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06

再會了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艷影﹐在我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作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間﹐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爛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蕭﹔
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再別康橋> 徐志摩

時間過得真的好快。

從最初的好奇﹐到適應﹐到得心應手﹐又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初來﹐天天四點就開始打雷下雨﹔早兩個星期已沒雨了。

初來﹐覺得天氣超熱的﹐雖然太陽不是很晒﹐但只要一踏出門口﹐全身就是黏黏的﹐半點風都沒﹐就像在做蒸浴一般。在家﹐就算氣候是三十五度熱得像在微波爐中燒也好﹐因為靠海﹐還是有徐徐涼風吹來的。

幸好﹐這兒是沒語言問題﹐而我所碰上的都是友善的人。

這兒﹐沒風﹐沒犀鳥﹐沒白鷺﹐沒藍天﹐沒星星。

這兒﹐有我一個人大膽探險的足跡。


逝去的時光已不會重來﹐同樣的路我也不會再以同樣的心情走過﹐所遇到的人和地點可能早已面目全非。

寫下來﹐記下來﹐然後新鮮的記憶往後就會隨著年齡慢慢的退色。


最後感想﹕

知道並肯定﹐我可以過獨立的生活。

三語溝通都沒問題﹐是件慶幸的事。

所遇到的都是友善的人﹐是非常幸運的事。

日子渡得平靜悠然自得﹐是非常感恩的事。

有足夠的錢吃和用﹐並能心安的吃和睡﹐是非常幸福的事。

希望地球上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心安、健康、幸運、幸福的渡過每一天。

好笑的地方



東大門﹖



初看到<東大門>這三個字出現在茨廠街時﹐真是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有看韓劇或去過韓國的人就知這是因為東大門可是首爾出門的批發市場。

雖然是好的要向東學習﹐可是他們怎這麼大膽把韓國的四大門之一給“活生生” 的般到吉隆坡了﹖

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看﹖

這是茨廠街尾端的肉乾檔之一﹐天天跑過都沒注意到有何不妥。

有天﹐張眼一看﹐我的天噢﹐它寫的是真的嗎﹖



遠看沒什麼吧﹖

怕無法看清楚﹐還特地把鏡頭拉近﹐免得人家以後以為我眼花看錯了。



一看要塊八元呀﹐到底肉乾擋有什麼是是蒜米、辣椒或黑胡椒味道的﹐看要收費這麼貴﹐我也不曉得啦﹐因為我怕他們要收錢呀﹗

要拍時也不敢站太近﹐因為﹐一看已要塊八元﹐一拍不知可要收費多少呢﹗

大拍賣﹖

靠近“東大門” 那裡﹐有擋買眼鏡的桌面上寫著﹕

“All sunglasses RM10”

哇﹐至少有幾百副眼鏡﹐全部買十元這麼便宜﹖

他的另一桌就寫﹕

“Sunglasses RM10 each”

因為不想買﹐所有沒去和老闆確定是不是真的全部十元。

(可能到頭來﹐我又要被人追打了)

只可惜﹐沒拍到相片。

鞋子

五月九日

到UO去逛時﹐發現鞋子大減價。

人越老會越縮水不是沒道理的。以前穿四號﹐近年來﹐有時三號鞋都嫌大。慢慢的﹐我可能需要穿嬰兒鞋了。把我生成這樣﹐老媽還敢笑我是纏腳的。

我常說﹐如果那些漂亮的鞋子我都適合﹐我可回全買下來。可能上天知道我喜歡買鞋﹐所有才讓我的腳越來越小吧。

以前﹐要買鞋時都很難找到大人的小號鞋。一見到有對的尺寸就要存貨﹐款式就沒得選擇了。

現在的小孩腳都非常大﹐而且鞋子款式都蠻成熟的。所以﹐現在的我要找鞋子就往童鞋部去就對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他們的價錢還比成人鞋子便宜多呢﹗

