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07

給歐明先生的明牌


怎麼那麼巧﹐上次第五千篇翻閱著是他﹐這次第五千位讀者又是歐明先生

如果歐明先生去投注贏了錢﹐請不要忘了買座小島給我^^

不要投訴我近來相片比字多﹐因為我必須效仿吳淡如小姐(她為了寫論文﹐不再主持我最愛的中廣“美的世界”九點“好時光”單元了)﹐狠狠的在六月把最後兩張考卷給考及格﹐先拿到資格再談其它的。

Wednesday, April 25, 2007

生命力


看到花精靈在手舞足蹈嗎﹖

花枝招展明明是那麼美麗的一樁事﹐凡夫俗子卻偏偏愛把它們形容為貶意。

真是搞不懂,不過也沒必要懂太多。

和時間賽跑


不是不累的。

工作﹑學業兩頭忙。

工作上﹐上頭不做的東西﹐丟下來﹐看著人家(不管是什麼職位)輕輕鬆鬆的有時還真眼紅﹔下頭辦事沒效率﹐拖延大家的工。大家都是一顆螺絲﹐慢裝一粒﹐這工程不管被耽擱多久都是浪費。

心想﹐這公司對員工太好了﹐沒有期限﹐沒有處罰﹔看在這個要求高的人眼中卻是一種無可原諒的惰性。這種態度﹐久了之後﹐怕只會搞垮公司﹐而不是在艱難的環境中脫穎而出。

趁自己還沒徹底被這種“文化”影響之前﹐得提前在打算的日子做好策劃和準備。

每天屬於自己的時間就那麼兩三個小時而已。

打開課本時﹐心中又慌﹐該看這科比較有把握的還是那科絲毫沒有把握的﹖該做習題﹐還是該溫習往年的考題﹖做做習題﹐又到了該入寢的時間。如果不做正常入息﹐拿人錢財哪能睡眼惺忪的上班﹖

遇到要上課﹐回到家時往往是寂靜的深夜﹐有時第二天又得早早出門。

如果老師講解很清楚﹐我們還會覺得沒有白白浪費時間﹔遇到那個把我們當成天才的老師時﹐就有點懊惱怎這樣虐待自己。

還好﹐法語是暫停時可以不必上了﹐至少會多出一天時間來。反正這段時間上了也是白上。

往年的高才生變成今天屢考屢敗的自修生﹐是有點丟當年的我的臉的。不過﹐聽說很多出國留學的人都熬不過這考試而放棄﹐所以還是覺得考到剩下兩張考卷的自己是蠻強的。畢竟﹐我需要給自己一些中肯的鼓勵。

路是自己選的﹐就要繼續走下去﹔只要暫時熬過了﹐這一次﹐就過關了。

回家

青玉案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氣氛是差遠了﹐因為燈火下並沒人。

春天還是秋天


看來﹐在你的世界﹐又是一個秋天。

下一次你變紅﹐慢慢飄落的時候﹐我可能已不在這﹐不過我依然會來拜訪你的。

希望你可用長長久久的在這立足。

依賴


不敢習慣有你的日子
因為
我會不能習慣
沒有你的日子

不自覺的靠近
努力的拉開

半夜的水晶球


看不到未來﹐卻看到彩虹。

是彩虹的倒影﹐還是被囚禁的彩虹﹖

只知道﹐它很美﹗

Monday, April 23, 2007

忙裡偷閑


加東菜市場旁的露天小販
水果﹕Cempedak
烤魚(﹖﹖﹖)
買了包括春卷的糕點和飯的檔子。 星期六的晚餐——喜歡的椰漿飯Nasi Lemak
前一晚也是椰漿飯。還是這個比較辣的比較好吃﹐只是飯少了些。不過因為椰漿的關係﹐這些都不能常吃——fattening。
晚餐後的點心——油條

