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馬兆駿vs鄭多彬

非常震驚的﹐唱《我要的不多》的才子馬兆駿居然在前幾天好像是因為心臟病過世了。

好像上幾個禮拜才聽到他在中廣唱現場。言談中他對妻子女兒人生充滿了感激。

雖然他之前曾經吸毒﹐還好懸崖勒馬戒掉又重新站了起來。

那天說可愛的鄭多彬長到這樣還要自殺﹐弟弟說我意思是說那些長得比她難看的人都要去自殺嗎﹖

不是﹐那些長得比她難看的人都有勇氣活得好好的﹐有什麼大不了她要去自殺呢﹖好可惜。一大堆的猜測已經沒有用﹐反正是死無對證了。只是發現她真的去整容了﹐看起來﹐也不怎樣嘛﹐白白去討肉痛。

以後﹐怕自己是不敢在拿出那套蠻喜歡的“閣樓貓咪”來看了。

人生的問題是我們無法知道長度﹐所以無法做budget planning。

臥薪嚐膽

近來真是病到五顏六色、元氣大傷。

好多計劃都不能好好的進行。

只好這樣告訴自己﹕這是身體在自我調整﹐好讓未來的自己抵抗力好些﹐好應付這更具挑戰性的一年。

現在的我正在學習臥薪嚐膽的過活﹔雖然自己心情都是很吃虧的會自動寫在臉上﹐過得有點灰﹐可是﹐我會很努力的過這段過渡期。很多讓人氣餒的時間反而讓我有些感激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事情﹐如果不是這樣﹐未來的決定怕會做得更辛苦。

看吧﹗其實“臥薪嚐膽”這四個字成語就可以交代一切了﹐居然還有人想廢除成語﹐真是雞毛當劍令﹐用屁眼兒吃起飯來了。

昨天一直在想要不要停止學習法語了﹐因為既要上課、溫習功課﹐還真的無法抽出時間來bonjour bonsoir了。上著課﹐又覺得放棄很可惜﹐這兒可是有錢買不到東西﹐有金學不到東西的小地方﹐雖然學法語﹐自己可以吸收的很有限﹐可是學到一個字算一個字。還是暫時撐著吧﹐反正我是課堂上的壞學生。

今年過年﹐只偷吃了三粒桔子。所買的年貨通通不敢吃﹐否則吃完準失聲。反正平常日子都過得很好﹐也不在乎過年有沒有吃到這些了。

美味的炸蝦餅﹖還好過年前吃了不少。那天第一次來汶萊的老師說汶萊有什麼特產時﹐立刻告訴他是﹕“蝦餅Keropok”。因為好多新加坡人回家時都會買這些回家﹐所以﹐我們看慣的這些﹐在外國人來說應該是好吃的。現在還有賣炸好的包裝蝦餅﹐非常方便和好吃。


總結﹕病了一輪﹐雖然反應好像變慢了﹐可是可以從談一個話題變成另外一個話題的本領還在﹐證明康復的不錯了。堅持到底﹐永不放棄﹗

Saturday, February 24, 2007

名牌

同事們見到那些所謂的名牌包時﹐眼睛都發亮了﹐就像提到我喜歡的笛子的那種發亮法。

說這個名牌那個名牌﹐除了幾個聽過的﹐其它的它們認識我﹐我不認識它們。

那些價錢也是我尋常可以買幾個包包的價錢。還說這些還不是很正統的名牌。或許血統又沒那麼“純”吧。

不懂。

叫我買﹖

好像會要了我的命。

不是說買不起﹐只是覺得把錢花在這樣的地方不值得。連該不該買個IC Recorder或MP3錄音我都還在考慮該是不是真的有用﹐叫我買這些更是不可能了。

有身份的人用仿冒品別人會說是名牌﹔沒身份的人用名牌怕別人會說是仿冒品。

看她們可愛的翻東翻西﹐還是看不出到底魅力在那裡。

花薪水的那麼多巴仙率來買﹐有點為她們心疼。

沒關係﹐每個人捨得花錢的地方都不一樣﹐反正花的是自己的血汗錢。

Thursday, February 22, 2007

月亮的臉

年初二、初三抱病玩音樂時﹐一位長輩說我病到臉都尖了。

不禁有點擔心她說的的是真的。

不過﹐沒可能瘦那麼一兩磅臉就會變得這麼誇張呀﹖今天見到朋友也忘了求證﹐因為自己真的看不出來。

記得小學六年級時我的畢業照依然是瓜子臉﹐後來臉頰就開始變型了。有點無可奈何﹐慢慢的也接受了(要不然怎樣﹖去整容把臉剪掉嗎﹖臉帶點肉才是福氣)。

君不見小叮噹的圓臉也是很可愛的嗎﹖

自己可是很懂得瘦並不一定就是美。見過一對長得差不多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做妹妹的老覺得自己胖要減肥。我們這群人一致同意她姐姐比她美了些﹐就因為她姐姐臉比較有肉比較圓。

