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8, 2006

出發前奏

人家說越老越怕死不是沒道理的。

聽過好多人怕到要把自己灌醉在可以到達目的地。

近年來﹐每當坐飛機﹐都會做好最壞的打算。不過我覺得如果真那麼不幸﹐我是沒什麼牽掛的。既沒欠債﹐又沒負擔﹐搭伴個良心也還在。

隨後心又定下來了。

我是在逃避﹐我是在冒險﹐我是在開拓視覺﹐我也是在努力。

忙碌了一天﹐累嗎﹖

偶爾﹐但﹐明天的我依然會精彩。

黃昏


別理這是什麼﹐就把我當成一副抽象畫。

歌劇魅影

先是被費翔所唱的主題曲所吸引。原來這是一部非常有排場的歌舞劇翻拍的電影。

以前常被一些影評所騙。說好笑的並不好笑﹐說好看的並不好看﹔後來都不看他們所介紹的片。但這一部﹐單是聽其中的主題曲和插曲就值回本了。

故事說為了某些原因而把自己隱瞞起來的魅影把女主角訓練成為出色的演唱家後﹐她的兒時同伴出現而成為他的情敵。

聽主題曲旋律已知這是一部悲劇。

果不其然﹐女主角雖然迷戀他﹐但還是選擇了青梅竹馬。這深深的傷害了魅影﹐而最後還是選擇了讓他們倆離去。

只看了第一片﹐卻看不下第二片了。因為覺得魅影很可憐。

或許等我看完整部戲後﹐我就會說如果我是女主角﹐我又會選誰呢﹖

是單純而同輩的青梅竹馬呢﹖還是一直守候在她身後﹐背著許多故事的魅影﹖

淪落

以為現代人比較精、比較聰明﹐在性方面開放的同時也會保護自己了。

新加坡不是才做了個調查嗎﹖現在的十三、四歲中學生﹐很多都曾經和不同的、認識的、不認識的異性發生性關係。西方的父母流行在女兒飲料中加避孕藥這一做法﹐可能很多東方父母已開始學習了﹖

這調查真令人咋舌。擁有這些觀念的年青人恐怕世界各地都在增加之中﹐並不限局於新。

如﹐日本有些女生可以為了賺錢買名牌貨而把自己出賣給陌生人。台灣的藝人也可以在觀眾面前侃侃而言他們如何享受和異性朋友之間的性關係。

就算我們勉強接受這是新現代人類必須“參與的流行” ﹐這社會已沒道德這種觀念了吧﹔既然那麼先進﹐措施應該也做足了以免把不會斷根的性病和世紀絕症惹上身吧﹖令人驚奇的是﹐很多新鮮人類自以為趕上潮流﹐卻落伍的沒做任何保護措施﹐保守的認為自己會是僥倖的那個。

現代父母要給孩子最好的享受的同時卻忽略了培養孩子的正確觀念。所以才有現在的年輕孩子是草莓族這名詞。當然﹐我們不能一根竹竿打翻一船人。

每當聽到有中學生偷吃禁果而懷孕的消息時真的很感慨。

通常女生都是吃虧的一方。“幸運”的會奉子成婚﹐不幸運的﹐就去墮胎。男生的不幸就在他自己還是孩子、還沒見過外頭的世界、還沒學會如何負責時﹐就必須成為孩子的爹了。

很多逼不得已結婚的﹐因為雙方悔不當初﹐到頭來都以離婚結束。很多女性因為非法墮胎而影響到往後無法再懷孕。也很多因為必須隱瞞另一半﹐一生活在內疚當中。肯定也有少數是覺得無所謂。

在他們認為我們是古板的人看來﹐別說他們父母會如何的難堪﹐這可是非常不尊重自己的一種行為。當你不愛惜自己時﹐誰會珍惜你﹖當你蹧蹋自己時﹐要如何要求別人尊重你﹖

生命其實並不只是盲目跟風。成長過程中﹐我們學會必須自己看什麼是黑的﹐什麼是白的﹐什麼又是灰的。才不會毀了自己又傷了你身邊的人。

進步還是退步﹖

美里近年來非常多罪案。偷竊、打劫、謀殺、偷車…

還沒正式升級為市時﹐罪案率就向其他馬來西亞大城市看起了。還是因為像新山一樣﹐因為靠近鄰國所以冤大頭旅客很多﹐有需求才有盜賊的供應﹖

這其中﹐多少的性命被無辜的犧牲了﹖道德真的淪落到這種地步嗎﹖還是人情冷漠各人自掃門前雪﹐所以助長了這些罪案﹖生活的戰戰兢兢的﹐因為你不知道你是不是罪犯的目標之一。

