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07

誰還要去阿富汗﹖

第二個韓國人頭被砍了。

聽到這新聞實在是非常難過。

人命其實和雞鴨沒差。

不清楚這班韓國人會去阿富汗的原因﹐不過因為有牧師﹐我猜想他們應該是想去哪給些義務幫助的吧﹖

連來幫他們國家的外人都殺掉﹐還會有誰敢去哪幫忙﹖

難到就要像地藏王菩薩說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那樣嗎﹖

Friday, July 27, 2007

前世今生

命運之輪迴……

性格、習性……

非常有意思的一本書《今生前世與生命慣性》。

相信的人始終會相信﹐不相信的人始終不會相信。

就像人們對報應的看法一樣。

難怪老師說以後要往哪走都是由自己的念頭決定。

我不要在同一個旋渦裡旋轉﹐只是我太愚痴、人類的惰性……

羅馬雖然不是一天可以建成的﹐可是﹐要多少天﹖

我深信﹐有天我會知道答案。

Wednesday, July 25, 2007

潔癖

我有某種程度上的潔癖。

摸了錢﹐一定要洗手才肯摸到自己的臉或吃東西。如果不這樣﹐臉會非常敏感的癢起來。所以﹐我是相信千千萬萬人摸過的錢是佈滿細菌的。偏偏卻有人對我的這個習慣嗤之以鼻﹐說我變態。

如果用公共電話﹐會覺得它油油的﹐用了耳朵會癢。也不習慣借電話給別人﹐否則一定要抹過﹐因為在說話時﹐肯定會有口沫噴到電話上。

有時﹐和人說話時﹐被別人口水噴到時最疙瘩﹐立刻洗抹沒禮貌﹐只好告訴皮膚忍忍忍。

不喜歡相片沒進相簿時給別人看﹐因為大家會留下一大堆的手指印﹐不像自己會儘量拿相片的邊緣。

不喜歡借書給人家﹐除了怕有借沒還外﹐很多書新新的出去﹐皺皺的回來﹐感覺很髒。

不習慣別人睡自己的床和枕頭﹐因為那床和枕頭過後似乎會有別人的味道。

除非非常口渴和熟悉對方﹐也不喝別人喝過的水。

對於行為不檢點的人﹐也會儘量保持距離。

吃啥﹖

除了炸雞﹐餐廳沒有適合的菜。

不喜歡“漢”菜太軟﹐不喜歡豆腐(還是豆乾﹖)拿來炸﹐不吃肥豬肉﹐不吃煎魚﹐不喜歡白菜炒蒜頭炒到軟綿綿……

如果勉強叫這些菜﹐最後的得益者(還是受害者﹖)肯定是金可魯。

算是我挑剔好了。不過﹐我吃的是狗的份量﹐不是貓的份量﹐所以別批評我太多。前幾天看著同學們一個兩個都兩人共吃一碗飯時﹐有點愣著。是她們在控制食量﹐還是我太大吃﹖還是這個年紀的我們應該開始注意飲食份量了﹖

KFC﹖前幾天已經吃了有點像印度煎餅的Meltz Combo﹐不能天天吃這些。

雞飯﹖討厭哪兒的食客吞雲吐霧。

其它的﹖經濟菜不合我的口味。

所以﹐暫時就這樣等待著﹐待會或許買麵包吧。

以前又是誰說沒錢吃麵包﹖現在這年頭﹐吃麵包可不是便宜的消費了。隨便買幾粒來吃﹐也要不少錢﹐有時比馬來椰漿飯更貴﹐又不耐飽。名牌麵包一粒有時可以吃一碟飯了。

Tuesday, July 24, 2007

蘇丹與民同慶-馬來奕

七月廿一日﹐於馬來奕Taman Jublie Perak.
這位老婆婆﹐我想就算說不上家財萬貫也說不上是窮人﹐偏偏常看到她在撿垃圾。有時還可以把車就這樣突然停大馬路﹐就為了檢一個汽水鋁罐。會被她氣到。好可愛。有穿裙子的﹐應該就是蘇格蘭人吧。
偷偷瞄了他們的樂譜﹐嘿﹐可全不是開玩笑的﹐那像我只會看簡譜。
人群一陣洶湧﹐個個照相機都朝著一個方向﹐肯定是蘇丹陛下出現了。人矮沒辦法﹐就只有看人而無法擠進去跟蘇丹陛下握手或拍照或請他簽名留戀了。
“散會”之後﹐看到的是一地亮紙碎﹐辛苦做清理的人員了。
生日快樂。

