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1, 2006

玩偶

請你
救救我
我不要被囚禁
我不要強顏歡笑
我要回到我原來的地方
雖然我也不知道在那裡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某種缺陷。

小時家窮﹐沒能玩過什麼玩具。

可是﹐也因為缺乏﹐所以能夠記得玩過什麼玩具。

印像中的第一件玩具是在某英校賣二手貨時﹐母親買給我的布娃娃。

我還記得它有點舊﹐臉是圓圓的。

後來﹐母親托朋友買的一具把奶嘴拔出來就會哭的娃娃是我比較“豪華”的娃娃。

長大後﹐由於我們沒自己的家﹐也從來不會買這些﹐因為覺得以後搬家的話會很麻煩。

我一直都有隨時要搬家的心理準備的。

也還好自己的鼻子過敏﹐單是想像這些玩具會佈滿灰塵我就不舒服了。

後來的我倒是喜歡玩電玩和電子游戲機。

再後來﹐我的玩具就是一副手提電話、一台手提電腦、相機、一架汽車…

雖然覺得芭比娃娃很漂亮﹐卻也常常被它們的價錢嚇壞。

對於軟綿綿的玩具只限於在百貨公司觀賞。

Monday, October 30, 2006

消失

圖載自http://homepage2.nifty.com/meteorologist/page02.htm


天上又有一顆星星墜落了。

又是可怕的癌症。

如果我有很多很多的錢﹐父親當年是不是也可以像這位伯伯一樣多活幾年呢﹖

生與死是人生必經﹐可是﹐為什麼每個人來去方法都不同呢﹖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新麵檔開業了﹗

雖然除了賣麵還有賣飯﹐我們本地人都習慣叫這些地方麵檔。

新搬遷的麵檔雖然距離舊的麵檔不遠﹐不過由於外觀太美麗了﹐很多特地下來找乾撈麵吃的人都找不到這地方。

新地方看起來整潔多了﹐不過小地方由於第一次面對如此大的地方﹐麵販和賣茶水的小販們都有點亂。因為在這兒吃東西都是食物到了才付費的。很多時候﹐小販們由於找不到他們的客人﹐急的團團轉﹐白白浪費了許多時間。或許過了些時候﹐他們就會採取先付費和自助的方式來改進。

由於通風不夠﹐如果要進裡面﹐厲害流汗的人就要有邊吃邊流汗的準備。

很多在其它地區的朋友都喜歡來這兒吃詩里亞乾撈麵。吃飽後還要打包幾十包回去。連在其它縣區開的麵店也以賣詩里亞乾撈麵為招牌。

因為不是很喜歡太油膩的東西﹐我則非常少吃這些。

湊熱鬧

十月十四十五號那兩天﹐連趕兩場。看起來似乎很了不起﹐不過都是在湊著玩罷了﹐所以都沒什麼壓力。
都東中華學校﹕

都東中華學校舉辦得非常成功和熱鬧的中秋聯歡晚會。

學校也順道點上回教徒們會在開齋節期間夜晚點燃的油燈。
也發現回教徒們會在齋戒月和開齋節期間去掃墓。今年發現他們在墳場外售賣用礦泉水瓶裝著帶點黃色的水。問同事﹐原來這水Asa asa han是以藥草和七色花弄成的。回教徒們在掃墓候會把它們撒在墓上﹐給於亡者祝福。非常有意思。

在他們課室內看到我以前有學過一陣子的爪夷文。不過﹐可惜的是﹐除了ABC什麼都不會。
九汀中華學校﹕

都東中華學校的這位印尼校工非常本事。來汶萊幾年罷了﹐就會講流利的華語。還學會了打舞獅﹐並在學校做交流時秀出一手。。
知道或去過都東九汀中華學校的人並不多﹐因為那地方有點偏遠。

以前非常多外地人在那兒務農。後來漸漸的這行業在那兒沒那麼興盛了就一家一家的離開了。所以﹐現在的學生九十巴仙都是土著或馬來小孩。所以﹐教學上有點吃力﹐因為孩子們在家都是說Dusun或馬來話的。不過﹐也是幸好有這些家長們和一群熱心的董事們的支持﹐這所私立小學至今仍能操作。

須知﹐在汶萊本地人唸政府學校都是免費的。如果是學院或大學還有津貼可以領取。

而明年開始﹐有了60年歷史的私立男英校St Michael's school因為長期以來面對經濟的問題將正式關閉不是不可惜的。所有的男同學都被轉到他們的姐妹女校St Angela's School,老師們則面對失業的問題。

由此可知﹐要成功的經營一所絲毫沒被政府津貼的私立學校是多困難的。而所有私立學校都得步步為營﹐免得落到同樣的下場。

只是傾聽


兩星期前﹐一個外籍朋友突然說雖然有自己國家的朋友﹐可是非常感激我時常能夠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予他幫助。

“有嗎﹖我怎麼沒印像﹖”

