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30, 2006

笛情

最近玩得蠻頻密的一首曲是“武夷山下好風光”。

是首蠻“刺激”的曲。

幸好最近有收到評語是說我的笛子吹得太沒勁了﹐二胡為了配合拉的有些吃力。呵呵﹐謝謝我會改進的。我喜歡人家的批評﹐那我才知道問題在哪。因為我耳聽二胡時﹐覺得他們似乎拉得有點急﹐對於拍子我也一直沒能捉好﹐所以才放慢的。加上很多地方都是高音調的﹐所以我才說是蠻刺激的。

初學時﹐覺得笛子吹高音非常難﹐因為氣要比較強。

後來﹐發現原來能把低音吹好才是功夫﹐氣度要控制的非常好﹐否則很快就會泄氣﹐音調會低到非常的沉。

該學的地方還真多也。

吹慣了那些華樂的曲調﹐我變得不太喜歡吹流行曲﹐因為那份古典的味道和流行樂不是很融合。也可能是我吹得太難聽了吧。

聽到一些流行曲加上笛子吹奏﹐如謝廷峰的〈黃皮膚〉﹑林俊杰的〈江南〉等等時﹐都能讓我很快樂﹐笑容很快就會掛在我臉上。

其實﹐在小時﹐可能看多了武俠小說和電影吧﹐就非常喜歡笛子和蕭。看那些大俠在吹奏時﹐是多麼的瀟灑呀。卻一直苦無機會拜師。後來﹐在幾年前才找到機會加入華樂團玩。由於初學﹐常吹不好﹐為了不拖累整個樂隊﹐我決定在私底下正式去拜師和小妹妹小弟弟從do re me學起。不是不汗顏的﹐可是﹐今天不學等幾時﹖又可是﹐我的拍子常捉不准﹐讓我很苦惱。

幸好笛子也是華樂樂器中最便宜的又最方便攜帶的。否則﹐叫我花上幾百或幾千塊或去調音什麼的我可要一個頭兩個大了。

老師說﹐由於中國竹笛需要加上一層薄薄的膜(應該是以草膜做成的)﹐所以能吹出西洋笛子不能吹出的細膩。
不過﹐由於它是竹子做成的﹐吹奏時就要看它的”臉色“了﹐太熱膜會鬆﹐太冷膜會緊﹐一弄不好﹐就會被這薄膜搞砸。

遇到要演出時﹐因為功夫不夠﹐我就最怕這一點。又不能敷衍過去﹐因為笛子聲音非常清楚﹐一吹砸了就很明顯的聽得出。所以﹐但凡要表演時﹐如果又遇到是笛子吹主旋律時﹐由於我們吹笛子的不多﹐我就壓力很大。

和做其它事情一樣﹐由於不是有天份的那種﹐吹笛子就要常練才能熟能生巧﹐我卻最多一星期能吹上三四個鐘﹐幾時﹐我才能學好呀﹖

我的蕭和葫蘆絲暫時就先冷藏起來吧。

傻瓜吃西瓜

由於上回買的西瓜太大粒了﹐所以還有大半粒被放在辦公室的冰箱﹐等弟弟有回家時再拿回家享用。

怕把西瓜放下格無法存太久﹐便把半粒西瓜放在冰凍格。

昨天﹐母親說那有人把西瓜放那兒的﹐恐怕會變壞。

(冰棒放那兒又不會壞﹖)

今天要拿回家﹐早上把它移去下方解凍。

中午﹐開來看﹐西瓜竟結冰了。

吃完午餐後﹐學起《大時代》中的陶大宇用飯匙把西瓜肉挖出來吃。



感覺還蠻不錯﹐就像在吃冰淇淋﹐不過是真才實料的冰凍西瓜。

決定了﹐以後吃西瓜不要切成一片一片的了﹐這樣吃才有味道。

只是﹐吃了大概三分一後﹐連我也快結冰發起抖來了。

同事送的粉紅色圍巾剛好發揮了作用。

後記﹕由於忘了拿回家﹐放在冷藏格解凍的西瓜第二天後真的變軟了。同事說最好丟掉﹐怕壞了。

可憐的西瓜﹐對不起。

Thursday, June 29, 2006

入迷

由於學校搬遷﹐所以法語課今天臨時延遲到下星期上。

心中一陣竊喜﹐因為不必在上課時打磕睡了。

別人在追球的同時﹐我卻在追池珍熙和金賢珠的《百萬新娘》。

除非那戲實在爛﹐不然我會不停追下去﹐不像弟弟可以一天控制在一片之內﹐所以我很怕看韓劇。我也要知道結局如何才決定看那戲。因為人生太悲哀了﹐所以我不看悲劇(不小心看到那又另當別論)。

我喜歡看喜劇﹐這部韓劇讓我從第一片笑到最後一片﹐又沒冷場﹐可說是高分及格的了。

看了這部劇才知道池珍熙受歡迎的原因了。長的很有安全感的樣子。還是內雙眼的單眼皮。

劇情大約如下(http://www.ettvusa.com/aa-video-detail.asp?sku=SKY_D_008)

金恩在(金賢珠飾)舉行婚禮的當天,新郎竟然缺席,只托人遞上「抱歉」的紙條。新娘陷入驚慌中,婚禮攝影師樸武烈(池珍熙飾)見狀即拉著恩在逃離禮堂。由於恩在無法承受婚禮被取消面對親友之壓力,恩在於是請求武烈暫時扮演她的丈夫。後來,恩在發現她結不成婚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她沒有錢。為了挽回男友的心,恩在決定要多賺點錢。另一方面,武烈的爸爸生意失敗,家道中落,武烈於是下定決心要多賺點錢。恩在和武烈兩人擁有了共同目標,一起努力賺錢,而愛情的幼苗亦在不知不覺間於兩人心中成長起來。

