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我不要做林大順

我決定了﹐要開始減肥計劃﹐因為我不想看到磅數節節上升。

只是﹐吃飽時的那種感覺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RTB2好好﹐21日開始播我蠻喜歡的《我愛金三順》。

有天﹐她對她媽媽說為何世界上的食物都好好吃。

她媽媽應她只要是可以吃的三順都會說好吃﹐包括大便在內。

三順說她還沒吃過大便﹐所以不知道。

我立刻抹汗。因為雖然我很多東西都不吃﹐可是﹐我吃過--大便﹐我小時候吃過。味道如何﹐不記得了。

知道《我愛金三順》剛出時非常受韓國人歡迎。她相貌不化妝時跟大多數人一樣普通﹐吃相比普通人更粗魯﹐體型豐滿﹐不壓抑自己﹐不讓自己受別人欺負﹐這樣非常普通的女人卻能得到一個小三歲的帥哥青睞﹐給了普羅眾女性好大的希望﹐想不紅都難。


男主角玄彬還是戲前部份的髮型帥氣﹐後面時剪短後就沒那麼出色了。他右邊臉的小酒渦非常可愛。

最喜歡三順叫他三石的時候﹐奇怪一個那麼壞脾氣的大少爺人卻可以容忍自己被三順那樣叫。

只是﹐看來看去﹐老覺得他有老二的影子。

Friday, August 24, 2007

天國的嫁衣

在澳門酒店看到這部反映的舊連續劇﹐覺得題材不錯﹐現在必須在讀書之前看完它。如果要知道故事﹐就自己看吧。


之前﹐很怕王心淩只會歪嘴巴﹐瞪眼睛的兩個反應﹐真的破壞了我聽她歌的心情。好在在這部片中她的演技進步多了。

對於新加坡立威廉﹐雖然外表蠻不錯﹐可是﹐他的那口中文﹐真的實在是恐怖﹐隨時會被他的中文嚇到。我想﹐吳尊的中文不會比他差吧﹖為何他沒用配音﹖如果讓他像韓國的Dennis全說英文會不會好些﹖可是﹐片中王心凌是不會英文的﹐好像不通。

明道﹐之前好像有看到他的一些負面誹聞。真的有人就生了兩道關公眉﹐非常煞﹗老么對他演技蠻欣賞的﹐看了之後﹐同意。

不能不說我很欣賞在《情定大飯店》做裴勇俊配音的屈中恆﹐雖然偶爾看到他的綜藝節目後對他的好印像有點扣分﹐我還是得說他在這部片中是一級棒。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記事本


明天又要上課。

買了幾本美美的記事本﹐希望可以讓很糟糕的心情變得好一些。

已經漏了三天的課﹐不知道最重要的地方可以補得回來嗎。

這樣的成績太讓人出乎意料又失望﹐必須重新檢討以前的那種復習方法。

讓人頭疼的Management Accounting已經在新的大綱下不必考了﹐算是好事吧。

想到之前那種每天沒夜的上課日子﹐唉﹗

如果真那麼容易﹐許多去英國留學的人就不必放棄啦﹗越這樣才越有趣﹐知道嗎﹖

嗯﹐我只是因為拿自己跟別人比﹐才覺得很氣餒。

懷疑心

看著老伯伯進來時﹐我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心中嘀咕﹕又是一個來討錢的嗎﹖

又想﹐這麼老﹐如果真的又是要錢的﹐這一次會不會再不請願的給一塊打發他﹖

幾個月前就一個老伯故意用棉花把一隻眼睛蓋上﹐拿一張加了他的相片複印出來的東馬報紙說要籌錢醫病。文件弄得很假﹐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我早看到報導啦。

一看就知道跟之前的那幾個中年騙子是同一騙法。

想告訴他要籌錢應該去報館而不是這兒﹐外地人在這兒這樣討錢是犯法。

腦中卻又想到一樣很老的舅舅。不甘不願的掏出一塊錢給他。

還是忍不住警告他﹐不好見到人就這樣討錢﹐隨時會被人報警。之前就有這種案件了。

雖然給了﹐之後依然有點很不甘心這樣自願被騙。

眼光再繼續跟隨著這個老伯伯。

有點像以前那些來騙子一樣﹐只見他拿出一張紙給同事﹐同事又交給另外一位同事﹐說看不懂。

忍不住把耳朵拉長﹐不是要錢的。

心中不禁有點愧疚﹐以後不該以這種眼光來懷疑一個不是騙子的老伯伯﹐就算是騙錢﹐也算了吧。

Tuesday, August 21, 2007

薄薄的傷心


就知道妳反應遲頓
現在才開始難過
看到一位同學全過關了
雖然高興,也很忌妒吧?
表面上無所謂
卻在心中暗暗嘆息
花費那麼多金錢、時間和心機!