不禁愣了好久。

我不像朋友一樣﹐對身旁的人會非常熱心。我是那種看起來比較冷淡的人。

記得以前參加青年團去台灣時﹐都和那些從台灣各大學或大專選出來帶領我們的台灣輔導員保持距離。我還記得帶我們的輔導員是蔡幸幸小姐。

朋友就和他們玩的非常熟絡。

離開時﹐朋友因為捨不得﹐居然哭了。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性情中人吧。

朋友回來之後﹐還是和幾位有聯絡。

知道自己是長情的人﹐所以﹐不過過份投入感情管他是那方面的。每每看到手掌中長長的感情線時﹐就有些怕。因為知道自己最討厭被人家利用的感覺﹐所以時時警惕自己﹐免得受傷害。

所以﹐朋友那麼說我的時候﹐我是受寵若驚的。因為我並沒有對他有實際上的幫助。

後來﹐覺得可能是我們可以互相傾訴煩惱和分享快樂吧。不過﹐似乎通常都是我從他的內容中學到一些人生的經歷。

這些﹐其實也是雙向的。

Friday, October 27, 2006

流星


我沒看過流星雨﹐只看過流星。

那年﹐我考劍橋O水準考試。

我悄悄許了個願望﹕我要考出最好的成積。

不知道是不是許的願實現了﹐後來成積的確是校內最好的。

所以﹐如果看到流星﹐就請記得許願。

他們說﹐天上的星星都代表地上的每個人。

如果有一顆星星降下﹐就有一個生命消失。

好久好久﹐我忘了看天上那粒是屬于我的最亮最大的星星是不是是還在﹐還是已經暗淡了。

不過﹐沒關係﹐地球上有種叫車蠟的東西可以把它磨得發亮。

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芒果


我喜歡帶酸的水芒。

可是﹐芒果樹開花的季節可把我那過敏的鼻子給害慘了。

只要一在家﹐就會自動的流鼻涕。

流了好久的鼻涕﹐有次一眼望出去﹐左邊、右邊、前面、後面的芒果樹上全掛滿了黃花﹐罪魁禍首就是它們了。

奇怪的是﹐左鄰右舍、有人沒人的芒果樹都開滿了花﹐我們家的果樹﹐可能太同情我了﹐居然只有一棵開了幾枝而已﹐另外一棵就一朵花也沒。

挨過了花開燦爛的季節﹐鼻子的情況就好些了。

只是﹐路旁的芒果樹﹐果實常沒成熟就被路人採了。

生芒果切碎拿來配飯的確非常開胃。

如果是成熟的芒果﹐我就愛把它拿去冷藏﹐然後﹐撕開果皮就這樣整粒放進嘴巴咬﹐冷冷酸酸甜甜的﹐美味得不得了。

是撕開喔﹐不是切掉喔﹗因為如果用刀切﹐芒果的硬皮仍然會有些沒能切完。那時﹐咬在口中就會感覺好像在咬沒切皮的芒果一樣﹐沒癮。

母親卻說我的吃法讓她吃不下。

不過﹐也遇過惡心的時候。

有時﹐一撕開皮﹐咬了一口﹐才發現裡面生了蟲。那時﹐幾乎把吞進肚子的芒果都吐完出來﹐還是覺得吐不乾淨。

其它的芒果﹐比如蘋果芒﹐“乖妮” 等等﹐雖然是蠻香的﹐可是我就覺得它們不好吃。

進口的芒果雖然是品質保證﹐可是貴極了﹐一粒最少要賣汶幣四元﹐也沒半點酸味。

我情願吃榴槤。

Tuesday, October 24, 2006

衡量

他們說她談戀愛了。

對方是個自己做生意的老闆。蠻有錢的。

這樣的形容詞代表了什麼呢﹖

朋友說﹐現在的人還是以金錢來品論一個人﹐其它什麼專業或品格等等的都沒用。

我有點好奇對方是不是黃登記的本地人。因為以前叫她去考公民時﹐她不屑的說以後嫁給黃登記的本地人不就了得﹖

我只希望以後吸引我的那個人﹐不是被貼上這樣的標籤的。

Monday, October 23, 2006

天蠍天天快樂﹗


差點兒忘了在今天--天蠍月份的開始﹐祝福所有的天蠍朋友們﹕

生日快樂
有生的日子
天天都快樂


(這證明了﹐這尾魚不是在今天生日的。)

老鼠愛大米

魚媽(我們的確是這樣稱呼母親的)那天叫我幫她換我給她的舊電話鈴聲。

因為朋友的孫女聽到這個鈴聲時﹐笑得沒命。

她們可能是笑一個老婆婆居然那麼in。

也是那時﹐魚媽才知道她的手機鈴聲是<老鼠愛大米>。

試了手機內幾十款的鈴聲給她聽﹐不是“這個是阿嫂A的鈴聲”﹐就是“那個是阿伯B的鈴聲”。怕和別人的鈴聲一樣﹐到最後﹐還是乖乖要回獨一無二的<老鼠愛大米>。

****************

我祭拜的供品常常米和餅乾都會不見﹐只剩下茶葉。

常常在猜到底是被老鼠還是壁虎吃光。

那天﹐魚媽聽到我這樣問時﹐立刻說﹕“當然是尖嘴吃掉。”