其實﹐這兒的盜竊案也因為太多失業漢不肯去工作而逐漸上升。其中﹐不少也與外勞扯上關係。

難道一個城市的進步和犯罪案是成正比的嗎﹖如果真這樣﹐這是進步還是退步呢﹖

日本、韓國在這反面是很成功的。

先進、罪案也少。夜晚跑在街上也安全得很。女生不必說擔心被盜而煩惱該把皮包裡的零零碎碎往身上那兒塞。

為什麼他們國家能做到﹖

不愛照相﹒不愛剪髮

因為找不到上回找相的CD﹐只好顫顫驚驚的又去拍大頭照了。

每次都不知道拍出來的相片會像誰(不像鏡子中看到的自己)﹐所以總會做好最壞的打算。

拍照時﹐要瞪著相機嗎﹖要傻笑嗎﹖有沒有對著我最美的角度﹖有沒有把我的缺點給放大﹖

然後﹐找個理由說﹐我真人比較美﹐只是不上鏡而已。

******

去剪頭髮也一樣﹐雜誌上可不可以不要用漂亮的模特兒﹖

每次指著圖片﹐說要剪這種髮型還是想那樣的髮型後﹐結果也是慘不忍睹的﹐和雜誌上的相片比較﹐簡直是失敗的慘品。

所以﹐有時剪到一個合心意的髮型後﹐都希望頭髮別那麼會長﹐好讓我的美麗持久一點。

Thursday, April 27, 2006

人造團隊合作

Team-building游戲真的有效嗎﹖

現今的公司非常喜歡年年搞一次。不過都大同小異﹐不知道別人覺得如何﹐我是覺得無聊之極。我想我是唯一敢說這玩意無聊的員工吧。

有一年搞Treasure Hunt要駕車出去找寶藏﹐還覺得新鮮﹔我的媽呀﹐第二年又來同樣的﹐真沒創意。今年﹐好像又要搞同樣的﹐謝天謝地﹐我那天就在白雲上面飛翔﹐ho ho ho﹐逃過了。

老闆問怎麼那天我沒出席﹖

我咧開嘴笑笑﹐沒出聲。

他又訓話﹕“Come on這是團隊的事﹐我肯定你一定能抽出時間參加…”(他知道我最討厭這些無聊的活動﹐他也很討厭我的這種態度)

(不過﹐如果沒很好的理由不參加﹐會被批得很慘﹐搞不好會被炒。有年有個舊同事﹐就被罵到狗血淋頭。)

(討厭的我)直接說﹕“我那天坐飛機。”

“坐飛機﹖”

“Yes. Luckily.”我答。

又來訓話了﹕“Look, you cannot remain as it is...you better think seriously...you cannot be on your own..."

我小聲的答﹕“Yes, I am thinking very seriously.”(如果他聽到﹐他應該知道我另有所指)

他沒想到﹐如果我還沒飛﹐又執意以要參加考試為理由不參加時﹐對他來說是怎樣的難堪。我是有這打算的。

哈哈﹐如果大家都合群﹐何必搞這些無聊的活動﹖安排大家一起去運動爬山越野不是更自然嗎﹖聯絡感情不必年年同一套游戲吧﹖為了那些無聊的游戲﹐就要爭沒意義的輸贏﹐贏家就只一個。除了無聊還是無聊。如果表面合作﹐第二天工作時又互給麻煩﹐那有用嗎﹖浪費錢浪費時間。

什麼Treasure Hunt﹐沒事找事。用自己的車的人是笨蛋﹐因為有些人用公司車來參加游戲﹐亂飛亂撞車油都公司還﹐我就不喜歡做這種笨蛋的感覺。我去年還打算如果今年又來這玩意﹐我會跑十五分鐘的路去搭巴士上班。然後﹐我就不必用我的車了。雖然是有自討苦吃﹐我承認有時我是固執的。

所以呢﹐過了考試之後﹐為了不再繼續無聊﹐我要考慮我的跑道了。免得明年又惹來同樣的無聊。

你的名字 兩個數字

害怕看到你的舊信箱號碼。

對我來說﹐這兩個號碼多年來就代表了你。

常常﹐不知道為什么﹐一看電腦的時鐘、手上的電子手錶、車內的鐘﹐就是看到秒鐘是這兩個號碼。

要看時間時﹐變得有些猶疑。

不服氣﹐暗地裡算了算﹐到底這種巧合機率有多高。

幸好逐漸減少了。

少到昨天兩次。

今天一次。

其實﹐你的名字也和另外兩個數目字同音。

為什麼我天天在和數目字裡打滾時﹐你的一切又和數目字有關聯﹖

連你的生日日子都和我在同一天﹖

我該慶幸不是同一個月吧﹖﹗

我有我的國家了

給了所有要上短期課程的證明﹐也拿不到超過一個月的簽証。真沒彈性。

所以﹐出去的這段時間又要花幾天時間和一筆錢來回再辦多一次簽証。多麻煩。

還是喜歡中國大使館辦簽証﹐要快﹖行﹐加錢。只要肯付錢﹐一切都能辦。如果遇到急事﹐一方要快﹐一方要收入﹐雙贏局面。

本地同事問我﹐怎麼考到了公民還沒換成汶萊護照嗎﹖

聽說至少要等一年。

她搖搖頭﹐不懂為什麼整個過程要那麼久。

******

其實﹐從我開始報名參加公民考試到及格算是即快又幸運的了。

因為太多人報考﹐通常在接受申請後三年才會安排考試。

結果﹐第二年﹐在我忙於自修課程而打算第三年才開始準備公民考試時﹐有關單位在星期六-考試前一天打電話來通知我第二天就要考試了。

因為信件遺失﹐所以打電話給我。

(對於這為打電話的女士﹐我是衷心的感謝。要不然﹐缺席考試是會進入黑明單的﹐以後要重考機會很低。)

天啊﹗明天考試﹖突擊考試也是天天有上課才能及格的。

自從畢業過後﹐除了打官方信件﹐沒溫習過以前學校所會的諺語詩詞同義反義詞﹐還有沒學過的皇宮語言、汶萊本地語言﹐政府部門部長資料等等﹐要如何在放工後的那半天時間內記得﹖

