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你的生日


詞曲︰鄭智化 編曲︰陳志遠

你的生日讓我想起
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
他流浪在街頭

我以為他要乞求什麼
他卻總是搖搖頭
他說今天是他的生日
卻沒人祝他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握著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這首生日快樂歌
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別在意生日怎麼過

這個朋友早已不知下落
眼前的我有一點失落
這世界有些人一無所有
有些人卻得到太多

所以我最親愛的朋友
請你珍惜你的擁有
雖然是一首生日才唱的歌
願永遠陪在你左右

鄭智化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就被他那充滿懮傷的聲音給吸引了。所有凡是他寫的詞﹐都是很寫實的傷悲。

那時﹐凡是他的每一張唱片都不會錯過﹐現在依然珍藏著。

買到他的第一張唱片時﹐發現了一個Bonus。原來他是我找了那麼多年﹐第一給被我找到與我同月同日生的人。不過﹐他是O型老么﹐我是A型老大。

後來﹐找到了另外一個同月同日生的女孩﹐不過一樣是遠在台灣。她是同窗在臺中的大學室友。只是﹐聽同學說她為了男友割脈自殺過幾次。後來也沒聽說過她了。

這年代﹐或許已經沒多少人知道鄭智化是誰了﹔可是﹐卻發現在中國有好多廿出頭的小朋友們居然喜歡他的歌。不是不驚訝的。也很高興過了這麼多年﹐他依然在我們的心中。

1961年﹕ 生于台北,天蠍座,血型“O”,家中排行老麼。
2歲 ﹕ 患小兒麻痹,變成四腳爬行的動物。
2~6歲 ﹕ 一段與醫生、藥物持續抗斗的童年。愛上了畫畫,立志當畫家,第一張作品畫的是關公。
7歲 ﹕ 在馬偕醫院接受手術矯治,終于可以撐拐杖走路。
8歲 ﹕ 上小學,領到一張東圓國小一年八班的名牌。
9~14歲 ﹕ 小學六年出盡風頭,成績一直坐1望2,無數次美術、書法、作文比賽第一名,家中獎狀、獎品一大堆。看了太多的文學名著,最喜歡基督山恩仇記。
14~17歲 : 上了國中,迷上了存在主義,卡夫卡成了我一生中的偶像。
17歲 : 因為討厭穿制服,背書包上學,決定進入台北工專土木工程科就讀。
22歲 : 自台北工專畢業,進入工程公司工作,因為不習慣上班打卡的生活,決定離職。
23歲 : 進入廣告公司,擔任CopyWriter一職,展開一連串廣告探險活動。
25歲 : 發表第一首歌曲“開心女孩”,同時——開心洗發精、芙麗思香浴乳、龍角散……等作品獲得熱烈回響,從此在廣告界受到肯定。
26歲 : 認識阿桂(點將唱片公司的老板),決定推出個人專輯唱片“老麼的故事”。
38歲 : 鄭智化與認識三年多的張鈺雅舉行婚禮,同年可愛的女兒鄭安琪(Angel)出生。


想要了解他更多﹐這是個好地方

**********

其實﹐自從父親離開後﹐我們家已經整整十二年沒人慶祝生日了。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離開了﹐還有什麼好慶祝﹖

連糊口飯吃都快有麻煩了﹐誰還願意浪費﹖

我們的生日都是非常的簡單﹐沒有富家孩子開生日宴會等拿禮物什麼的。那天﹐母親就會在晚上給我們煮紅雞蛋﹐炒麵﹐炸雞翼﹐買兩罐的Planters炸薯片。後來蛋糕流行時﹐偶爾父親也會買一粒蛋糕回家。

今年我打算再吃紅雞蛋﹐不是因為我已經忘了喪父的痛﹐而是我認為我可以獨自站起來了。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也是石頭記﹖


賈寶玉在天庭天天為那株仙草澆水﹐換來林黛玉以淚為報。

雖然不是天天﹐我偶爾也會為辦公室那佈滿塵埃的觀音竹澆水和“洗澡”﹐會不會也換來誰要回報我些什麼﹖

有沒有也好﹐千萬不要是眼淚就行了﹐這換不了錢﹐我也沒這能耐惹得一個人為我那麼傷悲。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210/3857

