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07

男人背後的女人

當名人背後的女人不容易﹐現在看來要當受歡迎的男人背後的女人也不簡單。

大明星回家﹐實在是佩服那一班跟著每個國家轉的影迷。他們實在是好有錢﹐可以這樣追星。

以前雖然會很喜歡很喜歡某些明星還是歌星(其實現在依然一樣欣賞啦)﹐可是叫我花錢去看喜歡的歌手演唱會什麼的就對不起啦﹐我不喜歡和人爭(或分享﹖)﹐除非對方的演唱功力真的了不起。

現在才了解林鳳嬌實在是了不起。是愛嗎﹖是習慣﹖還是逆來順受﹖

很多思想極端的歌影迷會為了偶像要結婚而鬧自殺﹐真不知她們是怎想的﹐愛一個人不是希望對方幸福嗎﹖

如果有天金城武還是張信哲要結婚﹐我怕會高興都來不及﹐只要不要變性就行了。

Monday, May 28, 2007

我懂

沒關係
我知道
我不知道
我知道
我不知道
我知道
我不知道
我沒必要知道
我也不需要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要知道什麼
道可道
非常道

Madeleine McCann

Maria Papoila 那轉載﹐相信這位小女孩依然沒有消息﹐請多多轉發。 相關網址 Bring Madeleine Home.



Atenção!!

Se viu esta menina, contacte 282 405 400

Madeleine McCann, com 4 anos(nasceu em 12-5-2003), desaparecida do resort The Ocean Club, Praia da Luz, em Lagos, Portugal, em 3-5-2007, à noite.

Pormenor inconfundível do olho direito de Madeleine (pupila derramada para a íris).

Não esqueçam que os raptores podem ter cortado e pintado o cabelo da menina, por isso, o pormenor do olho é importante!

If you saw this girl, contact Portugal number 00 351 282 405 400

Madeleine McCann, 4 years old,disappeared from The Ocean Club resort, Praia da Luz, Lagos, Portugal, in the evening of May 3, 2007. Police says that she was kidnapped by an english man. There is also a russian suspect.

Madeleine's right eye is unusual!

如果您見到這位小女孩﹐請聯絡葡萄牙電話00 351 282 405 400

今年四歲的小女孩Madaleine McCann﹐於2007年五月三號傍晚﹐在葡萄牙Lagos Praia da Luz的海洋俱樂部渡假時站失蹤。警方相信她被一名英國男人綁架。同時也有另外一個蘇聯嫌疑犯。

請留意﹐她的右眼有點特別。

Sila hubungi Portugal 00 351 282 405 400 jikalau kita jumpa kanak perempuan ini.

Madaleini McCann, 4 tahun, telah dilapurkan hilang pada 3hb Mei 2007 waktu petang dari The Ocean Club Reosrt, Praia da Luz, Lagos, Portugal. Pihak polis nytakan dia telah diculik seorang lelaki Ingeris. Juga ada seorang Russian yang disyaki.

Sila ambil perhatian pada mata kanannya yang luar biasa.