覺得﹐新娘為了一個為有錢女人而逃婚的新郎﹐拼命努力賺錢想以錢贏回他﹐似乎有些笨。不過像我們老說的﹐不這樣戲就拍不下啦。不管男人女人﹐為了錢而離開有了三年感情的另一方﹐總是令人心寒的。

池珍熙的魚尾紋在戲中也變為遭取笑的部分。戲中老伯伯的兒子﹐那個小弟弟﹐得到父親節儉的真傳﹐連去捐血換免費獎券也可以成為拍拖項目之一﹐真是讓人受不了﹐只可憐了那個女生了。那黑社會的社長和司機也演得很詼諧。老大常以非常肉酸的表情來表示他非常喜歡新娘。最暴笑的是﹐有時連他那帥哥司機無法忍受他的誇張﹐又無法阻止﹐只好死忍時﹐他臉上無法忍受他主人的表情才叫人笑到眼淚都留了下來。

看主角那麼努力的賺那十億韓幣(轉換成汶幣大概有BND1﹐668﹐353)﹐我可能終其生也沒辦法存到這麼多錢。是不是也要學戲中的老伯伯那麼節省﹖如果我學戲中人物那麼省﹐可以存到多少錢呢﹖

一百萬汶幣﹐天啊﹗

Wednesday, June 28, 2006

惡作劇


在欄杆上逗著對面鄰居悠閑的坐在籬笆外的黑白狗時﹐突然靈機一動﹐趕緊拿了去年在北京買的玩具狗出來﹐好表演給牠看。


按了鈕後,玩具狗不停的扭動身子唱著那首英文歌﹕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The one with the waggly tail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I do hope that doggie's for sale!

I must take a trip to California
And leave my poor sweetheart alone
If he has a dog he won't be lonesome
And the doggie will have a good home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The one with the waggly tail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I do hope that doggie's for sale!
I read in the papers there are robbers
With flashlights that shine in the dark
My love needs a doggie to protect him
And scare them away with one bark
I don't want a bunny or a kitty,
I don't want a parrot that talks,
I don't want a bowl of little fishies;
He can't take a goldfish for walks.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The one with the waggly tail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Bark! Bark!)
I do hope that doggie's for sale!

鄰居的狗驚訝的坐直了身子瞪著我手上拿著的狗一直看。

可能是在奇怪為何牠的“同類” 有會唱歌的本領﹐牠注意了玩具狗一陣子後﹐有些驚嚇的趕忙往牠家籬笆的洞鑽回牠家。一邊跑還一邊望向我們。

我和弟弟已笑不成聲了。

可能這狗在說我們笨蛋。

不知道在不遠處另一家坐在外面欄杆的鄰居﹐有沒有看到我們的惡作劇而暗罵我們神經病﹖

Tuesday, June 27, 2006

生意難做

雖然我喜歡吃飯﹐可是吸了幾天免費的煙後﹐貪圖在KFC沒人吸煙﹐今天跑到那兒去午餐。

進去時﹐餐廳空空的只有三桌五個客人。

加我進去共四桌六個客人。

後來剩下兩桌三個客人。

(好像在出數字迷題般)

服務生在收拾桌子後﹐拿起了桌布往桌上拍。

在狐疑他搞什麼花樣﹐原來他在名符其實的在拍蒼蠅。

拍不中﹐兩三隻的蒼蠅往天花板飛。

服務生無奈的看著牠們往廚房去了。

服務櫃檯那兒工作人員在大聲談天說笑。

我搖搖頭﹐員工比客人還多﹐怎麼生意變得這麼差了﹖看看外地相同的店﹐客人排隊還要等好久才輪到。

如果不思變﹐恐怕會越來越多人找不到工了。

我離開時﹐餐廳共有兩桌四個客人。

Monday, June 26, 2006

不要問我喜歡什麼顏色

同事問我喜歡什麼顏色。

我大聲的笑出來。是不是要送我什麼東西﹖我喜歡的顏色﹖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紅色

她有些為難﹐說沒想到我喜歡紅色。

我知道她一定是沒買到紅色。不讓她太懊惱﹐就告訴她說﹐其實我也喜歡粉紅色和紫色。

她鬆口氣﹐她有選到粉紅色的圍巾﹐就是沒想到我會喜歡紅色。

告訴她﹐其實只要是她送的﹐什麼顏色我都會喜歡﹔如果是我不喜歡的人送的﹐我也不會要(會拿去借花獻佛﹐如果是討厭的人送的﹐可能還會丟掉) 。

很好奇幹嗎她對我喜歡紅色那麼驚訝。難道是和我另一個朋友一樣﹐怕紅色太搶眼嗎﹖

她說﹐她覺得紅色很熱。

我倒是很多紅色的衣服。

她一直在重複的說紅色真的給她很熱的感覺。所以她比較喜歡淡淡的藍色。

只好安慰她說﹐因為她很熱情﹐所以才會覺得紅色很熱﹐而我這麼冷的人﹐就需要熱情的紅色。

****************************

另一個朋友已學會買東西時不問我那個顏色比較漂亮了。

如果不小心問了﹐她會哈哈大笑說﹕“對不起﹐問錯人了。”

因為她已經知道我會毫不猶豫的答﹕“紅色。”

所以﹐她說﹐問到一個偏愛紅色的人﹐問了等於是白問。

她說她如果穿了紅色就不會走路﹐我說我如果穿了她喜歡的幾何圖案就會頭暈。

****************************

我是真的有太多的紅色襯衫了。其它的有高跟鞋﹐帽子﹐腰帶﹐旗袍﹐裙子。

最重要的是﹐我的心和血是紅色的。

Sunday, June 25, 2006

神秘的藏獒 (Tibetan Mastiff)


