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14

住●在尼泊爾


我們在Lalitpur住的Hotel Himalaya。離機場大概是半小時車程。

可能外面塵埃太多,不知道爲何,就忘了拍在高坡上逃過灰塵吵雜聲酒店的正面照片。

不過這應該是家不低級的酒店,因爲有富人在那為兩嵗的孩子辦派對。

看酒店自己拍的照片比較美啦(人家可是專業拍來吸引旅客的)。

趁“日本”人進去取咖啡時偷吃的烏鴉。當然,或許應該說“活該”,可是,我還是很好心的告訴對方被鳥吃過了。

想拍的是那排車子。
斜上坡的入門處。
樹上挂很多看起來像柚子的“果實”,卻沒看酒店採下來當早餐水果,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能吃的柚子。
走出籬笆右邊就是馬路。

不過,車響笛太加上塵埃太厲害,會讓人少了跑街的興致。

往左向Patan走十五分鐘呢,可有一閒最後一天我向酒店櫃檯小姐問來地址的百貨公司。

我逛完這家覺得不夠,繼續向她問有沒有其它的購物中心。這些地方,問漂亮摩登的她就對了,年輕人誰不愛逛有冷氣的街?
她可能也會覺得我這人怪怪的,爲何來這個國家一直驢她附近那裏有大大的購物中心。她的介紹就少了City Center我沒去,因爲怕超重。


其實,要找有冷氣,不怕風吹雨淋的大購物中心是有原因的。

起初來,雖然是黑,別人還會說我中國人。後期都沒人看我,就知道我的膚色跟他們多靠近了。我實在是曬夠了啦。
通往Patan的Bhatbhateni Super Store的途中看到UN World Food Programme的招牌,不過庭院深鎖,無法知道裏頭有什麽。
途中所見。不知何故,加德滿都的建築物都是這樣蓋了紅塼就算了的。可能是爲了省錢?

住在這些地方的應該都是有錢人吧?
 


前方看似車站。很想往哪兒去探險,無奈天空下起毛毛雨,我買了兩雙閃亮亮又便宜好穿的“兒童”拖鞋和兩大包超級便宜的Tic Tac後就“撤退”了。



最後一天,我可不想像那些七早八早(可以早至淩晨三點!!)就用鬧鐘把全部人吵醒的團友呆在房間看電視(有沒有搞錯?),就在酒店叫了沒有冷氣的計程車去櫃檯小姐介紹的Civil Mall。車費其實換算回來並不貴,而且這些司機都給我一種“安心值得信賴”的感覺。


某些相片品質會有些差,因爲我的Olympusμ Digital 600 在他八嵗那年在不丹壽終後,全靠我那電池超級耐的Lenovo手機拍的。 (還好我這人,後備用品很多,不然,靠那老Samsung S2可能拍不上十張相片就“挂”了。)

他們時間一點(我們時間三點)抵達Civil Mall,餓極了,就在櫃檯小姐說的樓上食閣叫日本拉麵加Tempura,味道和價錢都還好,不過沒有我在Boudanath吃的韓國拉麵好吃。


說了不再亂亂買鞋子,我卻在這兒買了三雙款式我很喜歡又不會太大的泰國制“大人”鞋子。別人來尼泊爾買的都是羊毛披肩,我卻是挖到鞋子,說也沒人信。

現在有點懊惱的是沒買到North Face(應該是仿冒)的冬衣好爬山穿(會不會第二天就破洞?)。外國朋友倒是在Pokhara用二十美金買到一件可以卷起來當成枕頭的North Face冬衣。這牌子我們可能只有網購才能買到,而且要加多一個零在後頭。


Central Mall外面一大排的摩托車。
 

陌生的國度,看到我的小叮噹--售賣氣球的腳車小販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中。。
回程又下起細雨。