就像這雙非常輕的便鞋﹐馬幣十九元九角﹐打五折才賣馬幣九元九毛半。差一點就要買它兩雙了﹐幸好另一款沒新貨才能懸崖勒馬。

不要問我那裡製造﹐現在很多名牌鞋也不都是中國製造嗎﹖也不見得每雙都舒服。一算﹐買一雙名牌(當然也是童鞋啦)可以買十五雙沒牌﹐我有時似乎也蠻敗金的。



Wednesday, May 24, 2006

幸福的顏色和味道

五月廿二日晚上


上課時內心一直掙扎著待會回去時可不可以﹐要不要買條我喜歡的玉黍蜀來啃。

可是﹐那時已超過九時三十分了﹐不是太晚些了嗎﹖這麼夜還吃﹐會胖的。

可是可是﹐偶爾放肆一下總可以吧﹖

最後﹐慾望戰勝了理智。






其實﹐你知道嗎﹖說服我買的原因之一也是因為熱熱燒燒的玉黍蜀條也可以拿來當武器呀。呵呵…雖然不是很濟事﹐但也好過沒有﹐不是嗎﹖

在那黍米香中啃著它時﹐突然覺得很幸福。



發現﹐原來幸福是金黃色的。

逛街

五月七日(星期天)

一直以來﹐不知道為何會喜歡有些人覺得很可怕的中國京劇面具。

還記得﹐十二年前在台北故宮博物院買的第一套面具別針。至今﹐被我別到剩下幾個。

喜歡就喜歡﹐我也找不出理由。

今天﹐在中央市場某間文化店櫥窗看到這一套﹐心就癢了。

拿起來看之後﹐就無法放回去了。

裡頭共有六六個面具。老闆娘說是整套﹐不過﹐我覺得還不夠齊全﹐因為有關羽卻沒張飛;裡頭還有包拯﹐卻沒展昭。有些是水滸傳的英雄﹐要齊全﹐恐怕會超過壹佰零八個吧。

又搬了一粒粉紅水晶球回去。家中總共有四粒球了。再加多一粒﹐不算過分吧﹖

無聊時、心情不好時﹐就把它們把玩一番﹐思緒隨它們飛得老遠的。

人家說﹐水晶是經過幾百幾萬年時間才形成的。它們到底經歷過什麼故事、看到人間什麼辛酸和快樂才形成今天的紋路和顏色呢﹖

還有更玄的是他們說﹐有些水晶會唱歌。如果是這樣半夜聽到﹐會不會被嚇到﹖還是﹐它們一直都在唱歌﹐只是我們聽不到﹖


這兒的花店花很多﹐生意也很好﹐懂花的人很多吧﹖

買了兩支漂亮的紫玫瑰和菊花。也別問我為什麼。

自己有能力送自己花﹐有何不可﹖

真沒想到﹐還有那麼可怕的藍色菊花﹐肯定是人工合成的﹐感覺很假。它也一定很無奈被培養成這樣吧﹖﹗

幸好我不是藍菊花。

這世界﹐真是什麼怪事都有。

回到宿舍﹐欣賞完今天的喜悅﹐一看鐘﹐已經是晚上七點零五分了。

可是﹐窗外還是亮的。

紅豆

紅豆生南國
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
此物最相思
(王維~相思)



早上在路旁拾了一些久違了的紅豆。

突然想起﹐你在我們還年少時﹐寄給我的那粒小紅豆還被我小心翼翼的放在鉛筆盒內。

我常想﹐你給我紅豆時﹐知不知道它的意思﹖

如果我告訴你它依然在時﹐你是否還記得你曾送過我一顆小紅豆﹖

是說忘了有這回事嗎﹖





還是說只是給我好玩的﹖

你們有時很奇怪。

像亮就曾經說要給我他的一邊耳鐶。那時我雖然不討厭他﹐可是我們只是普通同事﹐冒冒然要送我一邊耳鐶不是有些奇怪嗎﹖還是那時的他知道以後的我常掉一邊耳鐶﹖也還好沒收下﹐因為他後來態度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變﹐變得我覺得是不是我收到錯誤的訊息。

