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2, 2014

殺蚊器

暫住的房間,沒空調,只有天花板的一把電風扇。

本來都是開風扇睡覺,現在看到保健的文章後,怕風濕這些的,除非是熱到全身汗的程度,不敢再開了。

畢竟,西醫都不認爲我的左手手指醒來時是類風濕關節炎,我只好自保了。

附近都是雜草和果樹,開窗簾布睡覺就等著夜晚“捐血”。雖然有時是蠻悶熱的那也只好忍忍了。

跑美里的某件廉價店是給我發現新產品。

沒想到區區幾塊錢的的東西,真的有效。不止為我電蚊子,還電焦一堆的小昆蟲。

這些小青蟲真是拿牠們沒辦法,就像飛蛾一樣見到光就進屋,會進就不會出,救也救不了幾只。
我真的沒辦法,要罵我殘忍我也不能否認,對不起了。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啊。

雖然殺蚊子,應該,或許,本來,也是殘忍之事,可是進入我的界限我只好自衛了。

Monday, July 21, 2014

最新“收藏”

最新的收藏,2號。

希望能夠穿得下,不然也沒關係,方正我是從最低價選起了,不到汶幣四十元。

這種價錢,這這兒買不到這種款式的兒童鞋子吧?為了避免笑死人,我這種年紀總不能穿有Hello Kitty那種長靴吧?

越看越覺得漂亮。

其實還是爲了對付聖地的雨季,可愛的雨鞋跟這差不了多少錢,只是這中靴能穿的場所比只有在十二月能穿的雨鞋強多吧?
 要不然我還真的不捨得再花錢買靴子。

Sunday, July 20, 2014

謀殺了好多魚。。。。。

考慮了好久之後,當時覺得工作壓力太大,大概三月時買了一個小小的USB魚缸,想養一些看起來游得自由自在的魚。

後來又繼續考慮多了一個月,在這個小魚缸到底要養什麽比較容易活的迷你魚。

上網查了很多資料,在愚人節那天買了那魚店唯有的小型雌孔雀魚Guppies。當時還想如果養樂了,可以在雄孔雀到了之後再去買一條。

後來覺得魚缸太小,單養兩只雌魚也不錯,否則生一大堆孩子,我就負擔大了。

我管藍色的叫大愚,橙色的叫小愚。

四月中,突然發現魚缸不可思議的多了一個會動的小黑點----大愚的孩子。

大愚未婚生子,幾乎快把我嚇死了。

告訴同事那店員騙了我,說整缸魚都是雌的,那她又如何懷孕的呢?即然這些魚有懷孕的可能,又何必分雌雄呢?

後來,不知道大愚是不是產後憂鬱症,在第二次跳缸時死了。

我也是那時才懊惱的記起來,魚會跳躍。那時她肚子應該還有很多寶寶。

六月,魚缸又多了十三條小愚的寶寶,真是超級會生。後來查到孔雀魚都是胎生的,了不起。

六月尾,辭宮歸故里,送了三條給同事,其它的全打包囘家。

七月中旬,全在家因爲寂寞而死光光了。

會這樣說是因爲在辦公室的那三個月牠們在我辦公桌全擠在一個小魚缸都沒事,在家我還爲了讓牠們有更大的空間,分兩個地方養。唯一不同的是沒有人一天十個鐘對著牠們。

我現在想的是:
1。把魚缸送給會喜歡的人;或許沒辦法只好
2。再繼續做魚奴或魚殺手。

P/s: 1。朋友說可能我家沒空調比較熱牠們才死,也有可能,不過也未免太嬌生慣養了吧?? 2。或許我可以買假魚來“養” :)

Saturday, July 19, 2014

你愛你的國家嗎?

今天做了一件經常碰到這種狀況很想做的事。

前面一架Van就這樣在KB/Seria By-pass從右邊窗口抛出一個小空的礦泉水瓶子。

雖然隔了蠻遠的距離,那個空瓶子還是“漂”到我車底。

立刻閃了車的大燈。 我希望他明白我的車在罵他。

超過對方的車時,司機應該是知道原因,只敢直直的看著前方的路,不敢看我(最好是這樣,證明對方還有一絲的良心)。

到底是什麽心理,這樣就隨手把垃圾丟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就算不是他國家,也不可以亂丟。

就像我家樓下,可以把垃圾隨地亂丟地上啦、水溝啦,垃圾桶的垃圾袋也不綁好,腐爛的垃圾長滿白色的蟲四處爬這些鄰居也視若無睹。

真是失敗的教育。

這些人應該被捉去監牢關。

Friday, July 18, 2014

鋼琴?

