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好"瘀"的魚


昨天朋友才告訴我一件事。

所以﹐我說過﹐我不曉得會不會有天被她偷偷把我給賣了。

她說其實她後來有去親自問過他和我的關係。

我愣住了﹐卻又假裝不再乎聽她繼續模仿他的說話﹕

“不可以不可以。因為我們認識很久很久了﹐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不可能。”

我說﹕“是呀﹐我們很小很小就認識了﹐所以我就說過不可能吧﹖﹗”

這位長輩朋友是聽另外一位長輩說“他和我有可能發展”就非常關心。

我就說我沒有這種感覺。雖然我是喜歡他﹐可是我不覺得他對我有特別的感覺。如果當真喜歡我﹐就會像那些喜歡我的人一樣煩人了。

他是對我很好﹐因為他人本來就很溫柔很好。

好久的一天我約了他和她一起吃飯﹐好讓經歷過風雨的她證實我的想法。我告訴他我要介紹我那和他們公司有往來的朋友給他認識﹐以後認識了就容易溝通些﹐反正多認識一個人是沒差的。

看﹐他可愛吧﹖就這樣他也會答應﹐證明他純粹是把我當好朋友看待。

後來朋友贊同我的看法﹕他只把我當成好朋友。

我沒問她是在何時問他的。沒這必要了吧﹖

雖然我肯定她是很有技巧的問他。

雖然我是真的可以放下他了。

(否則我也寫不出這一切了。)

可是﹐我內心中還是覺得很糗很糗。

她還說憑和他在工作上的接觸﹐這傢伙很爽直很可愛。

(是呀﹗否則我也不會曾經那麼那麼喜歡他了。)

哎﹗好糗的七夕。

金城武怎變成月亮了﹖

在朦朦朧朧中﹐被電話叫醒﹕

“…喂…”盡力張口眼睛。

“Good morning!"電話傳來爽朗的聲音。

“哦﹐是妳呀﹖有事嗎﹖”

“小姐﹐起床了還是還在睡覺﹖”

“在睡覺。”因為是朋友﹐所以很老實的答。

“哇﹗十點半了還在睡﹖﹖”

“…噢…昨天失眠﹐很遲才睡著﹐所以…”

“哈哈﹗失眠﹖為誰人失眠呀﹖”

“金城武…沒有啦﹐我在前天喝了咖啡﹐所以--”還沒說完﹐又被她打斷了﹕

“金城武﹖哎喲﹐不必啦﹐他在那麼遠﹐看也看不到﹐摸也摸不到﹐何必啦﹗”

Huh?﹗我心愛的金城武原來是粒月亮﹖﹖

Saturday, July 29, 2006

停電害我無法吃冰淇淋

看到冰淇淋。

想買。

我喜歡在冷冷的雨天吃冰淇淋。

冷透骨頭裡的那種感覺很過癮。

想到早上才大停電三小時。

不可以買﹐不可以買。

因為﹐不只今天停電﹐前幾天也停了幾小時的電。

冰淇淋的外表雖然仍然好好的﹐裡面恐怕是融化了又再被凍了。

就曾經在停電不久買過一次融化再冰凍的雪糕。

裡頭形狀都變了﹐顏色也混合在一起了。

看來﹐為了這停電﹐我會有好一段日子無法買冰淇淋了。

Friday, July 28, 2006


明明看見你 卻要假裝沒看到
明明聽到你 卻要假裝在搭訕
明明認識你 卻要假裝不認識

請你原諒我 就這樣轉過身去
請你原諒我 再不會主動叫你
請你原諒我 我也不想這樣做

我必須這樣 因為我曾經黯然
我必須這樣 因為我已經放手
我必須這樣 我不想對你虛偽

他們在笑你嗎﹖
他們在說你嗎﹖
沒關係吧﹖

反正 你該知道我的性格
反正 我們只是擦身而過
除非 正面碰到你
否則 對不起

Thursday, July 27, 2006

香水


因為鼻子很敏感﹐很怕別人身上噴到全身是便宜香水的味道。

就算是名牌香水也好﹐有時也會很忍受不了。

我也有幾瓶的香水。

不過﹐等用完後應該不會再買了。

第一次買香水是在嗅到雜誌上覺得很香﹐很快樂樣品而買。

(證明在雜誌送香水樣本是有效的)

發現香水原來是這麼好玩的東西。

初用時﹐一整天都嗅到自己身上淡香水的味道。後來﹐用久了﹐可能“免疫” 了﹐過一陣子﹐什麼都嗅不到了。後來﹐覺得買大瓶的香水太笨了﹐因為一瓶可以用上好久好久﹐味道都全走光了。

老實說﹐有時﹐敏感的鼻子嗅到自己的香水時也會不停的打噴嚏。所以懷疑香水是不是也有不好的成份在裡頭。後來的確是有些報告懷疑它有些不好的作用。

我最最最怕人造芳香劑了。只要一嗅到﹐就會覺得缺氧頭疼。所以﹐我的車內也重不放這些“砒霜”。就算是香薰﹐如果是某些不是天然的也有同樣的影響。

其實﹐那些加了很多化學成份的芳香劑對人體是有害的﹐可是人們卻沒注意到。

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別怪我說愛灑香水的男人給我的感覺是有點怪怪的。

其實充滿肥皂香的乾淨男人是最香的。

就像我以前洗完澡的小狗是最香的﹐原理都一樣。

(千萬別拿香水灑我﹕這是那門子比喻﹖)

禮物


雖然去過新加坡好多次了﹐可是收到這小小紀念品時還是有些感動。

(發現近年的我蠻容易被一切感動的﹐不知道是好的轉變還是不好的。知道要對萬物的存在和一切的發生心懷感恩﹐可是﹐太容易感動會不會很容易被騙﹖…又來胡思亂想了…)

雖然是件小禮物﹐可是人家特地去買了送給你﹐心意就在那兒了。更何況﹐如果買很多﹐也會花不少錢。

這位女士初認識時﹐她給于我們的感覺是態度蠻不好的。

知道是因為太多來來往往的人進樂團學了一陣又消失無終﹐浪費了教導的人一番心血和時間﹐所以老愛對我們冷諷熱嘲的。

(在工作上何嘗不是如此﹐年輕人總呆在一份工不久﹐有時剛教完一切﹐就為了種種原因辭職。不過﹐要走的留不住﹐總會遇到定性的。)

我們也不理會﹐不能為了這原因而放棄學笛子。

初期偶爾是有想﹐等我全學會了﹐我也不來樂團看妳臉色一起玩了。

可是﹐後來在我觀察下發現她人其實是蠻好的﹐只是嘴巴很硬而已。

因為有次﹐大家都遲來練習。我看到他們的車到了就先上樓等。她上來時以為我等了很久﹐就對我說﹐一個人就別自己上來﹐太危險了。

語氣還是硬硬的。不過我發覺﹐她﹐還蠻不錯的。

後來﹐慢慢的她的態度也變好多了。發現她也蠻好心的。

我記得有次離職時故意在把有位我很討厭的金手指同事送的聖誕禮物留在幫公室不帶回家。好衰不衰她又主意到﹐要不要也要帶回家。

也發生過在用了送的東西之後﹐因為生氣送禮的人而把它扔泄怒了﹔或把一些不喜歡的人送的東西轉送給別人。

所以﹐我知道﹐如果我喜歡送禮的人﹐就算是一粒不花錢的小紅豆﹐我也會珍藏久久﹔如果我不喜歡送禮的人﹐我就會儘量轉送別人。

我做帳,可是我不會心算

輪到我給答案時﹐我的答案和書上的有差異。

“C’est trois cent douze euro cinquante deux (€312.52) .”

