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4, 2014

不必争

恐惧感还在。

因为我为以下高兴:

现在不止不必争床、争插头,还可以刷一口牙换一个杯子、一个小时换一张床睡。

庆祝

居然给我在高空中穿过彩虹,好预兆。

可惜位子坐太前,包包不能放脚底,没拿相机。

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喜马拉雅山我居然看到白山峰,许是云朵挂在神山上。

塞了一个钟的车,看到鸡牌,紧张的立刻下去看是什么。噢,鸡饭。还以为是炸鸡。好吃的鸡饭难遇到,我没信心。

人饿了就不能慢慢挑。

走到最后一边,本想吃滨城炒果条却看到很久没吃到的小芥兰。这儿厨师一流,不输餐厅。

这也叫庆祝?Yes,因为我买完我来这里要买的东西了,她还给我一堆的赠品。不像九月新加坡机场的Kiehl's那么孤寒,什么都不给,留给自己。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14

Hanumandhoka Durbar Square


需要走大概廿分鐘山坡路才能抵達我們要去的景點。

依然是滿天淩亂的電線。

窗内遙望的狗。

比起我們這兒的狗,雖然主人會比較窮,日子應該過得比較幸福吧?


至少牠不是被関在小籠子或被鐵鏈鎖著。



這種窗多美!


很奇怪的捐款代言“羊”,為動物籌款。

裝扮像Kumari的小女孩。真正的Kumari在後頭的宮殿内,很難見在窗口見到她。

對被真正選上做Kumari的小女孩來説,她們和家人應該是覺得很榮幸。

對於我們來説有點匪夷所思,因爲大概四、五嵗被選上後就必須在這後面的宮殿居住。有慶典時她才會冒臉。在第一次經期後就“退休”,然後單身一輩子,因爲當地男人不敢褻瀆“活女神”。
博物館。

我見到的都是他們前國王從小到大的一切用品。覺得很沒意思。


進去一下就逃出來
 



有沒有辦法以後在我家弄一副?
 


雖然這邊建築物依然是我不喜歡的土色,唯右邊的九層塔裏頭還不錯。
感覺不是很穩的樓梯。


這紛亂的城市啊,跟遠處靜止的山成對比。


偷窺。




走到最高処,非常涼爽。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景色都不一樣。


如果不是時間要到了,我還真捨不得下來。







在這兒好心主動幫一位韓國女生拍照。結果後來她也幫我拍了這次行程最美的個人照。比我同行的朋友還好。

我發現,韓國人拍照真的很會擺pose。

好心的確有好報。有時陌生人還比熟悉的人友善。

是的是的,反正地方很大,要看的東西不一樣,我都自己走自己的。反正另外兩位朋友有伴就好。

Yes,又是世界文化遺產地之一。


回程的路。

很奇怪的建築物景點。


Monday, October 20, 2014

牠们的家里头到底长什么样?

就像蚂蚁和所谓世界上最强的建筑师白蚁的窝一样,我真的很好奇。

Sunday, October 19, 2014

混淆

怎辦?

不久前看了一篇寫有關於過了四十嵗的女人不能穿的衣服的文章。

裏頭如果跟足,我幾乎就沒剩下什麽衣服可以穿了。

卡通T-衫,我有滿多的,especially是小叮噹的。君不見大人的那些芝麻街Erni或Big Big頭像的T-Shirt幾可愛嗎?

短裙,或許該說是膝上長度我也很多。人矮,穿過膝裙很奇怪。像馬來人穿的那種拖地長裙,我倒沒試過。
 
現在,搞到我不知道要怎樣穿衣服。

爲何不出一篇男人過了四十嵗就不能穿的衣服的文章呢?

Monday, October 13, 2014

Swoyambhunath Stupa

去山上當天,不知怎的非常塞車。

司機決定換另外一條山路。好在沿途都是建築物,所以不會覺得恐怖。唯一覺得可怕的是,路太窄了。

雖然非常塞車(汽笛依然照Nepal Style響翻天),這些可愛的尼泊爾人個個都很“禮貌”,不會比手比腳下來打人。

所以,有沒有教養不是看書讀得高不高,錢賺得多不多。我們這一帶的人,學著吧!

民俗不同,不敢亂亂拍人(也怕被討錢:(),看到他們學校我覺得非常好奇。他們女學生都長得腳長長,比男生高一個頭,羡慕死我了。
這算不算他們的水龍頭?就這樣放在馬路旁,到底等誰收?我也不知道。除非走路,我就敢問他們。
我忘了我爲何會拍這張。籬笆外的藍天again?

愛望向藍天,是不是因爲我覺得自己被生活囚禁而渴望寬闊的自由?
到了。依然是佛塔。

和不丹不同,這裡似乎遊玩拍照的人多;還是地方很大,我走錯景點?

在不丹就可以看到很多老人很虔誠的手拿念珠念念有詞的順時鐘繞佛塔和頂禮,宗教氣氛比較濃厚。

爬了好像有百多級的樓梯上去登高望遠,幾乎有從天上望下人閒的感覺。
好大的城市。
繞完三圈不知道要做什麽,看到往山下長長的階梯(導遊似乎說有六百階),我腳癢,也想為不丹的“踏山”做做熱身,就往下走了。

導遊之前還半恐嚇我們別走錯下山的路(指走到這一條),否則就會找不到我們了。
真是可惜,時間不夠,我只走到一半而已就倒回頭,不然我一定會走到底下看到底還有什麽(that's why我喜歡自由行)。

四分之一的山邊居然躺了那麽多在“禪修or靜坐”的黑白狗。要入佛門的狗也要看顔色嗎?
就在這些山中間的地方匆匆忙忙的跟一個年輕男孩買了三條Thamel商店賣得很貴的小顆金剛念珠。

因爲比金剛念珠貴了好像五倍,另外只買了兩條鳳眼小念珠。

回來後查資料才知道鳳眼念珠非常好,很難找到。怎辦?

如果有幸再去尼泊爾,我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來回八百階級小事,坐那麽久的車很累啊。
這是我最喜愛的其中一張相片。還好有走下山才能看到拍到。
往上走時,這辛苦的工作人員,應該是爲了防滑,用手在石階梯敲打紋路。努力工作的人最讓我欽佩。
依依不捨。

對了,來這地方一定要跟導遊要票根。因爲我下了山上來,身上沒帶票根,他們“逼”我再買票。看在為世界文化遺產出一分錢的份上,我才不捉他們去見導遊。幸好數額也不大。
被猴子和黃狗“霸佔”的公園。

往裏頭有公厠。我這次就學精了。仔細的看到招牌寫著旅客免費才進去,免得又被“抗”。出來時,有個傢伙向我伸手意思討錢,我指了牌子叫他自己看。我可不是每次都做Lu Lu的啦。

不是錢多錢少問題,是原則問題。
入門處的許願池也讓我掏盡身上所有汶萊、新加坡、馬來西亞、尼泊爾的錢幣,就爲了要丟進去那個甕中。一粒也沒中。傻瓜。
旅客多過朝聖者。在Boudhanath至少還看到很多西藏人虔誠的轉經輪。
賣抛向許願池的硬幣。
入門處的狗,依然是黑白色。
滿山的五色布條。

沒預備來朝聖,卻處處都很有朝聖的味道。

難怪人們一聼我去這兩處就問我是不是來朝聖。不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