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30, 2006

女追男﹐踩著針

他說﹐她是公司的工程師。

喜歡另外一個男的。

倒追他。

似乎言猶未盡。

我以為現在社會已經很開放了。

居然還是會聽到從另外一個先進國來的他如此置評。或許因為他是上了年紀的人吧。

如果主動的是男生﹐從沒聽人們說什麼難聽的話。

採取主動的如果是女生﹐人們通常就會用很輕屑的語氣來談論這些事。

最怕聽到男人說﹐是她自己送上門的﹐不吃白不吃。

到底有沒有男人會很大方的說﹐當初是他愛的人追他的﹖

是不是連男人都很在乎主動的是誰呢﹖

Friday, September 29, 2006

這個公園屬於我﹐這一刻

不曉得是居家環境太多灰塵還是花粉仰或地方太潮濕﹐最近只要一呆在家﹐鼻子就敏感得過份。近來﹐情況越加嚴重。

不是流鼻涕﹐就是鼻涕內流。不管是那樣﹐都一樣辛苦。

遇到假期﹐就這樣折騰了半天。氣不過﹐拿起課本﹐離家出走﹐到廿里外的公園。在那兒﹐該死的鼻子應該不會一直敏感了吧﹖

遇上煙霧瀰漫的天氣。沒辦法﹐只好假裝看不到。開始了逃離的過程。

到了公園﹐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大人小孩和幾對情侶。


找了個樹蔭下的桌子﹐攤開書本﹐開始擺攤算命﹐不﹐是算題的運作。逼了自己做試題。做了改﹐錯了再做。


瞄到在玩公園游戲的小孩全離開了。偷偷的看到那些在海邊的人沒有注意我。


偷偷的跑去盪鞦韆。人老了﹐只盪了兩下的鞦韆﹐居然會覺得暈。

看到海邊的人看了過來﹐不過我即然開始了﹐又沒小孩在﹐我繼續把眼光放在左邊我垂涎了的玩意兒。爬上去看能不能趁沒小孩時自己溜一溜。


研究了好久﹐覺得不喜歡整個人塞在管子內﹐也害怕自己會塞在管子裡面沒人救﹐還是算了。

不過﹐至少有圖為證﹐魚到此一游﹐爬了繩子和樓梯。或許下回小小朋友要的話﹐我不介意陪她一玩。


“玩” 夠了﹐回去我的桌子。我會心一笑﹐因為我發現在海邊亭子的女人居然學我在盪鞦韆了。

可是﹐做了一回兒習題﹐又覺得累了。海風一直吹﹐海浪一直響﹐小鳥一直叫﹐我真的好像睡覺。


看到樹上的花朵掉了下來﹐我不禁合上眼睛躺在木椅上。真想就這樣小寢一回。

不禁害怕﹐這樣的安寧﹐可以維持多久呢﹖鄰國已經太多罪案了﹐而我愛的國家的罪案如偷車竊案也在上升之中。在鄰國﹐可能我放在桌上的手機和攝影機已經被搶了吧﹖

還記得在巴生酒店昇降梯內用電話時﹐小弟弟問我是不是外地人﹐因為在公共地方千萬不好把手提電話拿出來用﹐因為隨時會被壞人搶。

我的媽呀﹐在馬來西亞﹐手提電話是不是該躲在廁所用﹖

你說﹐我怕不怕﹖

我真的很怕國家的安寧﹐會被這些歹徒給破壞了。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櫻桃


幾年前在台灣內湖心智師父家吃到那兒非常甜又非常香的櫻桃後﹐我就愛上了它。

可是﹐在這兒就一直很難找到它們。

近幾年﹐開始有看到它們的影蹤了﹐不過價錢非常的貴﹐一個公斤要十多到廿多汶幣。

不過﹐後來在吉隆坡看到在那兒要買六十多馬幣(等於汶幣近三十元) 時﹐更加的嚇到﹐立刻覺得還是汶萊便宜。

看到時﹐偶爾會買些回家吃﹐算一算一小粒要五毛錢﹐比起約同價的蘋果來是很不禁吃的。

有天﹐看到一位帶著兩個小孩的中年媽媽也在選櫻桃。後來看她拿去稱時﹐只是買那幾粒。問媽媽﹐到底她是買個她自己吃呢﹖還是買個先生吃﹖因為我一個人也吃不夠﹐她家最少有四人﹐那怎夠吃呢﹖

不禁慶幸自己現在還可以買的起自己要吃的櫻桃份量﹐也希望以後如果有了自己的家後依然可以買得起﹐要不然﹐感覺蠻慘的。

我喜歡的水果就那幾樣而已﹕榴槤﹐西瓜﹐蜜瓜﹐櫻桃﹐玉黍粟﹐芒果﹐沒核的葡萄。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06