老師照書上答案說﹐不對﹐是 trois cent douze euro cinquante (€312.50)。

我說﹐照課文應該是歐元312.52。

老師才發現答案印錯了﹐跟著又被他取笑﹐“妳的確是做會計的人﹐兩分錢相差都被妳看到。”

其實不是的﹐有二沒二真的是差很遠。不是有六沒六的相差(六和零的羅馬字母蠻像的) 。

不過﹐工作上有時倒是真的會為了一個一分錢相差要花上好幾天一條一條數目用放大鏡來看那裡出了錯。

所以﹐我慶幸從未踏足審計行業。

因為﹐以我的龜毛性格﹐恐怕會為了一分錢而讓被我審查的公司吃不了兜著走。那時﹐不止得罪客戶會被投訴﹐也可能為了這一分錢而花了分分秒秒都算錢的審計公司很多時間。

不要以為做會計的人都是很會算術的。

我以前就發生過算錯十塊錢找三塊要給多少錢這麼簡單的烏龍事。

後來常被朋友笑﹐這麼沒用的會計師﹐不用計算機就不會算術了﹖

不是的﹐再簡單也一定要用計算機﹐因為一分一毫都不能有失﹐怎能不小心﹖除非那是我願意承擔的錯﹐否則﹐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

所以﹐久了之後﹐這腦袋就退化了。

不過﹐心算不行﹐我按計算機的速度倒是和我打鍵盤的速度一樣一級棒。常把老闆的小公主唬得合不攏嘴﹐有事沒事就拿計算機來模仿我。

我倒是對會心算的飯店和菜販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為風光心酸

看過一次雜技團表演。

坦白說﹐我不喜歡。

不是不欣賞他們﹐不是不佩服他們﹐只是﹐我在看的當兒會想到他們背後的辛酸。

別人在為他們的驚險拍掌的當兒﹐我會想到他們為了這一刻﹐可能從呀呀學語時就開始苦練了。

如果成功了﹐他們得到的是掌聲﹔如果不幸失敗了﹐他們會受傷﹐也肯定會被團長責備。

所以﹐我真的不忍心看。

也看過兩次迪斯尼童話主角的溜冰表演。

在他們溜呀溜看起來很輕快的當兒﹐誰知道他們摔了多少遍、受過多少傷﹖

表面一分鐘的風光﹐背地裡可是熬上了十幾年呀﹗

看看中國奧運代表﹐很多都是在還在吃奶的時候就被送去受訓練的。

雖然他們都熬出頭了﹐可是﹐也有更多沒有出頭的運動員。

在他們領取獎杯的時候﹐我也為他們感到心酸。

風光和爭取榮譽﹐有時是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黃藥師

我喜歡金庸的《射雕英雄傳》。

喜歡黃蓉的精靈。

雖然喜歡郭靖的懇直和坦直﹐卻不喜歡他的笨。

不過﹐我想我比較喜歡黃蓉的父親黃藥師多一些。

我腦海中的黃藥師形像是以香港姜大衛為代表的。

《射雕英雄傳》風行的時候﹐小學同學都在談論﹐我沒看錄影帶﹐所以無法加入談話。不過﹐倒是有從報上剪了好多的翁美玲和黃日華的圖片來收集。

那時的翁美玲真的很甜。可惜﹐情字上看不開﹐就親手斷送了自己的一生。還記得那時還很痛恨湯鎮業。後來長大後才知道﹐自己的性命是要自己負責的。

再後來﹐我也從沒看過任何的《射雕英雄傳》。

我看的可是從台灣搬回來的五本原著。可以茶飯不吃﹐清晨就開始快速的看。大概看個兩天就看完了。

後來﹐父親租了一套不曉得是不是叫《九陰真經》的港劇。裡頭故事注重的是黃藥師和他夫人的一段蠻短暫的情誼。也解釋了為何黃藥師會那麼的冷。當時﹐就是姜大衛飾演黃藥師﹐長得也非常甜美的梁佩玲則飾演他的妻子。雖然那時的姜的年紀已是蠻大的了﹐可是﹐他的演技卻會讓你不在意這些。

這些﹐在原著中是沒有的。不過﹐在我看來﹐卻加強了黃藥師在《射雕英雄傳》的角色和性格。

說起來﹐他對他妻子是非常專情的。他也非常的高傲﹐武功高強﹐對暗器八卦最拿手﹐不愛以真面目示人﹐琴棋書畫樣樣通。這樣完美的人﹐去那兒找呀﹖他雖然看來不近人情﹐其實卻是真性情的人。否則﹐叛徒梅超風不會在背叛他後﹐後悔不已。

老實說﹐如果西毒歐陽鋒的姪兒如果不是那麼的色﹐我倒情願黃蓉會喜歡上他的。

巧的是﹐藥師如來是掌管東方極樂世界的頭頭。

不曉得金庸為何會為黃蓉的父親取黃藥師這名字。

告訴你變黑的法子

看到合照後﹐發現我是所有人當中膚色最黑的。

真是有點受打擊。

開始研究起來﹐為何近來很少在陽光曝晒下跑一個小時﹐卻變得越來越黑。

問朋友﹐她說有發現到我的確是變得比以前更黑了。

難到是去了一趟吉隆坡就被那兒的太陽晒成這樣了﹖不對呀﹐那兒的人都很白呀﹖

還是因為吃多了黑巧克力的原因﹖

會不會是被燈光照多了﹐所以變黑了﹖

應不應該考慮關了燈點蠟燭再工作﹖


有點欣慰的是﹐我雖然黑﹐臉上由於勤搽防晒﹐黑色素倒是蠻正常的。

最後的終結﹕應該是換了雨傘惹的禍。

雖然我早上都不介意晒清晨的陽光﹐放工也會晒十分鐘的夕陽﹐可是﹐沒理由影響會這麼大吧﹖

因為以前的那把雨傘是蠻厚的﹐傘壞了之後換了這薄薄的紫傘才會不晒太陽也黑。

看到別人不撐傘天天在大太陽底下晒﹐皮膚仍然比我白﹐還真讓我懷疑他們是不是用漂白劑沖涼的。

今天才聽到一個皮膚專科被中廣主持人取笑﹐因為他說由於知道紫外線的傷害﹐所以﹐就算是去爬山玩水也是戴帽子拿雨傘躲在樹下的。

我想我得換把厚一點的雨傘和塗多一點防晒油了。

狗會發羊癲嗎﹖


金可魯最近一星期常會好好的無緣無故倒地﹐然後就只能躺著。要過一陣子才又恢復過來。

老媽說是不是發羊癲﹖

我說會不會是被幽靈上了身﹖

弟弟說會不會是貧血頭暈倒地﹖

朋友說會不會是跟情敵打架腿受傷了﹖

是不是應該去學獸醫了﹖

牠又不會說話。

這太危險了。如果在牠跑去馬路時發生這狀況﹐豈不是會在車子來的時候無法躲避﹖車主可能也會以為牠是死狗一隻。

是的﹐近來的牠已不再在我抵家時跟我伊伊嗚嗚說話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氣老媽去古晉時我沒好好的喂牠。

