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07

斗牛犬

酷呆了﹗

神啊﹗我也想要一隻。

可是﹐我沒地方給牠住﹐沒時間幫牠刷肉肉﹐所以﹐請暫時幫我保管吧﹐okay?


嗯﹖這個不是同類呀﹖

我知道。

我還沒暈到這種地步。

只是﹐我也想要一個手掌那麼大的熱情擁抱。

Tuesday, March 27, 2007

清明

(唐)杜牧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天空沒有飄著傷感的毛毛細雨﹐反而是覆蓋著漂亮的雲層。

時光飛逝﹐十三年了﹐感覺卻依然似乎是在昨天而已。也不想時間倒轉﹐無謂讓所有人都再受一次苦。

記得書上看過一個故事。佛陀曾經告訴一個傷心的婦女去找一戶沒有死過人的家庭要一樣東西﹐佛陀就能讓她的孩子復活。悲傷的婦女沒想到世上有誰家裡是沒有人離開過的﹐就這樣一戶一戶去問了。最後﹐才了解佛陀要她明白的道理。


如何個拜法﹐怕沒多少人真正懂。依樣畫葫蘆就行了﹐反正心意最重要﹐不是要表演給別人看。

山上看下來﹐除了種菜人家、一大片的海洋﹐好景色。只是﹐真的有“人”會看嗎﹖

荒謬的是每逢清明掃墓時期就可以在這兒就人山人海﹐幾乎所以華人都出來﹐“氣氛”比過年佳節還要熱鬧。


一年一度大掃除﹐請記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把垃圾丟到別人處的習慣要不得﹐你丟來﹐我丟去﹐不如就別揀垃圾了。


(最後﹐要謝謝我的手機。因為說好要帶相機﹐居然就這樣忘了﹐對手機沒抱多大期望﹐不過效果出來還可以見人^ ^)

Monday, March 26, 2007

今天之語錄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這句話寫得真好。

有時﹐不是加罪的人口才好﹐也不是吃黃蓮者詞窮﹐只不過是懶得費力氣辯護﹐也不想跟對方一般見識﹐免得對方下不了台階。

就看你贏多久﹖

Saturday, March 24, 2007

燕啄鷺


白鷺給我的印像是老老實實的候鳥(雖然這些年來﹐牠們好像都移民這兒了)。

燕子給我的印像是經常成群結隊吱吱叫、並愛在人們住家屋檐下做鳥窩的小鳥兒。

早晨上班時﹐在路邊聽到很吵鬧的鳥叫聲。因為那段路程有很多的燕子﹐也沒去在意。

接著﹐就看著一頭白鷺飛前頭﹐一頭黑色的小燕子飛後頭。

心想﹐還是第一次看到一白一黑的鳥兒齊齊飛。

一眨眼﹐好像黑燕在追這頭白鷺。

不可能吧﹖那麼大頭的白鷺居然被小牠幾倍的燕子追到一直逃﹖因為不會鳥語﹐是否這頭白鷺現挑舋燕子在先還是燕子欺負牠就無從知曉。

雖然除了我之外﹐沒有目擊證人﹐可是情況的確是這樣。這燕子就一路這樣追著這頭白鷺﹐如果白鷺飛得高些﹐牠就飛快的“攻擊”牠。

到了最後﹐白鷺只好降低高度﹐高空中只剩下那頭燕子。

那麼多詩人描寫的燕子﹐居然這樣強悍這麼具攻擊性。

可惜的是看到這一幕時我都看呆了﹐沒來得及把一切都錄下來。

看來﹐以後回家途中不得對牠們掉以輕心﹐必須預備好自己的雨傘﹐免得牠們興起來﹐成群來攻擊我就慘了。

原來﹐勝敗不在於體型的大小。

年初三

Friday, March 23, 2007

分享

今天雖然不是我生日﹐可是依然有禮物收。

朋友經常出門﹐出一次就收一次禮物。

不過﹐我知道這種出門在外﹐有人可以買禮物的感覺也是很溫馨、很不賴的。如果沒有一個人可以讓你買禮物﹐是很悽涼的。

比較下來﹐好像我比較賺到。就算“警告”朋友別亂花費了﹐過了不到一個月﹐又收到禮物。上回的兩盒黑巧克力還沒開﹐又加多一盒新的了。


如果可以通過網路把禮物分享就好了。

怕榴槤的人﹐居然敢帶這種榴槤味道的巧克力上飛機﹐真是服了朋友。因為以前弟弟買過同一牌子的榴槤巧克力﹐把整個儲物貴的食物都變成了這種榴槤的味道﹐連我這個喜歡新鮮榴槤的人也怕怕。