Sunday, May 27, 2007

重複

我真的害怕說話重複又重複的人,特別是那種同一件威水事可以在不同時間說了又說,好像以前從未說過那樣。

開始重複時,我的表情還很自在;日子一久臉上就會掛着個虛偽的笑容。如果是讓人難堪的話題就"哼"笑一聲帶過。

或許自己個沒耐心的人吧。可是這跟耐心好像不怎扯上關係。我說話就不喜歡重複,同一個事故最多說給不同的三、四個人聽;然後再也不願多說一遍了。

記得以前十八歲剛出來工作時,同事老愛笑我,不說話則已,一開嘴卻不得了。

慢慢的,年紀長大後,更不愛跟話不投機的人多談,最多笑笑。更談得來的朋友卻能從天亮聊到天黑。不管再怎壓抑,有時生氣起來,里頭性子還是沒多變。

有些職業如老師卻需要同樣的話重複n遍,對於他們我是深深佩服的。

如果是我朋友就饒了我,因為聽幾年同樣的話題實在累,特別是開口者從未顧慮到別人感受時。

不過,我不介意聽老人說他們的故事,因為里頭沒有吹噓的必要,而是他們一生的回顧。

Thursday, May 24, 2007

十三、廿三

座號是十三、廿三號。

雖然心中對3.6仍七上八下,不過這兩個號碼似乎是好預兆。

我是偏愛三這個數目字的。

或許因為以前除了小學六年名次為5、6、7、7、6、14外,初中三年考到的都是探花吧。

這"宿命"到了高中因為可以選自己喜歡科目才被打破。

所以,十三、廿三是不錯的。

那天看到母親大清早就出去了,想打電請她幫忙買最簡單的"土糕"做午餐(福建話"花生"="土豆")。一看電話卻在家,只好算了,還是去上課途中去買好了。

母親回來時,居然帶着我期盼的"土糕"。那刻感動得差點痛哭流涕,因為這證實了她是我媽媽。

在課室外看着藍天吹着涼風,匆匆吞噬我的土糕午餐時,可能兩天沒睡好,突然一陣迷惘,考及格後,生命會不一樣嗎?受這種折磨值得嗎?

好久好久沒看到43組合的數目字了。只有這幾天,
9:43am
10:43am
12:43pm
9:43pm
...
...
...

Wednesday, May 23, 2007

大漠謠

徹夜在網絡看到完結遍第四章。

無可否認的,桐華文筆非常讚,能夠把主角們的感情細膩的描述出來。

這是這麼久以來少有會讓人掉淚的一部小說。

看網友的評論道她上一部《步步驚心》也是一樣精彩,不過依然一樣讓讀者心疼。

還好這部完結篇結局聽說還好。

《步步驚心》我是鐵定不敢看的了,除非想不開。

像一粒洩了氣的汽球
我 慢慢往下降
像一粒小石子
我 慢慢往海底沉

沒關係
我是打不死的小強
我是滅不完的老鼠
熬過就沒事

Thursday, May 17, 2007

棄嬰


天已黑﹐
為何把我遺棄在這處﹖
為何仍沒把我帶回家﹖

老婆餅

上過月是比較小的老婆餅和米香(bi-pang)。


這個月是差不多跟一粒小蛋糕一樣大的八寸老婆餅。

只是﹐為何沒有老公餅﹖

進化論﹖




近來這帶的樹木被大規模的清理、燒芭﹐看來是因為要發展興建房屋。

看到這地方被發展時﹐覺得有很多人有福了。

同事很讓人羨慕的等了十六年後﹐將取得政府所興建並提供優惠津貼的獨立房子。自己倒是不敢妄想﹐因為去年十一月才交了申請表格。他每個月只需要付少許的錢就能擁有自己的屋子了。

剛開發時﹐高速大道上經常出現蛇鼠一類的動物屍體。想來是因為樹木被砍伐和燃燒時牠們逃了出來卻又遇上“車禍”。

朋友說擔心台灣發展迅速會有天看不到一棵樹﹐我也開始有點擔心了。我們從地球探取太多﹐為她做的卻又那麼少。

為了建人類的房子﹐我們卻把森林裡頭動物的家給毀了。

對於這些動物們﹐我真的覺得很抱歉。

優良血統﹖

近來常看到報上刊登賣名牌狗的廣告。

很耐人尋味的是全都加上“純種”還是“優良血統”字眼﹐似乎因為只有能夠證明狗狗是“純”的才能賣出好價錢﹐混血狗狗似乎就是二等狗了。有的還有證書。如果沒了這張證書﹐狗狗是不是像人類一樣沒有了身份﹖真是叫名牌混血狗情何以堪。

聽過報導說其實這些所謂的純種狗都是血緣非常近的同種狗的下一代﹐很多都身上帶有基因問題﹐就和人類近親結婚所可能發生的遺傳問題一樣。比較起那些雜生的土狗﹐這些“特別”狗都比較容易病﹐也比較難養。