回到家﹐越看資料越緊張﹐我又不是背書的料﹐只能記得多少就多少。

第二天(2004年八月)考試。

考畢﹐查了查答案﹐臨時抱佛腳的後果就是有些問題答案被我張冠李戴了。幸好﹐我的馬來文在唸中學時下過一番苦工﹐寫作文和看文章作答就難不倒我。詩詞古文都是我所喜愛的。

覺得要及格是沒問題﹐不過會不會脫穎而出被錄取就沒把握了。因為根據汶萊的憲法﹐考公民測驗及格並不代表他們會錄取你成為公民﹐有關單位仍然須要再進行嚴格的篩選及過濾才能決定。
八個月過後﹐收到信件說我成功了。

這麼多年來﹐最高興是這天了。

預計應該會在今年發誓和分發證書。

那時﹐汶萊就是我正式的國家了。

雖然在這出生長大﹐也把自己當成汶萊人了﹐可是﹐那畢竟不是有“身份”的。

我對汶萊政府是感激的。

******

父母都是馬來西亞公民﹐不過他們是文盲﹐我們以前在汶萊出世﹐很多官方的手續和文件都沒辦到﹐一直以來面對申請都是碰壁。

身份是﹕領取汶萊臨時證件的“無國籍” 著。在我考中五時﹐連身份證都沒有。

後來﹐幸運的在我畢業不久﹐拿到了這兒的居留證。否則﹐連打工都是非法又無處可去﹐這種徬惶﹐不是馬來西亞那些應該幫人民辦事的黨黨派派可以了解的。

向砂勞越美里國陣人聯、甚至馬華張天賜求助過﹐但都沒進展。打工的人﹐沒辦法天天去跑這些部門期待煩到他們有天會受不了而插手﹐所以經過我自己幾年的奔波﹐我放棄了。

人聯某位秘書還說﹕“不必申請啦﹐找個馬來西亞人嫁過來就行了。”

天呀﹐我真不敢相信堂堂一位應該是幫人民的秘書是如此建議向他們求助的人。

他以為這麼簡單嗎﹖要住上至少五年不能出境喲﹗好多人﹐住在馬來西亞幾十年不出境仍然拿不到公民權。我父母本來是這兒的人﹐為何要搞到這麼難﹖

覺得與其這麼辛苦﹐如果真有需要﹐或許在我考到專業文憑後﹐我也能以專業人士身份去世界承認這資格的國家工作拿公民。何必強求﹖

******

後來﹐報名、考試﹔我﹐快要成為汶萊國籍了。

那時﹐就不必為了出國而辦多餘的簽証了。也不必到了某些國家﹐被問是不是難民。

我也有我效忠的國家了。

******

鼓勵好多人去報名參加公民考試﹐很多會說﹕沒興趣、沒信心、很麻煩…最討厭聽到﹕“找個本地人嫁就行了﹐我幹嗎那麼辛苦﹖”真是拿我的熱屁股去貼人家的冷臉﹐好心被雷劈。

Wednesday, April 26, 2006

罐頭情人(二)-完結篇

雖然還沒有廠商聯絡我談訂單的事(他們以為我只訂一罐而已吧﹖其實﹐如果有﹐我不介意訂一周的用量-七罐。)﹐不過既然有仲介人叫給八份材料(這麼少﹖至少八十八樣材料才能持久保鮮不會變壞)﹐我覺得除了材料﹐外面也必須要包裝紙﹐要不然﹐這些罐頭不打廣告﹐貨會很難銷的。

所以呢﹐外在的﹕

1。如果無法像金城武(在他十五歲出道的時候我就喜歡他了﹐因為他就和我的夢中情人長得一摸一樣﹐到現在他還單身就是因為找不到我…嘔…要嘔去別處﹐別弄髒這兒)﹐像權相宇、金成洙、張宇也可以將就啦。

2。单眼皮或眼睛细长男生比较可爱。內雙眼的也很迷人。

3。高過我﹕我已很矮冬瓜了﹐如果比我還矮﹐那下一代不是會怨我們嗎﹖

4。像字典: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会朗诵唐诗宋词,法律经济都了如指掌,会多國语言。我所問的問題都會給我滿意的答案。但:似乎电脑都达不到这要求。有這樣的人嗎﹖

5。不要姐弟戀啦。想到我已會走路了他才是一個嬰兒﹐多不平衡。

6。別跟者我去逛街買衣服。看到那些男人跟在女人身後說﹕這裙比較好看那內衣比較美時﹐我都快暈了。他自己去買我倒沒意見(不會是跟另一個女人去的吧﹖)

好啦﹐說完這些不切實際的包裝後﹐材料必須是自然健康的(不可加防腐劑)﹕

1。不吸煙。我對“臭”煙味道很敏感﹐嗅到會頭痛。這對我健康也對他健康不好。會照顧自己身體、把自己打理的幹淨整齊﹐因為他必須能把自己看好才能照顧家人(可以省很多買“臭”煙和看病的錢)。不能太愛大蒜大蔥小蔥燈籠椒﹐因為我也對這東西些味道很敏感。也不可以逼我吃它們。

2。在我需要人傾聽時﹐願意靜靜的聽並給我精神上的支持。在我需要意見時﹐願意幫我分析。並願意與我分擔他的喜樂與哀愁﹐不把所有的煩惱全攬在他身上。有困難時﹐不為了不讓我擔心而隱瞞。在我想咬人時﹐願意被我咬﹔在我想打人時﹐願意被我扭﹔在我心情不好時﹐願意被我靜靜的抱著。