我打算在回之前天天撿一些﹐裝在瓶子中紅紅的一定很好看。把它們串成念珠也一定很漂亮。



我在雲上想你是這種心情嗎﹖

那一天
終於不必 像往常那般
一直抬頭望你了
你 離我那麼近


恍惚之間
我以為
你就是海浪 天空就是海


可是
你依然是雲 天空依然是天空
我還是嘆息
無法 觸摸你

我們之間
似乎依然相隔著什麼
對我來說 你依然
遙不可及

遊記(一)

四月三十日(星期天)

老半天過後終於抵達住宿處了。

門更是個看起來很惡但人蠻好的印度先生。

住樓上五樓一五號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這是一個最好的消息﹐這也是一個最壞的消息。

首先發現DIGI的GPRS蠻快的﹐比起汶萊的沒話講。不過﹐用手機就非常不方便﹐必須一個一個字來。寫留言就沒問題﹐不過﹐要寫網記全都變成了亂碼﹙後來又變成字數不能太多﹐否則貼不上﹚。

哇塞﹗窗外就是雙峰塔。



雷公雷公﹐先叫雨別下。雖然我喜歡雨天﹐不過﹐一個人出門吃晚餐已很孤單了﹐如果再一個人雨中撐傘可不是一件浪漫的事。OK﹖


還好雨不大。

去唐人街又吃鴨飯。買完要買的東西﹐獨欠Marmite菜汁偏尋不著。明天早餐只好吃原汁原味的麥片。

又有一個好消息﹕必須跑約十分鐘的山坡路才到宿舍﹐再加上捨棄電梯爬那五層樓的梯級﹐肯定可以減肥成功。加油﹗﹗(別問我有多重﹐減肥是女人的終生事業)

如果人瘦了些﹐上飛機時﹐行李重量可不可以加多些﹖我覺得﹐公平起見﹐乘客也應該過重就要付超重費。

第一天感想﹕一個人過活蠻好的。

影子,你好,我是魚

十二歲小弟弟
在部落自我介紹
我是否忽略了?

是否有必要
寫一篇《魚的自述》
以防將來失憶時
可以知道
自己是魚
非魚
或由公主變魚的經過?

就像重看以前日記
發現
那時的我
很偏激

以思想會友

部落讓網民過作家癮還能輕鬆以文會友。

網絡交友超虛擬。

同事說過他男扮女聊天。

還有,碰面第一問就是asl,好騙無聊得很。

真沒辦法和一無所知的人說話。

還是自說自話自在些。

狗狗會思考嗎?

那天在Borders看很多關於狗的書。

說狗兒的記憶是以圖案行成。

依然想當時是否該買下那書…可是當時太多選擇了,所以沒買…

理智說:來時行李已超重,當時沒買是對的。

可是,我還是想那本書…

Tuesday, May 23, 2006

前世情人・今世家人

人說,父女母子前世是愛人。

有道理,通常父親疼女兒,母親寵兒子。

是山盟海誓嗎?還是未達成的心願?

誓言也不是可以隨便說的。

只知,不要你以後做我兒子。

一次邂逅已足夠。

迷你裙

演講要如迷你裙越短越好。

沒想到我的文字五月也穿上短裙。

很好奇在電腦螢幕中,它們是簡單可愛還是慘不忍睹?