本來希望在生日當領養一個世展的孩子﹐當做是送給他/她一個禮物。

通過了台灣的網頁﹐有些疑問便去信提問。沒想到﹐可能仗著言承旭的風頭﹐他們忙到無瑕理會我這隻蝦米﹐我想就這樣算了。

後來﹐非常巧合也非常感謝蚊子的朋友--六月﹐讓我知道原來馬來西亞也有自己的網頁。

基於某些原因無法在那兒註冊﹐再輾轉尋到新加坡世界展望會的網頁。手續也非常簡單﹐確認手續也非常快。也忍不住向他們說其實我依然在等待台灣方面的回音。

不否認﹐我是有些擔心這些錢是不是真的會對他們有實際上的幫助﹐可是﹐我想以上帝的名稱和他們組織的全面性﹐我是可以信任他們會善用這些錢的。

收到孩子的資料時﹐我有些痛心。因為她雖然是一個七歲的微笑可愛小女孩﹐可是她的笑容中居然帶了絲苦楚的感覺﹐絲毫不像一個小孩的笑容。

那時﹐有鼓想認領多幾位小孩、好讓他們開心多一些的衝動。想想自己的能力﹐還是暫時做罷。

不過﹐有個願望﹐希望每年可以擁有養多一位小孩的能力。那麼﹐到了我退休的那天﹐我就會擁有幾打小孩。

文章題目的數字﹐是經過新加坡網頁已經被認領小孩和待認領的小孩數目。所以﹐如果可以﹐就一個月少花五十塊買奢侈品﹐讓這些錢給他們做家庭的生活費﹐好讓他們以後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何樂而不為呢﹖

(想到他們吃都沒得吃﹐我們這兒還有人為了減肥不吃東西而把自己弄死﹐真的是很強烈的對比。)

Saturday, November 25, 2006

好命


小女生﹐一到十八歲﹐考了駕照﹐父母就立刻買了架全新的轎車給她用。

想當年﹐辛辛苦苦存錢學駕車。考了車牌﹐又得辛辛苦苦的存錢買一架二、三手的舊車。

然後﹐還要事隔很多年﹐受不了天天要進廠修理的舊車﹐只得又把辛辛苦苦存了好多年的錢來付頭期買一架新車。

是羨慕嗎﹖是嫉妒嗎﹖

也不是。

只是想到﹐人一生下來﹐大局應該早就已經定了。

Friday, November 24, 2006

宏願

過了凌晨。

手機簡訊音樂把我的夢打斷。

驚覺正式代表又老了一歲的日子到了。

突然覺得有點悲哀。

拿了手機一看﹐原來是遠方的祝福。抿著嘴笑了。

迷迷糊糊要躺下去時﹐想到如果世界末日真的要到來﹐希望全地球人類都可以在那之前都順利的到達彼岸﹐不再受輪迴之苦。

在意識消失前﹐不知自己是怎麼了﹐突然變得這麼“偉大”。

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將軍要出馬了

很巧﹐是不是一年須要“演講”一次﹖

明天的這場﹐怕是比北京那場更加無聊吧﹗

怕嗎﹖

既然老闆敢叫我這個後勤人員出馬﹐我也沒啥可怕的。

怕的是可能會被問一些沒有營養的題目。

水來土擋﹐兵來將擋﹔弱肉強食﹐也只好見機行事。

反正大家都是人﹐不會被吃。

只是﹐肯定的是會浪費時間。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新人類工作心態

長得濃眉大眼非常漂亮的新同事幹不到一個月﹐又要換工了。

想到其他同事們花在她身上的時間和心血﹐心直口快的我問道﹕“So you are taking this company as a stepping stone?"

看到我問得那麼坦白﹐她有點反應不過來﹐呆了幾秒才唯唯諾諾的說不是的﹐其實那份工是幾個月前就申請了的blah blah blah。

我咬著舌頭﹐以免其它的話又冒出來。

現在這兒的年青人由於有家長做後盾﹐尋工和工作時都太兒戲了。

看過也聽過好多這樣的列子﹕一個不高興﹐就不幹﹔一個有壓力﹐就離開﹔一個被訓幾句﹐家中長輩就會這樣說﹕“何必那麼辛苦受氣呢﹖反正家裡還養得起你﹐回家吧﹗”或“不要上班了﹐老子/娘出本讓你做老闆﹗”