三千絲

看到韓劇的主角們頭髮都染得很漂亮時﹐會有種衝動也去加入染髮的行列。

可是﹐看到街上來來往往那些有染髮的人時﹐實在是覺得他們染得太難看了。

為何韓星染髮這麼自然好看﹐我們這帶的人染髮卻讓人覺得刺眼、做作﹖後來仔細分析﹐可能是他韓國人皮膚偏白而我們偏黃的原因﹐所有才會不匹配。

如果是皮膚比較白的人染髮就覺得沒那麼誇張。

所以﹐既然說染髮可能會增加患皮膚癌的的機會﹐皮膚又黑﹐自己頭髮不去染已經有點帶棕黃色了﹐還是算了。

等以後白頭髮冒出來後才打算吧﹗

不過﹐幸好有所為的離子直髮的發明﹐讓曲髮的我們可以一過直髮飄飄的滋味。

第一次嘗試時﹐他們功夫不夠﹐受了苦還不打緊﹐過了一星期﹐頭髮又打回原形。

第二次在另外一間理髮店做直髮後就成功了。

可是﹐這花錢和時間買漂亮的苦不是外人能了解的。為了直髮﹐耗在理髮店的時間至少要四個小時。現在頭髮漸長﹐我已擔心下一回是不是要在理髮店坐上六、七個小時﹐坐到屁股都開花了。頭髮拉直後﹐又要至少三至五天不能洗髮或把頭髮夾起來。

以我所能理解的話來說﹐離子直髮是用藥水把頭髮“弄死” ﹐所以理髮師才能把頭髮拉直。所以﹐對頭髮的傷害力也是蠻大的。什麼直髮加護髮這類護理理髮師傅說都是騙人的﹐頂多減少對頭髮的傷害而已。

如果把頭髮拉得太直﹐就會看來非常不自然。所以我拉過幾次後﹐一過了三天就快快洗﹐免得頭髮太直。

也看過幾個列子﹐要拉直頭髮﹐結果理髮師一不小心把頭髮弄焦而變成chou髮。

所以﹐直髮的人就沒必要去玩這些了, 就像我決定不去染髮了。免得自討苦吃。

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老朋友


我常說我的朋友十個手指數得清﹐不過全都是好的。

當我說一個人是朋友時﹐就是真的朋友﹐而不是那種你好我好的朋友。

我的朋友們可以說98%年紀都大過我的。

我也不知道原因。

後來自己分析過後﹐發現可能是自己很小時﹐思想就比較成熟﹐所以﹐覺得同齡的同學比較幼稚﹐才會和比較有經歷的人交朋友吧。

因為﹐他們走過的路肯定比我多﹐吃過的虧也比我多﹐人生經驗一定比我豐富。單是聽他們說話﹐就可以學到很多。

好的﹐就模仿﹔不好的﹐就提防。

我有位在學校時和我很要好同學。後來她出國留學後就漸漸疏遠了。而我和她姐姐卻是在一次無意的通電後﹐成為無所不談的朋友。她們家人就曾經說﹐不明白為何兩個不一樣學校﹐不一樣年紀的人會成為知交。後來他們還自作主張說﹐因為兩個都是一樣壞脾氣﹐才會那麼投緣。

不過﹐今天回頭看﹐我已不是當初的那個火暴小女孩﹐也學會一點心機耍壞。只是﹐直性子仍然改不完。

我也喜歡聽老人說話。

與他們走那麼遠的路來比較﹐我們的一切遭遇似乎沒啥大不了。

同年紀或較小的朋友我就比較少了。因為我的興趣和大多數同齡的人都不一樣﹐所有話題格格不入。

小小朋友倒是有一些。和她們胡言亂語和沒心機的胡鬧時也是一番樂趣。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月亮


昨天覓不到月亮﹐回教徒神聖的齋戒月﹐會在明天開始。所以﹐星期一是我們的補假。

一直覺得他們很了不起。身體無礙的成年回教徒﹐這個月內﹐每天必須在日出前開始禁食直到太陽下山。

家庭主婦得每天趕在太陽升起前﹐大清早起來預備一家人的食物。然後﹐下午又得預備晚餐。

當然﹐封食和可以進食的正確時間﹐得通過廣播或電視跟隨不同地區的時間﹐不是隨自己喜歡的。如果有留意﹐可以發現有關當局會每天播報當天的時間。

這一個神聖的月份﹐回教徒都得為自己的言行舉止多加留意﹐以免犯錯。

而一個月後的開齋節也非常有意義。因為回教徒都會預備佳淆開放門戶迎接不同種族的親朋戚友的拜訪。

見面時﹐除了“Selamat Hari Raya Aidilfitri”(開齋節愉快)外﹐他們會誠心的說“Maaf zahir dan batin”。意指請求對方原諒寬恕過去一年中不管是有意或無心所犯的錯誤。

這兒的回教徒也很可愛。因為他們也學到華人長輩包紅包給幼輩的習俗﹐會預備“青包”﹐不過他們通常只給家中的小孩。

而每一年﹐我們的蘇丹也會開放皇宮讓所有人民去向皇族成員拜年。

除了每人會收到份禮盒外﹐小孩和老人也會收到蘇丹陛下所派發的青包。

感覺非常溫馨。

人情冷暖


為了送給他們客戶的一盒月餅﹐銀行三番四次打不同的電話催人去領取。

工作繁忙﹐一再接到這種留言和電話﹐不禁連同去年的怒氣一起發了出來。

“請問你們為何要送禮﹐又不自己送上門﹖”

“我們去年也這樣。”

“我知道。你們不覺得很滑稽很好笑嗎﹖送禮給人居然還要叫收禮的人上門去領取?”