第二樣﹐“康”字代表什麼意思﹐就自己猜了。不過﹐肯定不是楊康送的就是了。


(“背景”是我喜歡的新裙子)

Thursday, March 22, 2007

留海


忘了多少年前讓理髮師把長長的留海給剪了。

剪了之後﹐很希慣額頭多了這把頭髮。

久了﹐留海比較長後﹐覺得很不錯﹐因為眼不見為淨時﹐可以讓它把眼睛給遮遮。

再久﹐頭髮長得快﹐因為不喜歡去剪頭髮﹐常常忍到忍無可忍才自己動手剪﹐即可以省錢也可也省時間。

現在﹐又到了該修理的時候了。是不是該把它給留長﹐那時就不比那麼麻煩了﹖那時﹐如過不想見人時﹐還可以讓頭髮遮掉整張臉。可是﹐那時又得把頭髮夾起來﹐非常不舒服。

除了留長髮的男人﹐他們應該沒有這種有關於留海的重要問題。

難怪出家人都要把頭髮剃光﹐否則﹐單是想上述問題就夠他們煩了。

Wednesday, March 21, 2007

請把骨頭吐出來


DST已經好幾個晚上沒了GPRS的服務。

起初以為是手機出了問題﹐可是半夜十二點時上網服務又恢復。現在更加變本加厲的是﹐服務從晚上七、八點就開始中斷﹐第二天早上八點GPRS才又恢復。


一日復一日﹐直到今天依然這樣。

這個月初﹐他們一貫保持他們公司“良好”的舊記錄﹐手機撥電和發簡訊服務從下午就開始停止服務(上網更不必說) ﹐直到到半夜才恢復。

這段期間﹐如果是大吉利是遇到緊急事故﹐除了信鴿﹐就只有靠心電感應了。

是的﹐我知道如果沒了訊號可以撥某個緊急號碼﹐可是一時之間﹐鬼才記得﹐最好他們確定這號碼會在服務故障時出現在手機上頭。

出了這些問題﹐不見他們抱歉一聲﹐更甭想他們有任何實際的金錢賠賞或電話故障打折。可是﹐如果你今天到期手機預付卡忘了進款﹐明天就只能把手機當鬧鐘用了。不管戶口之前還有多少餘額﹐他們都會光明正大的“私吞”了。消費者得寫信去申請﹐才能得到退款。不過﹐如果是“從犯” ﹐可以退還的預付款就越來越少。可是﹐他們的服務出現故障而中斷時﹐又不見他們賠、賠、賠﹖

先不說他們的網路服務比起馬來西亞我所用過的Digi有多慢﹐就上網時一直會中斷就很惹人發火了。Digi可以讓客戶在三個月內自行充值﹐他們為什麼連一個月也不能給﹖

還好看記錄他們現在是每次離開網路服務就收費BND0.01﹐而不是之前查個雅虎郵件就要最少BND5.00﹐被他們服務故意讓你下線上線騙來騙去要好久才騙到BND5.00﹐可是﹐我們的時間﹐怎算﹖

不要建議打151去詢問了。每次打這個號碼﹐就得抱著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來打﹐因為這詢問號碼10次有9次是佔線中﹐另外一次至少得響一分鐘才有人接。從清晨到半夜都是這樣﹐是投訴太多﹐還是我們付錢來請他們褒電話粥﹖

如果有人用B-Mobile的服務﹐我想知道的是﹐這種他們高興就故障的機率有多高﹖或許是半斤跟八兩﹖還是一個天一個地﹖

Tuesday, March 20, 2007

惟我獨尊


最漂亮的紅色和粉紅色康乃馨已經開始乾枯了﹐丟可惜﹐不丟又很難看。

想把花朵一辮一辮撕下﹐玩Yes or No的游戲﹐太無聊。

還是噗通扔進垃圾桶乾脆。

唯一剩下、越久越綻放的﹐就是這朵當初比較下遜色多的黃色康乃馨。另外兩朵就顯得太“軟弱”了。

人﹐是不是也這樣﹐只要夠堅強﹐只要能夠承受得起打擊﹐最後的勝利就是屬於自己﹖

套句我愛說的“什麼也不比﹐只要我比敵人活得好、活得長命﹐贏的就是我了。”