最初對於藏獒的印象就是牠們長得很像狗熊﹐又有點像獅子。

在Kinokuniya書店時﹐很興奮的翻到一本有很多關於藏獒的圖解書。由於太貴了﹐幾番思量﹐只好在那兒看完。

書中作者為了寫藏獒就在西藏住了一段時間。

原來﹐長得很可愛的藏獒出身於西藏的高原。高原住民就住在蒙古包內隨時搬遷。而牠們的責任就是看管這些家和主人所養的畜牲。

牠們緊覺性非常高﹐但非常忠心。

如果遇到野狼﹐就會奮鬥到底﹐盡全命保護家園。

非常讓我震撼並肅然起敬的是﹐書中說﹐藏獒不管是和其牠同類或其牠入侵動物爭斗﹐一定非勝不可。如果牠們輸了﹐可能牠們認為牠們沒能力保護家園﹐牠們就會離開家園﹐流蕩在外﹐永遠不再回家。


這是怎樣的一種驕傲動物呀﹖

就這樣離開﹐難道牠們不知道主人和家中成員會想念牠們嗎﹖


而現代人卻給牠們判了終生監禁﹐把牠們當成寵物關在公寓和屋內拳養﹐無法給牠們一大片的草原讓牠們盡情的撒野。

牠們會不會午夜睡夢中低鳴﹐覺得自尊受損﹐無顏面對鄉村父“犬” ﹖

Saturday, June 24, 2006

聽王心凌〈我會好好的〉

經常在路途中聽到這首王心凌所唱的歌﹐卻一直沒聽到它的正確歌名。今天終於清楚的知道了。

每一次聽到時﹐我都會停止了一切的胡思亂想﹐仔細的聽著她以那幽幽的歌聲唱進我心中﹕

@我會好好的 花還香香的
 時間一直去 回憶真美麗
 我是想著你 一直想著你
 你在我心底 變成了秘密@

#不要說你愛我你想我
 如果你的心裡沒有這麼做
 只是勉強的敷衍我
 我知道了會很難受

 我要你默默走不回頭
 我會清楚明白你要的是什麼
 無須勉強的安慰我
 說奇怪的理由#

*到現在還是深深的 深深的愛著你
 是愛情的友情的都可以
 那是我心中的幸福
 我知道它苦苦的*

REPEAT*#**@**

要給你遠方的祝福 我知道它苦苦的



寫詞人是誰呀﹖竟然能寫出我那誰也不知﹐而我正慢慢理清的心情。

找了找資料﹐原來詞曲都是伍佰包辦的。

王心凌是台灣最近非常紅的一個小女生。歌曲可聽度也蠻高的。如果她運一直走下去﹐可能過不久就可以和蔡依林一較高低了。當初和蔡依林同時期出道的蕭亞軒﹐至今似乎星運浮沉﹐沒什麼表現了。

信用卡

不久前聽到報告說英國現在很多人為了信用卡而財務高貸﹐宣佈破產的人也比比皆是。而這之前﹐美國已警告它的國民小心利用他們的信用卡﹐情況並沒比英國好多少。

原來這現象不是只在台灣(常聽到中廣報導非常多的卡民無法還債)或汶萊才有。連他們自己覺是得高高在上的西方人也自身難保也﹗

在這兒的國人普遍上的習慣是﹕如果出糧一千元﹐就用到光光﹐並再去借多一千來用在奢侈品﹐譬如買負擔不起的新車、新傢俬啦。特別是在過開齋節或過年前夕﹐他們可以把還新新好好的傢俬整套丟掉而另買一副新的。而且還是買好的﹐所費都不菲。那期間也是新車銷量最好的季節。

為了負擔這一切﹐他們只好去貸款了。由於銀行對於在政府部門和汶蜆或半政府部門工作的本地人提供了非常方便的貸款服務﹐常見他們在A銀行借了錢花費﹐又去向B銀行借錢付A銀行﹐再向C銀行借錢付B銀行﹐一直循環不息﹐那利息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所以大多數的本地人都是滿身債的。

卡也是一樣。卡限如果是三千就用三千。由於對銀行已有債務﹐能還的卡債就非常有限了。更可怕的是﹐信用卡的利息不知道是銀行貸款的多少倍呢﹗有些人看信用卡公司只收他們那幾十塊﹐卻不知道那幾個巴仙可是以日計算而非以年度計算。好久以前算過一次﹐年利大概有二、三十巴仙﹐可不是個小數目。

聽朋友說政府為了幫公務人員改掉這亂花費的壞習慣已減少他們向部門貸款的數額。可是﹐銀行為了增加收入卻一直以送這個送那個鼓吹人民申請信用卡。

國人如果花費習慣不改﹐這債務累累的現象是無法改變的。可是﹐這兒市場小消費力低﹐如果不是靠這群非常“努力” 的消費者﹐商家生意又很難做。真是進退兩難。

以前﹐唯有高收入者才有資格申請信用卡﹐現在﹖月入底到約六百元就能申請了。以前擁有信用卡是身份的象征﹐現在它代表的債務。

由於信用卡都要付年費﹐而且他們也向商家收服務費﹐所以我從來都不願意給他們賺利息。常常會警惕自己別忘了去付款。有時刷卡數額很大時﹐還會提早付錢﹐免得忘了就完了。我買東西有時都會拿出手提電話算一算大罐的便宜還是小包的合算﹐斤斤計較﹐所以幹嗎要白白讓他們賺這些為數不小的費用﹖