“……”

“好吧好吧﹗有時間我們自然會去代領。謝謝﹗”

(不要一直再打電話來了﹐你吃飽沒事做﹐我們可忙得半條命。)

心中不禁暗罵。為了一盒月餅﹐浪費我們的時間。

銀行本來就是沒人情的﹐何必假惺惺裝好心呢﹖當然﹐這些月餅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拿的。

當年﹐他們以計逼走很多小客戶﹐如果戶口存款少過多少就要徵收費用云云。一年給那幾分幾毛錢利息﹐卻要徵收幾元的費用。誰會發神經每個月送銀行兩包椰漿飯吃呀﹖結果﹐很多普通小人民﹐全都輪流去關戶口。

後來﹐另外的一間外國銀行也跟風。戶口少過多少錢﹐如果在限定時間沒做過任何提款﹐也要收費。豈有此理﹐我喜歡只存兩百塊﹐十年後再取也不行嗎﹖逼客戶每月去拿錢又放回去﹖真是神經病﹗

很多小卒客戶都跑到其它沒這麼吊起來賣的銀行開戶口了。

近幾個月來﹐又看到這兩家銀行在登廣告吸引人家開戶口了。什麼放多少和多久在儲蓄戶口﹐就有多少不見得有多高的利息﹐和多少抽獎機會﹐或他們的定期利息有多高。

又有多少人那麼空閑﹐把銀行內的錢搬來搬去呢﹖

在其它銀行有戶口的顧客﹐看到都嗤之以鼻。

(後記﹕同事經過四面金牌催促後﹐去取了月餅。回來時﹐有點迷惑的問我﹕“這看來是普通月餅﹐沒有鍍金呀﹖﹗”)

Friday, September 22, 2006


睜開眼睛
是我喜歡的陰天
還下著綿綿雨

猛然想到
老天
似乎聽到我的祈求了
因為我真的
很久沒碰見你了

也突然想知道



好嗎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懲罰


那天看到一則令人發出會心的苦笑、諷刺性很強的四格漫畫。

小孩不乖。

被恐嚇﹕

“愛說謊的孩子﹐以後會當總統。”

************

很少看電視﹐不過﹐倒是天天在中廣聽到倒扁的新聞進展。

剛剛在吹著頭髮的時候﹐看到挺扁的人暴力對待架紅車穿紅衣的女性(應該是倒扁派) 。他們失去理智的砸爛車窗的那個鏡頭﹐非常可怕。

我不懂政治﹐不過﹐一個幾乎整家人都鬧醜聞的頭頭給那麼多人抗議叫下臺依然可以面不改色的當作沒看到一切的發生﹐實在是讓我大開眼界。

湊巧的是﹐前幾天看到了布萊爾“承諾” 明年會提早下臺的新聞。

最新消息報導說﹐泰國那位長得白白淨淨的他信也流亡英國。

這位台灣的領導人阿扁先生則放話說他會做到2008年。

沒興趣研究為何台灣人民一手推他上臺(直到今天﹐我們依然對他當年贏得同情票的招數佩服得不得了)﹐現在又要他下臺的理由。

迷惑如果他下臺﹐台灣人民的新總統人選會是誰﹖這人﹐是否又會比他執政時強﹖

不過﹐他的家庭所發生的一切﹐讓我實在是不敢苟同。那時﹐幾乎每天都有醜聞上鐘點新聞﹐聽到我耳朵都快生繭了。

一直在想﹐是不是越有錢的人越貪﹖

是被誣賴嗎﹖那請提出證明證明自己清白好讓事情做個了結﹐讓所有人閉口。

如果不是﹐怎麼可以一家人安然無事呢﹖

只希望台灣人民在這段期間可以冷靜的支持各自的領袖﹐而不是盲目的互相傷害。看多了這些暴力新聞讓人覺得很無奈。

沒有人希望看到世界有人因為人為的緣故受傷。

已經很久沒聽人家用“寶島” 來稱呼台灣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06

歲月的童話Only Yesterday


這是宮崎駿1991年的作品。

他的很多漫畫都拍成了電影。這可是我第一次和他的作品“見面”。

總目錄
·1978─未来少年科男
·1984─風之谷
·1986─天空之城
·1988─龍猫
·1988─再見螢火蟲(螢火蟲之墓)
·1989─魔女宅急變
·1991─歲月的童话
·1992─紅猪(飛天紅豬侠)
·1993─聽到濤聲
·1994─平成狸合戰(百變貍貓)
·1995─On your mark
·1995─側耳傾聽(夢幻街少女)
·1997─幽靈公主
·1999─鄰居家的山田君
·2001─千与千尋的神隱
·2002─猫的報恩
·2004─ハウルの動く城(哈爾的移動之城)

雖然知道“宮崎駿”這三個字就是保證﹐還是考慮了許久後才決定買了它的DVD。

《魔女宅急便》錄影帶出現時﹐我那時剛畢業﹐在一家錄影帶租借店工作。不過﹐那時只喜歡看張菲的綜藝片﹐不曉得為何沒拿來看。

倒是後來在茨廠街買到一套宮崎駿的動畫珍藏系列。可是﹐怕自己會無止境的看下去﹐暫時仍然不敢看。不過﹐我知道《龍貓》是好看的。

這部在無意中買來的動畫﹐在回憶和現實互相交叉﹐不能說驚心動魄﹐整個故事的編排都是淡淡的。可是﹐我想﹐它能夠輕輕的觸動每個人心中的童年記憶。因為它的平淡就如同我們的人生。也令人對鄉村地區寧靜生活的嚮往。