不知道為何她那麼肯定。

她跟著又說﹕“歌都有唱了﹐“尖嘴愛什麼”了﹖

還出謎語﹖

她愛叫老鼠為“尖嘴”﹐因為牠們嘴巴尖尖的非常利﹐也不想讓牠們知道她在說牠們﹐所以就有這種稱呼。

Saturday, October 21, 2006

什麼地球村﹖

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有的人擁有幾十棟房子﹐住不完還可以出租。

有的人連自己的屋瓦都沒有。

地球不是大家的嗎﹖為何要分土地是誰的﹖

鳥兒在飛翔時﹐有沒有限定那兒的天空是不可以飛去、那棵樹是不可以棲息的﹖

魚兒在水中﹐有沒有說那個領域是不可游到的﹖

現在美國連太空也要霸佔了。

圖中的一間房屋雖然感覺不是很溫馨﹐可是無可否認很漂亮吧﹖在這兒﹐有很多房屋建得就像童話中的堡壘一樣豪華。常讓人看到時不禁驚嘆連連。

5,000th Page Views

恭喜恭喜﹗

恭喜歐明先生於昨天2006年十月廿日星期五成為我的塗鴉篇的第5﹐000位文章流覽者(page view)。

當然﹐並不是第5﹐000訪客。

雖然沒意義﹐可是很好玩。

客套的話我不會﹐只想跟歐明先生和所有的朋友及路過的人﹐誠心的說聲﹕

“謝謝你們一路來的陪伴。”

Friday, October 20, 2006


一直壓抑自己
想放縱於文字的想法
也一直控制自己
想去等船和夕陽的鏡頭

盡力運動
儘量收拾心情唸書

近來的每天
常常只能路過露天咖啡廳
趴在窗口外往裡面瞧
無法進去喝一杯
除非忍受不了咖啡香
卻又害怕咖啡因

我分身乏術

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遇見性感漂亮韓國空服小姐

五月廿二日﹐下山時﹐遠遠就見到一個穿著我喜歡的火紅顏色的小姐路過。

一邊打量一邊猜測她是從事啥行業的。還沒見過這兒的小姐穿到如此性感又蠻有些許隆重的。

會不會是特種部隊﹖

真是﹐中彩票機會也沒這麼高﹐我竟被她用流利到聽不出口音的英語攔下﹕“Do you know where can I find CD music shops?”

哈哈﹐過客竟被當路標。不過﹐別的不說啦﹐這可是我喜歡逛的地點之一﹐那難得倒我呢﹖

可是﹐穿到這麼美﹐要在茨廠街逛這些店﹖遊人和本地人愛去的金河廣場、時代廣場怎不去呢﹖

“I went, but they don’t want to sell to me...and my friends told me there are a lot cheaper ones in China Town...” 韓國小姐抱怨。

原來她竟然要找便宜的翻版CD。

可憐她竟不知這就是所謂的唐人街地帶。

路邊攤我可不敢介紹﹐不想為了這些上了馬來西亞報章的路邊新聞。

反正順路﹐就帶她去了一家我逛過的店。有店有門﹐應該是合法的吧﹖

原來她是空中小姐﹐難怪妝化得真隆重。奇怪竟一個人逗留等轉機在這兒四天﹖同伴呢﹖

沒問。

不過﹐在韓國﹐十幾歲的小女生已會用假睫毛﹐搽口紅﹐上眼影了。對她們來說這是禮貌之一。五六十歲的“阿豬媽”( 韓語中的auntie) 也個個塗口紅搽粉底(太厚了﹐所有我們才注意到) 。

我們初見到時﹐一班女生都汗顏﹐因為沒一個化妝。後來﹐有人喊﹕“我們是原妝最自然… ” 大家只好唯唯諾諾說是。不過眼睛就一直瞟那些濃妝艷抹的小妹妹。

我在對面享用粿條晚餐時才發現忘了告訴她﹐這兒不如首爾﹐而是以一籮籮的奸殺案聞名﹐以如此的穿著不好太夜一個人逛。

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書店

汶萊真的是文化沙漠。

大型的書店﹐管它是買英文、巫文或中文書都非常難找。

就算有幾間﹐裡邊的書都是蠻舊的﹐種類也不多。最重要的是﹐價錢都非常的貴。

第一次去台北﹐在那兒留學的同窗帶我去逛書局時﹐簡直是傻了眼。

因為那條我忘了名字的街道﹐兩旁林立的竟然全都是書店。

朋友知道那間店有打折﹐所以就會特別帶我到某些不起眼的書店跑。

後來﹐跑到金石堂和一些比較出名的大書局時﹐我簡直想留在台灣不回家了。

為什麼﹖

因為這些書局竟然允許公眾拿了書就或站或蹲的在那兒看完(如果有本事) 。如果在汶萊做這種事﹐恐怕你早就被小書店老闆用掃巴趕出他的店了。

後來﹐鄰國開始有大型書店-大眾書局的設立。那時﹐只要一去美里就會買一大袋的書存貨。所以﹐薪水都大半花在買書上面去了。而幸好他們也允許公眾翻閱他們的書。

老實說﹐(書店老闆聽清楚)如果要吸引我買書﹐千萬不好怕人家翻閱而把那些書用透明膠紙包起來。因為如果無法看到裡頭內容﹐我要如何說服自己去買它呢﹖除非它是由我所熟悉的作家寫的。