大魚小魚

發現某銀行的定期年利率一年為3%。

六個月的年率2%。

嘴巴多多﹐問他們那普通存款的利率呢﹖

上個月大概是2.1%。

嚇﹖比定期高﹖

那就是說﹐“顧客們﹐最好您別開少過一年的定期否則就開普通存款了﹖”

他們說因為是每個月付利息﹐所以普通存款利率並不是固定的巴仙率﹐有時上升﹐有時會下降。

這對普通顧客們來說﹐依然算是好消息。

比起另外一家國際銀行來說﹐這家回教銀行的一年定期利率可以說是高出了十倍。

這還真的有趣。

Monday, March 19, 2007

你儂我儂﹒你Cr我Dr


愛昏頭的人這樣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愛計較的人這樣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如果是更加會計較的人是不是會這樣說﹕“你的資產是我的﹐你的負債依然是你的﹔我的負債是你的﹐我的資產依然是我的﹖”

謝…謝…


上次提到看來面惡其實心善的長輩從新加坡回來時﹐偷偷的塞了一小包的東西給我時﹐小聲的說不好意思給其他人知道﹐因為她沒有給他們。

我拿回家看後﹐左看右看﹐在燈光下照來照去﹐長長黑黑的一片﹐卻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只知道﹐看來不是能吃的。

難道是水晶﹖

還是她在作弄我﹖

就這樣放著。打算見著她時問明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她須要那麼神秘。

見到她時﹐她依然記得。還緊張的問我東西還在不在﹐說是寶貝。

冒著被罵不識貨的險﹐我硬著頭皮問她到底是什麼﹖

猜猜看﹖

我只好答﹕“不會是水晶吧﹖又不像﹖”

她笑了笑。

原來這個是黏笛膜用的。

因為從沒見過老師用﹐買笛子的商店也絲毫沒建議我買﹐所以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有這樣的東西。

第二次看到這東西時﹐之前還差點被我粗心的忽略掉。

在清理桌子上的包裹時﹐發現泡泡紙內好像有粒硬塊漏了取出來。在把取出的當兒﹐一直在想會是什麼東西漏了拿出來呢﹖

紙剝開後﹐居然看到了這個外表毫不起眼的四方寶貝。好在有了第一回的經驗﹐否則我又要花好久時間來猜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還是確實愣了好一陣子﹐心中的感動卻是無法用字眼表達出來﹐因為兩次兩次我都看到寶貝裡頭的關心和細心。

Saturday, March 17, 2007

餅乾


不久前﹐腦海中一直想到小時吃的那種丹麥曲奇餅乾。

可是﹐想到是奶油做的﹐很肥吧﹖真的要買嗎﹖如果是正牌的﹐價錢也不便宜噢。拖了好久依然忍不住﹐便抱了一桶拿去辦公室當能量補充品。

雖然﹐比起街上很多國家冒牌的cookies來說﹐這個寫著丹麥製造的曲奇餅是好吃多了﹐可是為什么就是再吃不出小時的那種味道﹖

他們說﹐我們印像最深刻﹐最喜歡的歌曲﹐往往就是我們在青少年時期聽的歌。想一想﹐的確是這樣。難道只有小時候的好味道才能刻印在我們記憶中﹖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吃餅乾的人。在家是從不碰餅乾的。不過﹐逼於無奈﹐這些“防備食物”可以讓我在工作忙碌時在最快的時間內提供我需要的能量﹐才會拿它們當“存貨”。