終於吃到我想了好久的油條。

不過不是配豆漿﹐也不是配熱咖啡。他們喜歡把油條切開在中間涂上奶油和“加也”(蛋和糖做成的kaya)。

現在的馬來同胞是越來越厲害了﹐因為他們做的味道並不差。包子他們也會。只有粽子他們還比較難學會。

靜止

四月廿二日早晨六點五十分

Friday, April 20, 2007

快樂﹖危機﹖

要玩還是你們自己玩好了。

我還是靠近有椰子樹的地方好一些。

如果大海發脾氣﹐飛也來不及。

我可不想做海龍王的媳婦。

Thursday, April 19, 2007

違背


雖然我說過﹐可是我依然得說﹐以後應該也會再說﹐求人很難

我請願去跑它個廿圈400米還爽快一點。

及時雨



這種帶著強風的雨﹐走出去就算撐傘﹐也不過是自取其“濕”。

還好﹐我已經為這種天氣在預備了衣服和褲子﹑鞋子﹑吹風筒。

天空好像在生氣﹐太陽也不敢出來﹔其實﹐如果再來響透雲霄的響雷會更有浪漫的氣氛。

不過﹐朋友的飛機要起飛了﹐還是不要下那麼大吧﹗

放大


顯微鏡下的微生物是不是也這樣美﹖

她美的地方原來在於她的蕊。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景點

對我們來說﹐是看慣了的景點。

就像我們看到外國的景點一樣﹐在外人眼中或許是不一樣的。

回教堂

Yayasan蘇丹基金大廈﹐分左右兩邊﹐可從上面過﹐也可從地底過。

是遊客必逛景點之一。裡頭冷氣夠冷﹐地方夠大﹐是個歇腳的好地方。不過﹐對於吝嗇的我來說﹐非常不喜歡熱門時間每小時一元的費泊車。

對面﹐就是聞名的水村了。跟公司同事一起逛過一次﹐怕水的我當然是救生衣套得緊緊的﹐隨時做好翻船的準備。

出走時﹐因為穿了雙“打腳”弄到腳底起泡的新鞋子﹐所以就無法走那麼遠去了。反正地方是不會跑﹐下回吧﹗

依偎


天邊望不盡
浪花觸不到
只知道
這一生
你就在身旁

中獎不過如此


頭獎﹕樹仔菜炒蛋
二獎﹕炸奶油蝦
三獎﹕芥蘭菜炒蝦米
安慰獎﹕白米飯

註﹕白米飯煮得有點綿綿糊糊﹐好像是重煮一般﹐扣分﹗

我喜歡煮得一粒一粒有點乾硬的飯粒﹐不喜歡吃軟飯。以後老了沒有牙齒時就另當別論。

禮物該包嗎?

最近我確定自己不只是不喜歡包紮禮物﹐也不喜歡拆開收到被包好的禮物。

我喜歡立刻知道禮物是什麼﹐不喜歡包了一層又一層的神秘﹐因為重要的是禮物本身而非外皮﹐而且﹐只要是朋友送的﹐哪怕是一粒沙一片葉子﹐我都會喜歡﹐既然都喜歡﹐又何必多此一舉可惜了包裝紙呢﹖

如果包裝越美麗﹐我越不忍心把它給拆開﹐對於漂亮的禮物紙來說﹐應該也是一種“謀殺”。禮物紙應該是拿來包書﹐而不是拿來撕開。

我還有個怪癖﹐不﹐應該說是拗脾氣。

如果不是朋友送的禮物﹐禮物受到的對待就未必一樣了。如果心中有些討厭對方﹐連帶的也會不喜歡對方送的禮物。試過一條用了幾次的唇膏﹐因為生送禮人的氣﹐就立刻把它給扔進垃圾桶洩怒。近年來才學會﹐儘量把討厭的禮物找第二個人送出去。