反之﹐如果是好書﹐就算僅剩一本破破爛爛的﹐看到裡頭寫的都是些有用的內容時﹐我雖然不情願﹐還是會把它買回家的。

老土的諺語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

我雖然沒看到裡頭的黃金屋(我的黃金倒是被書店“騙”了不少)﹐ 也沒看到顏如玉(可不可以改成金城武﹖)﹐不過﹐在我受到挫折時﹐不論是工作上﹐思想上還是學習上﹐它們可是我最好的指引。也往往從書中學到一些技巧﹐並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我有個缺點就是﹐雖然看書速度非常快﹐卻常會看完書後把內容忘得七七八八。不過﹐當相同的局面出現時﹐我又會想起書中好像有提過的內容。

有時無聊或沒存貨了﹐又把舊書當新書看﹐感覺還是很新鮮。

多多包涵

換成Blogger新的試用版後﹐最擔心的是會漏了誰誰誰的留言沒回到。

如果真有漏了回的﹐請多多包涵。

不過﹐如果不是太可怕的留言﹐我通常都會看到的。特意不開的又另當別論啦。

我喜歡的可以知道誰留了言的功能在試用版中毫無用處﹐我也不知要怎改﹐希望不久的將來有人可以把它們張貼出來﹐讓大家得益。

還有一樣欠缺的是他們無法像有些部落格一樣總結網誌共有多少篇留言。

雖然這不重要﹐不過﹐我還是喜歡可以知道一些數據。

職業病嗎﹖

Tuesday, October 17, 2006

去年這一天


去年秋天﹐也就是這一天﹐我們搭飛機到韓國遊玩。

(廢話﹐要不然游泳嗎﹖)

可惜﹐花了那麼多錢﹐坐那麼久的車﹐卻只能在非常浪漫和漂亮的愛寶樂園呆上幾個小時而已。

很多游戲我們都無法一一去玩﹐只因為我們忙著在花園拍照。

看到這張相片時﹐就讓我想到微笑糖。看到了嗎﹖微笑糖﹐我也有南瓜馬車﹗

韓國什麼都好﹐就是語言方面面對非常大的問題。韓國人英語華語都不會﹐要溝通時﹐我們就像猩猩一樣比手劃腳。

說猩猩是因為有次我又去逛The Face Shop時﹐問漂亮的女店員某樣保養品的效果和用法﹐她卻面對有口難言的處境不知道要如何跟我解釋。後來﹐她竟做了個像King Kong金剛般的動作--大槌她的胸口﹐表示詞不達意非常難過﹐真是嚇了我一大跳。

沒聽嫁過去那兒的香港導遊說還真不知道﹐愛上韓國男人的是要付出“代價”的。因為在拍拖期間﹐除非男方是富家子﹐所有消費都有不成文的規定﹐一律由女方支付。婚後﹐韓國男人才會把整幅薪水交給老婆。

