別的是在很多地方他們都會在外頭如屋頂或籬笆高掛國王和皇后的相片.


第一天就被對面四面佛外面賣花的Auntie騙.因為同事要上香,所以跟著去看,結果也被小販叫買花和香.400Baht.另外一個同事也不早說其實只要賣20Baht,而且裡頭也有賣.

算了,有條件被人騙總好過窮到要去騙人.

然後,離開大隊,自己一個人在前年七月去過的Boots和Watson破產.

晚上七點,肚子餓極.問了Watson櫃檯小姐那裡有賣好吃的Pathai.上次離開時才在機場吃到有點像粿條的好吃Pathai,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吃到.

那位小姐好像也不知道,出去問女保安.女保安好像在牽犯人一樣好心的帶我去隔壁,說那兒二樓有家餐廳有賣.大廈內店都關門了,心中嘀咕這保安會不會把我帶去荷蘭.

一上去,的確有家看起來是華人經營的餐廳,景色也好,裡頭已有不少客人.也預備了餐價會很貴,可是可能會泰國人來講很貴,對我來說真的還好.

傳說中的Pathai.可是這個是細麵條,不是粗的.他們烹調時用了不用錢的糖,所以吃起來感覺有點噁心.青蔥和炸過的豆腐都還回給他們.蝦倒是滿脆口的.加上一杯果汁,結帳時付了130Baht大約汶幣不到六元.


窗口外就是通往捷運的跑道,人來人往的.原來這家餐廳就是前年和家人來曼谷時有人在附近派傳單的餐廳.早知道就該帶他們來享受一番.


感恩的吃完這餐,對面不遠處就是我們下榻的地方.不過這種地方應該不時我們自己付費時會來的地方,太貴了.


讓好多女人為之瘋狂的牌子就這樣在路邊炫燿.除非想要心跳加速玩猜價錢的遊戲,否則這可不是我需要去浪費時間的地方.


來來往往的車那麼多,是回家還是出門呢?


過了大馬路,就是感覺有點像新加坡烏節路的不知道甚麼路.除了定價了的書本,裡頭東西都貴得離譜.我也在裡頭用大概汶幣45元買了件打五折的紫色襯衫.之後買的衣服都只要汶幣五到十塊.


星期天,問好了旅店工作者,就一個人戴上馬六甲買來的漂亮帽子,搭捷運去最後的一個站.

我要去九點開市的Chatuchak週末市場.

問我怕嗎?有一點,不過身上帶著電話,以前也去過,所以還好.

不是很喜歡跟一群人走,然後浪費時間等甲買東西、等乙買東西,自己要買時別人一直催,我還是偏好自己走.喜歡就停下來喝喝椰子水,吃吃泰國燒買,自由自在.不是嗎?

第二天,看到有比較地到的foodcourt想試試他們廉宜的套餐,因為同事說不會吃,結果我必須花雙倍價錢去吃KFC...讓我後悔極了讓同事跟(還是我跟同事我也忘了).

要拍Chatuchak市場時,因為太早了還沒有很多人所以沒拍.等到人多時,又逛到沒有時間拍.

結果,一個人的Chatuchak shopping我買了包包,上衣,百合花、水仙花等等的種子,戒指和一大堆只要10Baht一對的水晶耳環和項鍊.

如果不是要趕時間回去,我可能會逛到六點收市.

三點趕忙搭捷運回去.這是才是Chatuchak熱鬧的時候.這也是前年我們抵達的時間.


泰國,就是這樣.

問我還會不會再去?不會,因為語言不通,不是所有人會英語,溝通很麻煩.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我要去印度(2)

某位朋友為了某種原因沒有打算和我們一起去印度.

可是,她的反應讓我很不快.也讓我想起上回旅行的灰色記憶.

她說:- 我們要去的地方沒有比她同事住的地方美……不好玩……只是一個城市……去住我朋友的家不舒服……下次才找她朋友安排……下次才去佛教聖地……

為何在我聽來有忌妒的感覺? 就不能隨喜嗎?

這位朋友不吃辣,如果她也一起去可難為她找食物了. 畢竟,我們現在這三人都吃辣.

去過中國,我認為我該去一趟印度看看.

朋友說新居完成邀請我們一起去度假,機會難逢,為何不? 否則我想我可不敢這樣去.

沒有打算去她的首都.咯拉拉處於比較尾巴,只是朋友說因為太多西方旅客把那兒‘污染’得很厲害.

沒有打算佔認識了十多年的前同事便宜,也不會認為印度會比中國或者汶萊美,我只是打算看看世界人口第二大的國家發展有沒有離中國很遠.

印度朋友說千萬不要以美麗的照片來期待會看到的咯拉拉.

明白.

西湖被拍得有夠美了,可是真看到時也不過如此罷了,我早上在高速公路看到的路旁景色也不會輸.

所以,我會穿上最陳舊的長袖衣服(因為沒有破衣)迎接满街灰塵,乞丐,毒品,妓女,牛糞,拉肚子.

不過,相信朋友會儘量讓我們有段美麗的旅遊回憶.