自己吃東西也是有“風”或“季節”的。

前陣子﹐吃到這種水果麥片餅乾很好吃﹐就買了一大堆。吃到膩後﹐停止。

說是營養﹐雖然蠻香﹐可是蠻甜的﹐真的健康嗎﹖


再後來﹐有一時期﹐發了瘋似的買了很多巧克力餅乾。


最好吃的莫過於D'Lush這個牌子的巧克力餅乾。可是﹐這澳洲的巧克力餅乾異常的貴﹐一片大概要五毛錢。要吃時﹐得做“預算”今天要吃多少片。


現在﹐對這些又沒了什麼興趣。

如果沒有餅乾﹐有時就會咬口黑巧克力暫時安慰那個不安份的胃。

這些看來好像都是蠻“肥”的。現在想來﹐最健康和最劃算的莫過於有情“飲水”飽

得考慮考慮。

Friday, March 16, 2007

挑食非我之過

以前小時﹐母親說後腦頭底靠近頸中間那有個“窩”的我會很貪吃。

貪吃的意義到底是遇到喜歡的就吃很多﹐還是有得吃免費的就吃﹖

因為發現一直以來﹐自己只是挑吃﹐並不是真正的很貪吃——不是好朋友給的不吃﹐不是相熟的人請不吃﹐就算是免費的也不吃。

嘴巴挑﹐讓我吃到好吃的之後﹐我以後再也不會“屈就”自己吃沒那麼好吃的了。

之前說過﹐吃過了好吃的蛋糕之後﹐街上普通的蛋糕不是那麼入我目了。

(這樣也好﹐省錢﹗)

吃到餐廳的炒西藍花﹐就會回家投訴為何我們家從沒有這道菜。以後﹐這道菜才會出現﹐不過﹐欣賞的人不會很多。

吃過餐廳的奶油蝦﹐才知道天底下的蝦不是只能煮番茄醬﹐可是母親又不會﹐只有去吃了又吃研究到底怎樣弄﹐再因緣巧合在報上看到食譜﹐試驗幾次後﹐告訴家人﹐蝦也可以這樣吃法。

吃過台灣的新鮮炒竹筍﹐又會回家問母親為何不喜歡這道菜。

吃過在迪化街買的瓜子後﹐就不碰其它比較起來遜色多的瓜子了。

通常喜歡吃的食物和家人都不太一樣﹐有陣子還懷疑是不是他們以前在醫院抱錯了別人的孩子﹐因為喜好差那麼遠。

某夜﹐看到半夜的命理節目才釋懷﹐原來手相真的蠻好玩的。就剛巧聽到他們說﹐智慧線尾端有向上分叉的線的人嘴巴很挑。

難怪﹗

Thursday, March 15, 2007

炫耀


為了免去換課本的麻煩(借口)﹐換了新買的手袋去上課。

同學直嚷好可愛﹐彩色字體還會發亮的小叮噹。

第一次看到這個手袋時﹐想買。不過沒買。覺得RM12.90一個手袋﹐好像有點貴﹐因為自己還有其它的紙袋。

第二次在看到﹐決定要把它買下了﹐因為我無法抗拒它的紅色﹐何況﹐另外一個沒那麼漂亮的袋子居然要賣RM40++﹐所以這是算便宜的了(什麼邏輯﹖)。

同學直呼可愛時﹐滿足了我和小叮噹的虛榮心(幹嗎拖他下水﹖)﹐認為“值得”。

不過﹐既然把包包放了上來﹐不喜歡拋頭露面的我希望不會有一天在路上遇到有人上來跟我說﹕

“妳是不是xxx﹐我認得這個包包﹗”

可是﹐歌都唱他是紅色的ang ang ang了﹐為什麼小叮噹是藍色的呢﹖

如果小叮噹是紅色的﹐會不會比較可愛﹖

這也叫“插花”


看到漂亮的顏色﹐忍不住在Kiulap的花店買了這些康乃馨﹐好為滿是電器輻射的辦公室加點彩。

不要說康乃馨是送媽媽的花﹐因為不只是我﹐媽媽們都會喜歡鈔票花多一些。

價錢報告﹕玫瑰BND2.50一朵﹐康乃馨要賣BND1.50一朵﹐是有點貴的。因為在美里﹐全都是同樣的價錢﹐不過﹐全是馬幣。

(為何中國的玫瑰沒有金馬崙高原玫瑰的那種香味﹖)

