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6, 2008

林夢-惡夢

十二月初因事第一次去了一趟林夢,印象非常不好.

因為遇到星期一假期,星期六下午那天我們居然在Kuala Lurah大排了四個小時的長龍才抵達林夢.只差半個小時我就打算失約回家算了.

第二天回來時,依然是從晚上六點等到九點才抵達汶萊.

沒想到首都的人那麼愛喝酒.不然,誰願意這樣一去一回浪費八個小時?

其實,如果不是哪些插隊的王八,我們這些白痴可能只需等上兩個小時而已.

至到今天,我禁止弟弟跟我提到"林夢"兩個字--一個讓人在廿四小時內塞八個小時車龍又鳥不生蛋的地方.

比較起來,以前認為去美里在關卡排上兩個小時的隊叫"塞車",現在我們倒認為是小兒科了.

昨天雖然是聖誕節,雖然早山六點半出發依然是長長的車龍,卻只要一個一個半小時就到了.


可是回來時只要早過下午兩點或遲過晚上八點可是一路順暢的.

我還是喜歡去美里多一些.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奇怪的小孩們

我並不是嘻皮笑臉的人,不笑時應該是蠻嚴肅的.

可是往往會遇到奇怪的小孩.

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次:那時在街上等朋友,一個牽著父親手的大約三歲小孩看到我之後,目不轉睛的看著我.

那還罷了,或許是在他們小孩眼中我很可愛吧(哼哼...).

可是,沒想到她已經走過我之後,還依然把頭轉過來看我,不看前面的路.

這下,害我擔心了,不是我臉上有污垢,還是衣服破了吧?

摸上摸下,沒有不對勁呀...

朋友說,或許我長得不高,他們在看"同黨"吧.

想想也是,後來又覺得不是,因為雖然我很矮,但也有很多人比我還矮呀?

再有一次,經過美里的小商店時面而來兩位共騎一輛交車的小孩,對我裂開了嘴笑.

雖然直接反應也是向他們笑笑,朋友的小女兒問我認識他們嗎?可我快抓破頭了都想不出他們是誰.我不認識這個Kampong的任何人.

至到了今天,謎底還未揭曉.

反正,不管是在餐廳,還是遇到顧客們的小孩,都會不時的碰到上述情況.有時,埋頭苦幹時,常會遇到小朋友把頭伸進來來對我笑,然後又縮回去,跟我玩躲貓貓,重複好多次,讓我從緊繃的精神中放鬆下來.

就當他們都是上天派來幫我解壓的小天使好了.

可惜的是,我的這種魅力似乎只對0到15歲的小孩有效.

哎,好過沒有.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甜蜜的負擔?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寫(哼哼,很久沒寫了)到像我這樣,幾天沒寫(感覺上的確是幾天而已),總覺得對老是來幌又空手回去的朋友有歉意.

交朋友總是全心全意,所以老覺得要認識新朋友一切都要從你好我好開始很吃力,也懶.偏偏就有那麼可愛的部落格可以直接知道別人的一點點性格和個性.這些朋友,或許年齡不相同,或許我們以後會見面,或許永遠不會見面,可是知道我們知道對方,還是蠻窩心的.

每天工作回家,雖然多數時候能夠見到太陽,可總覺得精力都被支透了.一停手打部落格,就覺得雖然有好多話要說,可是也沒甚麼大不了.

"吃風"回來,又想出去,或許是因為想逃吧.往往年假和錢包都不允許自己隨意而為.

人生的意義在哪?

或許我也有點迷失了.

一切,要從部落格開始.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最了解自己的人傷我們最重

我們最容易被靠近我們的人傷害。

如果是敵人,自是滿身的裝備,也會預習傷口在哪,就算被傷也是活該。

因為了解,才更能被一針見血的刺傷。

因為了解,所以無法原諒這種傷害。

我是反應快,感覺卻遲鈍的人,壓抑了一天,現在才發現,心中很難過。

所以,對你喜歡的人,千萬不能口無遮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