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0, 2014

牠们的家里头到底长什么样?

就像蚂蚁和所谓世界上最强的建筑师白蚁的窝一样,我真的很好奇。

Sunday, October 19, 2014

混淆

怎辦?

不久前看了一篇寫有關於過了四十嵗的女人不能穿的衣服的文章。

裏頭如果跟足,我幾乎就沒剩下什麽衣服可以穿了。

卡通T-衫,我有滿多的,especially是小叮噹的。君不見大人的那些芝麻街Erni或Big Big頭像的T-Shirt幾可愛嗎?

短裙,或許該說是膝上長度我也很多。人矮,穿過膝裙很奇怪。像馬來人穿的那種拖地長裙,我倒沒試過。
 
現在,搞到我不知道要怎樣穿衣服。

爲何不出一篇男人過了四十嵗就不能穿的衣服的文章呢?

Monday, October 13, 2014

Swoyambhunath Stupa

去山上當天,不知怎的非常塞車。

司機決定換另外一條山路。好在沿途都是建築物,所以不會覺得恐怖。唯一覺得可怕的是,路太窄了。

雖然非常塞車(汽笛依然照Nepal Style響翻天),這些可愛的尼泊爾人個個都很“禮貌”,不會比手比腳下來打人。

所以,有沒有教養不是看書讀得高不高,錢賺得多不多。我們這一帶的人,學著吧!

民俗不同,不敢亂亂拍人(也怕被討錢:(),看到他們學校我覺得非常好奇。他們女學生都長得腳長長,比男生高一個頭,羡慕死我了。
這算不算他們的水龍頭?就這樣放在馬路旁,到底等誰收?我也不知道。除非走路,我就敢問他們。
我忘了我爲何會拍這張。籬笆外的藍天again?

愛望向藍天,是不是因爲我覺得自己被生活囚禁而渴望寬闊的自由?
到了。依然是佛塔。

和不丹不同,這裡似乎遊玩拍照的人多;還是地方很大,我走錯景點?

在不丹就可以看到很多老人很虔誠的手拿念珠念念有詞的順時鐘繞佛塔和頂禮,宗教氣氛比較濃厚。

爬了好像有百多級的樓梯上去登高望遠,幾乎有從天上望下人閒的感覺。
好大的城市。
繞完三圈不知道要做什麽,看到往山下長長的階梯(導遊似乎說有六百階),我腳癢,也想為不丹的“踏山”做做熱身,就往下走了。

導遊之前還半恐嚇我們別走錯下山的路(指走到這一條),否則就會找不到我們了。
真是可惜,時間不夠,我只走到一半而已就倒回頭,不然我一定會走到底下看到底還有什麽(that's why我喜歡自由行)。

四分之一的山邊居然躺了那麽多在“禪修or靜坐”的黑白狗。要入佛門的狗也要看顔色嗎?
就在這些山中間的地方匆匆忙忙的跟一個年輕男孩買了三條Thamel商店賣得很貴的小顆金剛念珠。

因爲比金剛念珠貴了好像五倍,另外只買了兩條鳳眼小念珠。

回來後查資料才知道鳳眼念珠非常好,很難找到。怎辦?

如果有幸再去尼泊爾,我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來回八百階級小事,坐那麽久的車很累啊。
這是我最喜愛的其中一張相片。還好有走下山才能看到拍到。
往上走時,這辛苦的工作人員,應該是爲了防滑,用手在石階梯敲打紋路。努力工作的人最讓我欽佩。
依依不捨。

對了,來這地方一定要跟導遊要票根。因爲我下了山上來,身上沒帶票根,他們“逼”我再買票。看在為世界文化遺產出一分錢的份上,我才不捉他們去見導遊。幸好數額也不大。
被猴子和黃狗“霸佔”的公園。

往裏頭有公厠。我這次就學精了。仔細的看到招牌寫著旅客免費才進去,免得又被“抗”。出來時,有個傢伙向我伸手意思討錢,我指了牌子叫他自己看。我可不是每次都做Lu Lu的啦。

