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我遇過的孔子

雖然很“不孝”的﹐對自己的母校沒有什麼感情﹐可是﹐還是會對以前遇到的一些好老師覺得感恩。

老實說﹐大多數的老師都會以學生家庭背景和學業成績來評估學生﹐就看程度厲不厲害而已。窮人的小孩特別敏感﹐所以不要說老師不會不以孩子的背景而給予不同的態度﹐這些我們都能感受到。他們會對家境富有的學生比較寬容﹐會對成績好的學生比較厚愛。

畢竟﹐他們也是人。

如果要說好老師﹐我首推在初中一時教我們英文﹐長得高高、戴著一副眼鏡、非常斯文的李代靈班老師。

還記得當時他是和他父親一起從西馬過來我們學校。我們還暗地裡稱呼他父親“李小龍”。

雖然當時自己是個努力的小孩﹐可是﹐因為在六年紀時才開始接觸英文﹐程度上就比其他同學差很多了﹐往往都是考在危險邊緣的分數。

這位專業的老師非常的耐心﹐在他的教導下﹐我的英文程度可以說是突飛猛進。過了廿二年﹐我也忘了他當時教導的方式了﹐只知道他不苟言笑﹐對我們都是一視同仁。

可惜的是這位老師教了一年就離開了﹐否則我畢業時可能會英文頂呱呱。

另外一位教馬來語的伊班老師﹐雖然當時對他恨得半死﹐可是﹐現在想回來﹐他的那種魔鬼式訓練竟然對我非常有用。

他會在上課上到一半時﹐突然把書本一踢﹐或突然踢桌子椅子﹐把我們班都嚇半死。有一次﹐因任意丟粉筆而扔到一位女同學的眼睛把她惹哭了﹐可能因為害怕吧﹐從此他對她都給予特別優待﹐全班都罰站﹐她獨不必。每天上課前﹐全班都得先起立﹐如果無法作答﹐就得罰站。

有一次﹐他要我們都給父母寄信﹐說我們不是好學生﹐會努力學習什麼的。我便就在紙上用寫了“老師發神經”﹐以免老爸收到信時不知所謂。結果﹐把他惹怒了﹐還要我(非常不甘願的)道歉。

現在想起來﹐我依然不能苟同他的那種不尊重學生的變態做法。不過﹐也可能因為這種變態教法﹐所以我的馬來文也變得好好。

後來﹐當他到其它學校教書時﹐聽說評語不很好﹐全都說他很變態。

還遇過一位非常不知所謂的年輕詩巫會計老師。看他樣子﹐教書只是要騙吃而已。他還未教書之前﹐我都先自己看完了。我是個會記錄並計算所有的測驗和考試分數的學生﹐所以成績單還未出之前我就大約知道自己得幾分了。那年﹐成績一出時﹐我差點昏倒。因為他足足在我的會計課少算了總分十分。找他談﹐他竟然說“反正都拿第一了﹐不必改”。

自己也笨﹐當時是應該找校長理論的。因為多十分跟少十分還是有差的。

還有另外一位來自詩巫的數學女老師﹐直到今天我依然不喜歡。雖然大家都說她教數學很好﹐可是我覺得她的態度很有問題﹐因為她會偏擔自己人和有錢人﹐只專注教她喜歡的寶貝。選學長時﹐每個成績好的同學都有選上﹐唯獨沒有我。論成績﹐我是數一數二﹔論“威嚴”﹐某些女學長反而經常被某些問題學生欺負。我反而敢義正詞嚴的拒絕讓壞學生抄我的考卷答案。

其他我喜歡和敬佩的好老師﹐就還有非常專業的馬來文老師黎水娣和Cikgu Noraini。如果碰面﹐我依然會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好老師﹐我們會感恩一輩子。

壞老師﹐算了﹐piss off。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人性

人性是自私的。

不管什麼事都想利用別人、佔別人便宜。

不相信人類。

這也是一種保護心理。

至少在看到無私付出、友善助人的人類時,會覺得這世界還是有好人好事的。

把期望降低,得到的也比較多。

贊成苟子的“人之除,性本惡”。不是嗎?嬰兒一出世就先啼哭下馬威了。

還是因為對於人世的失望才嚎啕大哭的?發現我們的記憶都是在三、四歲才慢慢建立的,那,在胎中到這之前的記憶去了哪?會不會還帶着以前的記憶?隨著日子的流逝,慢慢的,孟婆湯發恢了作用?然後,這輩子的記憶又慢慢成立?

我想,如果是這樣,我也會哭得很大聲,因為熟悉的人不見了,自己又無法自主和言談。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打屁股

有人偷懶﹐很久很久都沒update部落格了啦﹗

自己打自己的屁股三下吧﹗

(不應該是我吧﹖)

Madeleine McCann

雖然很忙﹐可是也是時候該把尋找這小女孩的通告拿下了。

哼﹐就像大馬近年來的至少兩個案件一樣﹐聽到報導說孩子可能是被她的父母殺了。

不能說他們狼心狗肺﹐因為這樣會侮辱到我喜歡的狼和狗。

也不會再說他們禽獸不如﹐因為這樣也會壞了動物的名聲。

古龍說得沒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最可以信賴的人往往是傷你最深的人。

我﹐已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Surrender。

恭喜他們一輩子都可以安心吧。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澳門

2007年七月十四至廿日。

現在才開始慢慢記錄是慢了些。

十四日乘坐亞航時有點刺激。

三點的飛機起飛三十分鐘開始要賣食物時﹐聽到"pian"一聲﹐以為服務人員把托盤弄跌。

沒多久﹐機長報告要倒回去吉隆坡檢查飛機。

怕嗎﹖有點吧﹐不過﹐反正都在空中了﹐由不得人。

等了兩個小時才再起飛。只好想成付一次錢﹐上兩次飛機﹐賺到了。

跟某些大陸人一起坐飛機實在是很心驚膽跳。

飛機上特地用中文報告不能開手機﹐某些故執的偏偏要打電話﹐難道他們連中文也聽不懂﹖他們難道不知道手機的訊號可以干擾到飛機的訊號﹐隨時會發生意外嗎﹖

飛機還未息引擎﹐身旁的人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講電話了。世界首富比爾蓋之Bill Gates怕也沒有這麼大單的生意這麼緊張要接洽吧﹖