Monday, July 23, 2007

金錢=快樂

不久前居然聽到“金錢能夠買到快樂嗎”這樣的題目。

能呀﹐為甚麼不能﹖

沒錢﹐可以寫下來的不快樂我可以寫長長的一張紙。

開門七件事﹐那樣是不必用錢買的﹖

如果飢荒時﹐沒有錢買米﹐不要告訴我餓死時的感覺是很快樂的。

吃飽時的那種幸福感難道不是用錢買的嗎﹖

雖然佈施可以有很多種﹐比如一句安慰話﹐一個擁抱﹐一個微笑﹐一個鼓勵﹐可是最直接也最普遍的就是金錢上的佈施了。

沒有錢﹐哪能讓你上學﹖

沒有錢﹐哪能給你一個遮雨的屋瓦﹖

問題是﹐要多少會讓你快樂而已。

Yahoo!大放送

以前開始雅虎郵箱時﹐郵箱非常非常的小﹐不過因為只是發收郵件﹐所以也從來沒有透支過。起初好像是4MB﹔再後來﹐越變越大。

Gmail在不久前這之前開放了﹐不再要別人邀請才能註冊﹐差點就要掉頭去用它了。

好在過沒多久﹐雅虎的電郵居然不再有任何限制﹐這真是天大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因為裡頭的的很多郵件都不需去清理了。

雖然之前有用它的相簿﹐不過速度非常緩慢﹐上傳了兩本後就把它給冷藏了。

雅虎已經通知將不再提供相簿服務﹐所有相簿如果沒在期限前移走就會被清除﹐如果有人不知道就要小心了。

同學說當初入錯行了﹐因為做programming這行業日新月異﹐天天有新東西出現﹐新人懂得更多﹐競爭力非常厲害。

單單看雅虎變身就知道了。

自己有沒有入錯行呢﹖應該沒有﹐中三時就告訴父親自己不讀理科班﹐因為我要學做賬。後來如願以償的步入這行業。

好玩嗎﹖偶爾吧。至少在現今環境中這仍然是一門不愁不能找到吃的行業。沒先喂飽肚子﹐其它的都免談。

為何部落格﹖

第一次和這位自從去了新加坡後就十五年沒見的幼稚園到中五的同窗聚餐。

雖然看得出來很多敏感的話題大家都沒說出口﹐可是可以老同學們一起天南地北﹐絲毫沒有任何工作上的牽扯和顧慮﹐不是不快活的。

同學說現在大家都不像從前寫信而是用messenger﹐交的也不再是筆友﹐而是chat pal。

我說我很過時﹐因為我從來都無法和一無所知的陌生人廢話﹐倒是可以透過文字不問廢話的部落格很合我意﹐因為它不志在交友﹐會比較沒有負擔。

此話一出﹐同學們就說不明白幹嗎有人那麼變態﹐居然會花時間在部落格寫些普羅大眾都可以看的日記。

我不出聲﹐免得對方問我有沒有寫﹐不是因為她的那種原因﹐而是不習慣讓認識自己的人可以看到自己的內心世界。

現在仔細想想﹐當初會寫部落格的原因雖然沒有談論的價值﹐現在卻覺得寫部落格的好處是可以過過作家的癮。

可以不必為了討好讀者寫讀者喜歡的題材﹐可以不必為了銷路而跟隨別人的風格﹔可以讓文章隨心情變得明亮甚至黑暗、隱晦﹔也可以看到別人相同心情文章時心有戚戚焉而不必多說﹐或只要一句話兩個陌生人突然有點比最好的朋友更加了解。

喜歡說話的人怕是不會很愛寫部落格﹐不愛說話的人怕會很享受寫部落格。

決定


我想﹐一切已成定局了。

這些日子以來﹐雖然想狠下心來﹐不是不有些猶豫的。很多的不滿﹐不是一次爆發﹐而是一粒沙一粒沙堆積而成沙暴。雖然自己不高興就不會給人家中彩票的假臉﹐很多次就想這樣拂袖而去的念頭都硬硬被自己壓了下來﹐人生圓滑應酬說假話這套﹐從來都學不會﹐卻學會了沒有印鈔票的機器就不能輕舉妄動。

非常怕八年前發生的事情再度發生。那時﹐就是這種兩邊都拉扯的壓力讓自己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害皮膚深受蕁麻疹之害。壓力之害﹐不得不提防。