是的﹐我知道﹐禮物何罪之有﹐可是用著一件看到就會生氣的東西﹐何苦來哉﹐不如眼不見為淨。

不過﹐我想除了我之外﹐其它人都喜歡包到美美的禮物。

因為前不久送了一樣小禮物給生日的朋友﹐因為是罐形﹐又可以手提﹐我就這樣加了一張卡拎著拿去給她。結果她問我去哪旅行回來﹐因為她沒看仔細﹐以為是手信。

所以﹐這一次﹐明明禮物本身就很漂亮了﹐雖然我很想就這樣不包紮就把漂亮的禮物裝在它們原有的鐵桶內送出去﹐還是拘於常人的眼光﹐只好利用禮物紙把它給裹得密密實實的。


包裝很重要﹐就算裡頭是廢鐵﹐至少能騙一騙人。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是騙人的。

週年慶

覺得自己很多時候做事情是那種三分鐘熱度的人﹐不過﹐對於透過部落格來抒發自己的心情暫時還不是這樣。

所以﹐請吃請吃﹐別客氣﹗


Total Page Views 8,840
Total Uniques 4,818
Uniques / Page Views 55%
On Blogger Since April 2006
Profile Views 1,293
馬1131
汶924
台857
新635
中534

Monday, April 16, 2007

我也不知道


機會來了嗎﹖

是對的機會來了嗎﹖

現在還不確定﹐只希望是對的人遇到對的機會。

有些雀躍﹐有點擔懮。

不管怎樣﹐冥冥中我們的人生自有它巧妙的安排。

很多事情﹐會得到什麼﹐會失去什麼﹐也不是我們可以安排的﹐算盡心計還不如順其自然。

希望自己是個有用的人﹐不是很大的貪心吧﹖﹗

又一個早晨


從來沒想到這條街居然能擺出這樣酷的pose。

天還是藍的﹐空氣依然清新﹐就看自己是戴上什麼顏色的眼鏡來看這一切。

趁一切還未被破壞前﹐儘量看吧﹗

(標準的悲觀主意者)

Thursday, April 12, 2007

Cool Down

寶貝﹐無法喝冰冰的綠茶和咖啡﹐就來文學一下﹐免得變得沒氣質。

年代:宋

作者:岳飞

作品:满江红

内容:

怒髮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怀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唉﹗可憐的岳飛。

我也好想吃好久都沒吃的油炸鬼了。

曾經那麼喜歡的那個人

好久沒見後﹐遇到他。

覺得自己有點冷酷﹐因為自己只是淡淡的跟他點點頭微微笑。

這一次﹐居然可以很清醒的用跟以前不一樣的眼光看著他。

他﹐怎變這樣了﹖

呵﹐突然有點慶幸。

我只知道﹐我不喜歡曖昧的感覺。

看著報上的連載小說大漠謠

討厭故事中九爺的那種曖昧﹐因為到了最後﹐誰都沒跟誰。還是故事中的霍去病痛快﹐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不必猜謎語。

篇外篇後來又改成怎樣還不知道。不過﹐如果不是這樣﹐大家不就少受點苦嗎﹖

Tuesday, April 10, 2007

難喝


才說愛喝的那個魔茶好喝﹐摸了八毛錢要去附近買﹐居然敢敢給我漲了一毛錢一罐。

懶得回來多拿一毛﹐只好看有沒有其它剛剛好八毛錢的。

看到最後﹐只有這個比較小罐的駝鳥是八毛﹐將就將就一下﹐誰叫妳老愛只帶剛好足夠的錢買東西﹖

突然想到袋囊中沒有足夠錢買東西的人的那種悽涼。

不過﹐這種咖啡喝了真讓人後悔。淡淡又甜甜﹐就像加太多水的咖啡一樣﹐不—好—喝。

早知道﹐還是回來拿多一毛錢好些。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下回還是得去半路買只賣七毛錢的咖啡來存貨。

無病呻吟


同樣在字典可以找出來的字﹐原來經過不同人的不同編排﹐可以寫出不同人的心情。

文字真的妙。

想想﹐如果現在銀幕出現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電訊公司知道你要付錢給他們﹐誰也不知你想說啥。