看看身邊的朋友﹐每人最少錢包裡都有兩張卡。和銀行業務聊起才知道﹐原來一個人的信用是隨著卡的數量而降的。也就是說﹐擁有越多卡﹐信用度越底。

信用卡應該改稱誘惑卡了。誘惑你消費並入不敷出的妖精。

Friday, June 23, 2006

頭號敵人-臭煙


那個殺千千萬萬刀的把臭煙叫成香煙﹖

除了對出產商來說是香的﹐其實它是臭到不行的呀﹗

午餐﹐香香的上去﹐突然嗅到有煙味。可是﹐瞪附近的人都沒看到有人吸煙。

下來時﹐我五百巴仙肯定剛才是坐在比較前方的位置的人(真的很不想把他們稱為人)在那冷氣餐廳內吸煙。

因為我的長袖衣臭得半死﹐昨天才洗到香香的長髮也是充滿了鬼煙味。回去又要再洗過了。而嗅到煙味的頭也有些疼了。

政府已經警告過不能在冷氣餐廳內吸煙﹐可是依然有欠扁的餐廳不理那些煙客﹐還提供煙灰缸。

我決定如果以後在餐廳嗅到煙味﹐就一定要抗議﹐叫那些人息煙。要死就自己關在房內吸﹐別害了我們。

也要去拿有關部門的電話號碼好可以投訴。

還有﹐可笑的旅館﹐不讓住客帶榴槤進房間﹐可是﹐卻允許客人在大廳或房內吸煙。

A﹗到底那樣比較危險呀﹖他們還真是本末倒置了﹗

什麼時候﹐煙可以和毒品列為同一類禁物呀﹖

Thursday, June 22, 2006

左撇子

我是個“有條件”的左撇子而非“全科”的左撇子。

根據母親推測﹐可能是小時吃飯母親就坐我對面﹐所以擺我的飯匙時是她的右手方向﹐卻是我的左手方向﹐才養成我用左手拿飯匙吃飯的習慣。

幹其它事情時﹐我都是和常人無分別。

就除了拿飯匙和筷子。

以前打羽毛或乒乓球時﹐我則是這手累了換那手。

現在有時炒菜時﹐也是左手累了換右手﹐惹來母親大人呱呱叫﹐炒“兩條菜”就手累﹐太不中用了。

和別人在圓桌共餐時﹐是我最不方便的時刻。因為我會和坐我左側的共餐著﹐左手碰右手。所以我會先聲明要離他們遠一點。

工作上離不開的計算機﹐我也是左手累了換右手。後來覺得既然右手寫字﹐為了更節省時間﹐還是用左手按計算機比較方便﹐才固定了用左手按計算機。偶爾想偷懶時﹐就用用右手。

看過報導說全球約有十到十五巴仙的人用左手。用左手會開發右腦﹐用右手會開發左腦。蠻有趣的。


聽過好像在安慰左撇子的話﹕“用左手的人較聰明”﹐也不以為然﹐因為我並沒有聰明到過目不忘。不過貝多芬、達文西、牛頓、艾因斯坦也都是左撇子也﹗(http://www.nepalnews.com.np/contents/englishweekly/sundaypost/2002/may/may19/head.htm)

後來﹐母親跌到傷了用處非常多的右手而無法流暢的用左手做平常做的事時﹐我的悲觀基因出來了。也為了可以左手用電腦“老鼠”﹐右手寫字﹐我決定要訓練我的左手捉老鼠。

經過大約一星期的訓練後﹐我現在用左手捉老鼠的速度已和右手一樣快了。

這對無聊的我也是一種成就。

未來再看有那些用右手的習慣可以也訓練左手做﹐好為開發多一點點大腦其它沒用到的地方的盡一點力吧﹗

你呢﹖

Wednesday, June 21, 2006

牢騷

哈哈﹗天空突然沒預兆的下起了雨﹗

可是﹐拜託妳就別掛心他是不是有帶傘﹐會不會被雨淋了﹐那不關妳的事﹐知道嗎﹖

這該死的Blogger相片上傳一直有問題﹐偶爾可以﹐偶爾卻說是好了卻沒相片出來。一看Forum原來已一堆人在那兒吐口水了。間中要像孫中山先生一直革命才會成功。有時﹐試了太多次就放棄了。

上回就是在吉隆坡花了很多時間在弄相片﹐才會在網絡中心呆了蠻久的時間有花了好多錢。

說好要研究文章分類的方法﹐天空已黑了。

還是改天吧。

妳也別理他是不是到家了吧。

路上小心噢﹗

為我而開的花


每天放工後走在市政局的路旁時﹐我就會莫名的快樂起來。

從來都不喜歡看來像紙張的紙花﹐可是看它們密密痲痲放肆的盛開時﹐煞是好看。那一刻﹐我不排斥它們了。

有紅色﹐粉紅色﹐白色﹐橙色﹐紫色﹔雖然都是紙花﹐可是花朵都不盡一樣。相片中的這一“叢” 是我最愛的。看到它們冒開時﹐我都會情不自禁﹐模它們一番。

其實﹐不只是各花入各眼﹐就算是同一架相機﹐拍出來的同一朵花的美態也不一樣。雖然我還是不太清楚其中竅門﹐可是﹐能把過不久就凋謝的花姿美態捕捉下我已滿足了。


有一盆﹐可能又是人類搞怪替它們混種﹐白色的花﹐可是有時會冒出一朵紫色的。每每看到時﹐我就會狐疑到底是有人惡作劇插上去還是它的花朵是“混血兒”﹖

因為走那條路的人少﹐常常覺得市政局對我真好﹐種了那麼多漂亮的花﹐讓我在下班時能鬆懈我積了一整天的壓力。

不知道會欣賞它們的是不是只有我﹖不過它們在這地球走一回﹐遇到我這個業餘的賞花人﹐也不枉它們開一回了吧。

開始有些了解林黛玉為何要葬花了。

Tuesday, June 20, 2006

悲從中來

早上六點開始出發去首都移民廳宣誓。

路上會碰到正趕去上班的他嗎﹖或許我們的車會擦身而過﹐只是被高速公路的中間堤擋住了。依然很想告訴他我要去發誓了﹐可是﹐我的手指們必須遵循主人命令不能按下他的號碼﹐免得它們會被主人斬下。