往往還沒站穩﹐一有挫折就打退堂鼓。也往往為了多那幾十塊錢的相差﹐就離開現有職位。套句電臺常討論的詞--“還沒發現專長和興趣在那兒就轉職”。

這樣一來﹐兩方的時間都浪費了。

大道說的方式來說(他是說工作有點像婚姻﹐不必在不合時﹐非得等到那個對的人出現了才能離開)﹐難道選擇了一方後﹐發現感覺是更好的新異性出現後﹐不給時間互相了解就這樣選擇了跳進新人的懷抱嗎﹖

我那時沒向同事說出口的話是﹕“當年我(這個笨蛋)就是已經答應上班了﹐才忍痛推了另外一份後來找上門更高薪的工作。”

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改變主意

經過了九個月﹐本來這個月已經打算在這兒弄直頭髮。

去70公里外的美里﹐路途遙遠﹐過橋費也不便宜。上個月去時﹐髮廊的老闆娘似乎生產了﹐其她人的功夫沒她那麼利落。

打算支持一下價錢比較便宜“本地貨”。

第一次在這兒花了汶幣百卅元和整個小午時間﹐卻沒把頭髮弄直的記憶依然鮮明。

多方探聽﹐還是取消了在這兒某間髮廊做負離子直髮的念頭。

因為﹐聽說他們那兒的理髮師對看電視比剪頭髮還有興趣。

那還了得﹖對頭髮已經沒有信心﹐如果給他們那麼隨便剪歪了或弄卷了還想見人嗎﹖所以﹐還是情願花多些錢和時間去比較專業的發廊好了。

我最怕以前的那些剪髮小姐﹐一邊剪髮一邊八掛。往往很擔心她們聊得起勁時會出錯。有些還非常粗魯會剪到客人的耳朵。而那些年代﹐穿得異常性感的理髮小姐似乎多多少少和另類行業掛上等號。

近年來﹐很多的專業理髮師就慢慢的改變了人們對髮型師的印像了。因為﹐一個受過訓練和拿過專業課程的頂尖髮型師的月薪是千千聲的。而且﹐他們都不囉嗦﹐讓我覺得他們在弄頭髮時比較專心。而且﹐他們的穿著也比較端莊和體面。

我還是習慣給女生弄頭髮。第一次被男生剪髮時﹐感覺怪怪的。第一次給男生洗髮時﹐也感覺很不自在。不過﹐可能他們也不自在﹐男生的動作通常都比較女生溫柔。

第一次給這些真功夫的髮型師剪頭髮時﹐他們只消五分鐘就搞定了﹐讓我覺得非常“不值得”﹐因為以前去光顧的那些理髮師最少要在頭上摸個卅分鐘。後來﹐對慢慢摸的理髮師反而沒了信心。