3。把家人放在朋友之上﹐不能為了朋友忽略家人。家庭環境不會複雜﹐因為我沒能力去面對一群複雜的人。不看輕老人和窮人。對家中長輩有禮貌。對我像對他家人一樣沒有分別。顧情人的人不代表他會顧家。如果把情人顧得好好的而不理家人的人,恐怕會在你成为他家人後玩變臉。但如果他把自己家人看得過顧重又有顧慮,他可能會為了他家人一句話而把你否定,那也太苦了吧?因為愛情是有期限的﹐外頭會送上門的一夜情多的是﹐如果注重親情一定不會讓家人受到傷害。

4。不強逼我做不喜歡做的事。我依然能在同意的範圍內﹐有我的空間我的自由去做我喜歡的事。願意一起分擔家務和財務。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想法、信仰、習慣﹐但必須互相尊重對方的立場﹐不人身攻擊。

5。沒不良嗜好﹐正直開朗樂觀﹐相信因果論﹐遇到困難時不退縮。這世界太多誘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並會拒絕不要的。願意和我一起共同成長﹐否則和來共識﹖

6。 不愛慕虛榮、不會一天花一小時打扮自己、不會把狗鏈般粗的金銀珠寶戴在身上、不浪費。不過﹐也不能把外頭的垃圾撿回家說還可再用(就有人如此)。會賺錢並也會捨得用-比方在保健啦﹐旅游啦。要不然只賺不花只給我花也不錯。對未來有詳細的計劃。

7。知道我的缺點並願意包容它們﹐能做到﹕“我不讓她誰讓她﹖我不疼她誰疼她﹖”

8。並且願意在我們頭髮都白了時﹐牽著我的手和我一起去散步逛街溜狗。

(天啊﹗這裡面何止八條而已﹖要乘八吧﹖看到這﹐你又會問我又有什麼條件那麼挑了﹖對不起﹐我不是在說人話﹐我其實也不是魚﹐只是在做夢而已)

Tuesday, April 25, 2006

罐头情人(一)

(到過我的渡假屋sobbingfishblogbrunetbn.blog.brunet.bn 的旅客﹐這篇大可跳過)

Filed under: 解剖自己 — Sobbing Fish @ 1 April 2006 5:59 pm Edit This


遇到不管熟悉或不熟悉的朋友们问:“干吗还没对象呀。。。。。。”时,以前真是被打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嘿!我现在可有句包你管用的答案。这可是在很无奈的一次情况下机智冒出来的:

“百货公司还没上架。”

然后双方就会会心一笑。

拜托,这可不是“你为什么还不吃饭?”这么简单的问题,这可是好比“树上的那片树叶要被多强的风吹动时才会掉?”的深奥问题。也请拜托不要说我们单身是因为我们要求条件太高了。

像朋友说的,总不能路上随便找个男人算了吧?

操心的朋友有时真是让人尴尬。会不分地区逢熟人就问,有没有好对象可介绍呀?我问她“好人”的定义是什么?我可不是完美的人,你若找到一个“好”的对象,恐怕我会高攀不上他。

有次才好笑,她说她被另一个朋友气到,因为另一个朋友告诉她有个好的对象。那她就好奇有多好?后来才发现对方连工都没有。她一口会拒了 - 不去工作的人会有多好?隔了好久才让我知道。心中真是暗自庆幸,幸好没被她们给卖了。

如果百货公司有罐头情人好买那可简单多了。

你会要什么牌子,什么材料做成的呢?你又付的起多少钱来买呢?买错货物时你可以退货或退款吗?保鲜期又有多久呢?

如果真要逼我,那我只好绞尽脑汁想想,我要预定的罐头材料。

就不知道有没有厂家愿意收订单?

行李

行李在月初已拾得七七八八了。提醒自己拿的物件單早在幾個月前已開始寫了。

朋友失笑。她常是臨上飛機前一天才預備行李。

弟弟也說我神經病。

我喜歡早早就預備好一切。因為擔心最後一分鐘會出什麼狀況﹐那時可能會沒時間收拾。我也怕會遺漏了什麼東西而懊惱不已。

出門住酒店時也一樣。每天回到酒店不論多夜﹐我也會把重要的東西如衣服、新買的東西等收放得好好的﹐好像隨時要離開一樣。其它的﹐我可以棄之不理就不收拾。

以前和朋友們出游十天﹐她們都睡了﹐只有我每天夜夜(或凌晨)都如此。她們每個都取笑我。

到了真正最後一天要離開時﹐輪到我輕鬆翹腳﹐笑看她們最後一分鐘﹐緊張該如何把所有東西塞進箱。

既然那麼多人笑我﹐那我想不正常的人可能是我吧。

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嗎﹖因為沒有歸宿感所以隨時準備離開是嗎﹖我也不懂。

*****************************

我還有一個習慣﹐我一定要確定我的行李不論多大多重﹐都是我能獨自提起的。

至今﹐仍記得以前我獨自去參加台灣的青年團時﹐碰到同班的一位男同學。

他太不了解我了(畢竟我們在班上只是知道彼此的存在而已) 。竟然對我說了一番我現在想到都認為是在侮辱我的話。

(因為主辦單位說男生負責抬行李)他說﹕“妳們女生要自動自發幫忙抬自己的行李﹐別僅等我們男生拿。”

我默不作聲。

心想﹐ 早在行李預備好後(當然也是老早就弄好了)﹐ 我就天天在家練習拿上抬下我那個裝有能穿三個禮拜衣服的大皮箱﹐免得自己到時沒力氣抬來拿去。我和你又不是很熟﹐別看我小隻﹐我可是有備而來﹐省省力氣﹐別跟我說廢話﹐ 去對其他女生說吧。