這也好﹐以前牠也不會這樣的。看的我的小Sportie會這樣和我撒嬌後才學會的。

要養大一隻狗好難。

養人可是難上加難了。

絕食抗議

昨天台灣一位大學生(是叫黎文正嗎﹖)絕食抗議要求陳水扁下臺已超過六天或壹佰個小時了。

雖然他八十多歲的老爸來勸他回家﹐他依然沒有取消抗議的念頭。

後來好像支撐不住﹐今天停止了絕食動作。

只知道﹐以前六四鬧得很兇時﹐父親說過這些學生太傻了。如果今天給他看到這一幕﹐肯定會說同樣的話。

照父親的看法﹐學生是如何能與政府鬥的呢﹖不過是成為別人手中一粒棋子﹐平白送命而已。

學生的當前之務應該是讀好書而不是參與政治。

而且﹐身體膚髮皆受之父母﹐怎能忍心讓八十老幾的老父如次掛心呢﹖

搞不好﹐又變成政治家手下一粒棋。

不是嗎﹖政治人物(除了他的目標陳水扁外) 輪流來見他排戲﹐肯定電視臺電臺和記者們都繞著他等最新的新聞﹐看他有沒有支撐不下。

對政治﹐我真的不懂。

或許﹐真的有用吧﹖

Wednesday, July 26, 2006

十不﹖

我可沒玩過點名的游戲﹐為了回應蚊子﹐我只能在這兒寫我簡單的“十不”啦﹐如果不是這樣﹐請糾正我﹐免得我出醜大了﹐okay?

1。不吃蒜頭大蔥小蔥﹔卻會吃烤蒜頭麵包。
2。不喜歡聞到煙味道。
3。不喜歡賭博。
4。不喜歡被欺騙。
5。不喜歡浪費時間。
6。不喜歡被借錢和欠錢。
7。不喜歡被利用。
8。不喜歡有時自己太懶惰。
9。不喜歡有時自己不夠婉轉。
10。不喜歡自己有時脾氣很急躁。

好像並沒有太多的“不”哦。不過﹐怎麼好像又快變成了自我批判呀﹖

雖然有點土﹐可不可以要求以下朋友也讓我知道一些呢﹖

熊﹐Concerto,藍月﹐Edwin,辛佳

好高興﹗

七月廿五日

好高興﹗

今天終於拿到我那號碼很容易記的黃色身份證了。

從早到今﹐好多次偷偷的把身份證從錢包裡拿出來看﹐看了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拿出來看。

那份喜悅是無法形容的。希望這份喜悅能持續久久。以後如果不開心時﹐可以在看到它後變得高興。

朋友說她的身份證相片尖尖的臉被拍成圓圓的﹐我還真有點害怕那我圓圓的臉豈不是會變成四方的了﹖

還好還好﹐可能地點不一樣﹐運氣又很好﹐這一回仍然像上一回一樣﹐拍到蠻不錯。雖然沒拍到像上回那樣飄逸﹐可是至少沒有把我拍到更難看﹐我必須說這十年要換一次的身份證﹐我滿意。

*************

看到我領取了身份證後﹐有些不冷不熱(福建話) 的同事緊張要提出申請了。

一問﹐原來之前借予她們一文件夾的資料她們都沒去複印。

我說﹐就拿去書店印﹐有何困難的﹖

難到捨不得那幾十塊錢嗎﹖

我又忍不住說﹕“別人可是要花上整千塊的去拿
課程才有這資料的…” (不必我明言說免費借她們印還要牙齒痛這麼做太過份了吧﹖)

我也是有幸在弟弟朋友的好心借印下才有這資料的(謝謝你﹗) 。

回到家﹐忍不住對另外一個弟弟說﹕“她們太過份了﹐幾百塊的化妝品捨得買﹐最多五十塊的複印費卻捨不得花…”

不要告訴我沒時間在辦公室複印(暗地裡嗎﹖)﹐為了替她們省錢﹐我還曾經叫另外一位拿了我資料去讀的同事問她們要不要在美里幫她們複印多一套﹐卻被拒絕了。

老實說﹐雖然經過老闆允許在辦公室複印私人文件﹐雖然老闆也說過不必還錢了﹐我還是會照樣還錢的﹐因為馬來諺語說過“欠金錢易還﹐欠人情至死”。

有時﹐真不懂她們怎想的。

如果不把握﹐機會是不會永遠等你的。

破戒


七月廿五日

早上吃麥片早餐時﹐加了Marmite菜汁後﹐想拿雞肉鬆來配。

(是的﹐不要驚訝﹐因為很多人聽到我說我的純麥片早餐是攪菜汁後就會一陣冷顫說﹐那有人這樣吃的。)

(我不是人嗎﹖)

(是的﹐我就是把麥片粥當成了粥來吃。可以麥片配紫菜、鹹魚、鹹蛋…)