不是錢多錢少問題,是原則問題。
入門處的許願池也讓我掏盡身上所有汶萊、新加坡、馬來西亞、尼泊爾的錢幣,就爲了要丟進去那個甕中。一粒也沒中。傻瓜。
旅客多過朝聖者。在Boudhanath至少還看到很多西藏人虔誠的轉經輪。
賣抛向許願池的硬幣。
入門處的狗,依然是黑白色。
滿山的五色布條。

沒預備來朝聖,卻處處都很有朝聖的味道。

難怪人們一聼我去這兩處就問我是不是來朝聖。不算啦。

Wednesday, October 08, 2014

Pashupati Area, Devapattan, Kathmandu

尼泊爾的商店大概都這個樣子。他們水果種類也不多。

他們有蘋果不過多是印度的,味道沒我們這兒買到的好吃。如果要更便宜,就來自中國。不是我說的,是那個很麻木的導遊說的。

美國朋友眼尖,在我們步入興都人火葬場時,看到這個大麻。這個既可幫人又可害人的植物,原來長這樣。
Pashupati Area也是另外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入門票還很貴,NRP1000=汶幣13.00。說貴是因爲去我在尼泊爾最喜歡的博大哈佛塔只要NRP200。

本不想步入這些陰氣比較重的地方。

不過,這地方是大多數尼泊爾人最後停留的場所,親眼目睹這一切,或許會對人生有不同看法(談何容易)。

步入火葬場時,一具屍體正放在河邊石灰塔上燃燒。每天大概都有幾十具的屍體通往這兒火葬。大家都深信,在這能淨化靈魂的
Bagmati河舉行的葬禮能夠讓往生者直接脫離。是巧合嗎?河的名字居然有Mati這個馬來文等於死亡的字眼。

奇怪的是,河的另外一邊卻很多人在哪呆坐看著死亡的結束禮,也有在拍拖(?)的情侶,更別説修行者。

尼泊爾人的淡然和豁達還真不是我們能學的。

看到過了橋後,最尾端的建築物嗎?

比看著火葬準備的過程更讓人沉重的是,建築物裏頭住的都是一些正在等待死亡的人。他們相信在這神聖的地方咽下最後一口氣,靈魂會直接抵達天堂。


我們就這相同的一邊望向對岸。怕會往生者和家屬不敬,我都不拍火葬的洗淨儀式和燃燒過程。
對岸華麗、歷史悠久的興都廟。

我們在哪兒短短時間内就來了兩具屍體。有一具還是醫院直接送抵。然後他們很不可思議的就在這河邊,一大群家族親友圍觀下,進行眼角膜捐獻切除手術(導遊說的)。

還好我們在河對岸只看到幾十個人在圍觀,其它什麽也看不到。

買門票看死亡這種事,或許只有在尼泊爾才會發生。


美國朋友倒是有拍到一張。如果不想看,就別按Read More。如果想看更多類似的,就隨上頭的兩個link去Wikipedia看吧。

Tuesday, October 07, 2014

旅行操守

這次團友的旅行德行是最糟的。

 不說搬七次的酒店我只有兩次睡床這種沒經過商量就決定的心酸事。

第一、在房内亂丟垃圾

紙袋四處丟,垃圾桶附近都是垃圾。找東西時不怕找不到嗎?可能重要的東西就這樣被遮蓋掉也看不到。所以整個旅程我就冷眼看她們找尋東西。

不知道是我的潔癖太嚴重還是別人的真面目本來就這樣。是因爲有人會收嗎?可他們從不在枕邊放小費。

住旅館時我最常用的桶,除了馬桶就是垃圾桶。有時覺得垃圾桶太遠我還會自備塑膠袋。

看不過眼,把它們都撿起來扔進去桶内。她們肯定會互相說我挑剔,因爲我撿了她們亂丟的購物袋後,就沒看到她們亂亂丟了。不過,so what?