韓國男人還真的是十之八九都是單眼皮的﹐非常可愛。如果碰到雙眼皮的﹐你就要懷疑他是不是整容了。

乾淨的韓國是可以再去的﹐可是﹐必須等他們的國際語言或華語程度好些﹐要不然﹐我又會害美麗瀟灑的韓國人槌心肝。

Monday, October 16, 2006

請停止叫她G奶

首先要說的是﹐我並不是蔡依林的歌迷。

只是﹐近年來發現媒體每當要寫蔡依林的新聞時﹐必然要在她的名字前面加上“G奶”兩個字﹐看了實在是不知他們是在贊還是在貶她。

還有﹐加上這兩字都的記者和編輯們是不是都是男的﹖

雖然剛出道時﹐蔡依林新聞多過好歌﹐不過﹐可以看得出受過感情傷害的她發憤圖強﹐對於她的事業是非常努力和用心的。

否則不會在短短幾年時間被稱為台灣的一姐﹐把那時和她一同出道、風頭勁過她的蕭亞軒給拋在後頭。

她這種不為了感情而讓自己萎靡不振的精神是值得一贊的。

可是﹐就在她的實力逐漸被肯定的當兒﹐媒體就非得把那兩個不必要的字眼加在她的名字前面嗎﹖

難道﹐我們就得稱號劉德華-“四十老幾劉德華”﹐稱趙傳-“醜男人趙傳”﹐稱周杰倫-“小眼男人周杰倫”嗎﹖

簡直是在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嘛﹗

想想人家一個那麼漂亮的小姐﹐天天被這樣稱呼﹐感覺會好過嗎﹖

她又的是其它值得寫的地方呀﹗

疑惑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居然成了249歲的百年女妖。

真是啼笑皆非﹗

Saturday, October 14, 2006

改成Beta版了

改版後﹐面對的是template內的中文字全變成了火星文。

其它的功能就蠻不錯的。

也似乎變得比較簡單些﹐和Wordpress有些大同小異了。

只是﹐如果需要把文章歸類﹐我的媽呀﹐可能要一星期來做吧﹗

因為得一篇一篇重新label。

就當做那是以後吃飽沒事做的消遣吧﹗

《情定大飯店》

《情定大飯店》可以說是我的韓劇入門片。

這之前﹐我都沒看連續劇的喜好。

有天﹐看到報紙介紹這是一部關於那家酒店的員工如何在他們的行業上做出最好的服務的韓國片子。

還提到是由裴勇俊主演的。我那時﹐也只知道他是非常出名的韓國藝員﹐很多日本和台灣人非常迷他。

由於我們也在相關服務業﹐那時只是有點好奇﹐他們是如何在服務業做出他們最好的一面。

後來﹐借到這部片看時﹐還不知到到底那位才是裴帥﹐因為並沒看到一位像報紙看到留著飄飛頭的裴帥。

到了他出場時﹐報上愛笑、戲中很酷﹐還一直懷疑是不是他﹐因為形像真的差很遠。

我必須承認﹐到了宋慧喬的片段時﹐我都是沒什麼去注意關於她的情節﹐因為覺得有點悶有點拖戲的感覺。

而裴勇俊﹐宋允兒和演韓泰俊的金承佑的對手戲就往往捉住了我的心。可惜﹐他們的對話並不非常多。

故事﹐我不必重複﹐不過﹐我倒是不停的重複看了很多很多次﹐連韓文的也聽。

那時﹐也連帶的很喜歡男女主角的中文配音。我還記得裴帥演的申東賢是由聲音很好聽的屈中恆所配的。宋允兒的對白則是由魏晶琦所配的(還好後來看到宋允兒的其他連續劇都是由同一人所配音。如果聽到由別人所配的音時﹐感覺就有點怪怪的的。)

我也承認﹐我是喜歡裴勇俊的﹐不過﹐是《情定大飯店》中執著又專一的裴勇俊。因為看他演的其他戲時如《爸爸》時﹐我並不那麼喜歡。當然﹐由於看過原著了﹐不喜歡悲劇的我﹐並沒有心理準備看他演的《冬季戀歌》。也是從那時開始﹐喜歡上非常大方的宋允兒。也買了很多她主演的好戲(苦戲就不看) 。

我是在好多年後才看《情》劇﹐沒想到網站上依然有那麼多人喜歡它。

也幸好有這些人﹐就像Sena和Zero ﹐本著對《情定》的喜愛﹐延著《情定》的大綱寫出她們腦中的《情定》﹐我們的《情定》夢才能沒有斷。

妳們要加油喔﹗

Friday, October 13, 2006

痛快﹗

我知道這有點變態

不過﹐
在生氣過後﹐
我竟變得有生氣了。

是因為鬥志被點燃了嗎﹖

不過﹐
區區可笑的人﹐
不是我的目標﹐
我的戰場在人生﹗

你叫牠什麼昆蟲﹖


以前有位英國洋人老闆老愛喜歡收集牠的標本。

聽同事說﹐如果他捉到活的﹐就會把牠們放進膠袋內﹐然後噴上蚊油把牠們給殺死﹐好帶會他的國家當漂亮的標本鑲起來。

這有點像二戰時期﹐日本人屠殺他們侵佔的國家的無辜人民一樣吧﹖

突然想到﹐這會不會是怨怨相報的一種﹖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眼鏡


我十三歲唸初中一時﹐在學校驗眼後開始加入近視一族。

雖然那時沒常看電視﹐不過我三年級開始看報紙﹐六年級開始向同學借厚厚的《紅樓夢》和其它愛情小說來看﹐所以會近視是不出奇的。

出來工作後﹐由於打電腦文件經常放在左側﹐用右眼比較厲害﹐所以左右度數相差非常遠﹐差不多近一倍。

後來發現後﹐就比較留意平衡的用眼力。

在眼科醫生建議下﹐加上我戴眼鏡久了之後﹐鼻樑會疼痛﹐我開始戴隱形眼鏡。

以前覺得戴隱形眼鏡的人很可怕﹐因為需要把鏡片放入眼中。後來﹐自己卻也加入了他們。

戴隱形眼鏡的好處應該是度數會比較穩定。

不過﹐戴隱形眼鏡也有很多其它要主意的事項。

戴隱形眼鏡清潔功夫要非常夠。有回可能用水感染的原因﹐整整半年不能戴隱形眼鏡。

隱形眼鏡的含水成份越多越好。否則﹐會眼睛會非常乾燥。

一天隱形眼鏡不能戴超過最多十二小時。可是﹐就看到很多愛美的人戴超過這個時限﹐或不脫下就睡覺。除非某些即丟的﹐可以這麼做外﹐其它的隱形眼鏡千萬不好這麼戴法﹐免得受苦的是自己的眼睛﹐弄不好連眼睛都會弄壞了。二弟就曾經不信邪﹐結果落到要住院的地步。