看到媽媽拿香才想到今天是初一。取消了拿肉鬆來吃的念頭﹐因為我想初一十五吃素。

下午﹐不想餓著肚子上課﹐去了隔壁商店買杏仁豆。

吃下去﹐怪怪的味道。一看說明﹐有蔥蒜和味精。

突然驚覺我中午吃了隔壁的蒸蛋和包菜炒蒜頭。

因為我不喜歡蒜頭﹐那時我還向餐館小姐抱怨怎麼所有的菜都是炒蒜頭的。

那時﹐怎沒想到是七月初一呢﹖

回來﹐晚餐倒是乖乖的吃素。只是偷偷的吃了薯片。

想想﹐今天是註定吃不成素的﹐要不然﹐平常不會想要麥片粥配肉鬆的我怎會突然在今天想以肉鬆配麥片呢﹖

我也曾經在吃素的日子吃麥片配鹹魚﹐在午餐時給朋友笑到半死﹐才省覺那時沒想到鹹魚也是魚。

有時的我﹐也是很糊塗的。

Tuesday, July 25, 2006

青蛙千萬別變王子


記得以前看過被下了咒的王子變成的青蛙幫公主揀了球要求公主吻他一下的童話故事。

家中就很多這類頑皮的冷血動物。牠們喜歡一級一級的爬樓梯跳上屋內的洗碗盆泡澡。

牠﹐肯定不是我以前看過的青色的青蛙而有可能是尋常人叫癩蛤蟆的蟾蜍。青蛙在這兒似乎都絕種了。

弟弟說要不要試一試看親吻一下牠﹐看牠會不會變成王子。

真是謝謝囉。

如果牠沒變王子還好﹐可是如果牠真的變成了王子那我就慘了。

首先﹐那一國的王子﹖遠不遠﹖那個年代的﹖什麼語言﹖

一隻青蛙的身上肯定是沒帶身份證和護照的﹐那我不是變成了窩藏偷渡者的犯罪者﹖

身上肯定也沒帶錢﹐吃住花費打扮肯定又是我的事了。搞不好我還要成為他的傭人服侍他。這可苦了。

如果他無法找到他的國度﹐豈不是變成了我終生的負擔﹖

想想﹐還是你做你的癩蛤蟆我做我自己好了。

Monday, July 24, 2006

慢車跑快道

馬路上的雙程道﹐左邊是跑道﹐右邊是供越車時用。如果沒有打算超越前方的車﹐就該在左邊的馬路上駕駛。為了怕駕車者不知﹐政府還豎立牌子說明“除非割車﹐請用左邊馬路”。

可是﹐有些利用蝸牛在拉的車﹐也愛右邊的快道上慢慢跑﹐真被他們氣煞﹗如果他們略比慢道的車速快還好﹐可是﹐偏偏他們比慢道的車還慢﹗

如果再遇到慢道全是車﹐跟在這種TMD的傢伙後面時﹐三字經差不多快飛嘴而出了。

如果慢道沒車﹐我們得用慢道來超越這些蝸牛車。結果變成了“快車跑慢道﹐慢車跑快道”。

這時﹐恨不得汽車像電子游戲中的跑車般前方裝有子彈﹐可以把對方的車射暴。

還有種沒腦的駕駛著﹐遇到了交通圈時就亂跑一圈。跑錯跑道時﹐不顧後方的車死活就臨時打訊號燈立刻轉換跑道﹐害後方的車都得緊急煞車。

由於有太多的司機遇到十字路口時﹐不敢出車﹐所以馬來奕和詩里亞有非常多的交通圈。有的甚至非常迷你。

有種沒交通知識的駕駛者﹐常常在交通圈時﹐不知道在右方的車有優先權跑﹐等完左邊右邊的車都跑完後才敢出。遇到我趕時間的話﹐這種“無知禮讓” 而讓後方的車排長龍的駕駛者就會被我響笛“敬禮”。

由於交通圈小﹐很多白痴車主還會貪圖快些而把車駕到交通島上。結果﹐政府部門沒法子﹐只好在多個交通圈附近豎立了我看了覺得會在外國人面前丟臉的牌子圖文並茂說明﹕“在交通圈時應該繞過交通島行駛﹐不能直接越過交通島” 。這可是有考過車的人都應該知道的普通常識﹐不是嗎﹖


不過﹐畢竟是小地方﹐有些司機太過禮讓了﹐常會在很多汽車來來往往的主要公路上突然停下來讓支路的車出大馬路﹐非常危險。

我有次出意外﹐就是因為一架烏龜王八大車在兩條車道的車龍中禮讓要往支路進去的車而造成。由於被大車遮住了﹐那小車的老王八沒睜開他的烏龜眼注意另外一條車道的車就直接轉進去往我撞來。後來還不願賠償。經過律師索償成功﹐我仍然等著“十年未晚”的時刻。

馬路如虎口﹐可是很多時候﹐就算是我們小心也沒用﹐因為別人會不小心。

Saturday, July 22, 2006

工地安全

聽過好多的工地慘劇。

很多的意外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就因為顧主沒教導工人罔顧安全的危險性或沒提供工人足夠的安全措施而發生了這些令人聽了非常心酸的意外新聞。

當然﹐有時是天註定的意外﹔也有時是公司安全設備非常好﹐工人不聽指令而發生意外。可是﹐如果在能力範圍內為什麼不盡力防範呢﹖

為什麼顧主有責任呢﹖因為那些工人﹐特別是從遙遠國家來這兒賺取兩餐的藍領工人所受的教育都不多﹐常常就會冒生命危險而尋求最簡單的做法﹐卻不知一個不小心會連生命都丟了。

舉個列子﹐我就親眼看過那些工人要登高時﹐他們就這樣爬了上去鷹架﹐什麼安全帽、安全帶也沒用﹐就這樣在鷹架上走來走去﹐看了真令人直冒冷汗。

這可與爬椰子樹大大不同呀﹐至少椰子樹不會因為長得不好而在你爬上去時倒下吧﹖

就這樣﹐有些工人就這樣活生生的從家鄉來找生活﹐回去時卻是一具死屍或終生廢。

想想他們的家人為了三餐沒有辦法才會忍受親人的生離(通常要兩年才能回家一次) ﹐他們最後面臨的卻是與家人的死別。

窮人的命就這麼賤、就這麼不值錢嗎﹖

老闆們有的是錢﹐尋常百姓只有命一條﹐請重視所有工人和公眾的安全。

別讓工人和公眾在公司賺錢當兒賠上人命。

Friday, July 21, 2006

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我就被油性皮膚所困惑。

那時﹐不知那裡學到把粉搽在臉上﹐殊不知這只會令毛孔阻塞。

後來出來工作後才會買洗臉霜來用。

可是﹐對於控制臉上的油似乎沒什麼幫助。

除了清晨和晚上的慣例洗臉外﹐還會隔不久就要去用冷水洗掉臉上的油。

再後來﹐學會了用收縮水和潤膚液。

從最便宜的護膚品到最貴的我都試過了﹐結論是﹕不一定最貴的最好。對日本最貴的那個牌子最失望﹐初用還會紅腫發癢。說是控油﹐搽了後滿面油光﹐非常油膩。冬天時預防脫皮用倒是蠻好的。

除了能延遲臉上泛油光的時間﹐似乎都不能斷根。久而久之﹐連毛孔也變得粗大了。唯一慶幸的是﹐我不常會生青春豆。

今天去做了皮膚測試﹐那化妝品顧問建議我去找美容師“洗臉”好改善情況。

以前看別人去洗臉後﹐滿臉紅腫的出來﹐覺得她們是在買罪受。那顧問說﹐其實會洗臉的美容師並不會弄到這樣﹐並叫我先問朋友那兒洗得較好。

幾十年來都沒給人洗過臉﹐現在也不知該怎麼去開始。

後來﹐真的去試了。

還真的不是那麼舒服。又擔心臉上毛孔會不會被美容小姐越擠越大。

也發現原來我除了是油性皮膚外也是敏感的。可能因為幾年前壓力問題搞到皮膚敏感﹐連帶臉部皮膚也是非常的敏感﹐只要一抓到就會紅腫。

我們辦公室外面都是暗色玻璃﹐經常可以看到經過的男男女女愛望著那玻璃打量他們的容顏、摸摸他們的頭髮。

而我有時進了洗手間也忘了瞧一瞧鏡中人頭髮有沒有亂﹐容顏有沒有變憔悴。

以我的個性﹐如果試它幾次沒效果﹐可能就會停止了。

難到女人都要去洗臉的嗎﹖

可能要居住在冬季地帶才會停止這問題吧﹗

(各位姐妹﹐有何心得可以分享嗎﹖)