除了專門養狗來買的養家﹐養狗人會因為狗狗血統不純而愛牠少一點嗎﹖

有求才有供﹐既然這些主人會要求要花錢買的寵物是純種﹐不知道他們自己成家時是不是也要求另外一半是“優良人種”﹖

偏偏以人類來說﹐混血兒是最漂亮最受歡迎的。這年頭﹐已經沒有以前同一個村子的人只許娶嫁同一個村子﹐或是同一個籍貫的人只可娶嫁相同籍貫的人的習俗了。有的家庭就像一個小聯合國一樣﹐什麼國家什麼顏色的家庭成員都有。

借句名言用用﹕管牠是名牌狗還是土狗﹐只要是對主人忠心的就是好狗。

Tuesday, May 15, 2007

無奈

去銀行之前遇到朋友在我們辦公室吹免費冷氣。

告訴她還包括免費廁所。

取到銀行號碼時﹐我是第三。

怎知﹐這一坐就坐了三十分鐘。還好身上帶著MP3可以聽書﹐才不會讓我很急躁。

到最後﹐什麼也沒做到﹐只“賺”到一張等待號碼的紙張﹐我投降趕回辦公室﹐因為遲到了。

好像是吃了太飽沒事做﹐朋友來我們這吹免費冷氣﹐我跑到銀行吹免費冷氣和看電視。

如果在那些什麼服務品質管理的評估下﹐這三十分鐘讓顧客“等無人”會不會太久了些﹖

這樣的服務﹐要如何面對競爭﹖

Monday, May 14, 2007

神仙應該也怕怕

以前有想過,如果有天遇到神仙,應該跟他討粒吃了不會餓的仙丹。

可是,如果不再會餓的話,不是無法享受到吃飽時的幸福感?

近來在想,遇到神仙時,是不是該換成討顆吃了不會累不必睡的神丹?

這樣,夜晚我就可以多出很多空閒時間來玩電腦遊戲,看書,寫字,吹笛子(鄰居就有耳難了),數流星……

可是這樣一來,不是無法享受到入睡鄉的幸福?

所以,看來這不累丸也是要不得的了。

又要傷腦筋了……

眾人皆睡我獨醒

放假幾天做功課﹐都是錢錢錢﹐hedging, forward contract, future contract, future option看到我夢中都在想這些東西怎轉。

總結是﹕這些“專家”好像有把簡單的事情搞到很複雜的本事。

比如說﹐錢就是錢﹐他們就可以把錢說成錢錢(money money) ﹐真錢(real money) ﹐一個是有包括通貨膨脹﹐一個沒有。中毒太深﹐所以有時和人聊起real money時﹐會告訴對方這不包括通貨膨脹﹐把對方也搞昏了。

放假第二天就收到辦公室緊急詢問公事的電話。

同事說第三方現在突然說那天就是交某份文件的期限。在我來說﹐根據合約第三方無權這樣要求。之前已經把所有檔案傳給老闆和同事了﹐以防萬一﹐而且期限不是那天﹐不過還是得問老闆願不願意提前給第三方資料。如果他願意﹐檔案幾個負責的同事都有。

我不是個喜歡把公事全霸起來不讓其他人知道如果運作的人﹐因為我不相信﹐沒有了某個員工公司會倒的說法。

記得以前的同事說她喜歡一個人包辦完所有工作﹐因為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在公司是無法取代的(indispensable)。深不認同﹐因為只是別人不想在她缺席時間花時間去弄清楚她的工作﹐否則找不到資料時﹐也有跡可尋﹐大不了從頭開始﹐無法取代的是自己的腦袋﹐不是工作。如果有誰有本事﹐就快點把本領學去﹐因為原地踏步不是我的目的。

哪知﹐回到工作崗位時﹐文件依然交到我手中﹐因為什麼都還沒做。

吐白泡﹐暈倒

到底是我那麼重要還是我那麼命苦﹖

現在知道我近來為何不想睡覺﹐因為我不想醒來時要上班的原因了吧﹖

Saturday, May 12, 2007

想念

他們說今天是護士日;幾時才是會計日?