就說我是退而求其次吧。

無法繼續學笛子,就一直想學鋼琴---因爲聽説它的音域是最廣的。

鬼或許也不知道音域廣不廣關我什麽事,爲何我會考慮鋼琴,反正我這輩子是無法背樂譜或有機會表演鋼琴Solo。

能夠用這種三腳貓的功夫加入華樂團四處玩了幾年的音樂就是我人生莫大的榮耀了。

也感謝蘇老師當時緊握每一次別人邀請的機會,讓我們湊合起來表演。

只要是邀請他都不放過,有時也會毛遂自薦,因爲在汶萊,這種表演機會真的難逢----皇太子當年成婚的路邊表演、蘇丹陛下參加的華社賀年節目、蘇丹陛下華誕與民同樂節目、汶廣電臺、鄉村委員會賀年節目、婚宴、教堂活動、開齋節宴會。。。。。。。。you name it, we were there for free,除了電臺。

現在,住的地方隔壁打噴嚏都可以聽到,爲了不製造噪音,我的那袋笛子可能都生黴了(不過以後不會放棄)。

看人家極力推薦的舊劇《女人的香氣》,金宣兒可以被判了只剩下半年壽命的死刑後都可以積極去學探戈,我為什麽不可以在有得學的時候去學鋼琴呢?

朋友四嵗孩子學了幾年鋼琴,不敢問她媽媽可不可以讓我跟她女兒拜師,只好去問學校了。

我在音樂學校看到的都是小小朋友和小朋友,像我這種年代的人應該不會有吧?

 總之,給我幾天考慮,畢竟玩音樂時真的可以讓我很快樂。

Thursday, July 17, 2014

第一天開工

十六天的蜜月度完了,要上班的心情是緊張又聊加無奈。

想說休息期間要天天去跑步減肥,可是一休閒下來,又不想動了,就天天在家冬眠。

還有,要出門都是要油錢的,就捨不得無事就出門。

雖説我覺得我可以冬眠最少半年,可是,買東西時就更加斤斤記算,這説明“沒有安全感”是天生存在我的血液裏面的。

必須重新檢討我未來的經濟狀況,否則真的退休後,肯定不是老死而是擔憂而去。

Wednesday, July 16, 2014

二十一年

就這樣,您已經離開二十一年啦?

那段日子,經濟上、精神上都不知道是如何度過的。

不過,還好我安然的走過了,只可惜無法跟您過安穩的日子。

老實説,小時候,你們倆人爲了錢吵打架時,我是同情您的。還記得有次大吵過後您哭的樣子,害我也躲在學校大哭一場。

就為了這錢。
 
小時也常想,如果有天你們離婚,我要跟誰?

所以,我知道很多事情,用錢就可以解決。

大人別以爲吵架是自己的事,其實就算是小孩子都會不安的。

結婚不是爲了自己的幸福,而是孩子。

沒打算要孩子那倒沒關係,可以亂亂結。

Tuesday, July 15, 2014

刷、刷、刷

如果不是當初緬甸同事囘去,我也不會爲了看我們聚餐的相片而註冊臉書。

不久前看到一個報導,在臉書上載恩愛相片的人最討人厭。

呵呵,雖然沒看過這些,不過對於別人旅行的相片雖不至於到討厭的地步,可是覺得有點還真沒感覺。

所以,我會注意不放這些(你從來都是懶惰放,知道嗎?) 。

如果開臉書,版面就一直刷版,這個我就很討厭。別人一直上載時,真的很有那種擔心無法看完的壓力,所以也取消了電郵通知的服務。

如果有天取消了臉書應該也不是新奇的事。

實實在在,除非我refresh否則不會一直刷版的部落格還是比較適合我。

不知道是我冷漠還是不喜歡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