Thursday, July 20, 2006

賞燈

那天﹐真的特地帶了相機去首都賞燈湊熱鬧去。


在附近路上都是車水馬龍﹐加上很多條道路被封了﹐塞車狀況蠻嚴重的。車位也是非常難尋。


到最後﹐沒辦法﹐只好跑到蘇丹基金大廈底樓停車。

到Taman Selera的路是蠻遠的﹐可是﹐由於邊跑邊看大操場邊沿路的小販們所販賣的東西﹐再停下拍拍燈﹐卻也不覺得遠。

由於平常汶萊人就算要去五分鐘路途的地點也要開車﹐無法看到有幾個人走路的﹐這天卻可以看個過癮。

可惜的是﹐由於不太會操作那相機﹐必須重拍好多遍才勉強拍到可以看得清楚的夜景。真有些洩氣。


在那公園要找個地方吃飯也難﹐因為全都滿座。有空位的我們又不要﹐因為食家說過﹐要吃好吃的東西要去滿是人的地方﹐反之則代表那地方東西不是很好吃。

難為天下父母﹐好多小孩為了買那汶幣四元一粒的氣球而當街嚎咷大哭。這可是四包馬來飯的價錢或一碟雞飯加一罐可樂的價錢。


後來去加入那群在皇宮外面拍大馬路中間所拉的燦爛燈飾的人群。有些人不顧安全而把車停在路邊下來拍照﹐太危險了。


七月生日的人肯定很高興﹐因為他們也順道沾了光﹐那麼多的漂亮燈飾﹗


還是老話一句﹐我眼睛看到的比較美。美景都被我拍到沒有絲毫美感了。


其實﹐馬來奕縣的燈也不錯。




Wednesday, July 19, 2006

晒太陽


看見老虎和沙皮狗在晒太陽時﹐也讓人覺得好想偷個懶。

我有個夢想﹐以後老了之後就天天坐在街上看行人走路打發時間。

有時午餐等朋友時﹐我也會坐在圍欄上做這等事。不過﹐由於腳太短了﹐怕有意外發生往後掉﹐後來﹐只敢靠著它看著人們來來往往。

有點羨慕韓片中那些人能夠帶了便當就在街上的椅凳上吃。這兒街上是有些凳子﹐如果不怕晒而坐在那兒吃﹐恐怕別人會以為你是有點不對勁。

如果我有天去了法國﹐一定要學他們坐在露天咖啡座喝杯咖啡。

應該不會很晒吧﹖

Tuesday, July 18, 2006

坐吃山空

有一時期﹐因為有十多篇的存貨﹐過得非常安心。

可是﹐恐怕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因為太忙而把“存貨”都用完﹐過著坐吃山空的日子。

太多太多的相片和題目﹐太少太少的時間﹐太慢太慢的拼音﹐有時是太慢太慢的Blogger…

不知道是不是要學回以前學到的倉頡輸入法﹐因為如果熟悉的話字可以很快的就打出來了。可是﹐那來的時間再重學呀﹖

有時也搞到寫網誌是蠻重要的事﹐其它的都涼在一旁了。

會不會偏了重心﹖

所以﹐我儘量的照時間表運動、上課。

如果當真缺貨了﹐只好開夜車趕工吧。

因為我喜歡和自己說話﹐以一個新人來說﹐我算是蠻“多產”的了。

如果一天有四十二小時﹐那該多好﹗

Monday, July 17, 2006

蛋糕

我近來已很少吃蛋糕了。

無它﹐只因嘴巴太挑-好吃的蛋糕少之又少。

記憶中﹐吃過的好吃蛋糕並不多。

先說芝士蛋糕。

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有次沙巴某間酒店代表帶來的全芝士蛋糕。沒一點“cream”的味道。咬下去時﹐滿嘴濃濃的芝士香﹐非常好吃。

後來﹐在其它地方買來試的芝士蛋糕不是麵粉或cream太多﹐就是加了檸檬味道﹐吃下去時﹐更讓人懷念那粒有史以來最好吃的芝士蛋糕。

再後來﹐由於發現做芝士蛋糕需要用到牛骨膠(gelatine)來固定芝士﹐我便不再吃芝士蛋糕了。

除了芝士蛋糕﹐我只喜歡吃巧克力蛋糕﹐如果是帶點苦味的黑巧克力蛋糕更妙。

我喜歡的巧克力蛋糕必須入嘴就融﹐不會甜﹐不會膩﹐沒有雞蛋味道。

印象中就吃過幾次這類蛋糕。

有一、兩次是在新加坡不同的咖啡座。由於那兒太多咖啡座了﹐已記不起是什麼名了。不過﹐那兒水準是不錯的。

多年前在首都Sheraton酒店午餐後也吃過他們那非常贊的巧克力蛋糕。一吃之下﹐非常懊惱那時午餐不該吃太多﹐應該只吃他們蛋糕和冰淇淋就行了。

由於很難找到好吃的巧克力蛋糕﹐如果要解饞時﹐最近的及格巧克力蛋糕供應商就是美里富麗華的Sugar Bun了。價錢算回汶幣還蠻便宜的。

上回去首都Kiarong考試﹐買了某間蛋糕店那蠻貴巧克力蛋糕來試。

買之前女招待在我的詢問時說不會很甜。一咬下去﹐我那可憐的汶幣四元八角買來的蛋糕如果不叫非常甜﹐那請問非常甜的蛋糕有多甜﹖

我和弟弟兩人異口同聲說還是舒戈邦的好吃又便宜。

結論是﹐沒聽人建議的蛋糕以後不必試了﹐免得花錢又懊惱。

寵壞自己的嘴巴後﹐別人請吃的普通生日蛋糕我都沒興趣了。因為我覺得那些軟鬆鬆的蛋糕簡直是冒牌蛋糕。


圖中的蛋糕是我在茨廠街後面天天跑過的一間咖啡店買的。賣相不錯。味道﹖普普通通也是非常甜。

Friday, July 14, 2006

錄音

為了慶祝蘇丹陛下明天的誕辰﹐昨夜我們去了電臺錄音。

晚上八點開始﹐十點才完畢。雖然﹐勞師動眾坐了來回240公里的巴士只為了錄一首兩分鐘的曲﹐可是也有機會看到燦爛的花燈﹐可說是美好的回憶。也決定要自己下一回首都去拍照去﹐因為燈飾太美了﹗

聽說有些歌星錄歌要錄幾天﹐我們算是快的了。也切身的了解到﹐做歌星還真不是好玩的。

重複又重複的錄﹐笛子都吹得有氣無力了。不過﹐好處是﹐越玩越得心應手。

聽效果(特別是笛子的聲音)﹐以我們這種業餘的水準來說﹐還蠻不錯的(沒必要自己打擊自己吧﹖)﹐至少笛子效果沒我想像那麼糟。也幸好小師兄有一起吹﹐要不然﹐壓力下我可能吹不出聲音了。

在錄音室內時很好玩﹐因為笛子聲音是所有樂器中最大聲的(不說大鼓)﹐我們又沒信心﹐所以﹐三個吹笛子的人都儘量離麥克風離得遠遠的﹐好像看到毒蛇一樣。每個人都爭著坐距離麥最遠的地方。

我們一直說﹐正式錄音時﹐最好不要讓我們知道﹐因為一知道正式錄音的話﹐我們就會非常緊張。如果就在我們重複的玩時“偷偷”的錄下來﹐效果可能會更好。

希望7月16日不會錯失去聽到電臺播放我們的演奏。

捉泥鰍-包美聖

近年來﹐台灣似乎仍然在吹民謠風。

聽到他們播放那些童年的歌時﹐總覺得那時生活就像那些民謠的意境一樣非常單純。

說到民謠﹐很多都非常好聽和詩意。也有可能是因為連帶著童年的回憶﹐所以覺得格外動聽。這首簡單的歌可說是我蠻喜歡的其中一首。

它的歌詞和旋律都非常的簡單。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詞/曲:侯德建)