邊看這錄影片時﹐不禁讓我想到﹕

那個三年級時﹐在玩游戲時衣服袖子被我撕破的男生現在好嗎﹖

那個在六年級時﹐不知怎被我把口香糖黏到他頭髮的男生現在幾個孩子了﹖

那個二年級時﹐很漂亮但又不知怎的會惡巴巴的管理我的功課的隔壁女生現在幸福嗎﹖

那個二年級時﹐我趴在窗口看他放風箏的同班小男生現在在那兒了﹖

那個和我從幼稚班開始同班直到中五畢業的同窗現在在新過得如何了﹖

那個和自小我青梅竹馬但是到了六年級卻突然對我態度轉變得很厲害的小玩伴是否還記得他的轉變對我造成不小的傷害﹖

那個在六年級和我同班一年多的好朋友現在在美里過得好嗎﹖雖然天天去那兒﹐卻從沒碰過她。

那個在我很小時和父親一起去載乘客時﹐總會給我零錢、長得很清秀高高瘦瘦的大哥哥現在變得如何了﹖

雖然很多都不知答案﹐不過﹐慶幸的是﹐很多舊同學我都知道他們的動向的。

只是﹐時光﹐就這麼溜走了﹔我們﹐就這麼長大了。

Tuesday, September 19, 2006

官腔

經常看到報導說馬來西亞華文教師不夠。

如果是以前﹐我會以為是實情的。

後來﹐馬來西亞籍的弟弟在申請進入砂勞越古晉的師訓時﹐面對重重的困難﹐那時我們才了解這裡頭牽涉太多的因素了。

須知﹐弟弟畢業時考的是劍橋O級文憑﹐馬來西亞獨中考的和政府學校考的中五考卷似乎也不一樣。論水準來說﹐我不認為劍橋O級文憑會比SPM差﹐何況汶萊的制度並不像大馬政中不管及不及格班照升。在我們就讀的華校﹐如果總平均少過50分就得留級(現在還有沒有降低就不知道﹐因為我那時期是不能低過六十分) 。

弟弟提出申請後就沒收到任何回應。

某天就很遲收到一份必須在某天去面試的信。結果﹐我們就臨時搭飛機去到古晉面試。面試過後﹐會有什麼程序也沒告知。又被叫會家等消息。

第二次的面試也是很遲才收到信。這一回﹐地點比較近了﹐就在美里的師訓學院。

可是﹐我須要在最後一分鐘請假載他去面試﹐不是不麻煩的。

面試結果﹖也一樣﹐沒聲沒息。

第三次﹐狀況又和第二次一樣是臨時才收到通知書去面試。

結果﹐仍然一樣﹐無影無蹤。

什麼書信通知、有沒有錄取都沒收到。他們說如果接受了自會通知。也不體諒在國外定居而願意回國服務的青年須要這麼來回奔波會讓很多人打退堂鼓(還是這就是他們的目的﹖)而且﹐申請接受華文教師訓練﹐面試者都確不是華人﹐這標準如何評估﹖

因為繁文縟節太多了嗎﹖

還是沒有打通關係﹖

後來﹐就如同我們申請馬來西亞公民一樣﹐弟弟放棄了。

後來﹐我們還上書張天賜以求個答案﹐後來球傳到了副教育部長韓春錦那兒﹐也是不了了之。

明明就有那麼多合格的年青人申請和苦苦等待成為華文教師﹐卻天天對著媒體說缺少教員。這種話﹐聽在曾經提出申請卻放棄或被拒絕的申請者來說﹐是非常的諷刺的。

所以﹐請不要再對媒體放這種沒有任何意義的話。這會讓很多人不好受的。

就這麼舉一反三﹐我想﹐當報上說警察或士兵空缺面試沒有華人面試成功時﹐我們就會思考這話的可靠性。

如果是真的沒有人申請﹐這背後的理由可能也和弟弟從此打消了在馬來西亞成為一位華文教師的念頭一樣的吧﹗

Monday, September 18, 2006

玩一玩/幫我做功課

知道順序嗎﹖

1. grand/Vicy/Paris/plus/que/est

2. regions/l'/plus/France/une/Auvergne/belles/des/est/de

3. plus/quelles/importantes/vos/sont/les/depenses

4. cette/taux/moins/le/interet/eleve/d'/est/annee

5. chaud/peo/il/demain/moins/fera/un

幸福是…

有份工作
可以跑步
可以安穩的睡
可以任意的笑
可以胡思亂想
對明天有份期待
可以和狗狗說話
有心情來多愁善感
可以聽到好歌和音樂
可以看到日出和日落
對發生的事情有所感覺
可以吃到好吃的豬腸粉
口渴時﹐有開水可以喝
失落時﹐有朋友的鼓勵
口袋有足夠的錢買要買的東西
肚子餓的時候﹐可以吃到一頓飯
可以買到樹仔菜和蒸豆腐當午餐
可以看到樹上的花快樂的沾滿了水露珠
早上遲睡醒時﹐媽媽已經預備了炒米粉早餐
可以運動時看到波濤洶涌的海浪和變化無窮的天空