和她們住一起,可能會連累我被清潔人員一起罵。

我曾經瞥過一間過被子枕頭隨地都是,食物酒瓶滿桌滿地的那種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可怕房間,真難為了收拾的工作人員。

如果我一人住,我通常都會把被子收好,垃圾放好,洗手盆抹乾淨才離開。

雖然有人會收拾房間,如果她/他是你家人,你會怎想?怎不順手予人一點點小方便?爲何在家和在外時處事不同?

第二、髒亂的沖涼房

洗手盆附近如果遲進去用,就四處都是水,洗衣粉末。

如果是我,會習慣用酒店的小毛巾抹乾淨,因爲不會那麽惡心,也要顧慮到下一個用的人有沒有地方放東西或衣服。

夜晚,沖涼房就挂完溼嗒嗒的衣服,滿地都是水,坐在馬桶上還會被“雨”淋到。

所以我沒辦法都把洗刷用品和護膚品用完後放會自己行李箱内,省得被弄髒。


第三、噪音

電視開到大大聲,看到睡覺也不関。對於我這個很少看電視的實在是受罪。

還有更惱人的是,如果團友淩晨四點提早起床,電視折磨也開始了。到底是來旅行還是來看電視的呀?

如果不是電視,就是兩人高談闊論。我都不知道我在做惡夢還是在睡覺。

如果沒開電視,就鬧鐘比別人早起幾個鐘響。

有幾次,我在睡夢中被嚇醒,以爲自己的鬧鐘響了。一看,不是我的,真是沒好氣,只好繼續睡。後來,我乾脆不調鬧鐘了。

第四、爭

進房先霸床、爭放行李箱的位子;上車先霸近窗位子。

第一天上車,我提醒說朋友母親腳傷,爲了讓她上下車方便應該給她坐前頭,才有人讓了一個位子出來,她孩子只能坐在最後頭。

反正有位子坐就沒事了吧?

錯!

我旁邊的朋友,居然可以在坐麵包車兩人位子時翹腳。 我只能縮在旁邊,免得她的髒皮鞋一直踫到我的腳,因爲她對一切視若無睹。 在房間連放行李的地方也要爭。

購物時,東西也要搶。如果看到你手中有的是她們也想要的,她們會拿過去結果你選擇也少了。這樣也好,少花一點錢。

第五、少了同理心

別人買東西時你得等上幾個鐘,輪到你要看東西時她們就不耐煩自顧自去看附近其它的。

本來大家一起出門就最好一起行動,這種態度未免讓我很失望。

後來,決定自己行動後我反而自在快樂多。

至少,我要在那裏吃什麽都可以。不會說不吃肉、不吃日本餐、不吃韓國餐。。。。。搞到我要一起出錢吃我不是很喜歡的。

她們會叫你幫她們拍照,可倒過來就耐煩了。

我怎知?

第一,其中一位就在我們以前去中國時因爲不耐煩我們拍照就自顧自自己走不見,還我和另外一位朋友玩興盡失,四處去找她,浪費了大半天。所以,我很排斥要叫她幫我拍照。

第二,拍出來的相片都不是很清楚。

所以,我都是自己拍風景,否則就自拍;還好外籍友人母子和一位偶遇的韓國朋友幫我拍到一些比較讚的。
 
**************************

人性真的可以在共同旅行時看得一清二楚。

難怪有人說要看一個人適不適合做伴侶一起去旅行是最好的方法。

可以說我麻煩,可是大家一起出同樣的錢遊玩,當然希望大家玩得盡興,而不是只顧自己好。

想和別人一起旅行的朋友們,請別只想到自己,畢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Monday, October 06, 2014

再見了,我的八年夥伴!