那時﹐行程很趕﹐要從台北跑到高雄﹐差不多每晚都住不同的地方。

夜夜收拾行李的習慣是那時養成的吧。

Monday, April 24, 2006

天黑黑

下過一場雨。不到五點﹐天已是快黑了。

蠻配合現在的心情的。

分別好大。

早上上班時是開朗又美麗的﹐回去時卻是憂郁又憔悴的。

朋友問幾時走。

奇怪她怎知﹖不過沒問。要說她自然會說﹐不說﹐問了也可以不告訴我真實的答案。

小地方﹐消息傳得蠻快的﹐即使我並不“拋頭露面”在外面逛。

必須回家了﹐免得路上又碰上他﹐雖然近來很少了。

為了他﹐我吃麵包

平常如果一個人﹐會儘量趕在他有可能到這餐廳前去隔壁樓上打包。

今天遲了二十三分鐘吃午餐。

看見他的車在外頭﹐應該是在隔壁樓上吃飯。

不敢上去打包。

免得碰見他又惆悵。

也不喜歡看見他淡淡的打招呼。

只好過另一條街去買了兩粒curry puff和一粒牛油麵包。

二十分鐘後﹐他車不在了。

我吃了一粒puff和一粒牛油包。

我是路霸

對呀﹗路霸就是我﹐這條馬路也是我的。如果你敢撞老子﹐小心等著瞧吧﹗

由於牠是路霸﹐所以拍牠時不敢太接近﹐所以有些不太清楚。

不過﹐告訴你﹐牠是一隻黃白相間的貓。

初初還以為牠是死貓。

不對﹐車來﹐牠會起身慢慢的閃兩步﹐不是死貓。

汽車還要繞道而行﹐牠又跑回原位納涼了(早上八點而已)。

牠的那群貓朋狗友則只敢在行人道坐﹐沒這麼目中無車。

牠以為牠真的有九條命。

Sunday, April 23, 2006

傷心的北京

北京帶給我很不好的回憶。

去年年尾和同事去公幹時﹐老闆娘吩咐她幫忙帶些私人物件進來(知道我性格不敢叫我)。

由於要轉機﹐所以我們已在第一天沒好好的休息到﹐只在曼谷機場椅子睡到凌晨一點。

到了北京﹐一出機場﹐在機場就像<浪漫滿屋>的宋慧喬一樣找來望去。打電話一問﹐才知安排好的交通被另一國的老闆說別等我們而走了。叫我們自己搭的士後再向他們申報。

在機場時﹐一位混帳霸王司機就死跟在我們後頭。說要四百元就能到我們的酒店。打電話去問安排單位﹐他們說約一百元而已並告之合法的士的顏色。我們不理這霸王而去找合法的士。他不死心跟著來。看到一輛掛有“的士”牌子的黑車時﹐我們以為是合法的﹐卻也漫天開價。

要找中間有香蕉色的的士時﹐這霸王還挑戰我們﹕“剛才那人是不是也開你們一樣的價﹖我還可以再商量。”就想帶我們去遠處停車場坐他的白色車。

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是兩位可愛的小姐﹐被捉去還了得﹖

搞了好久﹐才見到合法的的士和公安在老遠處。問公安見到我們如此“落魄”怎不救我們﹐他說他們沒辦法管他們。天啊﹗

僑胞回國所以很好騙是嗎﹖如此把我們當成印鈔票的人對嗎﹖

好啦﹐到了。要吃午餐後休息﹐因為明天一早就要做講解﹐結果沒想到老闆娘的人在等我們啦。吃了一頓食不知味的蛋炒飯後﹐兩隻汶萊熊貓又浪費了一個下午找航空輸送公司。

第三天﹐下午要搭飛機了﹐以為可以用早上時間去溜溜。

來到北京沒上到萬里長城﹐沒看到紫禁城﹐沒吃到北京燒鴨已經很委屈了﹐那知﹐老闆娘的人又來啦。好心要載我們嗎﹖不是﹐又要我同事去申報她的物件(我才不插手)。

結果﹐午餐我們在車上吃早上打包來的燒餅。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那司機說食物不能上飛機﹐我們想買給家人吃的一大袋燒餅和水果全給了他。不曉得他是不是真的不知道。

到最後我們還要追飛機﹐北京機場長什麼樣子我們也不清楚。一問﹐海關問我們誰說食物不能上飛機﹖

我和同事說﹐別向別人說我們去過北京﹐這很丟臉也很傷心﹐只說我們去了曼谷就行了﹐因為我們在曼谷機場時﹐買東西買得很高興﹐ 那知﹐到了北京一天比一天生氣、委屈。

對﹐公幹是公幹﹐但不是這般對我們吧﹖不給我們休息﹐不給我們吃午餐﹖﹖到最後還是被司機騙﹖

說過不提了﹐不過﹐我想置之死地而後生﹐說出來我也許就會原諒她們。要不然﹐想到我還是會生氣。

唯一美好的記憶是我們在第二天晚上十點多宴會完畢時跑了出去(好冷的冬天噢﹗)逛。幸好有家禮品店沒關門﹐其它的早睡大覺啦。我們兩個花了少過汶幣一百元後就像聖誕老人一樣背著一個像裝垃圾般大的大袋子買了好多的玩具、包包等等回酒店。