那時都沒有所謂拍MTV之類的事情﹐所有不知道那時的這首歌意境是要表達些什麼。

雖然旋律非常輕快﹐可是在我聽來卻有絲絲的哀傷。

雖然包美聖長相非常的普通﹐可是無法否認﹐她的聲音卻非常的甜美、清亮﹐讓我們至今仍記意深刻。不像現在的歌手很多都是有漂亮的外表﹐歌聲卻不怎麼樣。

“我”的部落

不曉得有沒有人會覺得我很“自戀”﹐在網誌都是只寫我自己﹖

其實﹐如果寫別人﹐又指名道姓的話﹐可能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或傷害。

因為﹐同樣一件事情﹐我看來是黑﹐對方以他的立場來看﹐卻可能是白。

所以呢﹐最安全的主角當然是捨我取誰呢﹖可能會越寫越了解自己。

或許是天蠍的個性發揮在我身上吧﹐我常說世上沒人可以相信﹐包括我自己在內﹐因為有時內心和行為會不一樣。如果我說我相信一個人﹐恐怕也會在心底做好被背叛的最壞打算了。

當自己寫自己時﹐如果做了好事﹐要給自己鼓勵﹔如果做了壞事﹐要被自己批判﹔如果做了內疚的事﹐就要自己原諒自己。

我們常常不知覺的傷害了別人﹐還是拿自己開刀比較好些。

寫別人﹖除非無法忍受﹐那時就會寫在故事中吧。

Thursday, July 13, 2006

上班大忌(一)

上班時﹐最忌無精打彩。

以前無法了解為何有人上班時﹐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後來﹐試過幾次太遲睡﹐第二天卻依然要早早爬起來上班。發現﹐原來睡眠不足會無法集中精神思考﹐會沒工作的心情﹐才知道那些看起來全身軟棉棉的同事一定是挨夜了。

睡眠不足的另一個後發症就是會脾氣會變得暴躁。因為太累了﹐所以已沒力氣笑了。睡眠不足的後遺症太多了。

那些睡眠不足的同事也常常會忘了所交代的事情﹐要不然就是叫他做一﹐他卻跑去做二﹐非常惹人煩。

就算是儘量早點睡﹐由於睡眠的素質﹐也會經常覺得醒來的那刻非常愛賴床。如果真熬夜了﹐那我很少碰的咖啡或可樂就要出場來提神了。發現自己的睡眠鐘點是九個小時才會足夠﹐比起平常的標準七個小時還多﹐真的有點麻煩。

難怪以前的洋人老闆一天要喝上幾杯的咖啡提神。它真的非常有效。不過﹐如果喝多了﹐可能也會變得無效吧﹖

累上加累﹐恐怕到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

聽說熬夜不止會讓人憔悴蒼老﹐也會讓人發胖也﹗

Wednesday, July 12, 2006

住在宿舍﹐每天打開窗就可以看到不遠處這兩棟公寓。


坐落在市中心﹐看起來豪華﹐應該價錢不低。

除了有霧的天﹐不管颳風下雨還是艷陽天都可以看到它們駐立在那兒。

晚上時分﹐可以看到零零散散的燈光從住戶窗口照出。

我每次看到它們時都會想﹐住在看來這麼漂亮的公寓裡頭的人會不會很快樂、幸福呢﹖

可是﹐腳下沒有踩到泥土﹐上下左右都壓擠在一起﹐會不會很有壓迫感呢﹖為了交通方便﹐大城市的居民都迫於無奈而選擇了他們能力所及的組屋。

我理想的家是間木屋﹐週圍都是草地﹐後方有些樹﹐四方的風沒被其他建築物遮擋著﹐外面有幾條狗在玩耍﹐有個鞦韆供我搖蕩。房屋千萬不要大﹐免得辛苦打掃。

常常看到令我咋舌的大房子時﹐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裡頭的人怎麼去打掃呀﹖不過﹐住得起大房屋的人都請菲傭或印傭了﹐有像我這種想法的人恐怕是傻瓜吧。

聽朋友說她朋友的家﹐連電的金色開關都是特地從杜拜買回來的。我朋友就取笑我說千萬別去那個朋友家﹐免得我會心理失去平衡 ﹐因為她家的廁所恐怕比我的爛屋漂亮。可惜的是﹐她先生不允許孩子們亂碰擺設品﹐不允許孩子們在屋內奔奔跳跳﹐免得弄壞了家中傢俬。

天啊﹗這與做牢有何分別﹖在自己家不能自在的翻滾﹐還要循規導矩﹐遠不如我的破屋。

沒那個本事用現金買房屋﹐又沒權利貸款﹐等拿到我的公民權﹐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去申請房子。不過有人申請了廿年也沒消息。

我只希望可以儘快擁有自己的家。

Tuesday, July 11, 2006

英文﹖中文﹖

一直在想要不要也寫些英文文章。

想想還是算了﹐雖然我的正式英文不差﹐要寫些平常感想可能沒中文那麼得心應手。如果中英混合在一起﹐又會模糊了主要文章的語言。

老實說﹐如果要我正式以英文談公事談時事﹐那可沒問題﹐如果要和純英文的的人聊天﹐可能會有些難了解。就像外國人無法很了解我們的玩笑。

以前﹐有些羨慕那些華人說英語時無法聽得出華語口音。後來﹐看到有雙學位的人講的英語也是滿滿的華人腔調﹔還有﹐只要別人清楚知道你要表達的是什麼就好了﹐何必去羨慕別人呢﹖

更何況﹐就算是西方人﹐也會有家鄉口音﹐也不是所有西方人英語都是標準的呀﹖

還有還有﹐他們說英語時﹐有時語法也會不對也。

上海的朋友讚我的文筆﹐讓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他們所受的是純中文的教育﹐我們如何比較呢﹖我只能以簡單的文字寫出我所思所見。

可能像老闆老愛說的﹐寫英文﹐不必故意選深奧又難懂的字來賣弄你懂得多少﹐而是要確定閱讀者能夠明白你到底要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不是沒道理﹐因為有時我也會秀那些較深奧的字語﹐如果人家看不懂﹐寫得再美也沒用。

Monday, July 10, 2006

吃比薩


第一次吃比薩(Pizza) 是在朋友的帶領下在Muara路的Pizza Hut吃的。

那時覺得沒吃飯﹐單吃麵包﹐怎會飽呢﹖後來﹐嚐了一口那只有汶萊才有的蜜糖蒜米雞肉口味比薩(Honey Garlic Chicken)﹐並帶了剩下的一塊回家﹐從此我和小弟就愛上了它。

奇怪吧﹐不吃蒜頭的人居然愛吃蜜糖蒜米口味的比薩。

之前我們從未試過吃比薩﹐是因為馬來西亞電視廣告把比薩拍到很惡心。看他們把那芝士拉到像口香糖一樣時﹐我們就皺眉頭﹐覺得這東西太恐怖了。從來都沒有產生想吃的念頭。

如果Pizza Hut知道他們的廣告產生這種負面效果﹐肯定會狠狠的扣廣告商一筆。其實﹐就算是新的廣告他們也拍到絲毫沒吸引力﹐也依然有點惡心。

由於比薩價錢不便宜﹐加上它通常非常的油膩﹐所以我們久久才吃一次。

Fratini餐廳的法國式比薩就沒那麼油膩﹐味道較沒那麼重﹐吃起來也很有口感。也是值得一試。

六月十七日去移民廳交居留證時﹐和家人去了第一次吃比薩的地方重溫舊夢。

可惜的是﹐裡面已變得非常殘舊﹐沙發居然是破的﹐杯子是朦朦的﹐服務也非常的慢。玻璃窗門也是骯骯髒髒的。

是因為注重於大型購物中心的分行所以忽略了這兒嗎﹖

等了三十分鐘﹐直後悔不應該來這兒消費的。

幸好比薩味道沒變差。

結帳時﹐我比《情定大飯店》的徐臻英更壞﹐因為我連那回找的一毛錢零錢也不給他們做小費。

塵埃落定

一切終於塵埃落定了。

連續兩天清晨四點半就起來預備去首都參加了的分發證書儀式。


第一天﹐由於太多發表演說的項目了﹐參會者個個都昏昏欲睡。加上不敢喝太多水以免要一直上洗手間﹐簡直就是又累又渴。餓倒不會﹐因為大會設想週到的預備了我最愛的Nasi Lemak椰漿飯早餐。告訴我旁邊的馬來姑娘﹐他們的sambal(蝦米和洋蔥等等弄成的)非常好吃。她卻說太辣了。我忘了﹐雖然馬來人嗜辣﹐可是也會有列外的。