有時也會想﹐髮廊毛巾有洗乾淨嗎﹖還有﹐用幾百個人用過的梳子來梳剛洗過的頭髮﹐真的乾淨嗎﹖

如果像報紙說的帶自己的毛巾去﹐可能會很好笑吧﹗

Monday, November 20, 2006

美國的新州

“日本不須要參加會談﹐因為日本只不過是美國的一個州。”---朝鮮外交部。

除了他們領袖那非常有代表性的髮型外﹐對朝鮮知道的不多﹐她給我的印像也是比較冷硬的。

上面那段話出現時﹐已經立刻從廣播聽到新聞了﹐可是還是有點半信半疑。後來在看到南洋商報刊出朝鮮的確說出這諷刺性非常強的話時﹐不禁笑了出來﹐也對他們有些改觀。

一場攻伊戰爭﹐美國所犧牲的不只是自己的士兵﹐連帶的他的聯盟國的人民只要落在對方手中時﹐都是死路一條。

依然記得當初日本犧牲了一位青年的性命後﹐日本人民就一直要求日本退兵。可是﹐這些事件那是人民要求就了得的﹖背後的利害關係也不是輕易就算得清楚的。

朝鮮的經濟和發展和韓國是一個天一個地﹐她也常為了研究核武而處處受制﹐可是說得出這一句話﹐我還是非常佩服的。

就不知日本方面當時的反應是如何。

Friday, November 17, 2006

密碼


終於換了郵箱的密碼了。

很多時候﹐發現很多人真的很簡單﹐密碼來來去去就是生日、登記號碼或喜愛的人的名字。沒看新聞嗎﹖就算是些稀奇古怪的密碼﹐有心人都能破﹐更何況是這些呢﹖

不知道一個人一生要擁有多少密碼。

提款機、電郵信箱、部落格、開電腦密碼、公司軟件密碼、公司電郵密碼、銀行在線密碼、手機密碼………有時﹐不只要記自己的密碼﹐還得為別人記密碼。

想想﹐我有時還真天才。

有次﹐因為一個月沒去提款﹐到了提款機面前突然愣著了。

密碼是1234嗎﹖還是4321﹖是ABCD﹖還是DCBA﹖

就這樣在那兒抓頭﹐怎也想不起來密碼是什麼了。

銀行的錄影機那時肯定把我的蠢相錄了下來。

(想到很溫馨的韓片《求偶一隻公》﹐女主角會對著錄影機向在銀行工作的男主角訴衷情)

按了一次﹐怕卡被吃掉﹐低聲罵了明明放著我的錢卻不給我錢的提款機﹐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這些密碼﹐不知道是在保護我們﹐還是我們在製造/自找麻煩。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香蕉


雖然生長在遍地香蕉的熱帶地區﹐我不是很喜歡吃猴子愛吃的香蕉。

(有人跟猴子求證過牠們真的愛吃香蕉嗎﹖還是這是最容易吃的﹖或許牠們也喜歡吃榴槤﹖)

不過﹐在如韓國和日本這些不是處於熱帶的國家﹐香蕉可吃香了。

聽幾十年前去過日本的朋友說﹐一條香蕉要賣幾塊錢。

去年﹐看到老外旅客在飯店吃早餐時﹐每人一定拿一條香蕉。原來﹐那兒的香蕉也是以條來計錢的。

聽導遊說﹐一條香蕉要賣到大約一歐元。

這兒﹐一歐元可以買到一大梳的香蕉。如果是在美里﹐就能買到兩大梳。

喜歡紅色的我﹐比較喜歡吃紅皮的香蕉。不過家人都不會欣賞。

有時﹐買來後﹐由於不像母親可以整串香蕉都吃完而只吃幾條﹐會被嘮叨﹐所以也很少買。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愛吃香蕉。

用青澀的香蕉炸成的香蕉餅比較美味一些。

Tuesday, November 14, 2006

Curiousity kills the cat

走過冰箱﹐大多數人的手都會不由自主的要打開它的門看一看裡頭。

每聽到翻冰箱門的聲音時﹐我就納悶。

自己沒有放東西進去﹐又為何要看呢﹖

還是現在的冰箱是許願箱﹐可以不勞而獲﹖

就算裡頭有食物﹐難道要留口水嗎﹖

還好這兒的同事都不會偷吃別人的東西。

有時﹐反常的她們還會把不要的食物“存”進裡頭。

頭殼有問題。

Monday, November 13, 2006

帥“狗”

收到朋友寄來的郵件。

全都是讓人流口水的帥狗。

認識我比較深的人應該知道﹐冠軍我會給圖一的沙皮狗。

原因﹖ 喜歡就是喜歡﹐那有原因﹖
如果有個人以這樣的眼神默默的望著你﹐你受得了嗎﹖






該受懲罰的煙客

雖然政府已經有立法禁止煙客在飯店內吸煙﹐可是總是雷聲大雨點小。

隨便走進一間飯店﹐可悲的總是那些中國餐廳﹐總是讓那些受詛咒的煙客為所欲為的大抽特抽。

看到煙﹐只繞了一圈出來﹐全身特別是頭髮就滿是臭煙的味道。

別說煙癮戒不掉﹐很多得到絕症的煙客﹐一嚇到﹐二話不說﹐立刻就沒了癮。煙的害處不必浪費口水再說﹐我只說我們的直接反應﹕頭暈﹐缺氧﹐火氣上昇﹗

當吸煙還是不犯法的時﹐煙客們可不可以尊重一下其它不吸煙者﹐別在有人的地方吸煙﹖

如果有天香煙也想酒一樣被禁時﹐我們就會拍手稱快了﹗

如果有人能告知那個部門和電話號碼以供我們投訴﹐討厭吸二手煙的我們將感激不盡。

Saturday, November 11, 2006

前幾天入冬了。

不到六點﹐天就被黑暗吞噬了。

車開在高速大道﹐不是寂寞﹐也不是孤單﹐只是突然覺得很落寞。

連雨也下不出。

Friday, November 10, 2006

老情人﹖老夫妻﹖


一個小時後﹐我們離開。

那對白髮斑斑的老年人依然靜靜的坐在海邊的長凳上看海。

我說他們是夫妻。

朋友作弄我﹕“妳怎知他們是夫妻﹖或許像A小姐一樣老年還在拍拖呢﹖”