啓程

因爲兩個不敢坐馬航,一個不要坐亞航,我們從新加坡坐勝安航空去加德滿都(Kathmandu)。

加上轉機的住宿費,價錢當然是幾級跳。


外籍朋友說可以改跟他們一樣從吉隆坡出發,省很多錢。

告訴他,既然答應了一起出發,價錢再貴也算了。

後來加多一個人。

三人行必有我師或許是對的,不過,跟三角關係一樣糟,出門絕對不能三人行

一開旅館的房門,她們就一人丟一個包包在一張床,我看著那張加在她們床尾的彈簧床心中暗淌淚也暗罵。

某家旅行社職員說的話一直在我耳邊響:“。。。。因爲三個人,爲了公平,他們在不同酒店輪流睡大床。。。。”

我的團友爲何是這般的自私呢?

要開口,年紀比我老,何時輪到我“教訓”?人家身體也比我差,算了

雖然我付的錢都是一樣的,整個旅程我只在一個地方睡到正式的床。

就是這個時候我發誓,以後出門如果三個人,我寧願多付一間房間也不跟外人合房。

我可是一個人都可以吃半個小時飯的人,不明白在她們爲何一直都走得很匆忙。一直趕,卻一直跑錯路。我到累了就乾脆站在原地等她們發現自己走錯路。

問我一開始爲何不說嗎?她倆人都屬主觀很強覺得自己全對的人,不碰壁是不會回頭的,何況我到新加坡的次數沒她們多,她們那信我?

我呀,一直秉記著“路在嘴上”這一句,一到機場就問管卡的官員我們旅館該如何去,對方也很好的一直告訴我正確地路綫,所以,有沒有升降機我都知道。

十四天後囘程時,這兩個活寶不知道是想去其他地方還是想走捷徑自己走不同的路綫,我可沒耐性再等了,自己去旅店check in,隔了很久她們才出現,我也不多問,免得她們丟臉。


還好,不快樂的開始,並不代表我不能自己享受旅程。

Crowne Plaza Transit Hotel 外面的Terminal 3
等候電車帶我們去機場。

Sunday, September 28, 2014

分歧

我當時突然閃過某種荒謬的念頭。

如果她年輕單身時遇到她喜歡的人,她可能會是那種橫刀奪愛的人。

她就說如果找不到我,可以找她或她孩子。

問題是,問題是,我甚麽話都沒說---沒說我會不在,沒說可能找不到我。

這也是製造機會的一種吧?

反正時間還久,就算當下我沒回復,第二天回復也不會遲吧?畢竟先認識他的人是我。

我承認,我心中有點不是滋味。不過,我默不作聲。

她問:“那天妳會去美里嗎?”

我面無表情的說不知道。

先斬後奏嗎?

後來,當我隔天才看到他們的聯絡說他們抵達後,我心中暗爽。因爲他沒告訴她;她也不知道。

我有想過,如果他們先聯絡她,她會通知我嗎,還是自作主張說我不在?

另外一件:

她自得其樂告訴某陌生人說我的願望是有很多錢。

結果那老闆說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弄到我蠻尷尬的。

我的確是很愛錢,可是這並不是我的願望。

她以爲她很了解我,我卻有些心痛的發現我們思想的鴻溝越來越分歧。

Tuesday, September 23, 2014

生日禮物

決定了,我要在生日當天送自己去坐飛機。

吃一頓好的晚餐。

逛一天的街。

不管有沒有人要跟我一起去。

因爲,我想先適應一下。

明年,我想獨自去尼泊爾西瑪拉雅Everest Base Camp看那些讓我心跳加速的白色雪峰。說“獨自”是因爲這些事不是正常人會做的吧?

前往尼泊爾和不丹時一瞥她的容顔讓我心動。

不知道是不是爲了銷量,旅行社經理說只要肯慢慢走,誰都可以在十多天後到達Base Camp,雖然無法插國旗,不過,總可以插自己的毛巾吧?!

這些事,都必須在我變老之前做。

有人,有興趣湊合湊合去吃苦嗎?