上回就在吉隆坡配了副價錢讓我非常吃驚製造速度非常快的有框眼鏡。同樣的眼鏡﹐在美里我可能需要花多一兩倍的錢才能做到。

比較讓我安慰的是﹐那兒的隱形眼鏡則非常的貴﹐我戴的那種﹐價錢相差大約馬幣四十元一盒。

很抱歉﹐因為價錢比這兒便宜一半﹐我的眼鏡全都是在美里做或買的。

Wednesday, October 11, 2006

別欺人太甚﹗

工作忙得要命。

這女人還告知同事她近來做大生意﹐要訂公司車要寫電郵給她黑白﹐口說不算。

撥電。問她搞什麼﹖

曰﹕“這是規則。”

她娘的﹐我呆在這兒比她時間久﹐還不知她是在找麻煩嗎﹖

那麼﹐如果是個老伯伯要訂車﹐也要這老伯伯寫電郵給她嗎﹖

在工作上﹐我們時間已經不夠用了﹐電郵都是一天儘量只看兩三回﹐不把多餘的時間花在不重要的郵件中。

妳來月經嗎﹖

她問我。

這關來不來月經什麼事﹖對於女人來說﹐有來月經可是天大的好事﹐不來還得擔心看醫生。

講來講去﹐就是要找喳。

妳的※*#%﹗

到了最後﹐罵出這一句﹐就蓋下電話。因為我怕還會有更粗的話從我的嘴巴吐出來。

會有什麼後果﹐我理不了。

這女人﹐平常就是以這種目中無人﹑無禮的態度對她的上司和老闆說話﹐對待同事更甭說多囂張了。怪的是她有她的福報﹐每個人都忍讓她。真的非常同情和她共事的同事。

這回碰到我﹐就沒這麼容易了。

同歸於盡。

我常說﹐誰讓我不好過﹐我也會讓他不好過。這好過我一人不好過。

在想﹐以前都沒問題的﹐幹嗎這一次會故意找我麻煩﹖

大有可能是因為她放帳給別人﹐工錢被扣而間接對我們不滿引起的。

後記﹕她梨花帶淚在辦公室控訴我先開口罵她。去她娘的﹐怎不說是我強姦還是雞姦了她﹖

看來她是不願知道是她引起的禍﹐還怪別人。那句話﹐對朋友說還可以﹐對不相熟的同事說就是諷刺了。

我是有錯﹐錯在那麼容易被激怒。錯在狗咬我的腳時﹐也用我的嘴巴咬回狗的腳﹐白白弄污了自己的嘴巴。

不錯不錯﹐可以把那麼大的一個人惹哭。

大笑三聲。

黃梨


看日本卡通《歲月的童話》時﹐發現原來很多人真的不會切黃梨。

他們的切法就是把黃梨皮削掉就算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母親常愛笑我可能像她的朋友一樣連黃梨都不會切。

我不屑的說﹐反正我都不愛吃黃梨﹐管它的。只要我曉得如何開榴槤就行了。

為了喜歡吃黃梨又不會切黃梨的人著想﹐我請了老媽耍刀法示範黃梨的切法。

照她說﹐這種切法比較不會把黃梨肉給切掉。

這兩粒黃梨像不像吉隆坡的雙峰塔﹖呵呵 …

Monday, October 09, 2006

欠扁的所謂開會

我最最最討厭開會開到午餐時間仍無止境。

聽到有些有效率的老闆不隨便開會﹐因為如果沒特地的主題和有效的解決方法﹐開會就是擺明了在浪費時間。而這些老闆就會把要開會的主題寫在一張大紙上讓大家提出解決的方針。所以﹐他們的會議是解決方法的會議。