一種很簡單的感覺
感恩所擁有的不管好懷的一切


註﹕這是今年四月十日拍到的雨後日落﹐今天看仍然覺得她華麗燦爛萬分﹐是我所看過的天空最嫵媚的一次。

Saturday, September 16, 2006

華校


以前﹐從幼稚園開始到小學五年級﹐除了英文和馬來文﹐課本都是以中文為媒介語。

後來﹐到了六年級時﹐為了應付政府考試﹐所有科目﹐除了中文、英文和馬來文媒介語全又換成了英文﹐非常的吃力。

這之後﹐雖然是所謂的華校﹐我們從初中一到中五所有的主要科目媒介語都是英文的了。

而所謂的華校的差別就是有唸那一本華文而已。

現在的華校﹐幼稚園到三年級課本﹐除了英文和華文﹐其它的科目媒介語就換成了馬來文。

到了四年級﹐主要科目媒介語就開始換成了英文﹐直到中五。這可能會比我們當年好﹐因為有多兩年來做好科目變成英文的準備。

老是覺得以前的人﹐雖然書唸得不多﹐可是程度都非常的好。有些人﹐只有小學程度﹐可是卻比現在的中五程度好多了。

原因何在﹐不在我的研究範圍內。

不過﹐我倒是敢說﹐不是課本越深奧﹐就會學得越多。

不信﹐去看看現在的小學課本吧﹖有些我們看來都覺得蠻得字眼已經開始在一、二年級的課本出現了。

學習是須要由淺慢慢進入較深奧的。一開始就由難開始﹐可會嚇跑很多小孩。一開始對那個科目有恐懼感時﹐他們就越不會去碰那些科目了。

就拿華文來說吧﹐現在有多少華校小學生說中文很難、他們不喜歡中文的﹖有的在一、二年級就說他們也要學哥哥姐姐去沒有中文的英校讀書。

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是嗎﹖印尼的中文有多久不能碰﹖在泰國的華人還有多少可以說中文﹖

在本地土著踴躍的把孩子送去華校時﹐卻又有那麼多華人讓孩子避開華文﹐這真是一種說不出的感慨﹗

而華校﹐千萬不好搞什麼“學校政治” 而讓想讓孩子在一個平和的環境學中文的家長打退堂鼓而把孩子轉去其它源流的學校。

Friday, September 15, 2006

自然的音樂


清晨和傍晚時﹐常可以聽到不同的鳥兒在唱鳴不同的樂曲。

不同的鳥兒有不同的曲﹐非常有趣。

覺得很快樂﹐因為知道這是住在大城市的人無法享有的自然歌唱聲。

然後﹐有些鳥兒﹐像是白鷺就會成群的往太陽昇起的地方飛去。

一直不明白﹐牠們到底是去了那裡﹐又去做什麼。

研究鳥兒的人應該也是很幸福的吧。

至少他們不會像我一樣滿肚子的問號。

***

可惜的是﹐已經許久沒聽到以前在下雨的夜晚常可以聽到青蛙在呱呱叫。

孩童時期﹐每當我們聽到煩時﹐我們也會加入青蛙們一起“呱呱”大叫。

可能聽到我們叫得太難聽了﹐叫鳴聲會停止兩秒。

然後﹐牠們又叫得更起勁了。

敗下陣來的﹐往往就是我們。

雖然青蛙的蛙式還真不是蓋的﹐不過﹐不要以為會游蛙式的青蛙就不會溺斃。就有無數隻的青蛙不曉得是自殺還是失足掉落我們的水缸中而死翹翹了。

沒注意到幾時開始﹐再也沒聽到青蛙們的蛙叫聲了。

不知道﹐是不是絕種了。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06

知法犯法



明知道在海邊行駛是犯法的﹐可是﹐三十分鐘下來﹐就看到兩、三架的汽車在那兒飛馳。

法律是掌握在他們手中的嗎﹖

我就有一隻小狗被這些王八嚇不見了的。

健康

跑了一趟醫院﹐看到幾位母親認識的人。

一位由於糖尿病﹐腳趾踞掉了。

一位不控制體重﹐中風而行動不便了。

吃得太好﹐吃得太肥膩已是這兒人民的壞習慣了。

結果﹐人民普遍上大多數都是胖的。

知道嗎﹖我在99年第一次和朋友去新加坡旅行時﹐對新加坡馬路上跑的行人每個都是很苗條、沒有一個是胖的﹐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過了很多天﹐終於在地鐵內“找”到一位看來是在服兵役的胖男生﹐驚奇得要命。覺得他在新加坡非常的“珍貴” 。