夢見父親—開心。

母親節前夕,卻對他異常想念念念念……

Friday, May 04, 2007

聽雨


再拍時﹐卻出現了像細胞一樣的圓圈﹐以為相機濕了﹐卻不是。就當是拍到雨的細胞吧﹐因為我依然無法捉到閃電。

菠蘿蜜

菠蘿蜜=Jackfruit=Nangka

這是除了榴槤之外﹐我比較喜歡的熱帶水果﹐因為它比較脆。

它的乾果比其它芒果乾好吃多了﹐因為硬硬脆脆咬起來很過癮。

可能因為本錢比較貴﹐榴槤乾果除了在泰國就很難在其它地方看到。

頭疼

近日來每逢上班最繁忙時間﹐就遇到這些重型車輛以50-60公里的時速在80公里的公路上行駛。

明明是算好時間﹐遇到他們﹐鐵定遲到。最過份的是兩輛重型車這樣排排跑﹐有道理嗎﹖

最討厭的是一些跟在他們後頭的汽車就這樣慢慢的跟隨著﹐並不超越他們﹐可以讓車龍排幾個公里遠。

用另外一條時速65公路的道路﹖

哼﹐那條路就會被一些烏龜駕成了最快50公路時速的牛道﹐血壓上升得更快。

有時想想﹐慢車跑快道的車主﹐是不是應該和那些開快車的車主一樣可以被開罰票﹖

如果遇到把車當成烏龜來行駛的雙B車主或是BMW車主時﹐我們通常都會很自然的抱怨說﹕“駕這麼好的車﹐卻這麼慢﹗”

似乎產生了這樣沒有道理的邏輯﹕貴車 = 一定要駕快

是不是有酸葡萄的心裡﹖因為我們對那些破破爛爛的車就比較容忍些。

記得以前看過亦舒的一篇文章﹐要一部跑車裡頭裝著老爺引擎﹖還是開著一部老爺車﹐可是裡頭是跑車引擎比較炫﹖

彩虹﹐我逮到了妳﹗


雙彩虹﹐如果有辦法爬上去﹐另外一頭可以抵達哪裡﹖

會不會像坐溜滑梯一樣溜下來﹖

Wednesday, May 02, 2007

今日之問

為何時代越進步﹐生活和工作壓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人過勞死而非生活過得更加輕鬆﹖

這樣﹐是進步還是退步﹖

Tuesday, May 01, 2007

我們全是白領


知道五月一日勞動節在中國是個大日子﹐也是國人出國渡過一個星期假的好日子。就算是馬來西亞﹑新加坡也有一天假期。

可是﹐那麼多年來我們從沒這個假日。

同學說因為這兒沒有藍領﹐全都是經理。

應該這樣說吧﹐我們所有的人民全都是白領﹐所以不必慶祝。那樣說來﹐好像白領的命很苦。

近來很每逢要上班時都很不願意起床。

今天更加過份﹐一有意識時就想﹐我好想退休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如果我十歲就學會理財﹐可能我今天就可以真的退休了。可是這把年紀才知道這些﹐看來還得做到五、六十歲了。

不是我誇口﹐我小時就知道要賺錢了﹐只是不知道正確的管道﹐否則今天的我就可以坐它幾個小時在海邊吹海風了。

每逢過年時我們家都會買一盒汽水。因為我以前是個愛把好東西留最後才吃的人﹐看到二弟一睡醒就開始喝汽水﹐覺得對其他人喝得慢的人不公平﹐所以我就決定﹕汽水我們三姐弟得平均分才合理。

這樣一來﹐當二弟喝完他自己的汽水後又想喝﹐就得向我買了。

在別人聽來好像有點過份﹐可是這是我當時覺得公平的活動。當然啦﹐後來再大一些懂得比較多﹐就沒這些“生意往來”了。那時父母都早出晚歸﹐對自己弟弟做這些事情對不對也沒人教導﹐現在的自己也覺得當時的自己很過份。

二弟一畢業不久就離鄉背井了﹐那種辛苦他雖不說﹐可是家人不在身邊的日子怕不是容易熬過來的。

我想﹐我會把當年從弟弟身上“賺到”的零錢加倍花在他寶貝身上﹐也要開始教她理財﹐讓她在三十五歲開始計劃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