是呀,我承認
我妒忌
這是我的部落格
不對自己說真話,要對誰說?
這種傷心
雖然沒有“得不到”那麼傷
還是很傷
好事總不能讓我一人拿完
等失落過期後
苦讀就要進來了

啞巴


看到你
想說些什麼
卻發現
我成了啞巴


期盼的這場雨
下了
從此卻看不到你了
塵埃

Monday, August 20, 2007

當龜

哎喲﹗怎這樣﹖﹗

這次又當龜﹖

感覺是騙人的﹖

還好課本還沒被我丟掉。

沒關係啦﹐只要有一口氣在﹐繼續考。

Hah!

至少有進步……

年尾又要進貢了……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洗廁所

廁所的地磚被不負責的兼職清潔女工越洗越黑。

不﹐應該是說她沒洗過多少次廁所﹐才會這樣。探聽得來的消息說她家中倒是蠻乾淨的讓我覺得很吃驚。這﹐叫敷衍了事﹔這﹐也叫不專業。

忍了很久﹐看了廁所內的Vim說明有多好對多好﹐便拿來用。過了不久﹐帶著希望想看到如同說明一樣神奇的效果﹐結果﹐好像也沒變多白。

隔幾天﹐用另外一種也是誇到多好用的清潔劑。

仍然沒變多乾淨。

今天﹐用了別人推薦的Clorox漂白水﹐沒想像中發亮﹐那種嗆鼻的味道倒是把我薰得快暈倒了。

不要告訴我要用蠻力來刷﹐因為所有說明都說等五分鐘抹﹐就會乾淨了。

最後結論是﹕

(一) 依然要尋找傳說中的神秘配方讓廁所變白。

(二) 功用說明跟廣告一樣﹐都是誇大其詞﹐騙人。

(三) 可能用白色的油漆會比較見效。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你想移民嗎﹖

有人問我﹕“如果可以移民﹐妳會選擇去那個國家﹖”

有點不屑答這種問題。

對我來說﹐自己的國家是最好的。

移民到別人的國家﹐不管膚色同不同﹐我們都是會在某種程度上被歧視的。

西方國家說“你們這些黃種人”﹐回歸中國﹐他們會說“你們這些僑胞”。

可能因為沒有經歷過沒有國籍的無奈﹐先不論制度﹐他們不了解被一個國家接受了的那種幸福是有多深切。

說到制度﹐近年來我才了解很多事情﹐並不是這兒會有自己的制度﹐很多國家都有所謂那些無國籍的人﹐很多還生活在比我們更困難的環境當中。

直到今天﹐每當掏出錢包看到自己的身份證時﹐就覺得很快樂﹔每當出國時﹐看到自己的護照﹐就覺得自己幸福得不得了。

當他們看到移民外國的好時﹐沒有看到弊。八零年代好多華人都移民加拿大﹔後來是澳洲。可是﹐除了富有的人﹐其他的都是在生活邊境掙扎。人的特性﹐如果他們久久回來一次﹐有誰會說自己過得多苦﹖