可能是體重過胖的人喜歡吃快餐。

也有可能吃快餐多的人會過胖。

經常看到體型壯碩得觸目驚心的人在快餐店內大快耳碩。

那時﹐我就會下意識警惕自己不能吃過多的這些油膩食物。

也見過人們為了上健身房時﹐卻不肯走多幾步路而情願尋尋覓覓最靠近的泊車位子﹐似乎忘了跑多兩步路也是運動的一種。

連要上三層樓的建築物也情願等許久的電梯而不願意爬樓梯。

十多歲的乳臭未干小子(男女都有) 以為非常有型﹐就這麼蹲在街上吞雲吐霧的吸煙。

在環境遭到破壞的當兒﹐我們已不知絕症幾時會找上我們﹐他們卻還要自己捅自己一刀﹐連帶的也把別人給影響了。

其實﹐很多的這些病症只要日常生活多加留意和運動﹐是可以避免的。

而政府可以在這方面省下的可不是一筆小錢。

面對環境和人為的破壞﹐我們的健康只有盡人事聽天命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6

包包


看多了匪徒打槍女性皮包和手提包的新聞後﹐每當出國時﹐就會儘量用比較小的包包。

一直很奇怪為何男性可以不用手提袋就出門。

錢包放那兒﹖放褲袋﹖如果坐下時﹐不是會滑落出來嗎﹖

手提電話放那兒﹖也放口袋嗎﹖

紙巾放那兒﹖擦汗擦嘴巴時需要用到呀﹗

鎖匙放那兒﹖

以上這些是包包內最基本的東西了。

這些﹐不分男女都有帶的吧﹖

男性們到底是如何把它們塞在身上的﹖

其它的﹐看看我的手提包包﹐還有口紅、梳子、部落格記事本、數碼相機、綁頭髮的髮帶、筆、過年和生日收到的紅包(以備身上沒帶到錢時可以拿來急用) 、護身符。

以前用較大的包包時﹐還放有書本好在等待時打發時間。

如果有天我知道更好的藏處時﹐我也想不用手提袋了。

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天啊﹗

這是什麼惡夢呀﹖

夢到自己的部落格開始長了一叢草。

很擔心以後不是要很努力的一直割草了嗎﹖

因為自己選錯格局了﹐所以羨慕別人的部落格不會長草。

後來﹐居然很認真的在夢中思考﹕“是不是需要在部落格鋪上洋灰﹐以免長出野草﹖”

*************

不情願的醒來後﹐覺得應該是中午回家時有所思才有所夢。

那時﹐一直猶豫要不要轉個大圈回去拍路旁白色的茅草﹐但由於肚子太餓了﹐所以今天又決定下回吧﹗

後記﹕第二天趕忙去拍照﹐免得又做夢了。



Monday, September 11, 2006

要變怪獸了


我的左手上方﹐自小長了一粒約1cm的硬塊。那時醫生說等我長大後就要動手術取掉它。結果﹐直到今天它還是陪伴著我。試過去挑它﹐結果裡頭挑出來的東西就像石頭一樣硬﹐很奇怪。

八月三十一日早上醒來發現左手肘有些疼痛﹐一摸就疼﹐原來裡頭竟然在一夜內長了一粒大約有五角錢闊的硬塊。

以為是被蟲子咬﹐可是有沒傷口。以為是瘀青﹐可是沒有變黑青。

筋打結﹖腫瘤﹖癌症﹖

到了十天後的今天﹐想想這樣擔心也不是辦法﹐便趁星期六比較空閑的下午去掛診。

醫生摸了老半天﹐也沒頭緒﹐說星期一轉我去SSB看外科(Surgical)專醫。

我笑說Surgical聽起來蠻怕人的。

醫生說只有通過專科醫生才能夠檢查出裡頭是什麼。

如果說不怕是假的。

想到很多不好的畫面。比如﹐動手術啦﹐住院啦﹐死亡啦…

不過﹐怕的還是未知的未來。

不過﹐想到它已從五角大縮小成兩角大﹐又沒這麼擔心了。

Saturday, September 09, 2006


在商店內聽到小孩的哭鬧聲。

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就哭。

為了向父母撒嬌爭取注意力﹐就哭。

忘了以前的我﹐也曾經經過這個階段。

記得有次我聽到小孩在百貨公司呱呱吵時﹐覺得很煩。

母親就問我﹕“如果有天妳的小孩也這樣﹐妳會怎樣﹖”

我說﹕“告訴他﹐如果他再呱呱哭﹐我就要把他丟進有蓋的垃圾桶。”

母親立刻取笑我﹐那時我可能才捨不得這樣做。

我﹐現在依然覺得我會這樣做﹐以後如果真有這樣一天是不是依然有同樣的想法﹐我就不知道了。

問母親﹐我小時會不會這樣哭鬧撒野。

母親說沒有印像了﹐倒是記得大弟會這樣。

這表示我應該沒這種壞習慣。

如果真可以這樣﹐是不是也是一種幸福呢﹖

生氣、受委屈、傷心、不如意、得不到想要的…就可以嚎咷大哭。

然後﹐得到一粒糖了﹐高興了﹐不理臉頰上還掛著眼淚的痕跡﹐就笑了。

這也是隨心所欲。

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瘋了…


“乖乖不要動﹐我跟你講﹐我剛剛拍到橋頭阿婆的小黃狗了。”

“諾﹐你看這相機的小銀幕﹐小黃狗漂亮嗎﹖”

請問﹐您會以為這話是誰跟誰說的﹖


看到金可魯還是在搖頭擺尾﹐沒聽指示看相機顯示幕的小狗﹐我不禁自言自語﹕

“我真是豈有此理的瘋了﹐居然跟你說這些。”

“姐﹐你根本就是瘋了。”蹲在金可魯旁邊的么弟說。

我想﹐可能是的。

(後記﹕聽說那酷酷不笑的小黃狗失蹤了﹐好像是被射殺了。為還未成年的牠禱告…)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有點…悶悶不樂