這就是一個我後悔沒兩隻一起買掉的會唱歌扭身的狗狗。


遇到週日和假日﹐他就很寂靜。

連平常最繁忙的路也是孤孤單單的。

和平常張牙舞爪的汽車司機攀爬在上面比起來是安靜多了。

秋天到了嗎﹖

才幾天時間而已﹐我的四季樹現在已掉完葉子了。

我是該花些錢買架好的相機好拍我喜歡的樹了。用手機很對不起它們。

不知道他還記得嗎﹖他初寫信給我時﹐我叫曉樹。


天堂的綿花糖

我是瘋了的。不顧長途跋涉飛河過橋去學笛子。

當有天我一上那亞細安橋時﹐以為我上了天堂﹐因為舉目望去全是白雲。好感動。

天堂是這樣的嗎﹖

Nitendo Super Mario所跳的雲就是這樣的嗎﹖(煞風景)




誠實﹖傻﹖

昨天﹐泊了車見到寫票員以為她會寫票就把五角放在車鏡子的水掃上。

上車時﹐才發現車門我沒鎖上﹐真有夠大意。不禁失笑。

我也曾把車鎖的“美美”的﹐上車時才發現車窗玻璃是空的﹐因為我忘了把它們關上就鎖車門。

幸好﹐我運氣很好﹐換成在別的地方﹐我可能哭都有分﹐還笑得出﹖

回家時﹐因為下毛毛雨,一按水掃﹐看到一張粉紅色的車票夾在上面。沒辦法﹐只好找地方把車停在路邊把票拿下來。

沒收據。

五毛錢也不見了。

不可能是被我掃掉﹐因為沒聽見任何聲音。

這是第二次他們把錢拿了﹐票照開。也有可能被行人取走﹐不過不太可能。他們不可能注意到。

以前﹐把錢放車鏡﹐寫票員會把收據開好夾在那兒。

現在﹐可能誠實是會被罰款的吧﹖

想到以前六年級時﹐在打掃校園時撿到好多好多的硬幣﹐全把它們交去給主任。那時好窮﹐這可是可以給我買很多的零食和文具了﹐不知道誰教我這麼老實全交出去。換來“拾金不昧”這句成語在我成績單上。

上個星期六﹐買了八十八馬幣的水晶墜子﹐老闆娘卻給了我另一個她不肯再扣而我不願多付的一百六十馬幣的水晶墜子。腦中有個惡作劇的念頭﹐不降價﹐現在卻把貴的給我﹐如果不還給她﹐她一定很焦急。結果﹐我又特地花時間跑會去跟她換會我買的那粒墜子。她高興的不得了﹐說我好心會拿回去。要不然…

我心中暗道﹐老實﹐有什麼用﹖還有﹐她也沒說肯再降價賣給我。不拿回去﹐我以後不是不敢去這購物中心跑了﹖還有還有﹐﹐可是佛教的戒律自一﹐我可犯不上。

不過﹐我是高興的。

Saturday, April 22, 2006

求人好難

朋友叫幫忙籌法會的一筆費用時。

請另一個朋友幫忙。

她開玩笑的道﹕“好叫不叫﹐叫我做這麼丟臉的事。”她平常愛開玩笑﹐朋友很多,又是做銷售的人﹐當然輕而易舉﹐難不倒她。

不過﹐她這句話倒提醒了我。這還是那麼多年來﹐第一次去冒著被拒絕的險去找認識的人贊助費用。

我很難為了私事要開口求人。但凡自己做到的事﹐自己解決。

求人不如求自己。

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

要是開口求人﹐我先做被拒絕的準備。只有朋友﹐我才會開口。

所以﹐很同情要向丈夫伸手拿錢的太太﹐因為﹐開口要錢比不開口難多了。有些丈夫可愛給臉色看了。有些就很可愛不問自給。

也所以﹐常說﹐妻子最好也有自己的職業﹐管他薪水多少。要不然﹐多卑微﹖

話說回來﹐真怕有天自己會落到那種地步。

家庭主婦真是最偉大的職業(母親節要到了嗎﹖差不多吧﹐多兩個星期)。既受氣﹐又沒薪水。

以前﹐認為如果我有天遇到三角戀﹐我會一聲不響的就走。我不跟人爭一個沒主見的人﹐要我去爭的人﹐好到那裡去﹖

人家說﹐機會要自己爭取﹖這樣的性格會不會很吃虧﹖不過﹐那是我的底線。傷心歸傷心﹐自尊還在。

不過﹐我覺得我會慢慢朝好的方向改變﹐可能那時﹐想法又不一樣了。

我考慮了好久…

想了想
覺得以朋友和前主人的立場來說
還是有必要讓他知道
寶貝走了

雖然可能對他而言
Sportie只是一隻狗

發了簡訊就關機
不想七上八下
他會有怎樣
或沒怎樣的回應

明天
開機才面對

Friday, April 21, 2006

保險保險嗎﹖

很不喜歡遇到賣壽險的人。

自己書沒讀好﹐就說買保險好﹐有保有賺(指有回資的Endowment Plan)。

我什麼都信﹐就不信天底下有免費的午餐。

不去研究保險包含些什麼是對投保人真的有幫助﹐只會說為了要達到目標﹐必須做成多少單生意。

不可否認﹐是有盡責的保險代理﹐不只站在公司立場幫公司賺錢﹐也儘量幫顧客訂制一份有用的保單。少之又少吧。

不是才有一篇新的報導嗎﹖一位代理騙了一群顧客買了貨不對辦的保單﹐但白紙黑字﹐名是你簽的﹐要爭也很難。何況﹐他們都喜歡印上一大堆用放大鏡看也看不懂什麼意思的條件。真正懂的人有多少﹖恐怕﹐他們自己也不清楚。