可能回來之後,我會想通很多事情.

Tuesday, March 09, 2010

我要去印度


昨天在Mall的書店找不到任何有關印度的旅遊書籍,今天早上十點很稀有的最後一分鐘才決定要去美里大眾書局.

英文版的,居然一本都沒有.

心冷了一下.

是不是沒有人會去印度,特別是咯拉拉(Kerala)旅行?

中文部還好雖然沒有全印度的旅遊書,至少有不少本自助旅遊的游記.

因為它賣到過份貴,所以在那兒用兩個小時看完其中一本日本人對印度的介紹書.

還是不喜歡上網找這些資料,因為太費眼力時間又費紙張.

還是很失望.

如果在其他國家肯定可以找到更多相關書本.

最後,花了RM115.20買了這三本.

如果能找到在十二月去相同地方旅行的其他有趣旅伴就好了.

Sunday, March 07, 2010

Tahan

之前一直想要不要每個月花八十塊付停車費,以省走1300步十三分鐘來上班.

後來,想想一年就要花九百六十大元,太貴了,捨不得.

我連Acer八百元十一寸紅色筆電,都一直以手上這台用了七年的Acer還可以跑為藉口,捨不得買,何必浪費呢?

現在真有換掉它的念頭.

Saturday, March 06, 2010

感謝!

前面兩篇字都是在BMobile一直中斷的狀況下打的.

第一篇在中斷過後publised時全變空白.

完全沒有存檔到.

那時還很好EQ說重打的肯定更好.

第二篇一樣情況,還雪上加霜連電腦也不會動了.

心中不禁詛咒起來,好辛苦才抄了一段好文章出來,難道又是一片空白?以後可要在Words存檔後才po出來.

還好,重新開機後文章居然奇蹟的99%有存檔.

《窮得只剩下錢》--王陽明

熟悉我的人一定奇怪不是教徒的我為何會花馬幣三十一塊半買這本我看不懂的書.

要怪就怪它那窮得很奢侈的書名和把書包起來的大眾書局.

可能因為沒有接觸過這類書,除了裡頭的小故事外,很多用詞都不是我看得懂得名詞.

倒是里邊181頁生涯規劃的小故事有點刺激到我.

據說有位記者夢見至上神.由於專業的敏銳性,馬上抓住機會請求神讓他採訪一下,神特准了.記者趕快腦筋急轉彎,想出一個有特色的問題.

「神啊,祢看人類在人生的道路上,有沒有甚麼矛盾可笑的現象?」

神不假思索地回答說:「有,有三項!」

「哪三項呢?......」記者迫不及待,扥托眼鏡,緊握著筆桿要好好紀錄下來.

「第一,人在小的時候常常盼望自己趕快長大,但等到長大之後,卻希望返老還童!」

「第二,人在年輕的時候常常像拼命三郎,用健康去換取金錢,等到年紀大了,卻要用金錢來換取健康!」說著,神停頓了一下.......

「第三項呢?」記者趕緊追問下去.

「第三,人活著的時候,活得好想不會死,但死的時候,卻死得好想沒有活過!」

神的回答讓記者感到非常意外!甚麼是活得好想不會死?甚麼是死得好像沒有活過?要怎樣活才算是真正的活過?!

是不是好像97%的人都是這樣生活的呢?

Friday, March 05, 2010

夢想


這幾天一直聽到中廣一支說老先生小時後有個彈鋼琴的夢想.

不過直到他老了依然沒有碰過鋼琴的鍵.

每次都沒注意到這到底是賣甚麼的廣告,因為每聽一次,我就陷入沉思一回.

我年少的夢想是甚麼?

吹得一口好笛子.

最近常想,如果我有幾億元(多多夢),我會做甚麼?

其中之一就是去中國學他一年半載的笛子.

自從蘇老師回新加坡後,我的笛子都全成了避邪寶笛.只有在心情超爛時給我拿出來吹灰塵--不成調.

雖然學過基本的,可是都不是很正式,如果重新學習反而會帶給我困難,因為錯誤的習慣很難更改.

比起很多不再有夢想的成年人,至少,我還有個卑微的夢.

還好.

Thursday, March 04, 2010

邱澤

看著《福氣又安康》.

雖然依然覺得陳喬恩有點怪怪的,故事還可以,長眼睛的籃正龍很酷,有小酒窩的修杰楷很陽光.

只是,邱澤怎能長得那樣美麗?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紅榴槤


第一次買到那麼大粒的紅榴槤,遠看就像巨大的紅毛丹.

只是這種野榴槤不是普通人可以用手開的,因為它們硬到用刀都撬不開.

可能別人都是用電鋸把它鋸開的.

果肉?開到手都要斷了那有力拍?

味道很嗆.果肉嚐起來很像帶有酒味,獨特.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Sexy Tail

這是我們的新朋友,Ku Ku.沒有高雅的名字,只有讓人聽到會發笑的狗名.

不信?

有圖為證.狗仁兄自己聽到自己名字就會笑成這個樣子.