這次﹐99%都覺得這次的決定沒錯﹔就1%覺得好像有點好笑的內疚。

感激某些朋友這段期間聽著我的猶豫﹐給予我中肯的建議。

這次和上次不同的是﹐對於未來有些些的期待﹐而且也必須在我年華老去、有能力面對改變之前做出改變。

早上﹐一切已經安排好了。更大的風暴﹐嘿﹐要在下星期吧。

請給我支持和加油﹐我需要﹗

Tuesday, July 10, 2007

Press 1, 2, 3


非常討厭那些自動電話接聽系統。

我現在依然想不出﹐除了浪費撥電者的額外電話費之外﹐它有什麼好。

如果是很緊急的電話﹐一接通﹐就得花幾十秒聽那個錄音“要大便按一﹐要放屁按二﹐便秘按三……”囉囉唆唆的﹐真會叫人給急死。

好﹐做了選擇之後﹐電話佔線……叫你等待或重打。

如果是活人接的電話﹐一知道佔線至少我們就會待會再打﹐也不會花半分錢。

可是那個錄音一接電話我們就得花錢了。如果是國外電話﹐花費更多。

除了絲毫沒有人情味﹐看不到效果在哪。

今天我是警察

做了一天的警察﹐被我“調查”的人可能會想哭。

所以﹐從來不敢想做審計員這檔事。否則﹐那時兩方面都會苦。如果這樣鍥而不舍得罪米飯班主﹐可能會被老闆炒掉。審查公司跟被查帳公司的關係一直一來都是倍受爭議的。

另外一種以前叫金飯碗的銀行工也是從來都不願去碰的。

好久好久以前﹐進到這行業﹐就好像變成天使頭上會有光環﹐大把人羨慕。因為安穩﹐福利好﹐日子就是等退休而已。

後來慢慢的﹐經常採取裁員行動的反而是這行業。

只要沒達到目標﹐炒。

不肯在動蕩不安的環境下配合﹐炒。

對﹐銀行是為了賺錢而存在﹐可是﹐所有銀行有樣學樣抄襲產品﹐這麼小的市場﹐要如何叫所有職員都達到目標﹖某些銀行為了減少開銷聘請的職員訓練不夠﹐什麼常識也沒有﹐一問三不知﹐讓人對他們的服務越來越沒信心﹐真的很為他們丟臉。

只要銀行喜歡﹐隨時沒給警告就更改條例好讓他們得益。比如說戶口錢少﹐扣錢。只有他們勝﹐沒有別人贏的事。當然﹐也不是所有銀行都這樣。

越電子化的銀行﹐越不像話。

多少做了好久的朋友都一一離開了。

晴天開傘﹐雨天收傘。這是他們的代名詞。

所以﹐既然過不了自己那關﹐還是別搞我。

Monday, July 09, 2007

打掃(二)

為了要找被我錯手鎖起來的書櫃抽屜鎖匙﹐稍微的整理了書櫃中的書籍。

發現裡頭還有好多以前買了沒時間看的書。其實是籍口﹐應該是它們沒那麼有吸引力﹐否則再怎忙都會偷看的。

我買書也有“季節”的。

一時期﹐全買小說﹔一時期﹐全買勵志書﹔一時期﹐全買外文書﹔一時期﹐全買宗教書﹔一時期﹐全買漫畫﹔一時期﹐全買電視劇情小說﹔一時期﹐全買字典﹔一時期﹐全買雜誌﹔一時期﹐全買樂譜。先階段﹐我想我會比較偏向於理財書籍。

不過﹐為了大目標﹐必須好好看管自己喜歡買書的慾望﹐除了書櫃都滿了外﹐還有一堆存書好看就是最好的理由了。更何況﹐還有那麼多存貨。不然﹐也可從看。話雖如此﹐如果真給我看到好書﹐可能什麼也忘了﹐真有點擔心這次又會超重回來。

不過﹐老實說﹐這麼多書裡頭﹐最有催眠力量的就是那些自修的課本。

小吃


以前﹐大概有十七年了吧﹐我們同事三個人﹐最愛在星期六下午﹐去河邊某間小食檔子吃他們的招牌魷魚芋頭﹐然後互相大吐苦水﹐聊八卦。

後來﹐我走了﹐她們都都嫁去加拿大。小食攤位也被拆了。舊地點至少還有和風徐徐吹來﹐新地點﹐只有“熱”字可形容。還好﹐價錢至少還沒變更。

現在﹐馬來奕共有兩個地點賣這個﹐不過原來那家似乎變得有點遜色了。醬料也沒了花生碎﹐碗裝紅豆冰也起價五十巴仙。

吃了之後﹐會有點後悔如果不是為了省泊車費﹐應該去另外一個地點吃。以後﹐就該叫魷魚芋頭就夠了﹐不該叫芋頭蝦餅﹐因為蝦餅裡頭都是麵粉。

紀念品

都是大象。不過﹐還是深紅色的比較漂亮。

大象那麼大隻﹐卻被人類管得死死的。螞蟻、蟑螂、老鼠那麼小﹐人類卻無可耐何。人善被人欺這話在動物界也通行。他們說小象小時把他套在小繩子上﹐他無法逃就會一輩子乖乖的被綁﹐縱然當牠們長大後力氣非常大。