第二天是有部長參加的正式儀式﹐由於害怕發生第一天那種一閉上眼睛就想睡覺的事情﹐喝了杯咖啡。幸好﹐節目較緊湊﹐加上拿證書就在今天﹐每個人都很興奮。

我身邊坐了位長得很高的可愛年輕華人女孩﹐一直擔心她的頭巾包得不好﹐又在我們要上臺拿證書時一直說她的心跳得很快﹐弄到我也有點緊張兮兮。

說她可愛是因為她呆在新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卻依然非常單純沒機心﹐由於她的主動﹐我們就這樣成為了朋友。這點是我應該學習的。我問她﹐回來這兒會不會不適應本地人跑路太慢了﹖她連說會會會。還說以前第一次從新回來後﹐由於過慣了快節奏日子﹐無法適應銀行服務太慢太差了﹐還在櫃檯那兒大聲發飆。後來在朋友提醒下才發現自己太兇了。兩國的步伐真的差很遠。

她一直說前排那麼多老伯伯那麼有心﹐那麼老了依然不方棄考公民。

是呀﹐他們看來有七、八十歲﹐有的行動都不方便。看到他們那麼堅持﹐我想到一些太過不積極的人。鼓勵他們報考﹐因為我有一本弟弟朋友借來的資料可以提供給他們﹐他們說等有時間再打算。結果﹐你就會看到她們情願花上半天時間在理髮院燙染頭髮或去逛街。有些馬來文程度不錯的﹐還會做春秋大夢說希望有天政府自動給在本地出世的人公民權。豈有此理﹐如果你自己沒預備匙叉和碟子﹐被休想別人會把飯咬碎了放進你嘴巴。老伯伯、老阿嬤都慢慢舉起不良於行的腳去口試﹐他們這群年輕人簡直是差多了。

幾十年前﹐政府曾經開放公民註冊給所有申請公民的人﹐可是那時識字的人沒幾個﹐沒多少人-包括一些做老闆的華人-去理會它的重要性﹐結果造成很多人沒有國籍。

現在連移民廳的官員也說要多多鼓勵認識的人來報考﹐而且手續已比四年前我報考時簡單多了﹐卻仍然有那麼多人不當一回事。看來人的智慧不在於識不識字﹐而是在於你注重的是什麼。

他們不知道﹐因為身受其苦﹐所以我希望別人也能和我一樣享受有國家的快樂。幸好也有一些不知道如何申請的人在我告知後便立刻去報考。

從新朋友口中知道她還有幾位2003年考試的朋友還未領到證書﹐我覺得自己真的非常幸運﹐因為我是在2004年考試及格的。

這一天的額外收穫是認識到這位女孩和她的兩位朋友(其中一位也是她在發誓時認識的)。


當天晚上﹐我就等電視新聞報告這重要的消息﹐沒想到我和朋友還真的又上電視當了一夜的明星叻﹗真的是天大的幸運﹐因為只有0.3%的機會能在290人內鏡頭被選到放映出來。趕忙通知朋友再看第二輪的新聞。而我則用了相機和電話把新聞錄了下來。朋友還投訴把她拍到好嚴肅﹐我則投訴怎選我低頭的鏡頭﹔後來想想﹐被選到上電視已是該謝天謝地了﹐不應該再抱怨鏡頭不美。

在條令5(1)及格的公民有57人(參加考試的永久居民)
在條令5(6)及格的公民有97人(通過本地丈夫申請的永久居民)
在條令6(1)及格的公民有118人(通過父母或養父申請的永久居民)
在條令8(1)及格的公民有18人(通過口試的外地永久居民)

http://www.brudirect.com/DailyInfo/News/Archive/July06/090706/nite21.htm

游記(三)之黃梨-吉隆坡塔


吉隆坡市中心的主要旅遊景點我大約都到過了。

就剩下從我宿舍窗外看起來像黃梨的吉隆坡塔。

二弟到吉隆坡的第一天就上去了。那天﹐我在房間內向他打招呼通電話。當然啦﹐我用相機看過去很清楚﹐他要看我住的地方就不可能了。搭快鐵也要換幾個站才到﹐怎可能呢﹖


原來他們對外國人收的入門費是“貴賓” 費﹐貴出非常多。

本來我有打算待在吉隆坡的最後一星期上去看吉隆坡。

由於時間不太夠﹐又已去了免費參觀的雙峰塔﹐改變主意不去了。這廿元馬幣的入門費也是我打退堂鼓的原因之一。還是留下一些景點以後重游吉隆坡是再拜訪吧。一次就走完﹐為免太沒神秘感了。

Thursday, July 06, 2006

Sportie你有想我嗎﹖


趁著吹頭髮的當兒﹐開了買了好久的港版日片《老友狗狗》來看。

戲中的黃狗讓我想到在首爾東海岸看到的韓國狗。矮矮壯壯的﹐非常“英俊”。

看呀看﹐又讓我想到了被我藏在心中的Sportie。

如果﹐真的有部好的狗翻譯機那有多好。聽說有人發明了一種物件是拿來測試狗兒的情緒的。到底有沒有人可以發明狗翻譯機呀﹖

有個傳說﹐以前的狗本來是會說話的。可是﹐後來太厭惡人們愛從牠們那裡探聽消息﹐後來狗狗們決定不再開口說話了。

狗真的會依依嗚嗚的說話﹐可是我們就是無法聽得懂。

狗會聽人類發出的命令﹐人類卻無法聽得懂狗兒的語言﹐證明人類是比狗笨的。

再看呀看﹐看到最後面小女孩與狗旁白的那部分(她長成青少年時狗狗卻老死了) – 小主人抱怨為何小狗毛毛年紀比她小卻比她長得更快、咬她的衣服、愛欺負她藏她的紅鞋、比她更快做媽媽、比她更快老、又這麼快離開、為何要抱小狗來養而惹傷悲 – 心中不禁很難過。

當狗狗也表白時﹐更讓我傷心。

狗狗說牠是被小主人寵壞所以愛欺負牠﹑因為牠愛小主人所以愛收藏她的紅鞋﹑可是牠很喜歡和主人一起去散步﹑一起去海邊﹑一起渡過的日子﹑ 並說主人買太多包的狗糧了﹐以後都沒有用了(因為牠要走了) 。

這後面的好像就是我的寫照嘛﹗我還買了狗狗洗髮液呢﹗

氣死人了﹗

Wednesday, July 05, 2006

不再無法自拔


原來放下的這刻是這麼輕鬆的。

浮浮沉沉了一年多﹐了解理智和感情真的是兩碼子事。

理智說過不要浪費感情--那怕是單方面的也好--在頻率不對的人身上﹐不過﹐就是無法自拔、無法捨棄。

不過﹐我現在能夠很坦然的面對我以前所不敢面對的事了。

這陣子﹐真的很感謝那些看到我偶爾對於那無法自拔的感覺而變得低沉時的網友們給予我的鼓勵和安慰。

謝謝你們﹗(對﹐就是你啦﹗)