我曾經不想繼續付兩份保單(到死我也看不到一分錢的那種)﹐向代理說要停止﹐並拿回一些錢(當然有虧啦)。那代理竟然說﹐別這樣。不如就此不還錢﹐讓它們自然跑到沒錢時作廢。因為是朋友的朋友﹐便算了-就不還錢。

朋友也因為動手術要索償﹐她竟然問都不問什麼情況就說不行。由小玩到大的朋友﹐她也不問一聲妳動了什麼手術﹐現在好了嗎﹖什麼問侯都沒有。朋友心都冷了。她對公司的忠誠多過對朋友城信。

所以呢﹐有兩個結論﹕
1。不買保險。自己去存錢更好。
2。如果要買保險﹐別和朋友買﹐向你的敵人買更好﹐要吵時可以不顧面子吵個過癮。

Thursday, April 20, 2006

勤奮﹖笨﹗

但凡做過事的人都知道﹐有一種人﹐別人不做的事﹐不管有沒有人看到、知道﹐看不過眼他會主動做。做久了﹐就變成他的份內工作。這種人﹐老闆會說他是勤奮的人。

還有一種人﹐會在老闆在的時候非常努力的摸臺面。遇到是他的工時﹐他會說﹐他不知道怎做。請你幫忙。然後﹐他就“監督”著你做。幫多了﹐那也成為你的份內工作。這種人﹐老闆會說他是聰明的人。

幸好大多數人屬于第一類。

發現﹐反而某個族群的外國員工很擅長第二種功夫。十個裡面有十二個是這樣的。真的﹐這是我們十年來所觀察到的(以前是十個裡面有十一個)。這或許是他們的社會進化論吧。

所以有時為了保護自己﹐我們會變得很硬﹐那他們就會說你不通人情不合群。難不成泥菩薩過河﹐還背著他們嗎﹖份內工沒辦好﹐別不知分寸去雞婆。

天知道﹐這也是進化論的一種吧。

問心無愧﹐就別理那麼多。

搬家

在想是不是要把我在舊家sobbingfishblogbrunetbn.blog.brunet.bn的傢私慢慢的搬過來這兒﹖

還是就把他們放在那兒﹐把那兒當成渡假屋﹐有空就去住住﹖

一朝被蛇咬﹐害我不敢住那兒了。

哈哈﹐還是可以把它賣了﹖

昨天才看到一個用紅書夾換屋子的部落格﹐好巧的他就上了報紙。他真的用一個大紅書夾子換到了一間大屋子叻﹐好厲害。搞不成我也可以把我的“渡假屋”換成一間真屋。

醒醒﹐別做夢了﹐要開始工作了。

豬腸粉

早上終於吃了想了好多個禮拜的豬腸粉。

每次雖想﹐但又覺得沒必要再吃第二次早餐而做罷。真有夠懶。

老想﹐那麼簡單的點心為什么取那麼複雜又惡心的名字﹖

不過是用粉炊成的﹐加上芝麻油﹐海鮮醬﹐芝麻﹐肉碎或蝦米碎(沒一定﹐不同人不同配料)﹔當然也有人賣齋的。在大盤子蒸熟了之後﹐把它們想肉圈一樣圈起來﹐剪成像壽司一樣一小一小圈。

是不是一點都不可怕﹖和豬腸一點都沒關係﹖

還有一樣名字取得非常可怕的早餐是﹐老鼠粉。

毒死老鼠的藥粉是不是也叫老鼠粉呀﹖記得以前看到報章說有人吃了老鼠粉死掉﹐每個人都恐慌了﹐那以後早餐又少一樣了﹖把新聞仔細一看﹐原來﹐是老鼠“吃”的老鼠藥粉啦。

說穿了﹐也是粉(面粉﹖米粉﹖對不起﹐我沒研究)做成的面食之一。和面一樣﹐可以水煮﹐炒﹐或幹撈。

油條在這兒也叫油炸鬼﹐這就有些明白﹐因為油炸害死岳飛的秦“”嘛。

Wednesday, April 19, 2006

最美的我們

這是我的主人最喜歡的一張我和Kangaroo的合照﹐酷呆吧﹖﹗

Sportie相簿

這是Kangaroo的朋友﹕

這是(除了與我爭吃)對我很好的長輩Kangaroo。玩起來時牠比我還癲﹕
我們在玩摔角和瓶子拔河比賽﹕
這就是我在二月十九號拍的相片﹐那時好多“頭皮屑”﹐好難看噢﹗
這是三月五號﹐第一次去海邊﹐嚇死我了。
這一張是我最“年輕”的照片﹐不過拍到我好像外星狗狗﹕

Tuesday, April 18, 2006

習慣

從今天起又要開始過起沒有寶貝的日子。

每當下樓梯時﹐習慣的以為牠會立刻沖出來舔我。一看﹐只有Kangaroo﹐不禁黯然。明天要把牠的所有相片張貼出來﹐做紀念。牠留給我的就這麼多而已。

太愛一樣東西或一個人﹐對我們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很傷。

那一個人和他的狗﹐還真會惹我傷心。

想告訴他﹐我沒好好照顧到它。

但﹐算了。

弔念寶貝-Sportie



星期五上班前奇怪沒看到你想平常一樣出來送我上班覺得有些訝異。因為趕時間,所以就沒去找你。回家時,才知道你病了。

可憐的你,平常吃飯都是狼吞虎嚥,這天吃着我打包回來的骨頭,速度竟比貓還慢。對貪吃的你來說不知有多痛苦。你也聽話的吃了一粒生雞蛋,因為人家說狗生病要吃生雞蛋。

為什麼會突然病了呢?星期四我們還玩到很夜,你也很正常呀。

你知道嗎?星期六我還特地去賣了你的兩包狗糧,一瓶洗髮水,四、五包狗零食。你的洗髮液可比你主人我用的貴了,你知道嗎?