有天﹐我或許會忘了我收過什麼﹐所以﹐現在拍照留念﹐所以﹐笑一個﹗


這個牌子的馬蹄酥不錯。謝謝。

Saturday, July 07, 2007


好想像以前林大道說的﹐不必等待下一個情人出現後才分手。

可是﹐看在的份上﹐我暫時必須

忍、忍、忍……

能夠忍受在這種環境下突冒的白髮﹐可是﹐千萬不要忍出便秘…

我必須依然是美美的﹗

Friday, July 06, 2007

中國製造

Punch(那個中文叫打孔機是吧﹖)壞了。

拖了好久便順路在一家專賣中國廉價商品的店花了兩塊七買個打孔機。用沒幾次就掛了。氣得我半死。說廉價也不算便宜﹐卻那麼爛。只好去百貨公司買另外一個三塊四相信是馬來西亞製造的“名牌”。說起來﹐還要便宜﹐以為一次可以打更多紙張。

想想﹐如果真的不想短命幾年﹐沒有什麼信譽的中國貨還是不能亂亂買。

這些年﹐中國進展得非常神速﹐世界上所有大公司都想在哪分一杯羹。中國人又是聰明得可以﹐看到什麼好賣的就可以一模一樣的造出另外一個﹐如果不是稍微有些品牌的中國貨﹐因為品質管理參差不齊﹐就要有花小錢買運氣的心理準備。

好多年前﹐朋友在馬來西亞看到就有中國人不眨眼的買下昂貴的按摩機器﹐不是要用﹐是要拿來做研究。

聽了﹐一方面﹐有點佩服﹐一方面﹐無言以待。

可是﹐換個角度來看﹐也虧有了很多中國製造﹐市面上的東西價格很多都降價了。以前要汶幣六十元的Scientific計算機﹐現在只要十多塊(甚至BND1.80﹗﹗)就可以買到。

不管去世界那個角落旅遊﹐看到當地國家所賣的紀念品、玩具﹐很多都是Made in China。買到和拿到是還真有點糊塗。

昨天才看到一個美國作家就因為嘗試過沒有“中國製造”的日子﹐過得非常辛苦﹐因為生活中樣樣東西價錢比美國製造便宜三分之二﹐全都是中國製造。

希望未來可以在看到中國製造的商品時﹐大家的共同念頭就像以前我們說日本商品一樣﹐品質好。大家應該向對美國人來說﹐中國有品質保證又價廉物美的名牌電器Haier看齊。


Thursday, July 05, 2007

在說我嗎﹖

哈哈﹐昨天才看到報章說不能做燒信這種下三爛的事情﹐臉色不禁一陣紅一陣白﹐因為本人前幾天才做這種套句小方說的“變態”的事情。

問題是﹐不是為了割斷什麼﹐而是沒理由就這樣把沒用的信丟垃圾桶﹐讓別人有機會讀吧﹖

就算是丟信封﹐我都是要把名字地址撕得爛爛的才丟﹐因為我不要收到垃圾郵件。

信那麼多﹐一張一張來撕﹐天都亮了。

沒理由學金玉把信都寄會給九爺吧﹖浪費。

所以﹐這種燒信和那種燒信目的是不同的。

毀屍滅跡不留證據跟燒信洩恨是不同的。

辯解完畢。

美元

美元似乎創新低。

前天下午USD/BND﹕1.5333
昨天下午USD/BND﹕1.5299
今天下午USD/BND﹕1.5316

不知道明天會換多少﹖

斤斤計較﹐後來才醒覺換那幾百元﹐相差也沒多少﹐還是算了吧。

麻煩呀﹐要換港幣﹐沒有。要換人民幣﹐沒有。要換澳門幣﹐更加沒有啦。

港幣跟美元應該也是掛鉤(定在固定的兌換率)﹐所以如果美元上下﹐港幣應該也是跟著上下。

近來倒是馬幣似乎上漲﹐只能換RM/BND﹕2.23。

以前很笨﹐換1.98時﹐我們都非常緊張﹐趕忙去換。錢都換完後﹐馬幣居然跌到2.30。

最高峰時還可以換到2.38。

最討厭人們說汶幣換馬幣很好用﹐變成兩倍﹐把所有汶萊人都看成暴發戶。當我們在這兒花汶幣0.60買可樂時﹐就得在你們哪花馬幣1.60才能買到一罐可樂﹐說好用也沒多好用。