我的總結是﹐現在是肚子餓了的那種心情——有點不好。

就讓我好好的睡個覺﹐補足精神﹐明天應該就可以又是好魚一條。


詩人要落魄才會寫出動人的詩。

藝術家要患精神分裂症才能譜出好曲、畫出好畫。

富人才能成為慈善家。

不考慮就去做的人往往能實現別人看來荒謬的夢想。

我﹐能做什麼﹖

該是喝咖啡的時刻了。

這該死的毛病


我想﹐這是一個壞毛病。

可以在看到老人在抖著手剝大包的表皮﹐並只喝一杯咖啡開始。開始會想﹐對方是吃飽了還是沒錢﹖或許是讓我想到以前的父親。

可以是在看到小孩在學壞、學吸煙﹐終生要與多少條香煙為伴開始。

可以是在想狗狗們如果沒有鄰居狗狗朋友﹐牠們一生就這樣過著沒有看過同伴的日子嗎的問號開始。

可以是在老闆因為利害關係無法立刻把以下欺上的員工開除開始。

可以是在我們辛辛苦苦把錢賺回家﹐第二天卻的去市場用錢換東西開始。

可以是在看到富人只有別人在拍馬屁﹐無法聽到真話的那刻開始。

也可以是在小孩在街上哭鬧要買玩具時﹐父母無奈的拉著他們趕緊離開開始。

更可以是父親在掏錢買糖果給小孩開始。

甚至看到人們在吃著飯﹐都會覺得他們很可憐。

這裡的可憐﹐並不是字面上的可憐。

因為﹐如果有人說他很窮﹐要捐錢什麼的﹐我肯定不會相信、也不會那麼容易的覺得對方可憐。因為真正在困苦的人是不會向人說自己困苦﹐就像醉酒的人永遠不會承認自己喝醉了一樣。

最最最可憐的是﹐我們似乎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有一絲絲的不安﹐有一絲絲害怕的是自己貪婪嗎﹖

吳淡如在《人生以快樂為目的》一書“最幸福的人不必問幸福的意義” 篇寫道﹕“怎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心裡從沒浮現過這個疑問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吧﹗”

雖然很感激所擁有的一切﹐可或許是要真正幸福的人﹐才不會像我一樣在拼命的追逐當中嚴厲的審查自己是貪婪還是上進﹐是該知足然後原地踏步﹐還是該繼續往上爬並能和別人分享成果﹖

還好﹐吳淡如的那句話﹐也是一個open end的疑問。

想想﹐人往往是擁有了之後才會怕失去﹔一無所有的人因為沒有東西可以失去﹐所以反而坦蕩蕩。

越是大城市的人心靈越是空虛﹐越是物質貧乏宗教信仰強烈的國家如西藏、蒙古、不丹﹐他們心靈反而充實。

記得小時候﹐雖然貧窮﹐卻覺得當時的零食滋滋美味﹔現在可以一次買完小時一年所吃的零食﹐除了回憶﹐都找不到那種味道了。

害怕的是﹐當我們儘量在擁有健康的身體短短期間努力改進生活﹐和通過宗教加強對心靈的探索的兩種選擇﹐如果沒有平衡好﹐或做對選擇﹐會不會得不償失﹖

當我們在尋找一顆心的時候﹐它﹐還在嗎﹖

愛想的人﹐總會想到幾百幾萬年後的問題﹐縱然那時我或許不在﹐或許我在。我們所想的問題有百分之八十二是不會發生的事。

或許﹐愛追問該怎做的人﹐把遠景藍圖想一遍過後﹐應該做的是學習如何或在當下﹐並把當下活出壹佰分﹐才不會有精力去繼續杞人憂天﹐因為沒有當下﹐就是死人一個了。

總裁先生﹐我想請問您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其中如中國報這樣寫﹕

(新加坡6日訊)大華銀行總裁黃祖耀,去年年薪925萬元,成為本地薪酬最高的銀行家!

多少個零﹖不好意思﹐我得拿出計算機來算一算。再除以十二個月﹐我的媽呀﹗不就是新幣770,833.33一個月的薪水嗎﹖

這一輩子如果打工打到退休年齡五十歲﹐也不知道會不會賺那麼多錢。

總裁先生﹐我想請問您﹐賺那麼多錢﹐您心中快樂嗎﹖

世人是不是都要賺跟您一樣那麼多的錢才快樂﹖

.
.
.
.
.
.