跟在其他汽車後面駕駛時﹐太陽徐徐的升起。

心中突然想到﹐如果父親今天還在﹐他肯定會工也不做的陪我一起去移民廳﹐那時的他﹐不知會有多驕傲呀。

他生前為了我們的永久居民證不知花了多少心血、被騙了多少錢都做不到。後來﹐幸運的被他碰到一位高官﹐在這位官員的指導下﹐我們才依正序得到在這兒居留的權利。

如果他知道我雖然被馬來西亞拒於門外﹐現在已成為光明正大的汶萊公民時﹐不知有多欣慰。

可是在早上那遙遠的路途中﹐只有我強忍著的眼淚代替父親陪著我、並見證我發誓。

可憐的地球﹐可悲的我們

一位小朋友在連鎖速食店工作了幾個月後﹐手嚴重的腐爛。我在四月還未出門前就聽他說了﹐至今已三個月了﹐情況只是有些許進步而已。他們說﹐感染上這種皮膚病﹐需要很久才會好﹐卻也可能永會斷根而反反復復。

有可能是他皮膚過敏。但也可能是他們的洗潔劑為了省錢而加了其它的化學物品而導致。

其實﹐單單是清潔劑對人體和地球也都有蠻嚴重的副作用。由於不是唸化學的人﹐也沒有一所實驗室﹐我只能儘量買有印上Environmental Friendly的清潔劑。對地球是不是有幫助我也不知道﹐只希望廠家不是昧著良心印上這些字眼。

一個曾在汶萊教書的澳洲馬來西亞裔老師就說﹐他從不用洗碗液﹐而是用燒水洗碗。那時還覺得他有些誇張﹐現在了解如果能力範圍內可以為地球盡一份力﹐為什麼不呢﹖

人類現今也由於地球的破壞而產生的許許多多無法醫治的病。我們無法了解人類﹐卻急著要霸佔外太空的領地﹐想要了解有沒有外星人﹐這不是有些不知量力嗎﹖

空氣被污染、水源不乾淨、蔬菜有農藥、電器的輻射、情緒的影響…等等的這一切﹐都讓人類活在癌症和其它絕症的恐慌中。

沒車不能移動(這兒無鉛汽油已很便宜了﹐可是很多車主更愛柴油車,他們也不定期維修他們的車而讓白煙黑煙徐徐的噴)﹐ 垃圾往土中埋﹐沒農藥肥料無法種蔬菜水果﹐沒吃化肥的動物長不快﹐沒電器不能活﹐天天活在緊張的壓力中﹔這已是無法改變的宿命。

然後我們買空氣淨化機﹐買水機﹐買營養品﹐吃藥看醫生﹐尋求心靈的平靜以求更好的生活品質。

有個故事大意是﹕

一個成功人士去到一個村落釣魚。

旁邊的村民釣了一些就預備回家。他就問對方為何不釣多一些好拿去賣了賺錢好改善生活。賺夠了錢後﹐村民就可以開公司請人打工。然後他就可以過著悠游自在的生活﹐就像這位在度假釣魚的成功人士一樣。

村民笑了笑說﹐他現在其實就過著暇意的生活﹐有何必跑那一大圈呢﹖

聽過一個很可怕的說法﹕很多病其實是不需要吃藥的。也有很多藥其實是不讓病好的。因為如果吃了一次藥病就好了﹐那藥廠不就全要倒閉了嗎﹖

還有專家說﹐上帝把器官放進人類身體﹐醫生卻熱衷於把它們一個一個從癌症病人身上拿掉。而很多時候﹐我們更應該把引起病因的源頭找出來﹐而不是傷害我們的身體。

現代人真的是很需要自求多福。

Monday, June 19, 2006

跟了我好久的粉紅傘壞了。換上一把紫色的。

今天午餐時沒把它帶出辦公室。

朋友很奇怪。說沒帶傘的我不像我了。

哈﹗曾經何時我變成洋傘的代言人了﹖

不過﹐我是喜愛用傘的。可能因為皮膚是那種躲在辦公室也會黑的人﹐被晒到時覺得很痛﹐又杞人憂天的怕皮膚癌﹐所以﹐只要過了八點出門我就會撐傘了。

旅行時﹐也會帶。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很多人曾笑我。不過﹐遇到下雨時﹐就輪到我躲在傘下笑他們了。

為了預防萬一﹐我車中有傘﹐辦公室也有傘﹔其實﹐不只是傘﹐遇到風大時﹐傘就失去了用處﹐我還有後備的雨衣。

大風大雨時﹐穿上雨衣撐上傘走在雨中是我最“得意”的時候﹐因為路人很多是連破傘都沒一把的淋雨。

不過﹐老實說﹐在大風中撐傘時我就必須出盡吃奶的力捉住我的傘﹐免得被強風一吹﹐我和傘被吹上空中去成了笑話。

我最討厭的是﹕天天帶傘的人在那0.1%沒帶傘的日子卻遇到下雨天的時候。

Sunday, June 18, 2006

為了宣誓

剛剛拿了昨天才臨時叫後面印度商店做的馬來衣(Baju Kurung)。

因為下星期二(又要)去首都移民廳發誓時穿。

其實﹐我有很多件漂亮的Baju Kerbaya﹔可是她們說這不是馬來傳統服裝﹐所以才臨時趕一件Baju Kurung 出來。

有關當局昨天又臨時通知我說發誓時要戴頭巾。

所以﹐我拿了衣服後﹐又有點偷偷摸摸的去了隔壁的印度店(馬來奕美麗街快成為印度街了)小小聲的告訴他們我要買頭巾。幸好有位馬來小姐在那幫我選﹐要不然我可眼花繚亂不知怎買。幸好那頭巾以後也可以當圍巾用﹐不然就很可惜了。