我人生中第三架相機Olympus MJU 600在沿途上不丹Paro Taktsang Palphug Monastery (Tiger Nest)時出毛病了。

朋友幫我拍的相片一片曝白。錄影倒是還可以用。

還好是半路出現這問題,否則我那麽多相片都無法看到了。

身上背的Samsung S2不能坐飛機,電池一直發熱,不是很可靠。還好有史上最強的靠山Lenovo手機。這傢伙雖然在汶萊不知爲何無法用雙卡,電池卻是超超超級耐,還可以拿來當charger。

從九月七號開始,很多相片就靠這兩個傢伙,不必求人。

當年買這傢伙時大概汶幣近五百吧?

是爲了它的All Weather才買的。那時還想會有去冬天滑雪的一天。可年紀越來越大,就顧慮會跌痛屁股,從來就沒去過這種怪天氣的地方。

不丹山上並沒那麽冷就受不了,陪了我八年拍了幾千、万張相片,也算是“盡責”的相機。

壞的時機雖然不太好也不算太差。

既然小方說相機應該很難修了,我就趁轉機時在新加坡機場找新夥伴。

銷售人員聼說一個用Olympus的人想換Nikon時覺得很納悶。

這舊的Olympus傻瓜機我唯一不喜歡的是覺得拍出來的相片不太WYSIWYG,往往拍出來比較暗一點。所以要換其它牌子。Nikon嘛,以前看讀者文摘時覺得這牌子很久遠,所以才會說想換這牌子(我不是對牌子很忠心的那種人)。

他說Nikon如果是DSLR就鏡頭很好,如果要找珍袖相機它就比較輸。

這個臨時要買相機的人不懂那麽多,看到Nikon也沒那麽多選擇,就考慮他介紹的Sony,因爲我不喜歡Canon。


是的,我知道,通常店裏頭大力推薦的產品不是太舊的就是抽佣比較多的,可我就看在這產品拿了那麽多獎的份上所以考慮了很久。


Sony DSC-HX60V看來比較簡單、價錢就在我的預算SGD532。如果去雪山我應該沒力背太重的相機。

這位朋友看來是很專業的玩相機者(抱歉,我真的有懷疑以他的工作,捨得花廿多千來玩像機?),看了我的舊機說應該是sensor
壞了,如果修理不值得。還問我要不要把壞了的相機給他。

現在我已經把卡内相片洗完,相機也打包好。

如果我真的成了Changi Millionaire,除了分一半獎金給他,我就把這舊相機帶過去送他吧!

我現在的難題時要試用它,因爲這年頭他們都不再給説明書,我那會全部的功能?





Saturday, October 04, 2014

Boudhanath●博大哈大佛塔

想說,世界上,最安全的食物無非炒飯和Fish and Chips這兩種最難弄到很糟糕的。午餐端上來時,我還以爲是他們給錯我Chicken and Chips。外國友人母親還大驚小怪的拍照。

味道,吃不出什麽味道,除了署條還不錯(又廢話,署條味道不都一樣嗎?)

來這個沒有大海的國家吃魚或蝦是自己笨蛋。
他們是在賣養鴿子的料吧?

我對鴿子大便怕怕,從來都不覺得喂鴿子浪漫。有多遠就躲多遠。
超級大的鐘,一直很想去敲一下看多響,卻沒膽。
重點來了。

一直在雜誌看到的尼泊爾標誌~Buddha Eyes,就這樣矗立在我面前時的那種震撼感,你無法想象。

這地方我來了兩次,就知道我有多喜歡裏面的世界。

一次是我們五人跟著導遊跑,一次是後面幾天自由行時自己“帶團”(因爲另兩位朋友要跟來)。我實在是不適合跟團(就算只有五人),因爲只要有人等,我就會毫無買興,也無法停下來慢慢看慢慢走。

