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6, 2014

茫茫人海中,終于找到你。。。

或許是因爲腳太小,我很愛買鞋。

可是,因爲穿UK1或EU33號,所以我能買的鞋子都是有限。

ebay會有我的尺寸,可是除非是靴子買太大還可以穿,其他的款式我都不太敢買。很多鞋子雖然是中國製造,價錢卻比在汶萊貴,不值得。
 
昨天,無意中終于看到這家Pretty Small Shoes Ltd英國手制鞋的網站有很多我偏愛的款式鞋子。

可是,因爲是動物皮和手制鞋,價錢還真是不普通,是我平常鞋子最少十倍的價錢。

記得我上一位蘇格蘭老闆的鞋子都是很有品位的倫敦手制鞋,每雙至少汶幣四百元。可他說非常耐穿,如果保護得好可以穿上十多年(有沒有搞錯?)。

我特別鍾愛紅色的那雙,第二名是褐色的Brogues。

我,是不是要開始每個月存一點錢訂一雙?




Thursday, August 14, 2014

Anti-Social

幾十年沒見,這班傢伙說要搞個聚會,就這樣沒問過別人意見就把我加入watsapp(知道我是個超級注重隱私的人吧?)。

一開始在上班時幾乎被那百多條訊息嚇暈,世界末日到了嗎?怎平常沒幾條訊息現在突然訊息不停。

後來,才知道他們想搞個機會,而這些積極不停“八卦”的人都是些“老闆、老闆娘”。可苦了我們這些上班的人一直被干擾。問同事,才知道不需要我批准他們就能把我加入他們的聊天團。這才想起爲何一位舊團友會通過我的舊同事拿我號碼了。

看了一天,不是辦法,第二天,跟我以前另外一位比較親(現在也少聯絡)的團友一樣,退出了。

就讓他們說我們不合群吧,方正我們兩人生日都是差一兩天而已,所以個性差不多一樣也屬“正常”。

那麽久了都沒聚會,現在難道要看誰富有了、誰成功了、誰嫁到好丈夫、誰娶到好老婆、誰孩子多厲害讀書啦。。。。來比較一番嗎?

現在是傾向于“不去”,因爲要去那兒扮笑臉和冷眼看別人胡扯,我覺得很累。

而且,我坦白說,我拿什麽去跟這些人比較?

我老了,不想做太多“應酬”的事情。

金錢事

如果和友人出門,你會問別人帶多少錢出門嗎?

我對這話很敏感,在算我的錢嗎?

我帶多,你想借?

我帶少,你會借?

曾經,沒換足夠的外匯,又一時找不到能夠換新幣的錢幣兌換商而跟朋友借了一點錢,說好一能兌換就立刻還(我討厭欠人也不喜歡別人欠我)。

哪知,朋友一看到貨幣兌換商就催我們進去問,就這樣被催了好多次,也問了好多間才終于換到錢“還債”。

這事,讓我和另外一位朋友有點反感--是好意怕我不夠錢用呢,還是那麽急嗎

又另外一次,輪到朋友不夠外幣用(事實上是對方明明有錢卻不換多),一直跟我拿錢用,說記賬。

問題是,旅行時,記自己的帳都難,還要記別人欠你多少,煩不煩一點呀?

到頭來,很多花費還是我出。

看吧,同一個人,前後態度、借錢還錢哪嘴臉都不一樣。

所以,你說,我敢跟同一個說我帶多少錢出門嗎?

可能也要和一些大媽一樣把錢塞這塞那保密。

兌換外幣時、買東西時,可能也得神神秘秘。

是我怪嗎?

Saturday, August 02, 2014

七夕

七夕啊今天。

在汶萊,有多少人知道這個日子?

變化到今天,好好的牛郎居然變成賣屁股的,真是成何體統?