呼喚霸子


霸子霸子﹐妳知道有人在呼喚妳嗎﹖

希望就像當初我知道微笑糖在呼喚我一樣﹐會知道﹗

朋友﹐或許會陪伴我們一生﹐或許會只到某一段路﹐或許終其一生因為地區關係不再在碰面了、或許一生當中從未見過﹐或許因為漸漸年老就無法再碰面。

雖然﹐有聚就有散。

我依然誠心的希望妳能夠感受並切身的體驗到我在三月一日的喜悅——找到老朋友。

Monday, April 09, 2007

魔茶﹖


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摩卡咖啡。

這也是出了綠茶外﹐我近來瘋狂迷戀上的提神飲料。

因為是咖啡加可可﹐所以會有些許巧克力的味道。

因為上課經常要連捱幾天的夜﹐其它的咖啡又太強了﹐便試一試這種口味的。沒逛超市還不知就連罐裝咖啡也有幾十種﹐如果沒試過﹐真叫人難選擇。

第一次聽到它被稱呼為“魔茶”時﹐覺得這直接用漢語拼音來唸的名稱實在是太好了。

喝完滑滑香香的冷藏Mocha﹐就真的會覺得精神好多、心情也變快樂多了。

為何人們就愛把它翻譯成沒有意義的摩卡﹖不過把咖啡稱成茶﹐準會把不知頭尾的人給搞糊塗了。

(註﹕這並非廣告﹐因為我既非Nestle的員工﹐也非股東﹐更不是老闆。)

擱淺


橫行霸道


寫過一次﹐現在這兒的貓簡直就是路霸﹐以為大馬路是牠們的﹐過馬路時常常是踩著碎步慢慢搖。

相片又一次證明了我的說法。

不過﹐這隻會選在斑馬線上做日光浴的貓看來是比較有智慧的。

Sunday, April 08, 2007

平靜的街

早上八點的馬來奕美麗街。


幾乎天天都要經過的街﹐還要走多久﹖

謝謝﹐對不起﹐俗氣


問同事哪裡可以賣金。

No no no﹐我不是要進軍黃金市場。我只是想把一條越看越俗氣的金鏈換成金錢。這種金鏈﹐就算我已經八十歲﹐我肯定也看不上眼。以其讓它冷藏﹐不如換成現金拿去捐給世展的小孩買東西。

不要怪我不識好歹、不會感激﹐只是我已經有聲明在先我討厭這些沒用處的金飾﹐我請願拿到現金(白金、手錶還可以接受) 。

上一回拿到的一條手鏈﹐拿去換耳鐶時貼了汶幣五十元﹐至今仍讓我耿耿于懷。

那對耳鐶到了今天﹐在這個常掉耳鐶的人耳中﹐依然是沒破記錄的讓我戴到不見了一隻。

這一次﹐我是鐵定了心腸﹕只要換錢﹐虧多少也沒關係﹐總之﹐給我現金。

商量的結果是﹐因為沒有票據﹐應該是到回去美里的那家金店或許價錢才會比較好些。也可以在這兒先問問價錢。又總之﹐短期內是無法看到CASH了。

我是非常想去把票據討回來。不是不敢﹐只是﹐既然沒把票據放在裡頭﹐肯定是不想讓我們知道價錢。如果去要﹐肯定會讓老大難堪。

問同事﹐是不是價錢太便宜了﹐所以他不敢把收據給我們。她說或許是﹐又很快的轉口笑罵我是個沒良心的現實人。

其實﹐不是這樣的。如果知道你看不懂法文書﹐我卻偏偏買了本法文小說給你﹐你會高興嗎﹖給一個因為某種原因討厭金的人金鏈﹐何況又是那麼俗氣的金鏈﹐你這不是存心氣我嗎﹖

同事又說﹐知道以後我結婚時該送我什麼了。廢話﹐當然是現金﹐不然﹐那麼熟的交情﹐我一定會開單說我要什麼東西。

努力說服自己或許戴上頸項時不會那麼難看﹐可是﹐真的還是很難看。

對不起﹐不是我不感激﹐只是﹐我看它一次我就要說一次﹐它實在是有夠俗氣

今天我是蒙古大夫

前幾天發現買了幾年又少用的optical mouse病重﹐回天乏術。只是﹐以前買的時候並不便宜的所謂optical mouse就這麼“老爺”(沒用)﹐好像比幾塊錢的普通老鼠還差。想想既然少用﹐壞了也沒什麼。