還有﹐當我們的普通書記賺汶幣五百時﹐你們的普通書記也賺馬幣五百﹐當你們花馬幣3元吃飯時﹐我們也花汶幣3元吃飯。可是﹐當很多馬來西亞可以輕易的借貸供三、四十年房子時﹐我們卻無法這麼做﹐要買房子﹖短期借貸﹐否則就是CASH please。所以﹐無法供房子﹐人人都走去供車了。

我們就不會羨慕在英國打工的人英鎊很好賺了﹐因為哪兒消費很貴。

改變後的中廣

中廣換掉很多節目主持人﹐如吳淡如、李明依、蔡詩平、劉開後﹐覺得有點怪。

以前注意到他們的主持人很多都是名人﹐現在變化非常大。

看到他們的留言板﹐也不清楚被那麼多人罵的趙少康是誰﹐只知道節目似乎沒蔡詩平主持時那麼好聽。單是他那非常低沉到有時聽不清楚的聲音就差很多了。

五點的陳文茜說話聲音也慢了些、沉了些。節目內容聽起來也沒有什麼共鳴感。

呂如中和于美人不是不好﹐只是節目感覺開始變得有點沉悶﹐有時過於婆媽了。或許呂如中另開一個單元會更好。有時看到于美人的電視節目經常會在來賓還沒把話講完就插嘴把別人的話打斷﹐會替來賓覺得有點難堪。

以前都是八點聽到五、六點﹐現在就只剩下聽夏韻芬秀、吳若權、偶爾聽李秀媛。

其它的﹐都是MP3或是聽不懂的法文兒童節目了。

不管什麼廣播節目﹐我最最最討厭聽到放得非常頻密的台歌--那種唱自己播道節目的slogan的歌--一定轉台。

愛抱怨的父母

非常同意一篇好像是在吳淡如書中寫的文章。

孩子帶父母出門去餐廳吃飯時﹐如果父母(特別會是母親)一直抱怨不好吃啦、貴啦、自己煮更好啦……久了之後﹐孩子就沒什麼興致要帶他們出了﹐再久了之後﹐父母就不好投訴孩子不帶他們出門了。

非常非常同意。

因為家中也有一位這樣的大人物。

要去哪逛﹖沒有。去餐廳﹐這個不好吃﹐那個不好吃﹔去不常去的購物中心﹐這個不要﹐那個不要﹔買東西﹐這個不好﹐那個不好……掃興得很。

久了之後﹐我情願自己出門。否則﹐出了門﹐我就像個老男人一樣﹐買了自己要買的東西後﹐在外頭看報紙等待母親購物。不然﹐隨她一樣一樣看東西﹐腳都酸死了﹐開始了解那些不陪太太購物的男人的痛苦了。除非是出國﹐否則我真的無法毫無目的的在一家店亂逛。