“不是的。如果是情侶就會有說不完的話。這對老先生老太太已經是處在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了。”

朋友說﹕“是的。老夫老妻就已經沒話說﹐也沒應酬的必要了。”

根據我的觀察﹐的確是這樣﹐除非是比較有交集的才會像朋友一樣有話題聊。

朋友的槍突然對准了我﹕

“妳呀﹐好快點去找一個來﹐免得我以後會看到你們兩個老人在海邊卿卿我我說個沒停……”

趁她停頓時趕忙說﹕“是的是的﹐我明天就去登報尋人。”

然後趕緊逃之夭夭。

還真是無辜﹐說到好像吃生菜那麼簡單。

Thursday, November 09, 2006

夜泣


自來母狗昨晚可能看不到孩子﹐哭了。

吩咐牠﹐最好不要再懷孕了。

平常看到人就躲的牠﹐搖搖尾巴﹐停止低鳴一陣子﹐又斷斷續續的悲鳴。牠的眼睛﹐已經沒有了“單身”時的那種快樂神采。

半夜﹐依然大聲的哭泣。連金可魯也偶爾叫了一兩聲。

我真的無能為力。

除了覺得傷悲和為它們禱告﹐我真的無能為力。

這就是人生呀。

和母親討論過後的結論是﹐牠們可能是被家中的車論輾過。因為牠們常疊在一起睡覺﹐所以就一輪兩命。

可憐的小生命﹐雖然比牠們還沒看清週圍的某些兄弟多活了兩個月半﹐卻………

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出師未捷“狗”先死

嗚呼唉哉﹗

因為牠們的母親照顧不週到﹐八隻小狗剩下兩隻﹐長得有不壯肚子卻大大。也看到有像Spagettide的寄生蟲在牠們的糞便中。

所以﹐昨天花了四元在店中挑選最好的蟲蟲藥﹐打算今天給兩隻兩個月半大的小狗吃。

沒想到﹐今早離開家前﹐叫了幾聲“Tiku tiku”(聽過哈林庾澄慶的〈哈寶寶〉嗎﹖牠們就是小寶寶)﹐卻沒有反應﹐心中一陣不安的感覺。

現在想到還是很震驚早上看到的那一幕。

兩隻小狗都暴斃了。

真的是暴斃﹐因為長那麼大﹐還說第一次看到狗兒這種死法的。不知道為何會死到這麼恐怖。而牠們的傻媽媽就呆呆的看著我非常震驚的看她的孩子。

小灰左眼球掉了出來﹐全臉都是血淋淋的。

小黑肚子破了﹐裡頭內臟都露了出來。連寄生蟲都死了。

是不是被莫名的人謀殺﹐我不知道。如果是﹐對那麼巴掌大的小狗這樣﹐這還是人嗎﹖可是﹐昨夜都沒聽到什麼動靜呀﹖

難道那些寄生蟲知道今天牠們要吃藥﹐所以先下手為強﹖如果是﹐這業力未免太可怕了。

昨天還高高興興的說﹐如果這藥好﹐打明兒我也要買一罐來試試看。可是﹐又覺得如果大號時那些蟲卡著了豈不是會讓我喊破屋頂﹖現在﹐這罐藥歸我的了。

還是老話一句﹐養大一隻狗真難﹐父母把我們養大更難。

唉﹗我可憐的狗狗們。

往事真的只能回憶。 九月初出世時的全家福。
睡的像睡美人的最帥一隻。

非常厲害用眼角瞄人的自來母狗。
開心的時間。
狐假虎威的時候。
在媽媽懷中的安全時刻。

排排坐﹐一起睡的時候。

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拜年

汶萊的蘇丹每年於開齋節第二至第四天都會恩準開放花了三年於1984年建成Istana Nurul Iman皇宮﹐讓所有國民和外國人民向皇室成員賀年。賓客都會分成男女﹐分別向蘇丹陛下的男性家庭成員和女性成員握手拜年。