隨便拿了個空可樂瓶﹐生平第一次“插花”就是這樣了。

可是﹐看了只會﹐我得老實的承認﹐我還真沒有這種插花的本事﹐吃花還快些。

一直有把路邊的野花剪下帶進辦公室的衝動﹐可是﹐又覺得那樣對它們會不會太殘忍而把念頭擱下。如果沒有把它們剪下﹐它們還可以晒晒太陽﹐淋淋雨﹐隨風搖曳﹐活得久些。

不要問我喜歡那一朵﹐那只會證明你還不夠了解我。

當然是深紅色的啦。

舊瓶裝新藥


拖了好久﹐終於把電腦送醫院檢查。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會是絕症。檢查時﹐“醫生”懷疑連CD Rom也壞了﹐因為有時無法讀取某些CD的資料。

我說我不知道﹐只知道有時它和它主人一樣固執﹐一盒十六片的連續劇﹐偏偏就是某一片無法讀取。把CD放進其它電腦又沒有問題。

結果出來是﹐電腦的心臟壞了。

價錢相差不多﹐就乾脆把以前的40GB換成80GB﹐以後就可以把多一些的垃圾抄進去。

為荷包內的BND180心疼時又覺得有點安慰﹐還有救。

電腦取回來後﹐一看差點暈倒﹐就這麼小片的東西﹐那麼貴﹖

想想﹐鑽石不是更小更貴嗎﹖

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我萬萬沒想到在馬來西亞和汶萊比較暢銷(老實說﹐應該是因為價格比較便宜)ACER的手提電腦怎麼居然會用Toshiba的硬碟﹖﹗

如果是沒有品牌的電腦我倒不會奇怪。沒想到現在異國通婚這麼流行。

以前小時很愛打開收音機來看它們裡頭稀奇古怪的零件﹐覺得收音機真是妙﹐就那麼幾片板子就可以發出聲音。

現在看到這片東西時﹐又有打開來看看的想法。反正都沒用了。

魚語錄搜尋排行榜

最近幾個星期來﹐很多台灣網友搜尋“神話和李碧華”找到這兒來。讓我一陣緊張﹐到底<神話>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李碧華怎了﹖不過﹐也理不了那麼多﹐只希望不會有讓人失落的新聞出現就可以了。

算一算﹐我討厭的那個方程式Black Scholes字眼也是不少可憐人搜尋的字眼。

老實說﹐膽小如鼠的我很怕部落格的數計因為不明人士的流覽而莫名其妙的突增﹐因為事出必有因。就像很久以前有一次﹐看到這些人數暴漲時﹐我可不為別人所謂“人氣上昇”而開心(就算搞選舉﹐不到最後一分鐘所謂人氣也只是騙人的)﹐卻越看越心驚膽跳。

不過﹐如果知道是認識的朋友和網友﹐就感覺很溫馨和感動。不過﹐如果很久沒有新東西﹐或雙向交往﹐就感覺有點愧疚。

所以﹐為難的是﹕拍到相片來就沒時間寫﹐寫到來就沒時間逛﹐逛到他的就沒時間逛到她的﹐在她哪兒留言就沒時間在他哪兒留言。

當初﹐買下那個國家計數服務也是為了知道到底是以文找文的朋友多﹐還是迷路的人多。結論是﹐會相同語文的人會比較多﹐迷路的外國人比較少。

再下來的結論是﹐在這個亞細安來說﹐馬來西亞檳城人的華文程度是最好的﹐因為好文章都是出自那兒的朋友。最出奇的是﹐快一年了﹐甕中之鼠竟然沒有看到來自東馬砂勞越的華文部落格。

有時﹐遇到不熟的網友寫了讓人心有戚戚焉的文章想留言時﹐也會左思右想該不該。因為﹐怕﹕

(1)別人以為你想吸引他們的“讀者”
(2)別人只和圈內朋友說話
(3)如果看法不同﹐對方又比較小氣時﹐會把別人惹怒
(4)別人會覺得你在搞喧譁等等。

後來﹐看到香港的天使雜寫篇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人有這種顧慮。

部落格的好處是﹐可以讓你知道﹐原來不是只有你那麼怪﹐還有更多比你更怪的生物活在地球上。

行蹤

三月十四日

雖然很無奈的犧牲了下午請假午睡養神的時間﹐還好﹐我躲到遠遠了。


做了兩天的灰姑娘﹐這一天又要六點半上路﹐真是沒有偷喝咖啡提神還真不行。一個早上下來﹐還好有兩頓茶點﹐否則還真會餓-死-我-了。

最欣賞的是這個玩本地樂器的小樂團。


發現自己須要花時間研究一個問題﹐在室內用數碼相機拍照時﹐如果用全自動﹐相片就一片黑暗﹐看到都很丟臉。只好用相機的預先設定﹐否則就要用比較大的ISO﹐可是﹐這樣下來﹐手又不能抖。