鬼門也已開,夜門少出。

Tuesday, July 22, 2014

殺蚊器

暫住的房間,沒空調,只有天花板的一把電風扇。

本來都是開風扇睡覺,現在看到保健的文章後,怕風濕這些的,除非是熱到全身汗的程度,不敢再開了。

畢竟,西醫都不認爲我的左手手指醒來時是類風濕關節炎,我只好自保了。

附近都是雜草和果樹,開窗簾布睡覺就等著夜晚“捐血”。雖然有時是蠻悶熱的那也只好忍忍了。

跑美里的某件廉價店是給我發現新產品。

沒想到區區幾塊錢的的東西,真的有效。不止為我電蚊子,還電焦一堆的小昆蟲。

這些小青蟲真是拿牠們沒辦法,就像飛蛾一樣見到光就進屋,會進就不會出,救也救不了幾只。
我真的沒辦法,要罵我殘忍我也不能否認,對不起了。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啊。

雖然殺蚊子,應該,或許,本來,也是殘忍之事,可是進入我的界限我只好自衛了。

Monday, July 21, 2014

最新“收藏”

最新的收藏,2號。

希望能夠穿得下,不然也沒關係,方正我是從最低價選起了,不到汶幣四十元。

這種價錢,這這兒買不到這種款式的兒童鞋子吧?為了避免笑死人,我這種年紀總不能穿有Hello Kitty那種長靴吧?

越看越覺得漂亮。

其實還是爲了對付聖地的雨季,可愛的雨鞋跟這差不了多少錢,只是這中靴能穿的場所比只有在十二月能穿的雨鞋強多吧?
 要不然我還真的不捨得再花錢買靴子。

Sunday, July 20, 2014

謀殺了好多魚。。。。。

考慮了好久之後,當時覺得工作壓力太大,大概三月時買了一個小小的USB魚缸,想養一些看起來游得自由自在的魚。

後來又繼續考慮多了一個月,在這個小魚缸到底要養什麽比較容易活的迷你魚。

上網查了很多資料,在愚人節那天買了那魚店唯有的小型雌孔雀魚Guppies。當時還想如果養樂了,可以在雄孔雀到了之後再去買一條。

後來覺得魚缸太小,單養兩只雌魚也不錯,否則生一大堆孩子,我就負擔大了。

我管藍色的叫大愚,橙色的叫小愚。

四月中,突然發現魚缸不可思議的多了一個會動的小黑點----大愚的孩子。

大愚未婚生子,幾乎快把我嚇死了。

告訴同事那店員騙了我,說整缸魚都是雌的,那她又如何懷孕的呢?即然這些魚有懷孕的可能,又何必分雌雄呢?

後來,不知道大愚是不是產後憂鬱症,在第二次跳缸時死了。

我也是那時才懊惱的記起來,魚會跳躍。那時她肚子應該還有很多寶寶。

六月,魚缸又多了十三條小愚的寶寶,真是超級會生。後來查到孔雀魚都是胎生的,了不起。

六月尾,辭宮歸故里,送了三條給同事,其它的全打包囘家。

七月中旬,全在家因爲寂寞而死光光了。

會這樣說是因爲在辦公室的那三個月牠們在我辦公桌全擠在一個小魚缸都沒事,在家我還爲了讓牠們有更大的空間,分兩個地方養。唯一不同的是沒有人一天十個鐘對著牠們。

我現在想的是:
1。把魚缸送給會喜歡的人;或許沒辦法只好
2。再繼續做魚奴或魚殺手。

P/s: 1。朋友說可能我家沒空調比較熱牠們才死,也有可能,不過也未免太嬌生慣養了吧?? 2。或許我可以買假魚來“養” :)

Saturday, July 19, 2014

你愛你的國家嗎?

今天做了一件經常碰到這種狀況很想做的事。

前面一架Van就這樣在KB/Seria By-pass從右邊窗口抛出一個小空的礦泉水瓶子。

雖然隔了蠻遠的距離,那個空瓶子還是“漂”到我車底。

立刻閃了車的大燈。 我希望他明白我的車在罵他。

超過對方的車時,司機應該是知道原因,只敢直直的看著前方的路,不敢看我(最好是這樣,證明對方還有一絲的良心)。

到底是什麽心理,這樣就隨手把垃圾丟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就算不是他國家,也不可以亂丟。

就像我家樓下,可以把垃圾隨地亂丟地上啦、水溝啦,垃圾桶的垃圾袋也不綁好,腐爛的垃圾長滿白色的蟲四處爬這些鄰居也視若無睹。

真是失敗的教育。

這些人應該被捉去監牢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