就像去旅行時﹐縱然很享受﹐可是還是會到自己的老家時最自在。

如果是因為就業或家庭原因那是另當別論了。

不能把一切幸福當成必然。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朋友

沒想到妳也會有朋友。她說。

我說﹐朋友一兩個就夠了。

沒說的是﹐我不像她﹐所謂的朋友﹐就是拿來利用的。

幫了別人﹐不能祈求別人一定要回報。要求被幫助過的人幫忙時﹐不是以命令的語氣下命令別人。

這些令別人不滿的抱怨﹐恐怕當事人如她是不會聽到的。她只聽到奉承。

如果我覺得該幫﹐就會無條件的幫。

如果我覺得是被利用﹐我就會立刻拒絕。

至少﹐我不會讓別人難做。

我不會menyusahkan別人。

我不會inconvenience別人。

失言

不知道說出口的話是不是錯。

可是話已出口收不回來。

雖然你說沒關係﹐我還是怕會影響你在別人心中的形像。

要說幾次“對不起”才能讓自己心中好過些﹖

討厭說話就是這個原因。

看別人吧﹗

幾個人在說話時﹐每個人都會爭著發言﹐沒人要聽。看到這種場面時﹐會覺得很滑稽﹐雖然身在其中﹐卻覺得像在看電視一樣。

我很好

我…很…好…

我真的很好。

決定了就不要猶疑不決。

一直在研究為何屬於自己的時間那麼的少﹐是不是被什麼外星人偷盜了。

每天下了班﹐就剩下睡覺的時間。

電視也不敢看﹐因為如果追連續劇時﹐可以瘋狂的看到午夜﹐而我是最討厭第二天沒精神工作。

在澳門﹐拍了很多古怪的照片﹐沒時間弄。

幫林寶貝拍了很多時間﹐也沒時間洗。

現在又加上巴厘的一些相片。

我幾時才可以輕鬆的打開O Level法文課本﹖……是的﹐我真的打算在應付下回專業的考試前﹐考些輕鬆的﹐考些自己喜歡的﹐就比如法文啦、笛子啦。不然就找找時間把書法練回來。現在又想學蒙古話。

還有一個星期成績就會出了。如果萬二分不幸不能及格﹐呵呵﹐一切又免談了。不過﹐現在依然感覺良好﹐所以考完過後都沒打開課本了。

真的很認真的考慮﹐下一個課程﹐到底是該唸CFA﹖還是LLB﹖還是電腦﹖

CFA聽說很難﹐不過很流行。LLB很難﹐因為全職的學生很多都不過關﹐自修﹖電腦﹖

我想﹐我是有點變態。很多人畢業後課本都不敢碰了﹐自己卻自討苦吃。

可是﹐這是我給自己的一種信心。所以﹐我珍惜和感恩自己有自修的機會。

以前高三畢業後出來工作﹐同學都大學畢業。在一起時﹐老覺得自己有點低人一等﹐會有些自卑。剛在超市打工時﹐想到自己雖然是學校成績最好的﹐卻沒成績差的同學一樣有機會可以留學﹐真的覺得非常委屈。雖然可以靠獎學金﹐可是也不忍心把壓力放在一把年紀的父親肩上。

十多年沒見﹐現在的我﹐雖然說不上驕傲﹐可是自己真的可以坦然的面對他們。他們縱然是大學生﹐我的程度可不比他們低。

這﹐也是我見到他們才發現以前和現在的我的分別。

Monday, August 13, 2007

殺價

我討厭去要殺價的地方購物。

第一次有這種經歷是在近十年前的茨廠街。

要買一條領帶﹕“請問多少錢﹖”

那女人問我要用多少錢來買﹖到底我是老闆還是她﹖既然她這樣說﹐我就老實說我肯付的價錢。

她居然大聲的說這樣的價錢不如我賣給她。

費事跟她討價還價就離開。要賣東西﹐卻又不給價錢﹐顧客開價了﹐又嫌低。這不是擺明不賣嗎﹖

在巴厘﹐又是這樣。他們在店門口一直要拉人“Murah murah﹐masuk tenggok。”(便宜便宜﹐進來看)

我真想說“Tak mau yang murah, mau yang mahal。”(不要便宜﹐要貴的)

不是嗎﹖說便宜﹐開價居然可以降一半。可是﹐換算回汶幣時﹐依然沒有我心中便宜﹐搖頭。

要離開時﹐他們依然問﹕“你願意出多少錢買﹖”

我就堅持問﹕“你最低肯賣多少錢﹖”

就在這種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狀況堅持不下﹐反正都不是一定要買的東西﹐還是罷了。雙方都沒獲益。

不過﹐他們有禮貌態度比茨廠街的好多了﹐至少沒買時不會被他們罵。

在珠海﹐雖然他們開價不會很高﹐如果不買﹐他們居然可以隔著一條街繼續喊話。

真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