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0, 2009

推薦新菜單

向女招待說:"Give us two butterfly..."

還未說完她看著我莫名其妙的笑.

朋友已經大笑出來了.

要叫兩碟奶油蝦,竟然變成要兩碟蝴蝶飯.

事情好像大條了.

工多量多到好像我們都不太正常.

兩位同事則暈到吃了霸王午餐,吃飽沒付錢就離開.過了許久兩人才發現沒付錢.

救命啊!

加油!

Saturday, November 07, 2009

小時八卦,大時__?

大概八歲的小男生在他小堂妹面前向他媽媽投訴.

大意是說說從小親戚那兒知道她們已經看完那部片了.所以是伯母小氣,說還沒看,故意不要借他們.

不禁搖頭,再看一下這未來的"製造是非小心眼男人"是甚麼樣子.

第一,別人如果不主動,他應該沒有借東西給你的義務.

第二,家裏那麼有錢,媽媽自己不會去買嗎?就算沒錢,有必要自討沒趣嗎?

第三,難怪母親常說大人會吵架通常都是為了小孩.幸好他們沒有住在一起,不然家中有個這樣看不開的小孩,會和氣才假.

第四,家庭教育還真不簡單,否則富人怎會教出這樣的孩子.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Don't save your best dress

看到朋友轉發郵件說有位太太逝世時留下讓她先生傷心的美麗絲巾.因為想把它用在最特別的日子,卻因為那天從來都沒有到來,所以永遠沒能用上.

其實,活著就是個受祝福的特別日子了.

所以,有時我在想吃特別的就吃;特別喜歡的裙子,要穿就穿;因為明天如果冬瓜了就甚麼沒有了.

小時候,每當分配了父親買給我們的糖果後,有時為了怕弟弟們偷吃,我會爬著墻把它們藏到天花板.

(是的,我承認,我不是個孔融讓梨的好姊姊.我是個不苛望別人那份,平等分梨的人.)

然後,先吃掉比較不好吃的,把最好吃的留到最後才來享受.

有一次,但我高興的要享受我屋頂上的糖果時,痛心的發現螞蟻們已經先我一步吃掉我的零食.

就是那時起,螞蟻教會了我必須先享用最好吃的、最美麗的、最喜歡的,千萬不要等到最後,因為我們不知道那一刻在何時.

這樣想來,我好像蠻有哲學家的天分...雖然不是很喜歡怕老婆蘇格拉底.

Wednesday, November 04, 2009

請為我還債

晚上告訴老么:

"如果我今天過世了,請明天用我的錢幫我付早上欠了三塊錢的午餐."

買午餐時,她們沒有足夠的零錢,叫我第二天才付.

我還信心满满的說一會兒去找零錢後會來還錢.

怎知道去了百貨公司,這個飲料貴了兩毛半,那個比較便宜的Tuna變成兩塊一罐,看來看去好像都沒有可以買的東西,又帶著我的一百塊出來了.

如果勉強買了,還要抬到一千三百步那麼遠的車內,不如在比較便宜又靠近住家的地方買.

所以,到了晚上才有這種擔憂.不然我下輩子還要為了三塊錢的債,要為他們做牛做馬就划不來.

我知道,98%的人會認為如果自己死後還有債務沒付清是賺到了-因為大致上不必還了(當然,如果是欠了銀行他們可能會sue到拍賣你的棺材).

可是,身為佛教徒,我可怕了.經常會因為習性無可避免的造下很多業,能少一樣是一樣.

就算是其它宗教都說欠債不能不還.

哼歌=壞心情

告訴你一個我發現很久的秘密.

心情越壞,我越愛哼歌.

心情好時,我倒是蠻鎮定的.

所以,看到自己有哼歌的念頭時,就有點擔心自己了,因為這是個警報.

還是因為知道心情不好,就會出現哼歌讓自己放鬆下來念頭?

好像是雞跟蛋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