錢掏出來的時候﹐不是不疼的。

那一刻﹐對那顧客﹐是有點恨的。

可是﹐立刻不讓這念頭繼續延伸下去。

汶幣八十一元一毛八分可是我須要做好多小時的工才能夠賺到的“腦汁”錢。

就因為下了個錯誤的決定﹐我就得為那“臭腳”(指麻煩或臭名遠博)的所謂老闆好朋友的富有顧客補貼他不願意付的餘額。

同事問我為什么要付﹖不公平。

難道要叫另外問我意見的同事付嗎﹖誰叫我在惡顧客責怪同事時下了錯誤的決定﹖

告訴忿忿不平的同事說﹐就當是我們買了個教訓好了﹐以後這位顧客來時﹐我們知道怎樣做就行了。

以後﹐不管顧客是誰﹐都沒人情講﹐管他和老闆有什麼關係。

最討厭那些顧客來拉關係﹐說和老闆是什麼什麼親﹐什麼什麼朋友。

那又如何﹖就算是我們員工自己﹐也不是要照規矩跑﹖

八十一元一毛八﹕

~可以買八盒月餅
~可以喝八十一杯的檸檬冰
~可以買八十一包馬來椰漿飯
~可以吃三十二碟的叻沙米粉

~可以買個新的40GB外存式硬碟
~可以買廿七碟海南雞飯或經濟快餐
~可以買一百三十八罐“天與地”綠茶
~可以吃卅次肯德雞的小漢堡套餐
~可以吃三十二碟魷魚芋頭蝦餅

~可以買一百零一朵的紫菊花
~可以買四十三塊巧克力蛋糕
~可以買七十三朵的紫玫瑰
~可以打一個月車油
~可以買三套韓劇

還好晚上有真正屬於我們華樂團的晚餐可以吃。

Wednesday, September 06, 2006

九月六日


這是多年前﹐我畢業後﹐第一份白領工作的上班第一天。

雖然工作環境非常糟糕﹐不過﹐在那兒兩年﹐我學到很多。

也看到了最糟的辦公室政治是什麼情況的。

從那天開始﹐直到今天﹐就一直無休的工作了好多年。

這﹐也是一種幸福吧﹗

我愛錢

我愛錢﹐我喜歡錢﹐我尊重錢﹐我愛惜錢。銅錢紙鈔我統統愛。我雖然愛錢﹐我卻不貪錢。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是的﹐你可以說我超級俗氣。我雖然也很想滿身臭銅味﹐不過暫時我仍然無法達到那種地步。因為我的錢都是以我的能力得來而不是從上天掉落下來的﹐所以﹐我珍惜它﹐我敬佩它。

它可以幫我達到我的夢想﹐滿足我基本的需求。錢不是萬能﹐不過沒錢就萬萬不能。

就算在馬路上看到一分錢﹐如果情況允許﹐我也會快樂的彎下身去拿。因為十個一分就是一角﹐十個一角就是一元﹐十個一元就是十塊…

還有﹐如果去百貨公司買東西﹐如果有剩下零錢一分﹐我也會拿我的一分零錢。因為﹐如果少個一分﹐你以為他們把物品賣給你嗎﹖不、不、不會。所以﹐如果有剩下零錢一分﹐當然要等。不過﹐有很多大方的人都會不好意思拿 。

我最討厭聽到別人說“沒有錢” 或“我那裡有錢﹖”這些觸霉頭的話。人家不是常說“ 你敬我一分﹐我敬你三分”嗎﹖天天說沒錢﹐錢就肯定會讓你沒錢。

最諷刺的是﹐說“沒錢” 的人通常都是些有幾分錢的人。

過年期間﹐最好不要碰到這種人﹐免得你會覺得對方好像認為你會向他借錢才會故意這麼說。

真正的窮人﹐因為被生活擔子壓得太重了﹐已經沒力氣說沒錢。


有次﹐游學時去買馬來飯﹐看到天橋旁的觀音廟很壯觀。問准後﹐我便上去拜拜。出門時﹐看到正門口有樽笑嘻嘻的彌勒佛和一個籌款的保險箱。

我便把我的錢包所有好幾令吉的硬幣都挖出來放進那保險箱。

怎知那箱竟然是空的﹐因為我的零錢一丟進去﹐就聽到硬幣“叮噹叮噹” 的響﹐把我嚇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跟著笑出聲來。

因為﹐當硬幣“叮噹叮噹” 的響時﹐這聲音竟然那麼好聽﹔彌勒佛好像也在偷偷的笑我傻。

我常說如果我有天成了億萬富翁﹐我要用鈔票當成棉花做枕頭來睡覺﹐用鈔票來當海報貼在牆上。不過﹐連這種夢我都還沒做過﹐要成真似乎有點難。

奇怪的是﹐人們拼命的賺錢﹐也盡力的把錢存進銀行﹐卻無法像集郵的人一般﹐有時間就把鈔票一張一張的拿來欣賞。當你真的把鈔票拿出來時﹐通常都是要把錢付出去。

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有底洞(上)