做了三天的灰姑娘。

很無奈的﹐今天﹐我﹐改做“火”姑娘。

加油﹗

會計的代價

和班上同學談起來﹐原來所有參與“會話”的同學都說有一些或全部的以下症狀﹕

=>永遠都在趕上頭最後一份鐘要的報告
=>胸口像被石頭壓著
=>胸悶
=>頭痛
=>血壓上昇

因為看了無數次的醫生病症依然存在﹐她們才被醫生判斷是工作壓力﹐必需吃藥丸。

其實﹐不必看醫生﹐我就知道這些是來自工作上的壓力﹐只要離開工作環境就沒事﹐一到回去就會有某些症狀。還好我不會像某位朋友一樣絲毫沒有任何愛好﹐我喜歡的消遣可多了﹐吹笛子、玩電子游戲、上語言課、睡覺、運動、拍花看雲、寫部落格、和動物們說話﹐所以直到今天﹐還能好好的吃和睡。

因為我們的職業須要十分的專住﹐一整天就埋在號碼下面﹐很多業務上的資料都是最高的機密﹐往往無法像其他職業的朋友可以邊工作﹐邊“娛樂”。跑銷售的可以找客戶喝茶﹐服務的可以和客戶聊天﹐洗車的看到車被洗乾淨應該很有滿足感……這些應該對於舒壓有一些幫助﹐我們總不能說﹐噢﹐看到自己喜歡的13號了﹐好高興吧﹖

而且﹐這個行業在這兒不是很被尊重﹐往往都要做些“打雜”的工﹐我認為不能再說是multi-tasking而是complex tasking。

聊著聊著﹐覺得蠻心酸的﹐不如到蒙古做義工牧羊去算了。

Friday, March 09, 2007

又一個轉台的原因

發現近來的汶萊中文電台很喜歡提起中港臺的娛樂八掛消息。

非常討厭。

只要一聽到這些﹐就立刻轉台﹐那怕是馬來電台也好。

人家外國因為生活壓力大﹐很多時事新聞連我這個外國人聽到都感到那種無力的壓迫感﹐所以才需要這些無聊的八掛新聞﹐比如誰和誰有關係﹐誰和誰不和等等來消遣和放鬆。

我們這兒的新聞慶幸的是乾乾淨淨﹐最嚇人的不外是恐怖車禍﹐為何還需要這些沒有營養的娛樂八掛消息﹖

放眼世界﹐他們其實可以帶進很多國外的有用資訊﹐好讓聽眾可以從中學習到一些知識。其實﹐國外就很多蠻不錯的電台供我們取經學習。

有點懷念80年代時期以前的節目﹐比較起來﹐撇開有些主持人不太標準的華語(畢竟如果沒真正在台灣還是中國留學﹐我們華語是不可能像他們那麼標準的)﹐那時的節目有些就挺不錯的。

八掛新聞﹖

拜託﹐可以學到什麼﹖

十二生肖我最大


母親捉到兩兄弟。

不要問我為什么那麼肯定是兩兄弟﹐因為我的直覺那樣告訴我的。

這兩兄弟各有各的個性。一隻比較活潑﹐要拍相牠就會強前面的鏡頭﹐所以﹐只有牠的鏡頭是比較漂亮的。一隻比較怕人﹐老躲在哥哥的身後﹐跟上跟下。

牠們的尾巴長長的,牠們的小腳軟軟的﹐非常得意。最美麗的是牠們那烏溜溜的眼珠子﹐真的就像玩具的珠子一樣。牠們的鼻子靠近嘴巴那兒永遠是在挪動著的。

千萬別怪牠們愛咬東西﹐因為牠們的牙齒永遠不停的在長﹐如果不磨牙﹐牙齒就會刺穿牠們的嘴巴。

以前人家說“不要金牙銀牙﹐只要一副老鼠牙”﹐可能就是這個道理。如果牠們狠起來﹐不管多硬的容器﹐牠們都能咬破。

牠們吃東西是蠻挑的﹐不新鮮的不吃﹐有時就這樣咬了一口就丟掉﹐再咬第二樣。有時家人生氣起來﹐連我都罵﹐“你的同類做的好事﹗”