裏面外面這樣說是因爲外面很多乞丐和討食物和錢的小孩,非常亂,入門後就感覺神聖氣氛非常不一樣。只是四周圍繞繞在這個實心佛塔的商店非常多,太商業化了。

如果有幸來這地方,就順時鐘繞著這佛塔走最少三圈,能滿願。非常多藏族在此繞。

對於廟裏頭的神像、佛像或宗教慶典這些我都比較少拍,因爲常拍不好,許是不應該拍,我就不怕了。

兩次拜訪我都盡量轉三圈。無法再多轉,是因爲總是匆匆忙忙的朋友跟的士司機約了兩小時回去,害我連吃個韓國拉麵加雞肉塊都緊張死,真不是我的style
。爲何要跟著我來??我都沒逛夠。
無論哪個角度看,都那麽美。

無數飛揚的五色旗,就這樣揚望藍天就覺得很幸福。
走上去,往上望下,芸芸衆生,忙忙碌碌,不知爲何。

上頭也有很多人在發呆,玩電話。
我做事考慮多多有時是缺點,有時是優點。

話説我走上去慢慢欣賞佛塔四周景色時,一個年輕人走來問我要不要挂五色旗祈福。從上面拉到下面大概要七幅。。。。。。。價錢是大概汶幣二、三十元。心中盤算我們尋常
祈福都是這個價錢,這還是聖地,應該不錯。當他還在說得天花墜地時,另外一位朋友跑來問我在幹嗎。

她二話不説要了一套。寫完名字後,對方才說挂上去又要多少錢。

我心中計算機又開始算了,怎不一開始就說呢?感覺有點受騙,既然我並沒開口說我要不要(應該說是被朋友搶先寫),還是算了。我不想心中起疑再做這些。

只要心中有誠意,我覺得雙手合十已經是最好的禱告
了。

被騙記還沒完。

朋友在所有五色旗寫完名字後,這些傢伙就叫我們下去。我以爲他是要我們看旗子挂得怎樣了,哪知他們取出一包藏紅花交給朋友
在擺在桌子上的供杯。朋友到爽爽時,不知誰問我不嗎?我就意思意思從朋友手中袋子取出花瓣撒在杯子上,希望幫她快點完事。。我沒多久就完了。

“NPR2,000”對方討。

汶幣廿六元。先斬後奏的價錢。我們兩個白痴都以爲是免錢的。

我覺得最不值得的是,我只在後面時才
,朋友叫我付一半,真是不值得。

眾佛菩薩請原諒我這個一直衡量公平不公平的人心胸狹小,雖然我知道世界一直是不公平的。





看我拍那麽多不同方向的佛眼就知道我有多喜歡這裡。

四個方向都有一對望向衆生的佛眼。


把訊息帶上天的五色旗。




通往Boudhanath的道路。

下面是第一位登上喜瑪拉雅山的女登山者Pasang Lhamu Sherpa
的銅像。可惜就在32歲攀達高峰那天離世。爲了紀念她的“成就”,政府還把一個高峰命名Pasang Lhamu Peak。其它還有以她命名的稻,馬路等等。

因爲2014年登山意外,讓我注意到充滿神奇的Sherpa族。他們都是登山好手,登山時就是靠他們把包包背上山。所以,請對他們別太吝嗇,他們都是用生命來賺兩餐。

那個不是很盡責的導遊都沒跟我們介紹這些。他說對於他來説很多事物都習以爲常,如果我們好奇就一定要問。一個旅遊業者說這些話真不專業。真後悔聼了朋友的話給了他不少的小費。

我記得我們在印度(又!Yes.)Munnar去Safari時的那位吉普車司機完全不一樣。

淩晨四點天黑黑,我們就緊張神秘的出發。沿途看到松鼠、犀牛、大象時他會像小孩一樣興奮的把吉普車停下叫我們看。

松鼠我們家非常多,老媽還因爲牠們常偷吃水果逮過這些可愛的傢伙,見怪不怪。

可是,爲了這可愛的司機兼導遊,我們也跟他一樣表現得異常興奮。

這才是對工作(或動物)的熱愛passion。(我反省,我是不是也缺少這一樣了。)





繞著佛塔圍圈圈的商店。在外邊還是山山山。

依然是不管買什麽都要殺價的地方。




明信片和雜誌常看到的另外一吉祥物。


外面的世界。