昨夜做了壞事。不讀書﹐打開換了硬碟後第一次注意到的電腦游戲就這樣玩到深夜。雖然是簡單的餐廳賺錢游戲﹐可是挑戰就在能不能達到目標。蠻好玩。

我喜歡玩跟金錢有關的游戲。已經很久沒玩百萬富翁了。

玩到清晨﹐因為一直都用電腦的touch pad﹐右手腕又酸又疼。

為了以後手腕幸福著想﹐便買了粒汶幣廿九元九角的中國藍芽小老鼠。免得以後還要見到那些讓人心煩又會打結的電線。

問題是﹕既然裡頭包含了兩粒AAA電池﹐那老鼠肯定是吃電池的了。只是﹐打開藍芽接收器時發現電池並不是要安置在裡頭。

可是﹐對老鼠翻來覆去的看就是看不到可以打開的地方。和弟弟兩人研究了半天﹐還是決定打開貼了“打開無效”的貼紙看有沒有螺絲可以打開。一邊還在嘮叨既然要打開哪放電池幹嗎要把貼紙貼在哪。

摸了老半天依然很難打開﹐叫弟弟拿出小叮噹手電筒來照看裡頭是不是可以放置電池。就像當初的我一樣﹐他以為小叮噹的尾巴就是開關按上按下﹐小叮噹全身都被他按完了才在鼻子找到開關。兩個人就像手術台上的醫生一樣為藍芽老鼠動手術。

發現雖然有兩處放電池的地方﹐卻無法把電池置入。後來﹐覺得老鼠表面應該可以打開﹐否則這電池是絕對無法放進去。

鬧到滿頭大汗﹐才發現方法真的就這樣簡單。製造商幹嗎不把說明寫出來﹖

可憐的藍芽老鼠受了無妄之災﹐就這樣白白被我們剖開它的肚子。

(註﹕千萬別以為桌面上的信是我的。字體太小孩了。)

Saturday, April 07, 2007

途中→美里

我不是一個說故事的高手。

往往看完一本故事一齣戲﹐只會用一句話把故事重述。


很久很久以前﹐必須用渡輪過河才能從馬來奕市鎮前往Sg Teraban朝汶萊美里關卡行去。

後來﹐感謝大橋的建造﹐省卻了我們很多的時間。因為如果遇到比較長的公共假期時﹐往往得等上幾個小時才能抵達對岸。我們最高記錄是清晨五點等渡輪﹐中午十二時才抵達美里。那段時間﹐可能沒地方跑吧﹖怎那麼多瘋子﹖

所以﹐招牌上的Feri渡輪服務(英﹕Ferry)是已經不存在的了。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

真的會常看到一群群的野猴子在路邊“逛”。牠們常在垃圾堆中尋找食物。



改建好久的汶萊移民局關卡﹐比起以前來實在是好很多了。


馬來西亞美里邊界的歡迎招牌。


美里關卡。


出了關卡所遇到的分叉路。以前都是前往Kuala Baram承搭渡輪才能抵達美里。後來亞細安橋的建立﹐他們的渡輪服務也終止了。


大橋收費站。


像不像前往天堂的大橋﹖


過了大橋﹐看到通往美里的路就是這樣的了。

在下來﹐就會是熱鬧的店屋和住家了。這之前﹐都是寂寞的道路。

從馬來奕出發﹐如果交通順暢﹐全程只需要大概四十五分鐘﹐比去我們首都短一半的時間。

記得幾十年前﹐都是美里人過來汶萊買東西。風水輪流轉這句話的確是有道理。曾幾何時變成汶人到美里買東西。不過﹐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哪兒便宜﹐只是某些商品而已。

比如﹕燒鴨飯^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