印像中最誇張的是朋友以前有位工人叔叔﹐很久沒之後見到我﹐便向朋友“嚴厲”的投訴我怎瘦成那樣﹐以前圓圓的臉都不見了﹐搞到我不知要高興還是要傷心。

那些明星歌星﹐個個長得比我還高﹐磅數居然比我還少。有一時期﹐看了真的有點不平衡。後來懷疑她們是報小數﹐否則就是瘦過了頭﹐她們應該增肥﹐不是我嚴重過胖﹐畢竟我還是在BMI指數範圍內。

現在西方一些國家也已經不用那些瘦成病態的模特兒了。這對尋常人來說未嘗不是好事一樁。

收到領養孩子的相片時﹐我就愛上她了﹐因為她長得跟我差不多一樣﹐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他們還真會挑。


她是不是都把最美的首飾都帶上身了﹖還是借來的﹖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07

三角戀

玩了一陣不短的日子的Harvest Moon - More Friends of Mineral Town Girl Version﹐終於結婚了。

不過﹐初結婚的日子還真的有的很傷心的感覺。

游戲中有幾位單身漢﹐我是比較喜歡外來客Cliff。他應該也是比較受歡迎的一位。可是﹐雖然一直對他很好﹐向他求婚(﹖﹖是的﹐沒錯﹐這游戲還沒有進步﹐還是已經太進步了﹐所以女生可以利用藍羽毛向喜歡的男生求婚)﹐他卻一直不肯點頭。


一氣之下﹐就轉頭向醫生求婚去了﹐沒想到醫生居然立刻點頭了。

就這樣的和Cliff“分手”了。

沒玩過游戲的人是無法了解這種RPG游戲有多好玩。以前看弟弟一直說在種菜什麼的﹐我還狐疑游戲怎有種菜這種苦差﹖沒想到﹐幾年內這Harvest Moon就從黑白的進步到Color﹐而後又可以結婚﹐再後來又出現了女生的角色。

上一個男生角色的帶子還未玩完就壞了﹐這一片﹐玩不久後又好像出現了問題﹐因為結婚後店舖居然不賣我貨物了。上網詢問﹐網友都說因該是glitch的問題。

不要問我帶子是不是原裝游戲。我想﹐這附近國家除了在新加坡﹐沒有什麼地方賣原裝的。而這GBA SP帶子﹐我只買了馬幣五十﹐會有多真﹖

還好這帶子可以存兩個存檔﹐迫不及待的又拿出未婚前的存檔來玩。

希望游戲帶子不要在我尚未求婚成功之前又“掛”了。

Saturday, February 17, 2007

燒壞頭殼


這種時候﹐我居然想吃蓮蓉月餅。已經是最近第二次有這種念頭了。這種時間﹐去那兒找月餅﹖

我經常會不知不覺的突然想吃某種食物﹐如果沒吃到﹐這食物就會久不久出現在腦海中﹐甚至味道也出來了。似乎比孕婦還麻煩。

有一時期﹐非常想吃curry puff﹐就足足吃了一星期直到看到curry puff就發抖。那時﹐街上所有麵包店的curry puff都一定要進去買﹐到最後也知道誰的最好吃。

又有一時期﹐非常喜歡吃custard做的糕點。也這樣吃了足足進一星期﹐直到自己膩為止。

病了近七天﹐痊癒的進展卻非常的慢。煩人的高燒時發時好。這次﹐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生病那麼久的記錄。不管怎樣﹐都一定得在明天好起來。

這段期間中﹐連胃口也變得比貓還小﹐真是可憐了我的胃。一包快熟麵只能吃上半包。這還是好的了。剛開始﹐連只有兩湯匙的麥片也要吃上良久。

身體受這種折騰﹐難道有什麼大事要我做嗎﹖因為《孟子·告子下》有說呀……

孟子曰:「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閒,膠鬲舉於魚鹽之中,管夷吾舉於士,孫叔敖舉於海,百里奚舉於市。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恆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徵於色,發於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