到了午餐時間﹐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鬼還會聽大家在說些什麼。

而我﹐就會非常緊張﹐因為小地方﹐一過了午餐時間﹐就沒有經濟飯菜可以買了。那時﹐不是吃些快餐﹐就是隨便吃吃麵包。

只好一直安慰自己的胃﹐還不餓。

然後﹐腦袋就一直神游太空。偶爾就想想還有什麼可以吃的。

記得以前有位同事說她經常得在午餐時間做工﹐因為那時就是她老闆出來做工的時間。雖然肚子非常餓﹐又不敢說要出去吃飯了﹐只好趕得臉色青青。

所以﹐如果不是十分緊急﹐千萬別讓員工在午餐時間做工。

因為不是每個人敢“提醒”午飯時間到了。

要不然﹐你以為民以食為天是說爽的嗎﹖

演講

我從來就是個安靜的小孩。

老師在成積單上的評語通常都是文靜乖巧或沉默寡言。

可是﹐由於我可以在唸課文的時後咬字非常清楚﹐所以就在唸中學時被老師挑去參加演講比賽。

如果沒記錯﹐第一次的演講比賽是三語-意既是利用華語﹐英語和馬來語發表演講。

我練習的過程和別人也不一樣。

別人肯定是背了稿後就在家練習手勢﹐姿態和音調。

我卻只是偷偷的背文﹐偷偷的讀稿。

比賽時﹐就這樣出場了。手勢什麼的都是“即興”的。

為何不在家人面前“表演”﹖我也不知道。

以這種練習法﹐我居然可以拿冠軍﹐還真有點神奇。如果那時的我像別人一樣多加練習﹐恐怕那時的全汶華校演講冠軍就非我莫屬了。

我從不背書﹐倒是常為了演講背演講稿。而演講和辯論性質上又有點不同。

當然﹐上到臺上時﹐手腳會有些軟是自然反應。那些可以洋洋灑灑發表演說的政治家可是不知說了多少遍才可以如此不當一回事。

這些過去的經驗是有用的。去年就得發表一些演說﹐由於這些經驗﹐所以沒那麼害怕。

同事後來罵我那時該把高跟鞋穿上﹐因為那些同場的中國商業夥伴說沒預料到我們中文可以這麼流利﹐只是只是--那講臺太高﹐看不清楚我的樣子(其實這就是我的用意啦) 。

我必須聲明﹕東南亞地區的人們﹐包括馬來人、印度人、土著等等﹐只要有唸華校﹐自然是會說華語的。何況﹐現今異族通婚非常普遍﹐會說華語的人多的是。所以﹐千萬別以為說華語別人就聽不懂而說別人壞話。

反倒是很多華人不會寫不會看不會讀﹐更糟的是把自己當成了洋人﹐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

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雨人


事隔那麼久﹐聽到周華建的《雨人》時﹐依然會對它所唱出來的畫面感動。

不是嗎﹖

雖然歌詞看來有點悲傷﹐可是旋律卻是輕快的。

在我看來﹐這是帶點快樂的傷悲。

在孤單一個人﹐撐著傘思念一個人的時候﹐最能和它有共鳴。

所以﹐好久以前的我﹐傻傻的就為了要聽這一首歌﹐跑到大老遠去買這張CD。

有些好聽的歌﹐越聽越難聽﹔有的卻越聽越耐聽。

這一首﹐就和蘇芮及潘偉柏的《我想更懂你》一樣﹐是屬於後者。

Friday, October 06, 2006

陰天


我喜歡陰天。那讓我覺得我被壓抑的心情有種被了解的感覺。

我也喜歡雨天。那讓我覺得我內心深處的不痛快會被雨水洗滌。

雷聲陣陣的陰天加雨天等於我喜歡的天氣。

所以﹐連我買的相機都是可以在雨中拍攝的。

我沒正式在雨天是狠狠的淋它一場雨。因為我不能讓自己病了。

是有試過在毛毛雨中慢跑﹐不過那是因為不甘心才沒跑幾圈又要回家了。可是﹐擔心隨時會被閃電劈中﹐又趕忙逃進車內了。

只記得曾經在雨中洗車。

好處可多呢﹐不必擔心水用太多或太少﹐反正它們就是嘩啦嘩啦從天而降﹐只怕你來不及在車身塗洗車液它又被雨水沖走了。

在淋著雨的當兒﹐不會覺得冷﹐反而覺得很暖和。可是﹐一離開雨時﹐就會立刻覺得身體在顫抖。

感覺好像是在受傷的人不會覺得痛。只有在療傷時才會開始感受到一陣陣的悲痛迎面而來。

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帶眼看字

你又看到啥了﹖

Alzheimers' Eye Test

Count every " F" in the following text:

FINISHED FILES ARE THE RE
SULT OF YEARS OF SCIENTI
FIC STUDY COMBINED WITH
THE EXPERIENCE OF YEARS...


HOW MANY?

你看到幾個F了﹖

去它的﹗我就中招。

數字游戲

隨風那看到這個數字游戲

選個號碼填下去就行了。

如果理智一點的﹐就慢慢想題目在說什麼。

選了答案後﹐再往下看自己是不是個普通人。

因為﹐如果看了答案再玩﹐那就沒意思了。

有點買彩票的感覺。

對不起﹐so-called Cheese Cake

吃完套餐和甜點。

朋友問她朋友﹐為何不吃蛋糕。

她說﹕“不喜歡芝士蛋糕。”

我看著她﹐指著她的蛋糕碟子﹕“這是芝士蛋糕﹖”

輪到她看著我﹕“妳蛋糕都吃完了﹐不知那是芝士蛋糕﹖”

“不知道。”

她們兩個就在那兒大笑。

“很好﹐不知道是什麼也會吃完﹐不錯不錯。”

“是不是芝士很少﹖”很無辜的問朋友﹐要不然我怎吃不出。

“是。”

“那就難怪了。我只對蒜頭的味道敏感。”

沒說出的是﹐套餐是要付錢的﹐除非東西太難吃了﹐否則當然要儘量吃完。

(不喜歡的“蒜頭”在法語叫“ail”)

(千萬別誤會﹐圖中的當然不是我﹐是“金三順”)

Wednesday, October 04, 2006

約定 (和誰﹖)

找一天﹐我們一起改成Beta試用版吧﹗

因為如果不同版本的Blogger的朋友要留言得用匿名才行﹐否則留言會不見。

看到試用版有些我喜歡的功能﹐覺得應該會不錯。可是﹐如果到了後來出了問題﹐套一句他常說的﹐“這是命水”﹐那也只好認栽了。

A型的人﹐要做一件事﹐通常都會深思熟慮﹐想前想後。

有時﹐就是這種龜毛﹐沒有勇氣衝動的做出改變。

不過﹐如果做了決定﹐就不容許回頭看了。

發難

又再發現了問題。

“做了沒﹖”