回來時,你依然不舒服,似乎有點發燒。這次連蛋也不肯吃了。看你滿身蚊子蒼蠅我拿了我的噴蚊劑往你身上噴,你似乎有些吃驚,忙跑開了。你也不受牠們騷擾了。

後來,晚上你只躲在我們捉你不到的地方。

星期天媽媽很早看到你從外頭踩着不穩的步伐回來,一會而已你又不見了。

你有沒有聽見我一直在呼叫你的名字?去外頭也找不到你。或許你不想我們看到你生病的樣子,可是生病不吃飯吃藥如何支撐呢?你不在,我們如何找醫生呢?

一直祈盼你千萬一定要回來,不是因為你是他送我的,只因你是我的寶貝。

我喜歡你把頭輕輕靠在我脚板撒嬌的可愛樣子。不開心時,看到你想到你就會不由自主的笑了。我最喜歡捏你身上的皮,厚厚的,很真實。有天晚上在唸了老師教的經文給你後,還見到你笑了,不是咧開嘴的笑,而是嘴角往上翹的笑。因為沒見過狗兒如此笑,還覺得很詭異。但,或許你是真開心吧,因為你已得到你要我幫你問的。

你記得你幾號到我家嗎?今年人日那天。

我還被老媽罵了一頓怎麼在過年其間去拿狗。想想也是。真不好意思,我做事有時是有欠考慮。幸好他父母並沒不悅,還對我很親切。多好,他爸爸說狗年養狗好;他媽媽還包了封紅包給我。

到家時﹐讓你向Kangaroo拜了三拜﹐後來﹐不確定﹐又再拜了三下。結果﹐Kangaroo高興得不得了﹐第一天就要找你玩了。你卻很怕的要躲起來。晚上﹐喂你吃飯時﹐你的戒心才解除了。以後﹐你們兩個就天天玩摔角。偶爾還有其他玩伴加入。你吃飯的就像狂風掃落葉﹐骨頭啃也不啃就吞﹐飯也是一吸就進肚子。媽說沒見過吃飯像豬的狗。我暗笑。因為你的前主人吃飯也很快。

每週六或週日是你最不喜歡的日子吧,因為那是你洗香香捉跳蚤的日子。我捉你捉得滿身大汗,你則逃來躲去,但始終逃不出一條狗鍊。為了你,最怕蟲子的我可以眼也不眨的殺生-捉拿你身上的蚤子踩死;可以冒着被你咬的險幫你洗澡-幸好你多生氣都好,並未咬過我。

媽媽說我對你是偏心的。我承認。有好吃的﹐就把你抱到高處去﹐免得Kangaroo與你爭吃。我還老說﹐你若長大些我可沒力氣抱你上去了。

我若吹笛子時﹐你也學會了和Kangaroo在那兒嗚嗚叫﹐是合唱還是抗議我就不知道啦。你不喜歡海﹐看到海就儘量逃離海邊。在路邊跑步你就不介意﹐可以跑很快。你也和主人一樣不喜歡喝牛奶。每天回家時﹐想到可以看到你﹐我就忍不住的笑了。

星期一早上終於看到你趴在樓梯底下﹐我想你終於回來啦。你只看著我﹐搖搖尾巴。Kangaroo也是想念你的﹐牠也躺在你身旁。

回家是﹐我有些高興﹐只要你回來吃東西﹐就一定會好。以前﹐Kangaroo也這樣熬過來。

但﹐一望﹐你仍然在早上的地方趴著﹐不過﹐沒反應了。心中一冷﹐知道你走了。雖傷心﹐但﹐我也如願的看到你了。你只和我生活了七十三天。這一天是農曆三月二十。

有些生氣你這麼快又莫名其妙的走了。但﹐轉過來﹐早日解脫對你來說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你走時﹐還是一樣美美的﹐只是﹐變得冷冷了。因為朋友說狗兒最好別埋葬﹐所以我只好把你送去丟了。我忍著不哭﹐但想到活潑的你﹐如今卻冷冰冰一動也不動的躺在車後時﹐淚無法控制的流了下來。

Friday, April 14, 2006

飛來橫禍

昨天還真是莫名其妙。

好好的部落格﹐竟無端端的在我把一篇文字存檔後﹐誌明為今天日期後“死掉”了。看Word Press如果要把文章刊出日期排好可以如此做法。可能汶網還沒全弄好吧﹐我這只白老鼠就如此這般“死了”。

那時﹐心中一陣慌。

急忙通知他們請他們急救。已四點半。今天又是星期五。我想他們全放工了吧。

噫﹖竟立刻有回郵說收到信件並要Brunet郵箱為證。

對于他們有沒有辦法救命我可是沒抱什麼希望。雖然﹐文章可能全失去了﹐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老命一條還在﹐就可以繼續打。

所以﹐朋友﹐如果你們想看到我這第一個把Brunet Blog搞砸的“冠軍”搞出什麼東東來﹐就去那兒哀悼哀悼吧。

到星期一吧﹐如果證實我的“絕作”有效﹐我的生平第一個部落格就要出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