魯莽的我﹐有天可能會掉進這個洞。

就是這些不知名的豆豆﹐當我看到時就會情不自禁的用腳把它們踢開。

Monday, September 04, 2006

擺烏龍


哈哈哈﹗笑死一隻狗了。

我那糊塗的第二號主人﹐星期六記錯了日期﹐結果要跑去演出伴奏。

結果﹐到了團友家時把對方嚇了一跳﹐說演出怎麼不是在星期天嗎﹖

後來﹐主人才趕忙打電話回家叫我們看報紙到底是星期六還是星期天。最後﹐“灰頭土臉” 的回家。

這麼重要的事情也會搞錯…

她不是第一次這麼糊塗了。

聽說以前自己揹著書包去學堂﹐發現沒半個人﹐才醒覺忘了學校沒上課。

還有一次﹐記錯了課外活動的日子﹐跑去加入別人的隊伍集和。後來才發現自己的課外活動根本不是那天。

有次更加誇張的﹕她和那時還很小的么弟去首都逛街時﹐逛到最後牽著的弟弟竟然變成了妹妹。因為她牽錯了令外一個小女孩的手﹐而那小女孩也奇怪﹐竟然乖乖的讓她牽到一轉頭發現不對勁才歸隊。她弟弟就莫名其妙的在一旁看﹐以為姐姐不要他了。

我很怕她有天要結婚時﹐也會記錯日期或牽錯別人的新郎﹐那我可沒眼睛看了。還好現在的新娘不必像以前的以紅頭巾幪頭了﹐要不然﹐不是沒可能的。

所以你說﹐是不是笑死狗了﹖

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台灣一位誤導網友他是內地人的電腦專才虐待貓隻被終於被內地和台灣網友合作下被捉了。他的公司同事都說看不出他會幹下這種人神共憤的虐貓行為。大好前途的一個青年卻由於心理不正常﹐結果落到這種前途盡毀的地步。

原來﹐台灣人是蠻愛護動物的。可是﹐聽說由於沒有什麼嚴格的刑法﹐所以他的處罰並不會有多嚴重。相同的酷刑﹐如果在西方國家就可能需要關他個十幾廿年了。

貓﹐近來我會悄悄的觀摩牠們﹐簡直不知道牠們到底在想些什麼。雖然會覺得牠們有些美﹐不知道是不是天性使然﹐依然對牠們沒什麼好感。

總覺得牠們非常驕傲﹐住在你家中卻進出不和你打招呼﹐非常沒禮貌。要吃時﹐就會來﹔否則你把口水都叫乾了﹐牠也不看你一眼。又喜歡用牠的尾巴來對人類“性騷擾”﹐害我們坐椅子時必須把腳提的高高的。

以前小時家中有隻自來的母貓﹐和我就有過節。生小貓時﹐故意選在我的梳妝架。罵也罵不走﹐打也打不走﹐氣到我半死。後來﹐想出了個絕招。我把點燃了的蠟燭往牠身上滴。這時牠不得不位置喂牠的小貓了。真是有夠倔強的小主人和貓。

後來﹐是有養小貓。自小養起就和主人比較有默契。可是﹐貓愛偷吃是不變的天性。由於貓進進出出屋內又沒穿鞋子﹐經常把屋子弄到滿是沙和牠的毛﹐非常骯髒。就把貓轉送給朋友了。

朋友倒是有一套﹐常愛把襪子套在貓咪頭上和牠玩。這貓也厲害﹐幾秒鐘內就可以把襪子脫了下來。不過﹐遇到“貓的愛情季節” 這些貓就會無緣無故的玩失蹤﹐讓主人擔心。

叫我養貓﹖我看我得考慮個幾年。我情願養狗﹐大情大性的直性子比較好玩。

我倒是喜歡萬能的小叮噹的。咖啡貓和吉蒂貓也很可愛。

不過﹐聽說小叮噹也是大雄的南坷一夢﹐這未免有些唏噓了。

(啊﹗我忘了小叮噹本來就是不存在的﹗)

Friday, September 01, 2006

Get A Clue!


法語同學在我有時把法語le、les、de、des的發音唸到很搞笑時, 想到粉紅豹這部西片有同樣的情景。

特地去找來了這部戲的來看。

看到了同學說的大偵探無法正確唸出漢堡包的英語發音那一幕。

由於法語沒有把“H” 音唸出來﹐遇到如“Hotel”等字﹐ 他們就會唸成“Otel” ﹐所以Steve Martin飾演的男主角Inspector Jacques Clouseau一直無法正確的把漢堡包唸成“Hamburger” 而是唸成“ Amburger” ﹐到最後唸到不倫不類﹐非常好笑。

印像最深的一幕是﹐當他的拍檔和他住宿只有剩下一張大床的酒店時的那個怪表情非常好笑。

如果是以前我就會不明白他倆怎會有那種表情。好在之前公司同事一同出游時﹐有的說他們情願睡地板睡浴缸也不要和令外一個男的同睡一張大床﹐因為感覺怪怪的。那時我才了解他們對於和令外一個同性的同床非常排斥。不像女生對和女生同床就無所謂。

睡覺前﹐他的拍檔說他的太太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時﹐大偵探少根筋的立刻說他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當然啦﹐因為他是男人﹗)。

有次﹐他埋頭在文件中﹐一抬起頭﹐竟把我嚇了一跳隨後哈哈大笑﹐因為他戴著副非常搞笑的眼鏡﹐看圖四就知道了。

沒有帥哥美女﹐可是戲中的法國風景非常漂亮﹐單看風景就值得了。

法國﹐要等我存夠了錢來見妳噢﹗

真的很感謝同學介紹這部讓我從頭笑到結束的西片, 因為不論誰和大偵探在一起﹐就是災難的開始。

我就是喜歡看這種好笑又不粗俗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