很幸運的,牠有點像已經成仙的金可魯先生.

被人家養到蠻大時不要才轉到我們家.

起初我們懷疑牠不是傻的就是有毛病,否則這麼美麗的狗為何有人不要?

現在只知道牠除了不吃麵包和不像金可魯先生那樣會唱歌外,沒有甚麼不對勁.

牠的別名叫Sexy Tail,因為牠有條天生的短尾巴.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過年


受了以前的教訓現在我們家自個兒買自己愛吃的.

過年前買年貨的時候說可以趁過年三天假期時慢慢吃,可是一坐在那看著這些零食時卻頭暈目眩就一個亂字了得.

這些東西如果全餵到胃裡,不知道要走多少個十千步才可以燃燒.

雖然沒成仙,看來還是年花最好吃.

Tuesday, February 16, 2010

春花

黃色的水仙花

可是味道沒有白色的清香.

也讓我想到水仙花裝蒜這句諺語.


粉紅色的紫羅蘭

看到人家種在辦公室時就很羨慕,沒想到居然讓我以十三元馬幣買到.這個攤販居然還有賣很多不同顏色的雏菊Daisy.如果不是之前買過鮮花知道它很容易軟掉可能也會被我抬回來.

紫色蘭花

我猜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蝴蝶蘭.

以前從來不覺得蘭花好看,許是人老了,看花的角度也變了,開始喜歡她的開花持久度.


紫色的菊花

雖然很普通,可是很奇怪的是在買時菊花味道很香,不知為何到了家就似乎沒有味道了.難道他們有噴菊花香水?


桃紅色風信子

味道好香,比百水仙濃郁,可是花長不久就會枯掉.

紫色風信子


不可吃番茄

不知道叫甚麼名字,只知道不知第幾代的小老闆很嚴肅的在我提問時說絕對不能吃.

不同地方買的不同花,結帳是馬幣198.

不知道有沒有嚇死人?

Monday, February 15, 2010

握手

經常要在過年時避開不見不握手的人居然給我在Supa Save買一堆蛋糕時在收款櫃檯碰到.

如果我先去買百合花就不會撞到;如果我再逛多一秒就不會碰到;如果我不去一號櫃檯可能就不用握手;如果….甩甩頭把所有的如果都甩掉.

這人竟然在不是下班的時間出現在這種地方的機率低到實在是讓我搖頭.

我懷疑這人是不是過年期間都逢人握手,何況才大年夜.

面對他的大手,心跳已經不會加速,有的只是好遠久的熟悉感,畢竟,我們的少年時期差不多是一起成長.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富有乞丐

去提款機取錢時,有點傻的阿娥居然坐在裡頭的雨傘架跟人討錢.

一開門,就看到貌似菲律賓人的男人給了她一塊.

我在取錢時,一直聽到她說"Sir can you give me one cola please?"

納悶原來她那麼愛喝可樂嗎?可是提款機提取的可不是飲料呀!

轉頭,看到她走去拍我隔壁帶著一個女兒的印度人的手臂.

對方掏出一塊給她.

我這才恍然大悟她說的是"Sir can you give me one dollar please?"

沒想到她居然聰明到在錢最多的ATM跟人討錢.五分鐘不到她已經兩塊進袋了,如果是一天收入豈不比好多人高?

不知道傻的人是誰.

我離開時,她也向我討一塊.

知道她其實並不窮,我只給了她一個笑容.

煙火











有時覺得很好笑,馬來西亞不能放鞭炮時,我們可以.

如果馬來西亞可以放鞭炮後,我們可能又不可以了.

以前不可以時,愛放的人就從馬來西亞買進來;現在可能是他們帶出去了.

無可否認有鞭炮和煙花是熱鬧些,可是有些恐怖到可以把睡夢中的人嚇跳起來,讓我想到戰爭無情的炮火.

再說,煙花雖然璀璨,可是只有一瞬間.

燒錢.

凌晨無法拍到美麗的煙火,還好傻瓜相機有拍煙火的設定,不過看來是用非常慢的慢門,不是我輕易可以懂的.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逛年市



在過年前一個星期美里市才會有這種市集.

為了過虎年,我買了蠻多以前都不捨得買的年花.考慮了一年才買,不過份吧?何況價錢比汶萊便宜多了.雖然要支持本地經濟,可是沒有人喜歡當冤大頭吧?

過了一條河,過年的氣氛就孑然不同,所以我們年年過年前都愛下了班去美里大街年市湊熱鬧.

不明白為何有人說受不了它的熱擠.這種熱鬧就有國外夜市的味道,可是每年辦得越來越好了.如果沒去過出名的士林夜市或茨廠街,就可以來這兒小小感覺一下.

第一次,大年夜清早六點就和母親去詩里亞的Tamu看看,可惜沒拍到照片.以為會是人擠人大塞車,沒想到卻可能是太早了,只有小貓兩三隻,直向母親唸無法跟美里菜巴剎比.連要買一隻鴨都買不到.

所以,明白了我每次說這兒很多時候,就算有錢夜買不到東西的無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