自從某年和朋友一起去拜年後﹐我們每年都會趁這節日到皇宮湊熱鬧。遺憾的是﹐很多人嫌擁擠怕熱而沒有到過裡頭。由於今年相片拍得滿多的﹐所以就不囉嗦﹐看圖說故事好了。

皇宮是從早上八點開放到十二點﹐下午兩點到四點。由於我們不是住首都﹐所以通常都是在中午才抵達﹐選好泊車位置﹐然後再等皇宮開放。

十月廿五日﹐下午一點開始在皇宮門外等。發現今年的人數特別多﹐因為還有早上拜年的人們陸續的從裡頭走出來。後來拜訪皇宮的人數確定了我的看法﹐因為這三天﹐汶萊皇室成員總共接見了位102,599訪客。厲害吧﹖如果叫你和朋友握握手﹐可能握那幾十人﹐手都酸了﹐他們三天還都是站著和訪客一一握手接受人們的祝福的。

在門口等待的當兒﹐看到這位穿上馬來傳統服裝的小弟弟在撿草。等手上的草收集到一定分量時就往天空中丟﹐玩得不亦樂乎嘎嘎笑。

小孩的快樂就這麼簡單。

平常時候是馬路如虎口﹐在這三天則是人們則可以大搖大擺的在大馬路上走﹐因為人數太多了(當然﹐交警也很多)。

入口處﹕

要進入裡頭時﹐最討厭的是那些愛擠壓又爭先恐後的人。不是我有歧見﹐除了小孩之外很多這些沒有次序的人都是一些外勞。那時﹐就巴不得自己背上像恐龍一樣有長刺﹐那時誰擠壓過來誰就吃苦頭了。

進到裡頭時﹐如果肚子餓就可以吃皇宮內預備好了的佳淆。包括了白米飯﹐Nasi Beriani﹐麵條﹐炸雞﹐魚柳﹐蝦﹐牛肉﹐羊肉﹐糕點等等。

可是﹐今年如同往年一樣﹐看到有些人一拿到食物時﹐就把它們放進紙袋裝進背帶打包回家﹐非常的不雅觀。

在這期間﹐非常痛心的是﹐我國人民的公民意識真的是有待加強﹐因為那些垃圾蟲不管年紀多大或多小﹐可以隨手就大大方方的把紙巾、紙杯隨地亂拋。他們沒感覺﹐我這個看到的人卻覺得心痛和丟臉。幾時我們的國家才可以做到和韓國或新加坡一樣乾淨﹖ 本來預定下午三時就可以出來﹐不過由於那天早上還有很多人由早上等到下午﹐結果我們的握手時間也被拖延了﹐足足等到下午四點半才握手完畢離開。

離開時﹐每人都會獲贈我們蘇丹的賀卡和內有餅乾、糖果和果汁的禮盒一份。小孩就會額外得到汶幣五元的青包。
後記﹕如果想去皇宮拜年的人﹐就請尊重一下自己﹐被隨便穿什麼拖鞋、短褲、沒領襯衫、性感衣裝﹐否則就會很丟臉的被請從捷徑離開而無法進入皇室成員所在的室內和他們握手。

畢竟這是非常隆重的場所和機會﹐其它國家恐怕難得一見。

Saturday, November 04, 2006

世風日下

前幾天看到鈧凱海邊也有動物園﹐引起了該不該把在大眾場所親熱的主角們相片放出來的強烈討論。那時﹐雖然有所感觸﹐卻沒多大的感覺﹐因為相片放出來可能會給主角們帶來麻煩﹐可是他們既然敢在公共場所做這些事﹐就該有面對的擔當勇氣。