雖然老媽搖頭﹐看到牠們可愛的樣子真的很想去買個籠子來把牠們當寵物養。

就像我說過的﹐古人說“養鼠為患”﹐還有印度多年前發生的鼠瘟……唯有打消了這個念頭。

Thursday, March 08, 2007

西洋菜

這個星期又吃了三餐樹仔菜。

感覺好幸福。

神燈神燈﹐我近來很想喝西洋菜湯。

大多數人煮西洋菜湯時﹐都是喝湯。我對湯中的菜比較有興趣。

自從種西洋菜的那對老夫妻回去亞庇後﹐這兒就沒有人可以種出和他們一樣茂盛的西洋菜了。進口的西洋菜﹐感覺也沒有那麼香了。

以前老媽在賣西洋菜時﹐有錢太太都嫌貴﹐只買一把來煮湯。菜賣不完時就是我開心的時刻﹐最高記錄一次過又煮又炒六把西洋菜。老媽說如果給那些有錢太太知道我這樣吃法﹐準讓她們眼珠子掉落。

有次﹐覺得這菜味道實在是香﹐就試咬了口青的西洋菜﹐立刻吐了出來﹐因為有煮和沒煮的味道實在差太遠了。

人家又說這菜性涼﹐不能吃太多。

反正什麼都是不能吃太多的。

小心﹗

才聽到廣播說﹐原來除了會導致牠們死亡的巧克力外﹐狗狗也不能喝可樂

愧我不久前還努力的游說金可魯喝那很好喝的lime可樂。結果在牠很失望的看著盤子時﹐對牠說牠沒有眼光、沒有口福。

原來但凡有咖啡因的飲料﹐狗狗都不能喝。否則喝了重則死亡﹐輕則過度興奮。

所以﹐要喂狗﹐就要像喂狼那樣來養﹐不能像養小孩一樣分自己喜歡吃的食物給牠們。

Wednesday, March 07, 2007

家有明星狗


聽到電台說狗的嗅覺是人類的幾十倍。也會有很強的第六感(狗狗也這樣稱呼它們嗎﹖)。

聽到這個消息後﹐最近這幾天我都以不同的眼光看家裡的金可魯﹐覺得牠簡直是靈犬。

話說我經常會在回家時就看到牠在橋頭等待。對於這點﹐我得打個折﹐因為我懷疑可能是牠出來找朋友玩時才呆在那的。

然後﹐牠就像警衛在開路一樣走在我車前方直到抵達家中。

有時﹐我才抵橋頭﹐就看到牠呆頭呆腦的在籬笆門口外升長了頸在往橋頭張望。

到了非常確定是我後﹐就立刻飛奔而來﹐重複警衛開路的步驟。

有時﹐我故意把頭縮下﹐不讓牠看到我﹐牠依然還是會認得。真不知道牠到底是認車還是認人﹐如果車換了人駕﹐牠是否依然會這樣﹖

聽了那資訊後﹐我想牠應該是感覺到還是嗅到我回來了吧。愧我以前還像個傻瓜般跟牠玩躲藏﹐肯定被牠笑死了。

不過﹐有時我又懷疑牠是不是遠遠就嗅到我車內有打包吃剩給牠的食物﹐所以才那樣興奮。看到自己空手而歸時﹐牠的熱情沒變﹐反而讓我覺得不好意思。

牠是真的會知道誰對牠好﹐因為牠並不是以一視同仁的態度對待家中的每一個成員。

他們說狗狗對聲音非常敏感﹐對高分貝的噪音非常討厭。那我以前吹笛子時牠們也會“嗚嗚嗚嗚”的叫﹐到底是在和我合唱還是在抗議﹖

Sunday, March 04, 2007

我愛這個情人節

因為被搞到很商業化﹐一直對西洋情人節沒什麼好感。就算是那個三月十四日的白色情人節我現在也很討厭。

反倒是對沒什麼人知道的元宵節(中國情人節)比較偏愛。記得看《鬼丈夫》這套瓊瑤連續劇時﹐那種看花燈的氣氛很浪漫。不過﹐那時在古代﹐okay?