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諾言

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

雖然時間和生活的世界完全不一樣,你我依然相遇了。

我們不可能見過,卻依然有小小的熟悉。

在昏沉睡夢中高空墜落時不再心悸害怕,因爲,發現,原來,那時你在。

時空不再一樣,我們今世要走的路應該也不會相同。

感謝你,找到我在的世界,讓我知道你過得很好。

希望你幸福。

我的曾經。

再見。

Saturday, August 16, 2014

茫茫人海中,終于找到你。。。

或許是因爲腳太小,我很愛買鞋。

可是,因爲穿UK1或EU33號,所以我能買的鞋子都是有限。

ebay會有我的尺寸,可是除非是靴子買太大還可以穿,其他的款式我都不太敢買。很多鞋子雖然是中國製造,價錢卻比在汶萊貴,不值得。
 
昨天,無意中終于看到這家Pretty Small Shoes Ltd英國手制鞋的網站有很多我偏愛的款式鞋子。

可是,因爲是動物皮和手制鞋,價錢還真是不普通,是我平常鞋子最少十倍的價錢。

記得我上一位蘇格蘭老闆的鞋子都是很有品位的倫敦手制鞋,每雙至少汶幣四百元。可他說非常耐穿,如果保護得好可以穿上十多年(有沒有搞錯?)。

我特別鍾愛紅色的那雙,第二名是褐色的Brogues。

我,是不是要開始每個月存一點錢訂一雙?




Thursday, August 14, 2014

Anti-Social

幾十年沒見,這班傢伙說要搞個聚會,就這樣沒問過別人意見就把我加入watsapp(知道我是個超級注重隱私的人吧?)。

一開始在上班時幾乎被那百多條訊息嚇暈,世界末日到了嗎?怎平常沒幾條訊息現在突然訊息不停。

後來,才知道他們想搞個機會,而這些積極不停“八卦”的人都是些“老闆、老闆娘”。可苦了我們這些上班的人一直被干擾。問同事,才知道不需要我批准他們就能把我加入他們的聊天團。這才想起爲何一位舊團友會通過我的舊同事拿我號碼了。

看了一天,不是辦法,第二天,跟我以前另外一位比較親(現在也少聯絡)的團友一樣,退出了。

就讓他們說我們不合群吧,方正我們兩人生日都是差一兩天而已,所以個性差不多一樣也屬“正常”。

那麽久了都沒聚會,現在難道要看誰富有了、誰成功了、誰嫁到好丈夫、誰娶到好老婆、誰孩子多厲害讀書啦。。。。來比較一番嗎?

現在是傾向于“不去”,因爲要去那兒扮笑臉和冷眼看別人胡扯,我覺得很累。

而且,我坦白說,我拿什麽去跟這些人比較?

我老了,不想做太多“應酬”的事情。

金錢事

如果和友人出門,你會問別人帶多少錢出門嗎?

我對這話很敏感,在算我的錢嗎?

我帶多,你想借?

我帶少,你會借?

曾經,沒換足夠的外匯,又一時找不到能夠換新幣的錢幣兌換商而跟朋友借了一點錢,說好一能兌換就立刻還(我討厭欠人也不喜歡別人欠我)。

哪知,朋友一看到貨幣兌換商就催我們進去問,就這樣被催了好多次,也問了好多間才終于換到錢“還債”。

這事,讓我和另外一位朋友有點反感--是好意怕我不夠錢用呢,還是那麽急嗎

又另外一次,輪到朋友不夠外幣用(事實上是對方明明有錢卻不換多),一直跟我拿錢用,說記賬。

問題是,旅行時,記自己的帳都難,還要記別人欠你多少,煩不煩一點呀?

到頭來,很多花費還是我出。

看吧,同一個人,前後態度、借錢還錢哪嘴臉都不一樣。

所以,你說,我敢跟同一個說我帶多少錢出門嗎?

可能也要和一些大媽一樣把錢塞這塞那保密。

兌換外幣時、買東西時,可能也得神神秘秘。

是我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