Friday, February 16, 2007

打女人的男人

好多女人可以任不只一個男人的沙包。

被第一個打了之後﹐如果還知道離開﹐那已經是大幸了。

不幸的是﹐找到的第二個男人依然是非專業拳擊手。

可能她們會忍﹐也可能會重複整個過程。

這時﹐她們也許也認命了。

我們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這些任打任怨的女人也不是很值得同情﹐因為自己討肉痛。被打一次兩次就知道要回打了﹐而不是傻傻的再被打。當然﹐所謂的回打不是也一拳揮過去或菜刀一把飛過去﹐而是要脫離那個地方﹐不讓這些事情有繼續發生下去的機會。

而﹐如果﹐那個打人的傢伙甚至連丈夫都不是﹐那更不值得要了。

捉隻蚊子來打﹐我也可以打得很美﹐以前小時﹐還可以腳一隻一隻的拔下來﹐然後狠狠的罵它一頓。

好笑的是﹐經常會看很多受不了被老婆虐打的男人逃到警局去的東馬新聞。心想﹐這些都是厚道的男人吧﹖因為不管一個男人如何“弱不禁風”﹐他們的力氣都是大過女人的。

那些愛打老婆的男人應該娶到這樣的太太。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一元復始﹐一病復生

綜觀去年﹐只有感冒一次。

沒想到﹐今年又是在二月發病。

還是首都的病菌比較強﹐星期天回到家就一倒不醒人事。

我以前說過我最怕感冒﹐因為感冒經常找上我。現在發現喉嚨發炎原來也是這麼不舒服的。頭又疼﹐眼睛也疼。

星期一﹐連走路都有問題﹐不必想就知道不能上班了。

又這樣昏睡了一天﹐也做了一天的神仙。

看吧﹐沒有足夠的休息是會如何的讓身體崩潰的﹐只有三天而已就不成人形了。所以﹐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大城市的夜貓子是如何在第二天清晨又保持清醒的。

本來是壓抑著不吃西藥的﹐可是喉嚨越來越疼﹐鼻涕是觸目驚心的黃色﹐吞口水也辛苦﹐看來我得去拜訪醫生了。

如果有誰要生病﹐就暫時讓我代替吧﹐反正病著也是病著﹗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七十二變








充滿了無力感﹐
我要成為孫悟空﹗﹗﹗

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年貨


今年農曆新年落在二月十八號。

街上也沒賣什麼有特色的應節食品。我認為的應節食品是帶有中國味道的食品﹐可能因為首都比較多的百貨公司老闆都是台灣金門人﹐只有往首都跑才能看到比較多怪怪的東西。

我們家的“規矩”是﹕誰要吃什麼﹐誰自己買﹐免得買了之後沒人吃。因為我們情況比小時好多了﹐這些食物平常都能吃到﹐有一年買了一大堆卻沒人要吃﹐非常浪費。

只是﹐發現今年除了必須的應節產品桔子、年糕外﹐Aspire E560-263M這東西是進入豬年的必需品。

公司找遍幾乎全汶萊﹐所有被我詢問的電腦商店全都說賣斷貨了。

有些說會查新貨幾時來﹐卻查到外太空去仍然還沒回來。這種要買就買﹐不買我也不會餓死的做生意的態度﹐在國外怕會在一星期後關門大吉。有間店﹐就隔一天﹐一百零一架存貨就被賣掉了。

平常常聽人說沒錢用﹐沒想到這款比較高檔的電腦卻那麼搶手。

他們說因為這是Core 2 Duo Processor所以非常受歡迎。(所以﹐看情況Pentium 4也快“絕種”了。)

再分析﹐應該是因為汶萊公務員在一月廿九日領取花紅﹐所以他們都趁這個機會花費了。

有錢沒東西買﹐是我們常感嘆的一句。

如果新貨還不快來﹐我的耳朵得預備長繭了………﹕(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可樂



自從酸桔口味的可樂出市後﹐我也換了口味。

只是﹐第二次再喝時﹐居然喝不出第一次喝到的那種酸味。

雖然蠻喜歡可樂的香味﹐可是因為對它的咖啡因非常敏感﹐喝了就無法入眠﹐加上它的糖份也非常高﹐所以我都很少碰。

只有偶爾非常疲倦需要提神時才會喝它。而大多數時候﹐我都是喝綠茶來提神。

要喝時還得左思右想﹐左右衡量。

下午四點﹐腳踏出辦公室﹐走了兩步﹐想去冰箱取我的存貨。

想想﹐每次都喝不完一罐﹐得分一半給同事﹐浪費。

再想想﹐今天還要看完昨天沒看完的報紙﹐又要溫習課本﹐喝了之後晚上固然能夠提神﹐可是如果睡不下﹐明天又無法爬起床﹐惡性循環下﹐還會耽誤我其它事情。

本想今天去跑它十圈泄氣﹐可是盆骨那兒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如果跑步時傷到趴在地就丟臉死了。