好多時,覺得配上相片更好。

不過,沒脫節和讓我回去趕稿已謝天謝地謝手機了。

Monday, May 22, 2006

願賭服輸

不和人賭。

小時,日曆和貝殼是籌碼。

有次輸得發火,把所有籌碼往河邊甩。

現在都搖頭,那時脾氣太臭了。

過年小賭輸了給家人,不樂;贏了,過意不去,輸者很可憐。

所以多年來只和電腦玩。

Sunday, May 21, 2006

希望悄悄的萌芽了…

3.5的科目在講師帶領下很易懂。

覺得是這次唯一可以及格的考卷。

呵…又做起世界冠軍的夢娛樂自己…

不過也知道不可能,因為沒緊跟時事看時代、經濟周刊…

我還是很能量力不會異想天開的。

Saturday, May 20, 2006

逃生門

以前在汶蜆呆久了,有個到了大廈就會看看逃生門在哪兒的習慣。

最怕的是那些鎖上或在門處堆積東西的所謂逃生門。

也對隧道沒舍安全感,會聯想到煤礦陷下的鏡頭。

九一一呢?

那是命。其實全都是。

Friday, May 19, 2006

新不如舊

昨天雨傘把手機弄濕了,鍵盤無法操作,只能用螢幕。

有些擔心。

幸好隔天好了。

不是貴不貴的問題,而是感情的問題。

那管是一支兩角的筆,給我一支鑲金的也不換,因為用慣了,有感情。

童言

記得曾問朋友三個小瓜較壯之一:

“妳是大姐嗎?”

她竟答:“我是小姐。”

一愣。

她是答真的還是在作弄我?

才四歲,不會吧?

問媽媽,原來大姐不是她。

她真的是“小”姐(有個么弟)。

我搶了理髮師的飯碗

留海長了。

想剪個KL頭。只剪留海又吃虧,因想試頭髮長到腰部的滋味。

拿起剪刀。

椰殼頭出爐了。

修薄後還可以,反正這兒沒人認識我。

回去時,如果還很好笑,就說是最新流行。

Thursday, May 18, 2006

壞孩子

我是個沒良心的孩子。

出門在外,不會過份的想家。

最可怕的是中學去首都參加科學展三天,回家時,竟認不得家人的聲音。

昨天突然有點想金可魯。

牠會不會忘了我?

或許師父是對的,我要在外面發展比較好。

書蟲愛書店

看到KLCC的Kinokuniya時,不由自主的就被吸鐵吸過去一直往里邊走。

今天只在佛書部站了一個小時,為了趕上塔而匆忙離開。

好遺憾,不過也不敢再進了,我會把持不住,把錢留在那兒…

有間大書店真幸福…

Wednesday, May 17, 2006

愛我的人可不可以愛他愛的人?

遊鴻明帶點傷悲淡淡的“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與裘海正的激情唱法味道決然不同。

又再想:

如果愛我的人
愛他愛的人
他愛的人
變成我
這世間
可會少了很多
傷心的人?

Tuesday, May 16, 2006

彩票夢

但凡飯店
就有不同的
印度先生
拿彩票來叫賣

愛做
億萬元中獎夢的我
搖搖頭

想說
選張會開頭獎的
給我吧
錢從那兒扣

怕在別人地盤 被打
又作罷

地球上的思念

有時
我會想

地球那麼大
在我想着他的當兒
有沒有人
也在某個地方
想着我?

有沒有一種發明
戴在身上
就可以探測到
這想念
在那兒
有多濃
又由誰發出?

Monday, May 15, 2006

花生粽子你在哪?

尋遍茨廠街,竟然沒有我要吃的花生粽子,投訴老闆為何只有綠豆、紅豆;他竟說沒人買。

真的嗎?

我們哪只有花生碎的。

紅、綠豆只拿來做麵包。

有誰考慮在這兒賣獨家的花生粽子嗎?

裹腹

昨天午、晚餐都吃kuey tiaw。

喜歡吃一樣食物時,就愛天天吃,直到膩為止。

曾天天吃curry puff、custard buns直到聽到名字就怕。

好久沒吃奶油蝦了,嘴都淡出鳥來了。

又要出去獵食了。

惱人的蜜蜂

在商場躲雨
被蜜蜂盯上

要買
洗臉膏
洗髮精
護髮油嗎?
看看呀
嗅嗅吧

有調查嗎?
有促銷員的洗髮水
比較好賣嗎?

