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3, 2009

十元


晦氣的日子裡並不是真的那麼倒楣.

居然讓我在沒有幾個行人的大馬路旁撿到了十元的手機充值卡.

比平時的一分兩分,一毛兩毛多很多.

謝謝!

Tuesday, August 11, 2009

癌症

又一個認識的人得了末期大腸癌.

這年頭,好像得癌症的人比中彩票的人多,也比中彩票容易.

可是我們只能束手無策的等死,因為一切好像都是人類自找的.

為了我們的貪念:植物要快長,動物要快大,汽車要夠型,企業要成長,飛機要夠快......

結果,下農藥、打賀爾蒙藥、改造基因、環境污染、自然生態被嚴重的破壞......

死亡的方法也越來越痛苦,越來越複雜.

人類劊子手呢,卻是不見棺材不流淚,只要還沒穿上壽衣,為了私利,還是繼續破壞.

如果不是為了貪念,而是在取的當兒回饋給大自然,一切肯定沒那麼嚴重.

Monday, August 10, 2009

發火

身為兼職廁所看門員的我,今天犯了個過錯.

還是應該叫它:'發了好大一把火'?

討厭廁所就在辦公室隔壁不遠處,不過既然老闆不忌諱財政天天聽到廁所開關門聲音,我又能如何?最多少去買多多而已.

可是,有些王八就愛上廁所時大力的把們蓋上,連外頭都聽到.

常常,當我在專注的工作時,往往就被這些聲音給嚇到或惹火.

我忍了好久(幾個月)告訴其中一隻喜歡模仿老大的公王八別上廁所時拜託輕聲關門,別用'Biang!'的.他沒否認,只說好.還好情況有好轉.

可是又變成另外頻尿的的母王八一直'Biang!'來'Biang!'去.

以前忍住沒發的電郵不再刪除,直接發給每個人請他們注意關廁所門的聲音,反正誰愛這麼做,自己知道,不必我指名道姓.

過了不久,就有其他王八故意上廁所時大力蓋門.

我立刻也用八成的力量把辦公室的門合上,讓大家知道甚麼叫'嚇到人的聲音'. 那傢伙後來可能是怕了,說沒注意到很大聲.我冷笑.

有人說關門最大聲的是老大.我沒出聲,因為我也把電郵傳去那了.說我膽生毛等著被罵'妳知道我是誰嗎?'好了,反正我也不打算忍很久.

現在想來,我似乎很失敗,無法壓抑這種一點一點累積下來的不滿.

還有,叫別人'王八',似乎也很不對.

反正,我該做的懺悔是很多啦.

長期下來不知道是我會得高血壓,還是因為有發洩所以減少得癌症的機會?

唉!

(從不歎氣的我歎氣了,代表我真的很煩厭.)


台灣高雄嚴重水災土崩,聽到新聞已經覺得可悲,再看電視,更加覺得像世界末日.

寶島,近年來似乎變得不再安全.

不是興災樂禍,只是想到不管在那,造物者只要捏一捏指頭,人類是無法躲避的.

如果發生在這兒,我也無處可逃,除了禱告.

祈禱,在台灣的朋友們大家安然無事,不管見過的還是沒見過的,不管是年輕的還是老年的.

(有點擔心往高雄去的小方,希望她可以順利的送外公一程)

Friday, August 07, 2009

千金小姐

班上有位儀態萬千的女生,怎看怎漂亮.

臉蛋漂亮,身材好,舉足投手都儀態萬千.

一問,原來是位老闆的女兒.

他們在天生環境中培養出來的氣質可不是我們這些為三斗米折腰的平民所能模仿的.

當然,另外一種沒有受到好好教導的千金態度就是人人所跺棄沒人想多看一眼.

我們只會在生活中變得越來越張牙舞爪,離"氣質"越來越遠,跟刺猬越來越像.

Tuesday, August 04, 2009

跟隨我成長的惡夢

小時後,經常夢到自己從很高很高的空中掉下來,四處都是一片黑暗,無止無盡,感覺非常真實,也非常駭人.

後來,也不知幾年前,這種夢何時停止了.

現在想來,有沒有可能不是夢,而是以前的經歷?

是不是天空掉下凡間的神仙?還是從外太空掉到地球的外星人?依烯保留一絲絲以前的記憶?

現在,經常夢到的是自己不知道如何常會走到很高的地方,然後必須從非常傾斜又窄的石梯或是梯階走下來.

有時,從上面看下去,這些石梯跟地面幾乎是90度,正常人根本無法安全的走下去,就這樣卡在哪動不了.

往往就這樣從夢中驚醒.

是不是說自己不該努力的往上爬?

或許應該甚麼也不理,就那麼躍下去,或許會立刻'放下'?

到現在還是沒有應對的方法.

如果你知道方法,請告知,好讓我夢中一試.

Monday, August 03, 2009

忿

衝進廁所那刻,我偷哭了.

第一次為了工作哭了.一點一點的累積,終於受不了.

生平最恨別人誣賴我.

一個人做最少三個人的工而只支付一個人薪水還好.

從財政到洗廁所都做過,卻被套上莫須有的罪名.

沒有兌現答應給我的年終獎金已經兩年了,理由卻是讓我為無法控制的input而產生的output負責.

給我一隻狗(我親愛的狗狗應該不會怪我拿牠們當比喻)一起工作,我如何讓牠學會打電腦呢?選擇權不在我,卻要讓我負責,不如說是想推卸責任.

如果捨不得兌現當初留我的諾言,就不要不知量力的把我留在小廟.

或許以為一次留下,我就會永遠做到退休那就太天真了.每次只有在我忍受不了憤怒的辯護後才又笑臉以待.

雖然老闆都是'對'的,可是必須以身作則,以理服人.這年頭,如果還是用'只有我對,員工都錯'這套管人,留不住人了.我又不是外頭找不到工的人.還有認識的人不時說過去他哪做.

沒有為兩年前決定後悔,畢竟我給了自己一次機會.

忍下了'星期一,我要丢信'這個念頭,因為朋友說必須在找到下一分工後.

Sunday, August 02, 2009

喧鬧中的耐心

越來越佩服住在首都和其它大城市的人們.

-可以忍受長達幾個公里遠的車龍;
-可以忍受不時響起的警笛聲;
-可以忍受大家似乎都在比車速;
......

時常慶幸住在一個靜靜的小鎮.

-雖然有時抱怨為何七點後就關店了.
-雖然現在的車龍不知為何比以前長了.
-雖然現在路邊大樹很多都為了我們被謀殺了.
-雖然有時候很受不了太有'愛心'的駕駛者可以在大馬路突然停下來把道路禮讓給其他人.

所以,A型的人開始擔心如果有一天必須去首都上班時,如何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