可能以前坐勢不對﹐後來左腿近盆骨那兒有時會被抽到跑都不能跑﹐得等它發作完了行。西醫當然看不出個所以然﹐後來只能自己注意坐勢。也很久沒發作了。

所以﹐以這樣的借口借故不去跑步不是不心安理得的。既然沒有去把自己跑到累斃﹐還是別喝了。

還是乖乖的縮回去辦公室等放工好了。

還真是龜毛﹐連喝一罐可樂都要考慮那麼多。

廟會



廟會 - 王夢麟
曲︰蘇來
詞︰賴西安

*歡鑼喜鼓咚得隆咚鏘 鈸鐃穿雲霄
盤柱青龍探頭望 石獅笑張嘴
紅燭火檀香燒 菩薩滿身香
祈祝年冬收成好 遊子都平安

#歡鑼喜鼓咚得隆咚鏘 鈸鐃穿雲霄
范謝將軍站兩旁 叱吒想當年
戰天神護鄉民 魂魄在人間
悲歡聚散總無常 知足心境寬

重唱 *,#

這首歌﹐聽了好多年﹐每次聽﹐都覺得很好聽。聽起來﹐感覺喜慶中帶點悲哀的味道。

可是永遠捉不到正確的歌詞是什麼。

借著這個機會﹐終於在網路搜尋了一下。

第二段歌詞“叱吒想當年、魂魄在人間、悲歡聚散總無常”終於證實了我的聽覺。

TaDa!

原來是蘇來也有份參與的一首歌。想不到蘇來是這麼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會不會太誇張了﹖)。知道他是從他以前和張天倫在中廣的下午三節目開始﹐他言談非常幽默﹐雖然有時訪問來賓時會喧賓奪主﹐可是無可否認的他是個才子。可惜的是﹐他現在似乎往其它地方發展了。

歌手比較陌生﹐看那種夢幻般的名字﹐應該是民歌時代的歌手。上網看到他的負面新聞﹐既然不是很體面的事情﹐就無謂再放他相片了。

記住他以前漂亮的聲音就夠了。

可悲


人類很可悲﹐需要吃喝拉屎﹐需要用時間換金錢﹐擁有七情六慾。

更可悲的是﹐我居然也是人類。

有時﹐身為人類的我﹐會偷偷在一旁觀察其他的人類。

或許﹐必須經歷過這些﹐我們才懂得人身難求﹖

或許﹐我們永遠不會懂﹐就在這樣的輪迴中重複又重複﹖

有沒有人可以給我們當頭一棒﹖

有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們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不是因為沒有眼見為憑﹐所以不相信真理﹖

會死亡的人類﹐不過和螞蟻、蟑螂一樣﹐卻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或許﹐換個角度來看﹐這也是樂趣﹖

Saturday, February 03, 2007

好好吃


C'était mon petit déjeuner ce matin. C'était très très délicieux!


白白滑滑的豬腸粉﹐配上香香的海鮮醬﹐加上脆脆的芝麻粒﹐久久吃一次﹐真的好好吃﹗

Friday, February 02, 2007

齋“羊肉”

等著吃飯時﹐聽到他們在叫喝著﹕“羊肉﹗宮保雞丁﹗”……

聽著聽著﹐不禁笑了出來。

明明是在賣齋菜﹐不明就理的人恐怕會聽到一頭霧水﹐為什么羊肉、雞肉會跑出來。

明明就是麵筋﹐為什么就要硬叫它們什麼雞肉﹐羊肉﹐魚皮……有時它們“仿冒”得太真實﹐吃著吃著還會恍惚一下是不是吃錯了。

自己沒吃過羊肉﹐所以吃不出起所以然﹐其它的﹐吃來吃去﹐還不都是麵筋﹖

為什么就不能取個有創意些的名字呢﹖

或許﹐這些就是為了和那些無法接受只吃菜豆類的人結個緣吧。

喜歡吃素的人﹐這些材料少吃些﹐因為為了加味道﹐這些菜餚通常不是很甜就是很鹹。

覺得比較安全的是﹐吃素菜時﹐不必擔心裡頭有臭燻人的蒜米。

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塵埃

白茫茫
討人厭
抹之不盡
揮之不去

能否化成愛﹖

如果變成愛﹖

會不會蔓延氾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