還好﹐當我逐漸減少帶母親出門購物時﹐有比較有耐心的老么帶。

就算出國﹐我買的東西﹐都是自己喜歡吃的﹐免得花了錢還要聽到“不好吃、不漂亮”這種話﹐真是劃不來。

還是朋友的母親聰明﹐孩子帶她去哪﹐都好﹐買什麼給她﹐都收﹐全都沒抱怨﹐這樣一來﹐兩方都不會難受。

出位

除了承認容祖兒聲音很不錯外﹐對她沒任何好感。

不過﹐從她最近針對那個美為其名曰“意外”的鄭希怡第二次在普羅大眾暴露自己的言論倒是蠻欣賞的。

她說話很直﹐有碗說碗﹐有杯講杯。

也還好那個出事者沒有哭哭啼啼。畢竟模特兒意外事件也很多﹐沒什麼大不了﹐加上一大票的人認為她是博出鏡﹐如果再這樣扮可憐﹐會惹得更多人對她厭惡。

不過﹐這些年來﹐看這麼多藝人出現又不見還是半紅半黑﹐發現真正可以持久的都是那些有實料的。如果真是想靠這些出名﹐怕是想流行一樣罷了。

突然想到以前很喜歡的李賽鳳﹐近來居然出現很多她跟義子搞婚外情﹐老公也不輸的新聞。

她非得要做出這麼複雜的事情破壞以前她在喜歡她的人心中的形像嗎﹖

煙VS可樂

兩個妙齡女郎步入飯店時帶著一陣臭煙味。

一看﹐當中一個看來廿出頭的手中很沒儀態的拿著一跟煙。

看來是那種喝洋水留過學的學生。花那麼多錢出國就學會吸煙﹐了不起。知道很多學生留學時可能是感覺自由了﹐很多都學會吸煙﹐有的甚至還會吸大麻。

其他吸煙的人應該覺得很驕傲﹐因為吸煙似乎跟留洋掛上關係了。

每次有人說喝多可樂對身體不好啦﹐可以用可樂來漂泊廁所啦﹐以前都是一聽而過﹐畢竟自己沒去做過試驗﹐不知道是不是別人在譭謗它。不是嗎﹖如果可樂有毒﹐其它汽水就很營養啦﹖

只是我們知道可樂裡頭有咖啡因﹐這在以前年代可是藥的一種。可樂的發明也是跟藥有關聯﹐後來逐漸受歡迎才變成今天的可樂。

(http://lianzai.china.com/books/html/1262/6267/76496.html)
可樂是由美國的一位名叫約翰·彭伯頓的藥劑師發明的。 他期望创造出一种能提神、解乏、治头痛的药用混合饮料。他期望創造出一種能提神、解乏、治頭痛的藥用混合飲料。 彭伯顿调制的“可卡可拉”,起初是不含气体的,饮用时兑上凉水,只是由于一次偶然的意外,才变成了碳酸饮料。彭伯頓調製的“可卡可拉”,起初是不含氣體的,飲用時兌上涼水,只是由於一次偶然的意外,才變成了碳酸飲料。 1886年5月8日下午,一个酒鬼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彭伯顿的药店。1886年5月8日下午,一個酒鬼跌跌撞撞地來到了彭伯頓的藥店。 “来一杯治疗头痛脑热的药水可卡可拉。”营业员本来应该到水龙头那儿去兑水,但水龙头离他有二米多远,他懒得走动,便就近操起苏达水往可卡可拉里掺。“來一杯治療頭痛腦熱的藥水可卡可拉。”營業員本來應該到水龍頭那兒去兌水,但水龍頭離他有二米多遠,他懶得走動,便就近操起蘇達水往可卡可拉里摻。 结果酒鬼非常喜欢喝,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嘴里不停地说:“好喝!好喝!”酒鬼还到处宣传这种不含酒精的饮料所产生的奇效。結果酒鬼非常喜歡喝,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嘴裡不停地說:“好喝!好喝!”酒鬼還到處宣傳這種不含酒精的飲料所產生的奇效。 在约翰·彭伯顿去世的四年前,他们把发明权出售。在約翰·彭伯頓去世的四年前,他們把發明權出售。 四十年后,世界上无人不知可口可乐。四十年後,世界上無人不知可口可樂。

現在﹐如果我再聽到這種帶著譭謗含義的﹐我會立刻反駮﹕“屁啦﹗”

就算可樂有害﹐也只是喝的人中毒。

香煙呢﹖都證實裡頭多少種毒啦﹐還不是可以賣﹖吸煙的人自己中毒沒關係﹐可二手三手煙的人有選擇嗎﹖所以﹐要批評可樂之前﹐請先批評臭煙吧。

By:嗅到煙味就會無名火冒起的受害者

(轉載)讓娶不著我們的男人著急去吧

這是一篇蠻有意思的文章。存檔存檔。


身為女人,人生的最大目標是什麼。

說完這話,又開始抽自己----為什麼要說“身為女人”,而不是“身為人類”?如此強調性別,還是因為習慣弱勢。

我媽媽很愁苦,看著我身邊的朋友一個個嫁掉了,為生了個砸在手裡的禍害而憂心。

有時她接到我的朋友們的電話,會非常不好意思地求人家:“你們幫她找個好男人吧?你們自己都找到了好男人。”然後還語帶威脅:“你們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哦----”聽得我火冒三丈。

我也在反思為什麼到現在我仍然沒有嫁掉,然後就有了最開始的這個問題:身為女人,人生的最大目標是什麼?結婚嗎?結婚是終極目標嗎?