那時﹐我都很想做到你們所說的﹐其實也是我從2005年四月就想做到的。可是﹐如果真能說做到就立刻做到﹐那我的“喜歡” 未免太假了﹐那可不是一時的迷戀呀。畢竟﹐我們可以說從小了解到大﹐不﹐應該是說他會了解我比較多﹐雖然只是通過書信、電話﹐可是﹐我的快樂和不快樂他都知道。因為我信任他﹐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告訴他。

記得今年二月會開始寫網誌﹐也是為了抒發對他的感情而開始的。

就在今天2006年7月4日﹐我突然清醒了。


這是我盼了多久的期待呀﹗

不要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真的沒發生什麼不好的事。突然開竅難道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嗎﹖我只是在看到了一則短訊後﹐那瞬間﹐我把我的感情拔出來了。

恭喜我囉﹐各位親愛的網友﹗

Tuesday, July 04, 2006

樹仔菜 (Money菜)


在吉隆坡和巴生時﹐我發現那兒似乎沒有這種便宜又好吃的菜。

我們叫它Money菜或樹仔菜。

只要用它的枝插在土地上﹐新芽就會從枝兒那長出來。是非常賤生的菜。有的人不敢多吃﹐說是生冷。我倒是知道小時只要多吃它﹐就會頭暈頭疼﹐常進入醫院驗血﹐不過醫生從沒說是什麼事。

要煮之前﹐最好把它的葉子揉碎才吃得出它的甜味。最簡單又最好吃的煮法就是拿來炒蛋。拿來加蛋煮湯也非常美味。有些人喜歡炒蝦米或蒜米。不過﹐那樣就吃不太出它的原味了。

有便秘的人吃了它﹐肯定上大號沒問題﹐因為它的纖維非常多。

由於它很便宜又受歡迎﹐飯店很愛拿它來做經濟菜餚之一。

就是奇怪為何從未在吉隆坡的經濟菜飯店看到它的蹤影。結果天天掛念﹐回家第一個要解饞的家庭菜餚就是它。

脫節

出國後將近有兩個月沒看報紙了。

我以為我會很難受﹐不過﹐情形比我所想像的好多了。除了偶爾會想想看到一半的金子的《夢迴大清》不知結局如何﹐並不會太“想念” 。

大約是三年級我開始從報章上的漫畫看起。後來學會看連載小說。再後來﹐看娛樂版。後來﹐覺得報紙都買了﹐不把它全部都看完太浪費了。

所以﹐從地方新聞、鄰國新聞、國際新聞、娛樂、經濟、副刊、兒童讀物都看。唯獨體育版對我沒啥吸引力。

沒有那些愚蠢的政治表演、社會的慘劇、無聊的娛樂新聞﹐沒看報章的生活似乎過得蠻“乾淨” 的。

記得以前看到國內一則翻譯本地英文報Borneo Bulletin的報導卻把一寫成二﹐覺得他們會誤導華文報讀者﹐便撥電話通知他們﹐怎知他們卻不當一回事﹐讓我非常氣憤。

後來﹐常常看到他們寫錯別字和詞不達意﹐還是會覺得很丟臉﹐程度那麼差也敢寫出來。

報館不都有校對者嗎﹖怎麼程度不是很好的我可以看到的錯誤他們無法發覺﹖

幸好以前沒進入報社工作。

Monday, July 03, 2006

老公受傷了

有好一陣子發現汽車駕駛盤一直偏向左方。

應該是輪胎氣壓不夠。

可是﹐過了沒幾天﹐同樣的問題又來了。

肯定是輪胎有問題了。

可是﹐從回來之後一直忙﹐都儘量隔幾天去量一次氣壓。

總算今天下定決心拿去輪胎廠檢查。

告訴工人問題後﹐他摸東摸西後說輪胎不夠氣壓。

廢話﹐我已經告訴你啦﹐哪﹐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原來﹐輪胎有個蠻大的破洞。

不知別那個見鬼的鐵釘插到。

幸好我駕上駕下依然安然無恙。

暫時就補它一補﹐過一陣子﹐輪胎花紋用到七七八八再換吧﹗

有回去換輪胎時﹐見到一駕舊跑車也在換輪胎。

跑近一看﹐我的媽呀﹐它的輪胎似乎已是平面的﹐而我那被換掉的輪胎卻像仙女般漂亮﹐害我懷疑我是不是太早換輪胎了。

後來想一想﹐什麼都可以省﹐人一上路就是在冒險﹐車輪胎萬萬省不得﹐免得加多一分的危險。

游記(二)之小白花

五月十九日

幫朋友在茨廠街後面印度廟附近的印度花檔訂蓮花。

看到印度廟的那些彫刻時﹐兒時看印度影片的畫面又浮現起來。也讓我想到新加坡牛車水後方的那間外表相似的印度廟。感覺充滿了神話色彩。


驚嘆那守著檔子的印度工人以非常神速的手法用毛線把小白花串成花圈。

“哇﹗好快﹗”

印度先生有點靦腆的笑了笑。

好奇那花圈是他們用來祭拜印度神的嗎﹖他也說不太清。

付了買蓮花的定金後要離開。

那印度先生叫住了我。

拿出剪刀﹐並叫我稍等一會。

原來他要把他正在串著的花圈剪給我。

可能看到我一直以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他穿花圈﹐為了感謝我眼神的“讚嘆” 所以才送我那串白花。

心中有些感動。

可是﹐我要如何利用這花圈呢﹖我又不懂得拜印度神。要來沖涼嗎﹖還是拿來擺美﹖

他說﹐都可以。

回到宿舍時﹐把花供給守護神。

滿房間小白花的香味陪我渡過了一個夜晚。

Saturday, July 01, 2006

生活


說好了要在這一兩個星期儘量玩樂﹐時間卻被工作佔滿了。

五月旅遊的網誌依然無法寫。決定了不寫長長的游記了﹐就憑相片把它們分成段落來寫吧。

每張相片都是一個故事﹐每個故事也可以串連起來。

否則﹐可能會花上好多時間要上傳相片。有時遇到故障﹐要傳一張相片也要話上廿分鐘。太浪費時間了。

每天六點半起床﹐七點半出門﹐八點上班﹐七點回家﹐十點半睡覺﹐屬於自己的時間就那區區的兩三小時而已﹐真的非常可憐。

現在﹐該看的書還沒看﹐相片還沒沖洗, 該玩的電腦游戲沒玩﹐該復習的法語沒復習。

開始有些羨慕法國人只早上做生意﹐下午就打烊睡午覺的生活了。這才叫生活。

以前看過《Heidi》這部電影﹐從那開始就愛上了有同樣風景的瑞士。在漂亮的山上住在溫馨的小房屋﹐過著牧羊放牛的生活﹐閑時躺在山坡上看那白雲改變形狀﹐被和風擁吻﹐這是怎樣得意的生活呀﹗

有錢人大把閑時間﹐我們把所有時間都押上了卻依然無法自由自在。

唉﹗真是不知所為何來。我唯一能做的是﹐盡情的欣賞路上的花﹐嗅著路旁的草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