不去有蜜蜂的店
買這些
她們喜歡
改變顧客的選擇
剝奪了我
慢慢看的趣樂

Friday, May 12, 2006

幸好我是過客

那位房客?
沒顧慮到別人
晝夜關門時
愛與門過不去
大大力的關上

以牙還牙?
狗吃屎
沒理由我也吃吧?

拜託
如果火氣那麼大
從五樓跳下去
應該可以消消火吧?

房間住客又一則

有些女生
不分周日周末
愛在深夜過十二時
的客廳看電視
大聲笑大聲講
整樓都聽到
卻以為她們是
倩女幽魂
別人無法聽到
她們惱人的聲音

Thursday, May 11, 2006

跑老遠來運動?!

跑了兩個體育館,看到不同的人打太極。

終於看到我會的太極十八式氣功。膽粗粗問過後加入auntie uncle一起打。

回來,守衛說他指的地方是精武會那兒。

沒關係,錯有錯着,既然無法跑步就太極吧!

有些感動

朋友擔心我日子會悶。也向她女兒說。

她不夠了解我,忘了我的生肖是不論丟在那裏都可以生存的動物。

沉默是金,我寧願胡思亂想夢遊也不和話不投機的人多說。

倒是擔心多話的她一個人午餐會無聊。

Wednesday, May 10, 2006

老天太厚愛我了

想趁今天沒課去附近看人打太極。

結果,早上爬不起來。

下午去看可以吧?

又結果,天天下午四點才响的雷今天兩點就打了。五點就下的雨也三點就來了。

一定要十點睡,明早去“監察環境”。

乖學生

聖誕老公公
是講師之一
投訴東方學生
聽課沒反應
有問題不發問
就像對著
沒表情的四面牆教課

他不知道
我們自小被如此訓練
東方老師也多討厭
愛發問的問題學生
這已根深蒂固
無可藥救

Saturday, May 06, 2006

考試―心慌

是我太懶散
時間總不夠
剩三十七天
就要考試了
越上課越急
要如何才能
吞下那六本書
及格與否已是問題
更甭說拿世界冠軍
只希望不是最後第一

Friday, May 05, 2006

寵物店沙皮狗的心聲

我去年七月出世
身價兩千五百八十
長得一臉臭相
你們盡量看我吧
我可沒時間理你們
這該死的籠子
挖來挖去
為何挖不出逃生的路?
我已被囚禁快一年了
何時才能
讓我苦苦的臉
展露出笑容?

Thursday, May 04, 2006

非禮勿言

我不是詩人
也不愛寫散文
無奈何
上貼字數有限
只能長話短說
句子改了又减
省略標點符號
原來
不能暢所欲言
是這麼的不痛快

雨一茨場街

為了三餐
還不能回家
只得進來等雨停
喝杯水
抽根烟
雨細了
戴上帽子
揹上玩具
又得往街頭中心
繼續叫賣了

霸位

學校禁止預留座位
第二天開始有人霸佔位子
未來專業人士
也會做有失身份的事
果真是風水位
好運都會被他人暗罵而變壞
若越接近講師就能考得越好
我要把椅子搬到台上坐了

Tuesday, May 02, 2006

雨天

雷雨交加
在這陌生大街
每個人都在躲雨
我也在街角
躲着想你的心
我有帶傘
可是依然
被思念淋濕了

寵物店

籠子裡
好多可愛寶貝
有黃金獵犬
還有我喜歡的
沙皮小狗
可是Sportie
為什麼
沒有你?
我急促的離開
因為
我不想別人
看到我
眼睛紅了

Monday, May 01, 2006

我希望你好好的

灰灰的天下起了毛毛雨
待會你下班的時候
記得要撐傘
別呈强耍酷淋雨

雨天路滑
請在我也經過的路上駕駛時
打起精神來

就算是為了你心中或未來的那個她吧

于四月廿七日下雨的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