明天﹐還要請馬來同事教我怎麼包頭巾。我想﹐自己那時整個人只露出圓圓的臉﹐一定會變得非常好笑。希望不會有人誤以為我是真的馬來姑娘。

這一切﹐只花了三十元。

過了星期二﹐我應該只剩下拿公民證書這一程序了。

明天又要向頭痛的老闆臨時請假了。

Saturday, June 17, 2006

比山還要高﹐比海還要深

(前言﹕父親走後這些年﹐一直想投稿寫篇文章回憶父親﹐可是由於那是我心中不願觸碰的痛而無法下手。如今有了自己的部落﹐趁父親節期間把它收藏在那兒是最好的方法。我無法以朱自清優美的文筆寫出父親的落寞﹐只能以最惦念的心、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記憶中的父親。)

父親走了快十二年了。看起來似乎好久﹐可是天知道﹐也是最近我才適應了他是真的離開了。以往﹐如果聽到有大車的聲音﹐我依然會不由自主的一樂﹐以為是父親放工回家了﹐一轉神﹐才發覺我又忘了父親是永遠不會駕著巴士回來了。

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就從局勢動蕩不安的汕頭南渡到古晉做苦工。可能是過去的日子太苦了﹐他都不多說那時的情景。只在後來我們生活稍微過得去時他寫信給三姑姑時才隱隱約約的知道一些。三姑姑也是孤苦伶仃﹐有個養子。後來她過世後﹐只通了幾封信就無下聞了。所以﹐我們在那遙遠故鄉已是沒任何的親戚了。可憐父親一直沒能力在生前回去一趟故鄉看一看。可能父親年輕時很叛逆﹐常覺得對他已逝世的父母親有愧疚。我們也不敢觸動他的傷心事。

雖然在古晉有所謂的伯伯和其他親戚﹐可是父親和他們很少來往。老實說﹐我是有些看不起他們的。記得父親第一次帶我們全家坐飛機去古晉玩時﹐那伯伯也沒出來﹐只有他兒子招待我們住他們某處(不是他們家)。可能馬來西亞人(對不起﹐雖然我們家半數人是馬來西亞國民)普遍上以為汶萊蘇丹是世上最富有的人(那時陛下還是全球首富)所以所有在汶萊的人也都理所當然是印鈔票的人吧。全程都帶我們去吃這去那吃﹐甚至在渡假村叫椰子水喝﹐可是一毛錢都沒付過。我們一看價錢﹐乖乖不得了﹐只叫最便宜的來喝。看他駕的是好車﹐怎知卻如此會計算。那個行程﹐只看到他的一個女兒﹐其他有什麼人我們一概不知。那時還小﹐不會問父親怎他們是如此冷淡。也不知是不是親生兄弟。父親過世時﹐母親撥電通知那伯伯﹐他只冷冷的說聲“是嗎﹖” 。從此﹐再也沒和他們聯絡了。

父親沒受過什麼教育﹐可是中文字是寫得蠻漂亮的﹐會畫老鼠﹐也會書法。過年時的春聯也是由父親所寫。受到父親的影響﹐我的書法一直以來也寫的不錯﹐並常代表學校拿獎。

父親曾做扛米的苦力﹐因為沒注意重量和姿勢而傷了腰。後來﹐於60年代到汶萊工作。70年代生下我。那時﹐父親有做點小生意﹐所有日子過得還不錯。後來﹐生意失敗﹐便去幫人駕巴士﹐一駕就一輩子﹐直到他病逝前依然是個巴士司機。

聽潮州朋友說﹐女生在潮州家庭中地位非常底﹐有長輩在場是沒發言說話的機會的。還好這不是我父親。不知道弟弟們會不會覺得他是重女輕男。記憶中他也似乎從沒打過我一次。慶幸我們姐弟從小都沒也沒反叛孩子的學壞讓父母擔心過﹐否則可真是讓他苦上加苦了。

不知道他是那兒學來的﹐有次拿了我的小學課本的作業簿在中秋節時朝月亮向嫦娥拜﹐說是以後就很會讀書。我從來不知道偷后羿仙丹的嫦娥會讀書。或許是真的有效吧。導致後來弟弟們抱怨因為他們的沒如此做所以讀書不是名列前茅。

雖然家境很窮﹐可是父親依然儘量讓我過得像公主。

他教我們放風箏﹐帶我們到戲院看戲。但凡我看上那一件鐘愛的裙子﹐只要告訴他﹐二話不說﹐他就會帶我去買。想買耳機﹐遇到手頭鬆﹐他就帶我上百貨公司去了。我現在仍有一個房子模型的鉛筆刨放在辦公室使用﹐也是父親在我要求下買給我的。現在回想起來﹐廿年前的貳拾多塊文具﹐到今天也還是真貴呀﹗還記得一個記錄﹐有次父親還帶我們姐弟幾人乘巴士去到首都Seri的日本百貨公司Yaohan(現為順利) 買打字機給我﹐買游戲機給弟弟們。由於等沒巴士﹐我們還步行了至少45分鐘到首都市中心的巴士站。就算是駕車都很遠﹐可是那時的我們真的是在艷陽下步行﹐真的很不可思議。只要有他在﹐路再遠也不會累吧(那時是有收穫所有不會累) ﹗

這一些﹐對那時每月收入只有幾百元的他來說是多麼重的負擔﹐可是﹐他卻沒拒絕過我。那時的我﹐是多麼的浪費呀﹗現在的我﹐有時在花費時不禁有點內疚﹐因為那可是以前父親整個月的收入呀﹗可是﹐我也怕會像父親那般﹐什麼都沒享受過就離開了。所以﹐我儘量未雨籌謀﹐卻也不敢虧待自己。

為了省錢﹐父親在外的午餐常是一片麵包﹐一杯咖啡了事的。可是回家時﹐常常有帶糖果或零食給我們。由於家中沒有水電供應﹐他常用那巴士載滿一桶桶的水回家給我們用。到家後﹐還必須一桶桶的扛過橋拿到家。非常吃力﹐可是他卻從沒抱怨過。