好衰不衰﹐居然被我看到同樣丟人現眼的表演。

昨夜離開時﹐看到一男一女靠在辦公室隔壁的欄杆上。因為很常有路人靠在欄杆上﹐何況這是大街﹐來來往往行人不少﹐他們應該不會當街做出什麼傷風敗俗的事情來。

上了車﹐啟動了引擎﹐看倒後鏡推車時﹐居然看到他們在親熱起來了。雖然有些暗﹐可是因為女主角穿白色的無袖衣﹐所以可以看得很清楚他們在做什麼。

“未成年的未婚媽媽就是這樣來的嗎﹖”這是我的第一個念頭。

跟著又擔心他們會隨時被嚴厲的路人罵。

如果那時我在辦公室內﹐我會立刻把燈亮了。

是的﹐他們是在做他們的事﹐可是這大庭廣眾可不是做這些表演的地方。每個國家和每個地方有它們自己的風俗和習慣或道德標準。就算是所謂開放的洋人﹐也不會在這條大街做出這些事情。因為他們知道入境隨俗。

這些事情﹐就像挖鼻孔。那可是您自家的事﹐也不會妨礙別人﹐可是有多少人是在大庭廣眾前挖的﹖

還好我的車到了路口時﹐看到了這對男女進去了不遠處的百貨公司。

可是﹐我又想﹕“這男的怎麼這麼不尊重他的女伴﹖”

雞肋

那麼久了﹐我不得不承認﹐我非常失望

Friday, November 03, 2006

希望


窗外的陽光
如果明天你來時
發現我已經離開了
你會如何呢﹖

就算是陰天
我也知道
你只是頑皮的
躲在雲朵的後頭

雖然不同時間內
住著不同的房客
有沒有人像我那樣
看到你呢﹖

明天我即將離開了
在家鄉的我看到的你
是否是同一個你呢﹖

你看盡了多少悲歡離合﹖
你洗淨了多少人的傷悲﹖
只要每天能夠看到你
就看到了希望
那怕又是要和你道別

(五月十五日早晨六點卅二分的晨曦)

Thursday, November 02, 2006

我擁有的房子


它“建”於1989年2月25日﹐費用BND25.00.

房子擁有者是我。

房子付款人是父親。

它就是我在五月是提過的“豪華”鉛筆刨--雖然父親收入有限﹐卻依然買給我。

也不知那時怎麼會鬼迷心竅叫父親買那麼貴的東西給我。

就算是今天﹐我也不會捨得買。

可能那時它有絲絲的滿足了我想要擁有一所房子的願望吧。

雖然不知道它的價值會不會像真的房產一樣年年增值﹐思念卻絲毫沒有減少。

以後﹐就算真的擁有了自己一片瓦﹐當年幫我買房子的父親已經不在了。

我只期望﹐至少那時﹐母親還在。

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我發現﹐會在水中溺斃的不乏會游泳的人。

不信﹖問這隻混血青蛙先生吧(身體線條像青蛙﹐可是沒看過這樣的花紋的)﹗


如果不是被我發現得早﹐美人救青蛙﹐蛙式游得非常厲害的牠恐怕早已在水桶內一命嗚呼了。

不會游水的人﹐害怕水﹐就會離有水的地方﹐離得遠遠的。

就像我一樣。

雖然為了克服怕水的心理﹐去學過一陣子。

不過﹐學沒多久﹐泳池的水竟然讓我那本來就過敏的鼻子異常的敏感﹐回到家後﹐一整晚都一直流鼻水﹐無法睡覺。

心想﹐算了。知道游水是什麼滋味就夠了。

那陣子﹐倒是常常夢到浸水時﹐自己會游泳。

我是沒來由的怕水的人。

在某次乘小船到汶萊岸外的一個小島遊玩時﹐才肯定自己非常怕水。

坐在船中﹐看著黑黑的海水﹐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掉進去﹐會無法呼吸﹐然後﹐海水會由我的鼻子滲透我的肺部﹐就這樣辛苦的死去。

我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還是這是一種“回憶” ﹐我也不懂。

後來﹐公司讓我們免費的在郵輪渡假﹐我情願留在辦公室做工。因為﹐我怕鐵達尼號的事情發生。

說來沒人相信﹐我或許是世界上少數沒看過〈鐵達尼號〉這部膾炙人口的電影的人之一。

在別人來看非常大吉利是﹐如果逃避不了要坐船﹐我就會先看看有沒有救生衣﹐有沒有救生圈﹐有沒有什麼輪胎或木條。

朋友曾經笑我和她那已過世的先生一樣。可是﹐只有知道的人才知道這其中的恐懼感。

我情願爬上高樓或高山看風景﹐這可是有畏高症的朋友不敢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