昨天看到一輛粉紅色又畫上很多心型圖案的摩托車時﹐和朋友兩人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

然後這兩個很不羅漫迪克的人又開始幻想如果是有那麼一個人用那麼一輛的粉紅色加心型圖案的車來載自己時該怎樣﹖

答案是﹕一個不敢坐。另外一個就要套上小叮噹面具外加一副異常大的墨鏡才敢勉強縮坐在椅子。

或許有浪漫細胞的人就會感動的要死﹐除了這兩個怪胎。

還有一樣我覺得很滑稽的就是那些情人節套餐。不是我酸﹐只是我光想像整個餐廳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在吃同樣的情人節套餐時的場面就覺得很好笑。如果是年輕的情侶﹐搞不好今年來這餐廳時是這個伴﹐明年又來這餐廳時是另一個伴﹐當某些餐廳很高調的把情侶相片登上報紙時還真有點尷尬。

這個﹐打死我我也是不幹的。如果到了七老八十白髮斑斑時﹐那就可以考慮﹐因為那時的感情才是經得起考驗的。

回家途中見到天空有人放煙花。看到這些漂亮的煙花時﹐我接下來想到的就是燒了好多錢。

感覺自己還真的不是普通的不浪漫。不過﹐看到升起的太陽、看到感傷的夕陽、看到像冬粉般輕輕落下的雨時(像牛毛像花針太經典了)﹐被和風輕輕吹過臉龐時﹐對我來說就是最不造作的浪漫了。

Friday, March 02, 2007

唐老鴨

午餐去了家換東主的餐廳﹐想吃鴨飯。

坐在那兒大概十五、二十分鐘﹐叫服務員也沒人要理。

看著一桌又一桌的客人離開﹐看著一群又一群的客人進來﹐我們在考慮是不是也要離開。

我說﹐給多她們五分鐘﹐過了五分鐘還是沒人理的話﹐我們就離開。

過了三分鐘﹐朋友得離開了﹐因為就算過了五分鐘她們來招待﹐那鴨也不知要過多久才能上桌。
可能朋友那天聽到我去首都上課時﹐連續兩天都在飯店看到有鴨飯賣而對突然想吃起鴨來。

我倒是在那兒吃了一餐好吃的燒鴨飯。第二天則顧慮著咳嗽沒完全好不敢再吃燒鴨了。

在馬來奕說起鴨飯來﹐就非常的“委屈”了。有錢買不到鴨﹐有人相信嗎﹖

有有有﹐有一檔蠻吊起來賣的。老闆會挑顧客來做生意。看不順眼的﹐管他是大肚婆還是大老闆﹐他不是說沒了﹐就是讓你乾等。

記得以前有位菲籍同事在早上十一點多要幫老闆打包時﹐對方就說賣完了。天啊﹐這兒大多數人的午餐時間是十二點﹖賣完了﹖這擺明是在歧視嘛﹗後來﹐換了個女同事去才買到。

朋友是打死也不去那兒吃的﹐因為她依然記得以前她懷孕挺著大肚子幫先生下車打包時﹐對方卻因為沒看過她﹐讓她等了好久的一段時間﹐應付完所有人後才賣給她。那時還是檔主的上一代在打理。

好多年前我倒是去吃過他們的鴨飯。發現他們的鴨好像要躲躲藏藏的收起來﹐不是熟客不賣。而他們切肉也是挑人來切。我的胃口是不小的﹐可是一連幾次發現切來的鴨肉好像骨頭多過肉﹐想想﹐我是用真金白銀來吃飯的﹐又不是乞丐﹐幹嗎要受這種氣﹐就不再光顧那兒了。看來下一代做生意的手法﹐和上一代也沒有什麼改變。

明天﹐我們決定下美里去吃鴨飯。

朋友提醒我晚上別夢到鴨。

那唐老鴨可以吧﹖

還是別在夢中把唐老鴨給吃了。朋友警告﹐免得哭死所有小朋友。

鴨子一出世﹐就會把第一眼看到的“人”當成母親﹐非常可愛。記得以前小時﹐母親常用福建話唱﹕“天無邊﹐海無底﹐鴨子出世沒母親。”想想﹐鴨子長得那麼可愛﹐把牠們吃掉﹐會不會太殘忍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