當然不是。

現在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早婚。那時候只見過男人沒見過好男人。我是那種 希望一步到位的人,一旦結婚不能離婚,而如果早婚了的話,我現在的履歷肯定是“離,無孩兒”。那是我更不願意見到的。

而越嫁不掉,就越嫁不掉,這是一個真理。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 經濟條件與社會價值同步增長,與我年齡相當的未婚男子,已經配不上我了。尤其“上了年紀”,個性多少會有些古怪,我現在明白人家為什麼說“老處女”不好相處,不是唯獨她們的脾氣怪,其實誰沒點脾氣呢?但有家有室的女人,會因為社會 環境的約束,無所不在的影響力下,控制自己的脾氣。我們這種沒家沒業的女光棍,多少有點混蛋勁兒,一人兒吃飽全家不餓,不欠誰債也不欠誰情,憑什麼要控制?我們還就橫行鄉裡了,我們還就氣衝鬥牛了,我們還就得理不讓人了。

很對不起我的媽,到了這個年紀,我對男人的要求不但一點沒低,反而越來越高。一點沒把自己當陳年舊貨,想要陪著笑半賣半送。現在我覺得自己勤勞勇敢嚴肅活潑,早琢成器了,放眼望去,等閒人還真入不了我的眼。當然,嘴上還是非常謙虛的,只說:“現在找男人,不希望他可以幫我,只求他不要拖累我就好了。”

女友常常後悔,為什麼沒早答允某個男人以至現在仍孤獨一枝,我勸慰她:“那些早婚的女子,之所以早婚,是因為她們沒有能力不婚, 生活不能自理。而我們,我們有條件選擇單身,就說明條件還是極好的。”

我們這樣嫁不掉的女光棍,人生目標是隨心所欲。現在我越來越理解那些再年長些的女朋友,為什麼會被年輕漂亮的小男孩所圍繞。三樂就說:“我就不信我現在再老十歲,不能讓那樣漂亮 聰明的小男孩為我傾倒。”越嫁不掉,我越自信,越在自己身上明白什麼叫“奇貨可居”,越覺得眼前是無數的門,門背後,是無數的可能。

嫁不掉沒關系,我安慰著我和我的同類,就讓那些娶不著我們的男人著急去吧。

(來源:不明)(不過看筆法﹐應該是來自中國)

Tuesday, July 03, 2007

喜歡兩個人﹖

韓劇看太多﹐在想﹕有沒有可能真的會愛上兩個人﹖

否則﹐那些戲中人怎如此痛苦﹖

似乎有可能。

好比說﹐如果有人問我﹕

“妳喜歡吃榴槤還是樹仔菜﹖”

我也不知如何做選擇。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要有錢才能買榴槤還是樹仔菜來吃。

聽到他們說劉嘉玲從來不知道飽的滋味是什麼﹐再看到報章說蔡依林已經兩、三年沒吃白米飯﹐真有點震撼。

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吃飯就是了。

Eight Below



通常只要不太慘﹐有狗的戲我都會看。

吸引我買這部戲的就是封面那八隻非常俊酷瀟灑的雪橇狗﹐呵呵﹐我必須承認牠們比吳尊還帥。不要丟石頭﹐丟硬幣就可以了﹐畢竟各花入各眼。

以為裡頭八隻都是一樣品種的狗﹐不過資料說裡頭“6條西伯利亚哈士奇犬、2條阿拉斯加玛拉慕蒂犬”。看了之後﹐你會說原來這八隻狗狗的語言聽來好像跟我們這兒的狗狗語言一樣是“汪汪嗚嗚”。

故事非常簡單﹐可是真的是不得不佩服那些狗狗﹐演技一級棒﹐演到非常感人。

北極也是我很想去的一個地方。可是又可是﹐冰底下就是海﹐看來很可怕﹐怎辦﹖

聽到有人專門去那些地方坐狗狗拉的雪橇﹐不過﹐就像我不喜歡騎可憐的大象一樣﹐我看如果有天真的到了那個地方﹐我希望不必坐這種交通工具。

憨豆先生的假期


放監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這片DVD來看。

還好還好這一部Mr Bean's Holiday比上一部Johnny English好笑多了。這部只有在片尾笑那兩下。

這一部至少有從他頭笑到尾。最最最好笑的是高級餐廳中他被逼禮貌的吃掉他不喜歡的海鮮大餐。

還有﹐因為有法國﹐所以﹐加分。

一直在想﹐如果有天他冬瓜豆腐了﹐這Mr Bean的故事可能就無法繼續拍下去了﹐戲賣的就是他不必動就看來那呆頭呆腦很好笑的樣子。

有底洞(下)


經過了近十個月後﹐有底洞好像要被修補了。

因為喜歡邊走邊上網或聽書、思考﹐我再也不必戰戰兢兢有天遲早會掉進去啦。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市鎮局的大廈雖然設計看來有點怪﹐不過在夜晚的燈光照射下倒是蠻迷人的。