也難怪有空服人員說遇到要在去中國的飛機服務時﹐頭就大﹐必須非常非常凶﹐他們才會聽指示。

不能說這一撮人sakai﹐因為我們第一次做飛機時雖然什麼都不懂﹐卻會聽指示﹐然後傻傻的什麼都不敢亂動。他們這應該是叫arrogant吧﹐因為一切以自己為大。

話說回澳門。

我們比原定時間遲到澳門﹐抵達時差不多半夜了﹐不過也因為這樣才看到澳門的夜景。

持汶萊護照者必須做落地簽證MOP100(大約汶幣廿元)。

因為大家都說不必﹐所以那時兩個傻子便去關卡排隊。輪到我們時才知道必須做簽證。不過也好﹐因為簽證一好﹐就可以立刻從VIP道出去﹐不必再排隊﹐蠻威風的。

第二天一早醒來出去一看﹐澳門就是這個樣子的了。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瘋狂的愛﹐很累吧﹖

看著《我愛金三順》突然覺得沒有瘋狂的喜歡任何人﹐也沒有被任何不喜歡的人瘋狂的喜歡上﹐也是一種幸福。

否則﹐喜歡的﹐得不到﹔不喜歡的﹐痴痴纏﹔不是被傷害﹐就是傷害人﹐慘慘慘﹗

希望大家都可以不要像這些連續劇這樣糾纏不清﹐就順順利利的遇到那個對的人就好了。

今天是我的兒童節


進去KFC前看到門口的小叮噹玩具後﹐眼睛立刻發亮﹐為了小叮噹﹐今天我決定要吃兒童套餐。

如果散買需要BND2。50一隻﹐好像有點貴。吃五元的套餐﹐雖然也有點貴﹐可是裡頭包括了一隻炸雞腿﹐一杯馬鈴薯泥和一杯美錄﹐比較劃算些。

四隻小叮噹只能拿到一隻。其它的﹐可能未來的不久要經常去吃KFC兒童套餐了。

憑經驗﹐如果去美里買﹐可能會便宜些吧。可是﹐近來已經經常下美里了﹐必須節省些。

步出KFC﹐走到附近的商店﹐看到我沒看就會忘記的豆先生熊熊﹐可是﹐剩下小隻的。

之前看到有大隻的﹐捨不得買﹐在美里看到要賣馬幣廿多塊一隻﹐比這兒還貴。決定要回來買卻發現沒有了。選了一隻BND5。90的﹐發現裡頭還有一百零一隻大的﹐沒破沒爛﹐我決定今天就把它帶回家了。只賣BND7。90。

所以﹐不是美里所有的東西都是便宜的。

是的是的﹐我買東西﹐除非非常非常喜歡﹐否則只要有一絲理智在﹐會想了又想﹐決定值得才會倒回去買。倒回去時如果賣完了﹐就安慰自己﹐“憾番”(省錢)。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I am Tweety Bird


不久前同事提起她唸書時因為離子燙做得不好而斷了很多頭髮﹐被同學笑是Tweety Bird。

沒想到﹐過了不久﹐看著頭頂的頭髮一根根斷掉時﹐自己也成了Tweety Bird。

是因為老闆娘那天要出門所以沒親自監督嗎﹖

這樣的經驗似乎是第二次了。

我想﹐以後我是不會再到這家理髮院去做rebonding了。

看到斷成這樣短的頭髮﹐不是不心疼的﹐要多久才可以長到和其它頭髮一樣長﹖

我還是蠻羨慕不必去把頭髮弄直的人。

不過﹐也很感激發明離子燙的天才。

2/9/07汶中園游會

為了籌錢。

在哪擺賣水果一整天﹐最享受的還是看人。

行行色色的臉﹐單眼皮﹐雙眼皮﹐胖的﹐瘦的……

不是賣東西的料﹐無法學有些人可以大聲開口叫賣。也無法說這些水果多好吃﹐因為柚子、青柑、紅毛丹、所謂荔枝紅毛丹都不是我的心頭好。可是﹐一直收錢(固本)的感覺很好﹐就像玩百萬富翁的游戲那樣。

買水果的人﹐誰貪誰不貪﹐一目瞭然。

有的﹐果斷乾脆的說要多少﹐由你挑﹔有的選了之後﹐要多加﹐進袋子後﹐手中還捉多兩粒﹐要多要便宜。其實﹐如果要騙你﹐關你怎挑還是會中招﹐如果不騙你﹐怎都不會佔顧客便宜。

挑剔起來﹐男人比女人還麻煩。記得母親說過﹐有些男人老狗選一把菜選到菜都快斷了還不肯買﹔有些女顧客反而很隨便。所以﹐不要以為挑剔的客人只有歐巴桑。

過了一整天﹐身體很累﹐腦力還好。我們做辦公室的雖然身體不累卻是精神累。

直到今天﹐手指甲依然有污垢黑黑的﹐還真是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