也之所以家中經濟不好﹐所以我非常努力的讀書﹐希望快點畢業好出來賺錢讓他的負擔減輕。那五年的中學生活﹐我最討厭的就那浪費時間﹐長長的學校假期。也幸好﹐我的中學學費除了初期的半費﹐到了最後幾年都是免費的。開學時必須花一大筆錢買新課本﹐是我最怕的日子﹐因為學校都很聰明﹐很多課本都年年更改﹐無從買二手書) 。也還好﹐差不多年年都有從馬來奕中華商會那兒拿到一筆不小的助學金讓父親透氣。

大約是1993年尾﹐有晚﹐父親突然吐了滿盆觸目驚心的鮮血。去了美里花了幾百元做那痛苦的胃鏡檢查確定是肝出了問題。拖到不能再拖時﹐沒辦法只好進了馬來奕政府醫院。

是肝硬化。

我懷疑是他沒定時吃營養的正餐和抽煙是發病主要原因。所以﹐我一定定時吃飯不亂熬夜﹔會對香煙很敏感可能也是心理原因引起的。也所以﹐我覺得吸煙的人對他們家人很不負責﹐他們有很大機會會讓他們家人斷腸。

自從進了醫院後﹐他就沒有再過正常的日子而飽受煎熬。時進時出那醫院。那段在醫院陪父親過夜的日子是難忘的也是痛心的。那年﹐他在病床上看汶萊著名的Jerudong Park游樂場開放。2004年六月最後期間﹐他要求回家也被批准了。

之前他對我在金錢方面算得很清楚而曾向弟弟抱怨。後來他卻對我有分不必要的愧疚的﹐因為他說重擔往後就在我身上了。雖然那時的我很年輕﹐他也難過的說出他將無法看到我嫁人了。

過不久﹐也是一個小小的安慰﹐他在六月的觀音誕第二天乾乾淨淨的離開了。

這世上只有父親一人﹐對我的付出不管是物質還是愛都是沒有條件、不求回報的。也只有他一人會在最艱苦的日子中﹐讓我依然過著最舒適的生活。而我﹐無以為報﹐只能做個堂堂正正、對得起天地良心的人﹐讓他可以在天堂向他身邊的人說﹕“這是我女兒﹗”。

Friday, June 16, 2006

向前邁進多一步

昨天收到移民登記局的電話通知我明天把出世紙和入境卡交過去給他們辦發誓程序﹐因為有關當局的調查正式批准了我成為公民。

我的心﹐那一刻定了下來。

今天他們又打電話來確定我家住址。由於星期五和週日政府部門休假﹐那女士還很幽默的叫我別驚訝﹐因為她們今天在上班。

算一算﹐兩年後考試﹐八個月後知道結果﹐再一年後交證件。

接下來﹐應該就是要發誓﹑和拿文件。

看起來是蠻久的﹐可是﹐比起其他人﹐這些程序已算是比預期中的快了。

這個星期﹐總共要去首都四次。坐車都坐到屁股痛。

不過﹐明天﹐我一定要在半途中買那看起來非常吸引的紅西瓜。

別說我畫蛇添足說“紅”西瓜﹐因為除了紅色西瓜也有黃色的。

Thursday, June 15, 2006

考試

嘩﹗終於度過了“興奮” 的三天考試日。

經過了這場原本希望是最後一次的“烤” 試﹐我依然還是正常的我﹐沒被考試的壓力壓得失常。先別說考得如何﹐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三張最後的考卷我不會拿世界最後一名。需不需要重考﹖從我開始擬下下下個星期重溫其中兩個科目的時間表就知道不是很樂觀了。

改分制度會不會被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所影響﹖這我就無從知曉﹐只好向足球祈禱了。不是誰勝出﹐而是給我那區區的三個五十分就行了。足球它若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看到Patricia網友的網誌寫道她喜歡讀書不喜歡考試﹐我其實是持相反的看法。

我喜歡測驗﹐更喜歡考試。因為從分數中我才知道我的水平在哪﹐也為了分數﹐我會逼自己學會該學的。不否認﹐有時﹐遇到不喜歡的科目和內容﹐我的短暫記憶力會發揮作用﹐只記到考試那天﹔一過了考試﹐就忘得一乾二淨。這是沒辦法的事。但是﹐遇到我覺得能夠活用的﹐這可終生受用了。

打個岔﹐由於學法語的時候﹐不需要測驗﹐所有有時我不是很認真的學習。只在要上課的前一天做功課翻一翻溫一溫。有網絡更方便﹐遇到看不懂的就通過網絡來翻譯﹐又快又容易。只可憐了我買來的字典一直英雄無用武之地。

有時很想告訴他們應該給我們測驗才給文憑才比較合理﹐否則上完一個課程就一張文憑﹐拿得真有點心虛呢﹗雖然不是正式的文憑﹐可是好歹真要測試才知道拿這文憑的學生會不會丟了他們的臉呀﹗或許學到某個程度﹐我得去報考劍橋文憑的法語考試好對得起我的“良心”。

呀呀﹐還真多考試。老實說﹐我也打算學多一年笛子之後要報考“幼兒” 班的馬來西亞笛子考試﹐看看我是不是白學了。這能賺到吃嗎﹖誰知道﹖或許有天我失業或退休後可以開笛子班授學生呢…(又在做夢了)

話說回來﹐以前上學時﹐老覺得老師教書的速度太慢了。因為我巴不得早點畢業好出來工作以減輕父親的負擔。老師還沒教的課業我老早已看過了﹐上課時等於在做復習。為了打發時間﹐我甚至去圖書館借參考書來溫習。那時﹐為了想達到馬來文優等的成積以進到當時唯一一間本地中六學院﹐拼命看馬來書籍和參考書而把英文涼在一旁(那時覺得沒出國﹐英語就沒什作用)。