住在哪的燕子們應該都同意我的看法﹐不然牠們哪會要住這棟大樓﹖

Monday, July 02, 2007

痛擇


雖然不捨﹐可是我真的厭倦了一個人走那麼遠的路。

所以﹐對不起。

因為我不願也不能一直是那個開口要求的人。

很多事情﹐不是你沒有看到﹐而是你選擇了矇上自己的眼睛﹐假裝不知道。

做我所該做﹐取我所該得。

當笑容一天天從我臉上消失時﹐我知道﹐是時候了。

Interim Report

只打了幾粒字﹐一個小時又過了。

步入七月。

一年過了半年了。

隨心所欲的過了三個星期懶惰的日子﹐天天熬夜看韓劇後﹐在7月一日過回正常日子。

畢竟熬夜這種生活太不健康了。除了精神不振﹐還會覺得情緒很低落。

不過﹐如果遇到這種狀況﹐可以喝可樂還是咖啡補救。

這半年﹐我可以說是滿意的。

聯絡上舊朋友﹐日子過得平平安安﹐書也唸了﹐試也考了﹐雖然不是很積極﹐也面試過幾次。

最重要的是﹐沒有破財。

朝我下半年最重要的目標前進﹗

奶油蝦食譜

發現竟然會有不少人找奶油蝦找到我這兒來。

以下便根據2000年3月26日星期天的《美里日報》阿燦的食譜一一打出來好方便有興趣的人一起煮。

我必須聲明的是它真的有效。因為我試過跟食譜做“研究”卻做一變成二。對我這個懶惰的人來說﹐除了在弄奶油粒時因為只用小火所以要花大概半小時﹐它的預備方法非常簡單。如果是在餐廳點這道菜餚﹐可能只要等十五分鐘而已﹐可想而知﹐為了節省時間﹐餐廳廚師的火開多大了。還有還有﹐有些餐廳不知是否故意﹐糖經常會放得很多﹐吃在嘴巴是一粒一粒的非常怪。

材料﹕
(1) 中蝦600克(其實大小都可以)(可以選擇剝殼或不剝殼)
(2) 花奶一罐(水水的那種)
(3) 咖喱葉、指天椒少許
(4) 牛油300克(如果用菜油就沒那種香味)
(5) 雞蛋半粒

調味料﹕
(1) 糖一茶匙(因為奶油已經很香了﹐我都不放)
(2) 雞精一茶匙(因為奶油已經很香了﹐我都不放)
(3) 鹽少許(因為奶油會鹹﹐我都不放)

做法﹕
(1) 蝦走油至八成熟﹐備用。
(2) 慢火煮牛油﹐爆香咖喱葉與指天椒。
(3) 倒入花奶與雞蛋﹐慢火炒至金黃色。(這邊要花最多時間)
(4) 加入蝦。
(5) 下調味料﹐抄均﹐盛起。

That's it!

最後的結果﹐奶油會變得一粒一粒小小粒﹐拿來撈飯就非常可口。

不過吃完後﹐會覺得有點內疚﹐fattening!

另外一種把奶油弄成一絲一絲的奶油蝦﹐因為覺得沒那麼好吃﹐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個要怎弄。

(因為網上居然沒有我說的這個奶油蝦的相片﹐所以圖片暫時欠著﹐等我下回叫一道來吃或發瘋煮一碟來吃時再奉上相片吧﹗)

打掃


終於有時間可以清理房間了。

拿出1991年的日記本,看到以前他寄的賀年卡寶貝的夾在裡頭。翻開日記,原來那時他已是我筆中的一個主題。

再拿出第二本日記,裡頭寫的依然有他。

該是時間把東西都好好的整理了。

拿出火柴,慢慢的看着一切變灰白,然後變黑,然後成灰燼。

這些都是之前做不下手的事。

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也不能捉到。

燒信的這檔子事是第二回幹了。上回是在唸高中時吧。

重讀日記,呵……以前傻瓜的自己,可又不代表以後不會依然這樣笨。


Sunday, July 01, 2007

夢喃

就像秒針一樣
我們永遠為法停下來
除非鍾懷了
否則我們沒有選擇
幾經輪迴
我們都忘了自己是誰
也請不要有人記得我是誰

司音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我可憐的司音,雖然本身沒有輪迴,卻要看着心愛的人經歷無數次的輪迴,到了最後,還是得不到自己的肋骨......

孟九雖可憐,主要原因是他無法把握機會在先。司音卻因為自己造出的人的過錯而這樣,到了最後依然無法二合為一......

怎一個慘字了得!

實在是無法想像跟吸血鬼在沒有太陽的古堡過活的日子。在天上時本就沒愛上他,怎到了最後會這樣?

我看不下了......

(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