“已做了…”

知道她虛假的那套。不放鬆。

“幾時做﹖”

“哦…幾天前…“

“幾時﹖”

“嗯…我以為我做了﹐一查﹐才知道沒做到…”她噫噫噢噢的說。

“那﹐幾時做的﹖”

“昨天。”

“昨天﹖”我不拆穿。今天才把文件交給他們查。頂多是今天。

“沒做就說沒做﹐不要說做了﹗”不客氣的說。

要生氣我也沒辦法﹐因為我也很

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嗎﹖說多了﹐以後就算是真的也會讓人半信半疑了。

因為經常被老闆捉到她在有人追查時才開始做事﹐還會說已經解決了很久。追根究底查起來時﹐明明是睜眼說瞎話﹐事情都被壓在她屁股底下沒動﹐還連累同事公司要收尾受累。

以成人的態度待她﹐說本份必須先做好才能做其它的﹐免得其他人的工作被拖延。說了之後﹐會有所改變﹐沒多久﹐又會故態復萌了。

我忍了很久﹐只看她的優點﹐可是卻越老越沒效率﹐門面是弄得很美(臉)﹐實在是忍無可忍﹗

就算拿她來訓練耐心﹐可是老闆罵起來時﹐你說﹐我該拿她如何﹖

做了那麼久﹐無功也有勞﹐只能希望有天她自己會加把勁了。

Tuesday, October 03, 2006

詛咒


經常這樣
本份沒做好
累人累己

雖然知道這不好
還是忍不住要
詛咒

流浪狗的悲歌


可憐的一家三口﹐就在商場流浪。

下雨天﹐發現了牠們。

狗爸爸﹐長得比較大隻。

狗兒子﹐最靠近鏡頭的那隻﹐一直跟著中間的那隻狗媽媽。

歇了一會兒﹐牠們又不知跑那兒去了。

從牠們眼中﹐看不見我家狗狗眼中的開心﹐只看見茫然、無奈和不知所措。

太多人棄狗並讓牠們自生自滅了或被射殺。

有的狗媽媽生了狗娃娃後﹐主人就“要仔不要母” 的把老母狗丟了。

很想問他們﹐不怕孩子以後也在你們年老後﹐把你們丟了嗎﹖

家中來了隻很漂亮的矮腳自來狗﹐誕下了八個孩子﹐真害怕我們也會成為狠心的主人之一。

Monday, October 02, 2006

車水馬龍的感想

平常一到七點這街上就靜悄悄的沒多少人了。

這街上今晚竟然車多得可以。

原來逢出糧發薪水的日子﹐馬來同胞們都趁晚上出來買“年貨”了。

一直不明白為何很多人要到出糧時才出來大買特買。

後來﹐才知道﹐有些人手上不能放到錢﹐否則一定要花完。所以﹐到了月底就沒錢用了。

記得以前父親也是這樣的。月頭就還上個月的舊債。付清了﹐又開始欠債了。日子過得非常辛苦。

是因為這影響我後來儘量不論何時要買東西都可以嗎﹖還是天性如此﹖我也不知道。

因為覺得不理智的把錢花完了﹐又得綁緊褲帶來等到出糧才能買東西真的非常難過﹐也非常可憐。

希望我不會有墮落到必須等出糧才能買家庭物品的一天。

因為我們曾經這樣過。

鋼琴


我承認﹐之前對鋼琴沒什麼特別的好感。只知道它是所有樂器中﹐音域最廣的。

有次﹐無意中下載到一首張信哲的《別怕我傷心》。一播放﹐竟然被它觸動了﹐才知道﹐鋼琴原來可以玩得這麼感動人。(我也得承認﹐這證明了我是孤陋寡聞的。)

有股去學鋼琴的念頭。

可是﹐沒有鋼琴﹐學了之後﹐沒得練習﹐會好玩嗎﹖

還有﹐鋼琴可不便宜呢。

以我三分鐘熱度的性子﹐雖然短期內都不可能﹐可是﹐如果擁有了一架鋼琴﹐它會不會被我蹧蹋掉﹖

而且﹐鋼琴譜似乎都是我至今仍看不懂的五線譜。

我現在也沒時間學這些。

到了我有時間時﹐肯定是比今天老了。

不過﹐沒關係﹐必須實踐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

Sunday, October 01, 2006

新月快樂

有新年快樂﹐生日快樂﹐聖誕快樂…為何就是沒有新月快樂、新日快樂、新時快樂、新分快樂、新秒快樂﹖

老實說﹐我不喜歡說﹕新年快樂 - 那麼新年過了就不快樂了嗎﹖

我也不喜歡說﹕生日快樂 - 一年365天﹐就生日這一天快樂﹖太慘了吧﹖所以﹐我通常都會補充﹐天天都快樂。

是的﹐快樂不是說就會快樂的。

可是﹐如果不會感受到快樂的人﹐是連快樂兩個字都說不出的。

世界太亂了﹐所以我們得把快樂放大﹐把痛苦縮小。

祝: 十月快樂


圖﹕這是我喜歡的100號Nodding Donkey。代表滿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