雖然在考劍橋O級考試時也有些些擔心如果出乎意外失敗了該怎辦﹐但事實證明只要有讀就很少會有意外的。成積出來時﹐我想父親那時是很為我驕傲的。只是﹐雖然那時馬來文考得很好﹐仍然沒辦法進那間學院。只可憐了那被我犧牲的的英文只拿到及格。

尋尋覓覓好多年之後﹐知道有ACCA這回事﹐便自己自修慢慢考了。一直覺得很好笑﹐講師是我﹐學生也是我﹐以一個中五生出身﹐會一科一科的及格也算是蠻本事的了。好多人﹐考到最後都放棄不考了。所以﹐我有時是蠻佩服我自己的﹔雖然有時也很看不起越來越懶惰的自己。也還好﹐在工作上英文的使用使我的程度比以前好好多倍以至不會覺得自修太辛苦。

只除了那些豈有此理的方程式。

打從小開始﹐我就沒背過一篇作文或一條方式。不是沒試過。有次背一篇六年級作文時﹐記得第二段就忘了第一段﹐記得第三局句就忘了第二句﹐簡直苦不堪言﹐慘過自己寫。所以﹐我的語文科目向來不必怎學就蠻好的﹐因為不必背呀﹗數學可一定要了解了才會。歷史、地理就唸得有些辛苦了。所有到了中四﹐快快選擇會計、商概一律不必背的活科目。

那知﹐多年之後﹐遇到會計加上方程式﹐沒人好好的解釋﹐就必須慢慢模索了。

等拿下了這ACCA後﹐下一個目標﹐除了法文和笛子是興趣外(還有韓語也是目標之一) ﹐我的選擇在於法律或電腦。對法律的興趣是在唸到相關的商業法律後產生的。我們必須要有法律常識才能知道我們的權力和權利在那裡﹐不會被無理的人欺壓。電腦則是由於興趣。常常從電腦人員那兒偷師﹐如果他們懂的我也會那多好。

由於時間和記憶力的關係﹐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只好以後再做選擇了。可要在好久之後了。

這幾天內﹐我要盡情的吹笛子、努力的加班、玩GBA Harvest Moon、看書、看韓劇和卡通片、收拾之前出門的行李、寫網誌、一一的拜訪所有的網友、砍草種花打掃、整理CD相片、睡懶覺吃零食、煮我喜歡的奶油蝦和意大利麵、打太極、跑步…雖然我並沒有在這期間“放棄”這些偉大的愛好﹐但都是作得有些內疚的(哈﹗還被同樣在開溜的網友捉到我沒在溫書)。

邁向目標的同時﹐我也沿途欣賞了路上的風光(所以才這麼慢達到目標吧﹗)﹐這樣才不會以後後悔從來沒看到這些好風景(好堂皇的借口)。

無論如何﹗這幾天﹗我﹗自由了﹗

Thursday, June 08, 2006

守時

非常討厭不守時的人。

那天在別人的地盤被通知晚上八點要開會﹐八點之前抵達了﹐還很膽心會遲到。

等到八點四十五分﹐有位小姐說這是“常規”﹐通常參加議會者都會至遲到一個小時。她說她們以前在台灣開馬來西亞同學會時﹐遲到幾小時也是習以為常的事。

我那天感冒非常不舒服﹐一聽﹐差點兒暈倒。

結果﹐八點的會議果然如那位小姐所預測的﹐九點才開始。

由於我第一次參加這麼“有效率”的會議﹐所有沒什麼大動作﹐反正長久下去﹐吃虧的不是我﹐而是與會者。

如果我是他們其中早到的本地人﹐只要會議沒正式宣佈延遲﹐我會要求照時間如常召開﹐否則只要遲到個十分鐘﹐我可會拂袖而去。

華人向來以遲到聞名﹐沒想到在巴生是嚴重到如此地步﹐當真讓我大開眼界﹐不敢苟同。

還有一項是在宴客時的嚴重不守時。

那管是喜酒﹐慶功宴﹐只要你能列出來的所有宴會﹐我懷疑現在有那一個是準時的。這種自私的行為影響了所有早到的參會者的寶貴時間。

所以﹐除了以前我所參加過的喜酒宴會﹐只要能不去的我都不去。

與朋友約定﹐如果沒說﹐我會給自己幾分鐘等待﹐一超時﹐對不起﹐拜拜﹐否則我的臉色也會非常的難看。

難怪柏楊先生要寫《醜陋的中國人》﹐而我身為華人也感到非常的汗顏。

Wednesday, June 07, 2006

為何夢見他



真的好笑﹐回家之後竟然連續兩個晚上夢見了他。

第一晚﹐他很遠。

第二晚﹐有交談﹐有他妹妹﹐還有飛機失事﹐還有他家園。

是夢泄露了我心中的秘密嗎﹖

還是有他的土地我就無法徹底撤退﹖

離開的那段時間﹐偶爾會想他。

回來之後﹐我又恢復到午餐時間儘量避開碰到他的習慣。

難怪有人要離鄉背井逃離傷心地。我並不傷心﹐卻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我真的不希望回家的第三個夜晚會再夢到他。

Tuesday, June 06, 2006

我可以大口的呼吸了


我終於在自己的土地上呼吸了。離開了吉隆坡﹐離開了巴生。

新鮮的空氣﹐潮濕的土地﹐自由的海風﹐漂亮的天空。

指甲不會莫名其妙的有污垢(就算天天躲在酒店內也一樣)﹐鼻內也不會髒得無法忍受。

我可以開著我的車四處去逛。

我可以吃我喜歡的菜餚和水果。

收拾好心情﹐要努力的清理掉堆集的工作﹔也要整理好心情以最清醒的頭腦應付下星期的考試。

感謝所有三不五時悄悄來拜訪的朋友﹔感謝老闆讓這次游學行程能實現﹔感謝同事的鼎力相助讓我無後顧之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